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6章 规模的艰难(三)

第46章 规模的艰难(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洪先生,不知道你对和英国人谈判的事情怎么看?”和英国人的当天谈判结束之后,在外交部门的会议上,韦泽直接点名了洪仁轩。韦泽越过其他人直接询问一个临时招收的外部人员,而且此人还是洪秀全的亲戚,参加会议的人或者惊异,或是若有所思。

    洪仁轩想了片刻才说道:“万方来朝,四夷宾服及狄戎蛮鬼子,一切轻污之字,皆不必说也。盖轻污字样是口角取胜之事,不是经纶实际,且招祸也。”

    “你这话是怕了英国人么?”同样参与会议的罗大纲不喜不怒的问道,作为水军领导人,和英国人在水上打交道的机会多了去,罗大纲也被弄来熟悉一下与英国人的外交。

    洪仁轩从容的答道:“若是我等也有坚船利炮,有诸多机械工业,和英国人争利,杀过去便是,那是为利。因为赢不了英国人就骂骂咧咧,那不过是置气而已。骂的再多也于事无补。”

    韦泽已经开始点头,他其实是想看看洪仁轩在外交上的理想和理念,却没想到洪仁轩倒是拿出了非常现实的行事态度出来。这种态度恰恰是韦泽的外交部门里面最需要的。这些天与英国人的谈判中,光复都督府里面的外交人员都被英国人的跋扈气的够呛。他们始终不放弃任何渗透、影响,甚至是主导光复都督府海关以及司法的可能。哪怕是韦泽态度鲜明的定下了底线,英国人也没有放弃的意思。面对这样的局面,光复都督府里面的这帮人甚至怀疑英国人是不是准备和光复都督府打一仗。

    在如此强烈对立的情绪之下,对英国人的谩骂已经是再常见不过的事情,骂多了,花样都被骂出来了。从洋鬼子,到英夷,再后来连“狄戎”这么文绉绉的词都被用出来的。韦泽私下还问过,这么骂英国佬的干部五成左右竟然都明白“狄戎”的意思。韦泽反倒有点心怀大畅,骂人居然也搞成了知识普及呢。

    不过韦泽的部下们大概是没有韦泽的从容,负责外交的李玉昌很是不客气的问洪仁轩,“洪先生,我们不高兴就是不高兴么,也没必要对这些英夷笑脸相迎!”

    很明显,李玉昌的话代表了众人的想法,英国人对待光复都督府非常“重视”,这重视就包括了军事上的重视。在香港的租界,英国人虽然没做出挖掘战壕,实施备战的姿态,可是在租界实施了相当程度的管制,香港的6军与海军都保持了相当级别的战备水平。光复军是一支有相当近现代军事水准的部队,他们完全能够看得出英国人的态度。所以外交部的这些人看向洪仁轩的视线里面有着相当的不满。

    韦泽并不想让大家把对英国人的不友好态度泄到洪仁轩身上去,他摆摆手,“这又不是洪先生的事情,若是咱们不中用,那就得先承认是咱们自己不中用。”

    骂人自然没用,若是韦泽手里有一支拥有无畏舰的海军,他不用骂,直接在太平洋和印度洋吊打整个世界就行了。可他现在手里面没有这样的武装力量,所以韦泽是真的不敢和英国人彻底撕破脸。双方若是现在玩起长期对抗,英国人可以打击太多的光复都督府的重要目标。既然洪仁轩对于外交的态度很端正,韦泽继续问道:“那洪先生觉得应该如何应对英国这么咄咄逼人的态势?”

