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7章 投身与投机(三)

第47章 投身与投机(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位三十多岁,相貌颇为俊俏的女军官站在码头上迎接了罗大纲。/ ..太平军中有女营,韦泽手下也有女营,现在光复军中自然也有女战士。与太平军不同的是,光复军中女性部队与男性部队完全有一致的编制。

    男女军人的军服也是统一的,而且光复军中不接受女性缠胸,所以军服胸口部位因应了物理现实,稍微有些改动。这位女军官扛了少校军阶,属于团级干部。看到罗大纲之后,女军官脸上微微有些红晕,她说道:“大……,罗参谋长,你回来了!”

    罗大纲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妻子苏三娘竟然是港口守备部队的指挥官,只见苏三娘军服整齐,胸部微微鼓起,而原本是为了行动方便而设计的马裤,却意外合体的勾勒出适合女性的妩媚线条来。罗大纲突然发觉自己有点蠢蠢欲动了。

    不过罗大纲毕竟是罗大纲,这种冲动很快就被压制下去。而且他妻子苏三娘用了“罗参谋长”的官称,这也让他很快恢复了的对自己职务的意识。“苏……,苏旅长,我这次回来是来见都督的。”

    “哦……”苏三娘听了这话,想问罗大纲今天是不是要回家,可转念一想,大家伙现在都住军营,夫妻两人也没有办法住到女性营地或者男性营地去,所以欲言又止。

    而周围的人都知道两人的夫妻关系,苏三娘背后的女兵们或者用好奇的目光看着罗大纲,或者是用好笑的表情看着苏三娘,有些人干脆掩面而笑。而罗大纲背后的那些男性军人更直接,有人已经低声“哦哦哦”的喊着起哄。有些还没有成亲的军管,看着一群被军服衬托的更加秀丽可人的女性,一个个高高挺起胸膛,大声咳嗽着。原本夫妻重聚,立刻就显得有点相亲会的模样了。

    罗大纲五十岁的认了,怎么可能不知道这群混账小子的心思。他转头大声喝道:“别吆喝了!该干什么干什么!”

    稍微震慑住了场子,罗大纲扭回头,对着苏三娘敬了个军礼,“苏旅长,我这就先去办事了!”

    光复军军纪很严,不过部队里面多数都是年轻人,在这种时候可是忍不住荷尔蒙发作,一位二十四五岁的团长说道:“罗参谋长,按照规矩,得苏旅长先向你敬礼才对。这……这么反了呢?”

    码头上凡是听到这话的人,不管是男兵女兵立刻都笑出声来。罗大纲老脸发红,他转过身一把揪住团长的耳朵,喝道:“别废话,跟我走!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啊呀呀!”团长没想到罗大纲竟然来硬的,在连续不断的惨叫声的同时,他被罗大纲给拽走了。

    现在的军事法庭改成了法院,由于人手不足,法院同时负责审判军事和民事案件。把水贼交给法院,法院却让罗大纲把人交给警察系统。法院被一分为三,公安、检察院、法院。公安局负责逮捕,检察院负责起诉,法院负责审案。罗大纲也不知道韦泽为何要弄的这么复杂,不过公安局就在法院对面,倒也不用长途奔波。多出个门就把事情办了,罗大纲随后就去都督府见韦泽。

    韦泽态度很热情,互相敬礼之后,他先请罗大纲坐下,然后用明亮的眼睛注视着罗大纲,等着罗大纲先说话。罗大纲原本也是颇有股子发自内心的冲动,对于光复会强势要求部下参与到政治会议里头,部下又没有丝毫的主导权。这种感觉让罗大纲觉得太过于憋屈。只是路上有不少闲暇时间,回头一想,罗大纲也有些释然了。光复会好歹还让兄弟们参与讨论,在杨秀清时代那就根本没有丝毫可以讨论的余地,杨秀清的命令必须无条件的执行。

