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50章 投身与投机(六)

第50章 投身与投机(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罗大人,沈大人一直说这民团的事情,得由你来了之后才能拍板。我们得知罗大人前去追缴水贼,一直盼望着罗大人能早日得胜归来。”梧州四大民团头子中势力最大的李寿昌带着老江湖的笑容说道。

    罗大纲更是老江湖,他微微一笑,“水贼早就已经抓到,不过我们光复都督府是要打天下,坐天下。所以从现在开始,就得有规矩。按照新的司法程序给处置水贼,用了几天时间。水贼的脑袋现在就在广州城悬挂示众,要不了几天就会送来梧州示众。你们不用急!”

    听说罗大纲们轻松剿灭了水贼,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民团头子都纷纷表示祝贺。

    罗大纲听他们说完奉承话之后,挥了挥手让众人安静下来,“我方才说,我们光复都督府要打天下,坐天下!诸位看着都是读书人,想来听过一句孔子的话,叫做不教而杀谓之虐。这就是说,我们定下的国法若是不向大家宣传,若是不让大家知道。有人犯了法,我们立刻就把人按照我们的国法给杀了,那就是暴虐。想来诸位应该是知道这句话的吧?”

    从表情上看,这几个读书人没能立刻想起这句话。罗大纲看了看沈心,沈心立刻去会议室中书架上拿了本论语,翻到那页递给众人看了。众人一瞅,也就明白了罗大纲所说的内容。李寿昌立刻拍起了马屁,“罗大人实在是文武全才啊!”

    罗大纲听完之后笑的从容,他用很开心的语气说道:“李老弟这话的意思,我听着可是你觉得我大字不识一箩筐,读过点书,让你没想到啊!”

    尽管这态度非常温和,不过话里面的钉子让李寿昌登时就老实了。

    罗大纲却也没有为此沾沾自喜,他继续说道:“大家都不用玩这个虚的。咱们就直接说干货!你们办了民团,我们都知道。所以我们定下了《民团管理条例》来管,这个条例不是朝令夕改,我们也会在报纸上公布这个条例的内容,如果有最新的调整,我们也会以最快度给你们。现在你们就一起看看吧!”说完,罗大纲掏出一份红头文件递给了李寿昌。

    其他几个团练头子都想凑过来看,不过又觉得不太合适。罗大纲看他们想动又不敢动的模样,忍不住笑道:“你们是民团的头子,每个人一份。”

    说完,又数出了三份文件,一个人给了一份。等民团头子们拿到之后,罗大纲又说道:“大伙可以慢慢看,明天下午的时候你们再来这里。我们可以好好的谈谈。”

    送走了惊疑不定的民团头子,罗大纲就让民团头子先回家。此时沈心已经拿起了一份文件仔细看起来。

    这是最新的民团管理文件,主要是四个内容。

    一、民团必须向当地政府申报,才能成为合法民团。没有申报的,为非法民团。

    1、合法民团以每个人一年向当地政府缴纳十两银子的民团税。

    2、合法民团实施连带法,凡是民团人员犯罪,民团头子若是没有参与,就必须承担连带责任。刑罚为犯罪份子的一半。在民事罚款方面,承受犯罪份子罚款乘以民团人数的额度。民团头子若是参与犯罪行为,那么除了上面提到的处罚之外,还要独自接受相关审判,接受相关处罚。

    3、合法民团成员不得出任公职。

    4、合法民团若是雇佣了外围人员,而没有对其成员进行申报。除了令其整改之外,还要处于已经申报人员加上未申报人员总数乘以二十的罚款。

    5、民团人员若是脱离其组织,任何人不得阻止。

    二、非法民团必须解散其组织,若是私下活动,会除以劳役等处罚。

    ……

    三、民团不能介入公共事务

    ……

    四、民团的行动范围

    ……

    这是光复都督府拿出的《民团管理条例》修改稿,原本都督府想用高压手段彻底解散民团,不过经过讨论和实践,最后弄出了这个一个比较倾向于热水煮青蛙的方式。强行解散民团的话效果不好,很多人此时也会担心。最后制定这个管理条例的基础理念是,允许民团以一个向心力比较强的组织存在。民团成为纳税大户。民团成员被排除在体制之外。民团拥有某种程度的防匪义务。

    看完这文件之后,沈心疑惑的问道:“罗参谋长,都督府这么搞,等于是让民团乖乖当狗,咱们不仅不给狗吃的,还得让狗们反过来给孝敬。民团岂不是要造反么?”

    罗大纲舒舒服服的做到椅子上,这才答道:“造反好啊!他们造反之后咱们正好一网打尽。不过他们有没有这个胆子造反,倒是个值得看的事情。”

    沈心可没有这么轻松,“他们现在自然不肯和我们打,不过他们会等机会。咱们稍有可趁之机,他们只怕就会动手。”

    罗大纲摇摇头,“咱们有可乘之机,这是咱们的事情。他们起来造反,那是他们的事情。最后造反能不能成,我看他们一点希望都没有。等到那时候,咱们可就不用对他们有丝毫客气。该抄家抄家,该砍头的就砍头!”