    洪仁轩迟疑了一下,露出了想私下与韦泽谈话的为难表情。

    “我们光复会采取的不是一人独断专行的制度,乃是民主集中制。”韦泽先把光复会的体制向洪仁轩介绍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所以即便是我希望拉洪先生加入,那么我最后还得把洪先生的想法转述给同志们知道。想来洪先生很清楚,任何事情一经转述就会走样,所以不如让洪先生自己说。”

    韦泽的坦率让洪仁轩愣了好一阵子,最后他终于站起来,先是向众人拱拱手,这才说道:“在下在香港待了几年,见了英国人所做,实在是有些感触。英国人所建立的制度确实比……比满清要好的太多。所以我觉得此时当以英国人为师。所以这几年我想着如何建立起新制度来。除了请教有学问的人之外,我自己也考虑再三,这有了个初步的想法。”

    讲了自己的主要理念之后,洪仁轩把他的想法给拿了出来。这些想法基本就是对英国,以及洪仁轩在香港通过传教认识的各国教士带来的欧美各国制度,经过洪仁轩思考汇总后拿出的一个需要完成的工作点。包括展交通、办理邮政、开采矿藏,兴办水利,奖励制造,开办银行与保险,普设乡官乡兵,设立新闻官,建立公库和税务机关,严禁贪污,展文化教育卫生事业,奖励慈善事业,禁止迷信,禁止饮酒及吸黄烟、大烟,禁止溺婴、买卖人口及使用奴婢等。

    洪仁轩总结出了二十八条需要做的内容,此时也从容的开始讲起,这么洋洋洒洒的一堆讲述,看着倒也颇能唬人。光复会管外交的不少同志看的眼都直了,更有些人开始快的在笔记本上记录起来。

    罗大纲却有点不怀好意的笑道:“我却没有想到洪先生竟然是个全才,懂得这么多东西!”

    洪仁轩哪里听不出罗大纲话里面的意思,他连忙答道:“我是在香港待得久了,看到英国如何治理香港,觉得有些法子不错,就拿出来而已。若是让我说他们怎么对外营业的,我可以说说我的见闻。但是若是问他们怎么经营这些行当,我是不知道的。让我干起来,我只怕就要坏事。想来我干这些应当不如诸位才对。不过我方才提的,有些使我们自己做就行,有些则是我们需要从英国人那里学习。所以和英国人谈判,若是谈不下来关键,那不妨先不谈关键,只谈需要学习,需要合作的内容。”

    “若是英国人不肯放弃和我们打仗呢?”李玉昌追问道。

    “不肯放弃和我们打仗,不等于英国人现在就要与我们打仗。”洪仁轩态度依旧比较从容,“就我所见到的英国人,他们打仗的目的是为了赚钱,他们断然是不肯做赔本的买卖。既然如此,我们只要能让英国人觉得和我们打仗是个一定会赔本,以后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翻本的买卖,他们怎么都会想清楚其中的厉害,才会做出选择来!”

    李玉昌虽然是徽商出身,可他毕竟是中国人,接受的是中国文化。在中国文化中,战争先是一个义理上的大事,与这义理相比,赔钱或者是赚钱就显得很不重要。而洪仁轩却明确指出,英国人看战争的基础是赔钱或者赚钱,这让李玉昌在不爽的同时更生出对英国人的鄙视,他先是面带鄙夷的重重哼了一声,然后说道:“蛮夷就是蛮夷,夷狄皆人面兽心,畏威而不怀德!”

    这样的说法明显得到了众人的共鸣,大伙或者出言附和,或者连连点头。

    韦泽一看这局面,却也没办法再说下去了。他内心深处自然和李玉昌等人一样,对英国人没有丝毫的好看法。韦泽自认为不是个种族主义者,但是他觉得自己能够建立起纵横五洋的大舰队时,最好能把英国佬都给杀光。想到以英国人为目的的灭绝行为,韦泽良心一点都没有受到自我谴责的感觉。

    只是形势比人强,韦泽眼下马上就要进军琼州,和英国佬彻底闹翻的话,英国人是可以大举袭击韦泽在海上的船只,眼下这个阶段,韦泽会亏死的。所以韦泽宣布了休会,然后把李玉昌、洪仁轩、罗大纲叫到了旁边的办公室里头去。

    “在我们获得能够与英国人在海上交战的战斗力之前,我并不准备和英国人进入战争状态。”韦泽恶狠狠的说道,“以后是以后,现在我们不能和英国人打!”