    而光复会与拜上帝教更不是一码事,拜上帝教说的都是些虚无缥缈的屁话,光复会谈论的则是极为现实的利益问题。韦泽是南征北战,从尸山血海中拼杀出来的大英雄。若是洪秀全有这样的能耐,罗大纲早就加入拜上帝教了。

    面对年轻的沈心,罗大纲满腹怨气,面对比沈心大不了几岁的韦泽,罗大纲突然觉得心平气和了,觉得很多事情或许是他想的有些过了。但是看着韦泽非常认真的等着罗大纲先说话,罗大纲自己也觉得不说点啥不行。他挑了一个自己比较重视的问题问道:“韦都督,却不知道政治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韦泽答道:“打天下最需要讲的就是政治,为了让光复会的会员们能够不偏离我们打天下的目的,这才成立了政治部。为的是让大伙能够提高政治水平。”

    罗大纲听了韦泽这基本没有“什么是政治呢?我那边的沈心政委说打仗得有目的,所以不让我等屠城。又说,我们要靠的是给我们交税的那些人,对与艇军的兄弟们很是看不上。这就是政治?”

    “对,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就是政治上的首要问题。至少政治部认为,给我们纳税的那些人就是我们的朋友,凡是扰乱纳税体制,扰乱纳税体系的,就是我们的敌人。”韦泽答道,说完之后,他突然笑起来,“呵呵,罗参谋长,其实你也是很讲政治的一个人么。我看你不太认同政治部的政治理念,但是你也是用谁是朋友,谁是敌人的方式来看到问题的么。你现在没有和我讨论过,所以我也不知道你认为谁是敌人,不过谁是朋友,我看你已经有了想法。你熟悉的艇军兄弟就是你认为的朋友,而且我看,你还是很照顾艇军兄弟,你可一点都不希望艇军兄弟们吃亏。”

    “这……这就是政治?”罗大纲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觉。

    “对啊!”韦泽对罗大纲的政治水平还是挺认同的,他笑道:“罗参谋长,在我看来,某种意义上,你现在认为你应该代表了艇军的利益,你要为艇军谋利益。这就是很明确的政治觉悟!”

    得到了韦泽的认同,罗大纲忍不住开始抱怨道:“韦都督,我看沈心政委可不这么看。就我感觉,他一点都不把艇军当兄弟,他想的首先是收税!”

    “罗参谋长,我认同你有对政治的觉悟,也就是说,你知道你不是一个人,你得和一部分人站在一起。我认同的是这个观念。”韦泽非常认真的强调了这点。罗大纲完全明白了韦泽所指的内容,同样,他也感觉到了韦泽接下来要说的话,可未必是对罗大纲更进一步的赞同。

    果然,韦泽继续说道:“罗参谋长,现在你是我们光复都督府的一员,是我们光复军的一员,也是光复会的预备会员,那么你必须和光复都督府,光复军,光复会站在一起,你的政治立场必须和这个组织保持一致。我不谈具体执行的内容,我谈的是大家的政治立场问题。你应该能够理解吧。”

    广东俗语里头用“吃碗面反碗底”形容二五仔,罗大纲也是响当当的人物,韦泽的话里面并无针对罗大纲的恶意,所以他根本没有对韦泽的话生气。“韦都督,我是觉得艇军兄弟肯定会跟咱们走,梧州城里面的人一点都没有真心服了咱们。他们不过是因为打不过我们,不得以暂时降服罢了。我们为何要放着亲亲近近的艇军兄弟不顾,非得和梧州城里头的那些人做朋友呢?咱们现在钢刀在手,他们还敢不听话,还敢不交税么?”