    说完这些之后,罗大纲看着沈心那种不安的表情,忍不住笑了,“沈老弟,等你经历过这些事情之后就知道了,有些时候不是你不想杀他们,他们就会领你的情。我现在给你说,我们没有打进梧州城就是错的。我们没有打进梧州城,这些人就真的不知道厉害。”

    第二天下午,几名民团头子并没有按时赴约。第三天,他们也没有出现。最新得到的消息中,梧州城内的团练们正在秘密与梧州城内外的各股势力联络。

    沈心当时就召开了会议,这次的会议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其他光复会会员们都支持罗大纲的思路,对于民团以及其他势力必须进行一次大清洗。而且罗大纲从广州见了韦泽,也详细的问了政治委员的权限所在。沈心作为会议召集人,凡是没有经过会议通过的决议不能执行。但是会议上只要没有违反光复都督府的纲领和原则,大伙可以通过讨论来决定具体执行过程。

    对于光复都督府而言,现在的重点是稳定地方秩序,控制梧州的航路安全,尽可能将靠本份劳动吃饭的百姓拉拢到梧州地方政权手中。从这几个原则出,沈心提出的那种联合的策略遭到了一致反对。反倒是罗大纲提出的消灭民团和一部分在珠江航路上“有影响力”的艇军领,完全被这帮中高级军官们接受。

    “只要把这帮领头的除掉,想认真讨生活的百姓自然就会到我们这里来。断人财路胜过杀人父母。只要咱们现在继续控制航路,只要咱们把这江上的买卖都归到咱们来管,咱们和他们就是不死不休。”罗大纲大声说道。

    沈心也毫不示弱的反驳道:“太平军在长江上控制航路,可就没有这等事!”

    “呵呵!”“哈哈!”会议上两广出身的军官们纷纷笑出声来,仿佛沈心说出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

    沈心毕竟只有二十岁,虽然当了两年政府部门的临时工,又经过了不少事情,却还免不了少年心性,遭到普遍的嘲笑之后,他也真的恼了。涨红着脸,沈心大声说道:“这有什么好笑的?”

    罗大纲没有嘲笑,不过他脸上带着的是长者看少年人的那种居高临下的笑意,“沈老弟,这里不是长江,这里是珠江。我们面对的也不是什么安徽人、湖北人、江苏人。我们面对的是两广的人,长江两岸的人怕官府,我们两广的兄弟可没人真的把官府放在眼里!在两广,谁的刀快,谁的刀利,谁才能号施令!靠嘴说,根本没用!”

    看着沈心那并不认同这种理念的表情,罗大纲对着与会的众人说道:“咱们都是光复会会员,那就按照光复会的规矩,投票吧!”

    最后的反对票只有沈心的一票,罗大纲提出的“彻底解决方案”得到了通过。梧州城的部队随即开始调整起方针策略。先就是加固了城内梧州知府衙门为核心的防御体系,码头的航运局的防御体系也加固起来。由军队承担的武装警察据点同样被强化。

    在内部做好战斗准备的同时,部队在城门、城头等地的“传统防御要害”则明显弱化起来。令罗大纲意外的是,即便是遭到了全面否定,沈心只有头两天闷闷不乐,从第三天开始,他也投身到了准备工作中。因为内心的不满导致沈心一直紧绷着脸,可他却没有带出任何气恼,更没有对兄弟们乱脾气。罗大纲对沈心的评价也大大提高了。

    抽了个空,罗大纲与沈心谈起来,“沈老弟,你给哥哥说个实话,你现在是真的服了么?”

    “哼!”沈心冷笑一声,“我不是服了你,只是事情已经如此,都督府的政策我也得跟着走啊!”

    “跟着走……”罗大纲对这句非常符合沈心心情的话格外注意。重复了几遍之后,罗大纲突然想起韦泽说过的一番话,“你认为靠你自己的力量走不到你所期待的这个政治目标,所以你要找志同道合同志,和同志们一起走。至于能够走到什么地步,能走到哪里去,我可以说,罗大哥你自己也不知道。但是你会跟着这个理念,跟着这个旗帜走下去,走到哪里是哪里。”

    那时候韦泽向罗大纲解释着投身革命与投机革命之间的分别,而罗大纲本人无疑是投身革命的。他之所以毅然决然的从太平天国转投韦泽,并非是要图在韦泽这里能得到比太平天国更高的官位,更不是图更多的赏赐财富。罗大纲是认为太平天国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政治理念,只有韦泽还坚持着“推翻满清”“均分土地”的纲领,并且矢志不渝的奋斗着。

    虽然沈心年纪轻,办事能力也未必值得赞赏。可就这么一句“跟着走”,就让罗大纲确定沈心是个投身革命的家伙。哪怕是怄气,哪怕是不爽,哪怕是被大多数人否定,沈心并没有把自己的工作抛下,而是真的坚守着岗位,并且跟着政策继续走。

    想到这里,罗大纲忍不住在心里面赞道:“那政治部还挺有眼光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