    表达完了态度之后,韦泽问洪仁轩,“但是我有件事想问洪先生,你愿意不愿意和我们一起投身建立一个新中国的事业中来?”

    洪仁轩并没有意外的表情,他又不傻,韦泽这么反复的请洪仁轩参与到光复都督府中的行动,招揽的意思再清楚不过。洪仁轩慢慢的说道:“韦都督,您是个有能耐的人。跟着您想来是能够建立新中国的。不过我只想问一件事,您到底准备怎么对付太平天国?”

    “满清还在的时候,我自然不会主动和太平天国的打仗。”韦泽盯着洪仁轩答道,“不过,等到我们要解放全中国的时候,太平天国若是挡在我们的路上,那就只有刀枪上分胜负了!不过那只是双方立场不同,却不是我对太平天国,对天国兄弟有什么恶意。至于洪先生你,虽然和洪秀全是亲戚,可我只想问洪先生愿意不愿意加入我们,愿意不愿意和我们走一条道。若是你愿意的话,那你就是我们的同志,我们定然不会视你为洪秀全的亲戚!”

    洪仁轩听了这话,长叹口气,“既然韦都督如此看得起我,那我就给韦都督效力。不过以后若是我想走……”

    “若是你想走,我们不拦着。人各有志,都不能强求。”韦泽坦然说道,“不过,你若是要走的时候,我们只要求你公开告诉大家,你要走,你为何要走。只要你能坦荡的说清楚,那我们不仅送你走,还会给你路费!”

    李玉昌眉头一皱,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口。罗大纲倒是忍不住露出了笑意,甚至微微点了点头。

    洪仁轩沉默片刻,韦泽的话听着未免是太宽大了,可此时若是质疑韦泽说话不真心,那也未免太可笑了。最重要的是,洪仁轩并不厌恶给韦泽效力。此时洪仁轩终于下了决心,他说道:“我不懂打仗……”

    韦泽笑道:“我也不要洪先生从军,此次面对英国人的谈判,我想让洪先生领队!”

    “那我呢?”李玉昌忍不住问道。

    “洪仁轩同志所说,盖轻污字样是口角取胜之事,不是经纶实际,且招祸也。李玉昌同志,你坚决的支持我们光复都督府的利益,这很好。可是和英国人谈判的时候,我等固然需要坚持原则,但是起码的合作态度,以及不把个人情绪带到谈判中的态度也是必须的。这件事就先由洪仁轩同志来负责。你就做些更加细节化的工作!”韦泽对李玉昌下达了命令。

    “都督!”李玉昌喊了一声。

    韦泽看着李玉昌委屈的表情,他忍不住苦笑起来,“李玉昌同志,若是说想把英国佬杀光的心思,我可以一点都不比你少。你估计还只是想把在香港的英国佬杀光,把和我们打交道的这帮英国佬杀光。但是我想的是把整个地球上的所有英国佬都给杀光。”

    说到这里的时候,韦泽也忍不住咬牙切齿起来。他停下话,连着做了几次深呼吸,这才用平静的语气继续说道:“可既然这做不到,而且我们现在还打不过英国人的海上舰队。那么我们就和英国人合作,接受英国人的存在。人说小人报仇从早到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等我们自己强大起来,想怎么收拾这帮英国鬼子,就能怎么收拾这帮英国鬼子!打铁还需自身硬,先埋下头来努力干吧!”

    李玉昌其实知道韦泽对英国人没有好看法,可此时听了韦泽的话,那深刻的恨意远比李玉昌因为谈判受到挫折而生出的不爽更深刻百倍,更怨毒百倍。如果韦泽不是一个高明的骗子,那就定然是真的想过把英国佬杀光。这样的态度已经不是激愤而出的恼怒,而是卧薪尝胆类型才有的铭心刻骨的仇恨。

    在这样更加强烈的情绪面前,李玉昌也不敢再坚持己见。思索了片刻,他终于说道:“听韦都督吩咐!”

    见李玉昌表了态,韦泽转向洪仁轩,“那么接下来的谈判就请洪仁轩同志负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