    能够与罗大纲这样的聪明人谈话,韦泽很是舒心,哪怕是遭到了罗大纲的反对,韦泽同样没有任何不高兴的感觉。他微笑着答道:“罗参谋长,人家说打天下,坐天下。这天下是先打再坐。可是就以广东为例,我们打下广东的同时,就已经开始坐广东这一小块天下。我当时和大家一起离开永安,在大垌打完了仗之后,就来过梧州一次。那时候天地会也好,艇军兄弟也罢,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而在那个时候,恰恰是我最需要他们的时候。我需要他们给我打仗!若是那时候他们肯听我命令,不用他们讲,我自己就会先告诉他们,攻下梧州之后我让他们抢够!然而这次下广东,我们已经不需要他们的力量了,有没有他们根本不影响我们攻克梧州这件事。他们想借着咱们的力量捞好处,想都不要想!”

    说这话的时候,韦泽心情很放松,然而罗大纲看着带着微笑的表情说着如此内容的话,心中觉得有点不舒服。

    韦泽并不在乎罗大纲表情的变化,他问道:“罗参谋长,你觉得我变了么?”

    “这……”罗大纲思忖了片刻之后说道,“都督,你没变!”

    认真的点点头,韦泽说道:“我选择与艇军合作或者不合作,出发点都是我军的利益。而且从我所见到的一切,艇军也并没有把咱们当成自己人,所以我从来没有认为艇军是我们自己人。”

    罗大纲此时的表情也更加认真起来,韦泽所说的一切都是很坦率的,所以当韦泽声明自己根本不代表艇军利益的时候,罗大纲不得不想起韦泽前面所说的罗大纲自己认为自己代表了艇军利益的判断。虽然说话说前面不丑,但是罗大纲已经感觉到了自己和韦泽之间的有着某种看似非常尖锐的冲突。

    “都督,你是不是觉得我和艇军是一样的么?”罗大纲问道,他此时已经打起了精神,其实自打投奔了韦泽之后,罗大纲心中一直有点别扭,他与韦泽没什么特别的合作经历,仅仅这一点就决定了双方的关系必然有很大的问题。此时反倒是一个很好的讨论机会。

    “你和艇军当然不一样。”韦泽答道。

    罗大纲立刻追问道:“不一样在什么地方?”好听话谁都会说,简简单单的一句和艇军不一样,是绝对打发不了罗大纲的。

    “罗参谋长,你是投身革命。艇军是投机革命。这两者有之间何分别,我是这么看的。你罗大哥首先认同光复都督府坚持以推翻满清为首要目的的政治纲领,你罗大哥认同光复都督府均田地均富贵的政治理念。你认为靠你自己的力量走不到你所期待的这个政治目标,所以你要找志同道合同志,和同志们一起走。至于能够走到什么地步,能走到哪里去,我可以说,罗大哥你自己也不知道。但是你会跟着这个理念,跟着这个旗帜走下去,走到哪里是哪里。你这就是投身革命!”

    听了韦泽的评价,罗大纲眼前一亮,那句“至于能够走到什么地步,能走到哪里去,我可以说,罗大哥你自己也不知道。但是你会跟着这个理念,跟着这个旗帜走下去,走到哪里是哪里。”彻底说中了罗大纲的心里。他的确并不知道会走到哪里,能走到哪里,所以罗大纲心中有太多的想法。

    韦泽继续说道:“而艇军自己没有理念,也不认同这些理念,他们认同的是自己得捞一把,达成他们的目的。有些是为了摆脱贫困生活,有些是为了攒钱,有些干脆就是为了有钱之后吃喝嫖赌。他们的目的和我们完全不同,最重要的是,他们有非常明确的在现实中要实现的目的。他们发现自己实现不了这个目的,他们就要选择能够实现他们目的的势力加入进去。所以,他们和我们合作的阶段其实非常明显,这个过程就是满足他们个人目的的那个时候为止。若是和我们之后继续合作还能够满足他们的目的,他们大概还会继续合作下去。一旦当我们无法满足他们的目的,他们立刻就和咱们分道扬镳!他们绝对不会心甘情愿跟着我们的旗帜走下去的!他们就是投机革命!他们就是一群投机者,只为了自己的目的,而不是跟随政治理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