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9章 规模的艰难(六)

第49章 规模的艰难(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光复都督府的核心五人委员会成员由党、政、军、工业、司法,五个部门的负责人组成。作为制度的建立者,韦泽这做法显得颇为强势。一定要讲的话,韦泽倒是没有这么强势的个性,只是他不懂怎么建立其他类型的政治体制。而且韦泽自幼受到的教育就只有一个,“刀把子得握在自己手里”。

    无疑,这个委员会就是刀把子握手中的标准模式。

    韦泽身为光复都督府的都督,军事委员会向韦泽本人负责,所以五个部门里面他自己出任军事委员会的头子。党务部门暂时由政治部的吴启路负责,政府部门现阶段的头子是“广东土地问题办公室主任”毕庆山,工业部门其实算是工商,徽商投身的头子李玉昌交出外交部工作之后,完全投身了这个部门。司法部门的头子则是林阿生。

    这种常委会议基本上是经常开的,在政策制定上,必须由大伙经常碰头才行。所以林阿生很自然的就把洪仁轩提出的问题拿到了常委会上讨论。

    “英国人居心叵测,我早就觉得不能向他们做任何让步!”李玉昌虽然是徽商出身,本来也算是相当儒雅的一个家伙,可亲自参与到了针锋相对的利益斗争中后,整个人身上的杀气越来越盛,那些儒雅之气一天天消散了。

    韦泽当时就给洪仁轩站台了,“洪部长做事没问题,也能够把握住政策,他不想和英国人这么简单的开战,我不觉得他有什么不对的。”

    “你也不能任由他胡来啊!”李玉昌对洪仁轩可没有韦泽这么宽容。

    韦泽摆了摆手,“咱们先不说洪仁轩的事情,我来说一下我的观点。我们在这里要负责的是制定政策,洪仁轩没有制定政策的权限,他的职务是执行政策。所以我们评价洪仁轩的标准不能是他干的让我们满意!而是通过他的实践来证明我们的政策有没有问题,通过他的实践来证明我们的人事安排,我们自己对政策推行的能力有没有问题。我们评价他干的好不好,恰恰不是告诉他去完成某件事,然后就不管了。不戒视成谓之暴,慢令致期谓之贼。”

    吴启路负责党口,他满脸的认真听着韦泽的话,还不时用笔记下来。毕庆山和林阿生都是相当老资格的人,韦泽所说的这些让他们若有所思,微微点头。倒是李玉昌,虽然当过商人,却没有真正指挥过千军万马或者从事过大量行政工作。所以他此时更多的是感到不爽。

    韦泽继续说道:“不教而诛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慢令致期谓之贼。办事的时候不在过程中一直进行调整,还一定要事情得到你期待的结果,那就是暴虐。自己在初期的时候懈怠应付,却突然给下面一个完成的日期,那就是贼!所以我们办事,我们自己制定了政策之后,先要让下面执行的同志明白政策,我们还要不断检验他们过程中的行动,看看他们有没有偏离政策。更不能一开始不管不问,然后突然告诉他们完成的日期。我们自己得承担起责任来,这就是民主集中制。”

    李玉昌登时就没话说了,不过那依旧紧绷的嘴,微微皱起的眉头,特别是脸上那严肃的表情,都证明他此时的情绪还是很激动。

    韦泽微笑着说道:“那么我们来再确定一次,我们制定的政策,以及当时制定的政策的几个基本条件有没有变?谁先来说一下?”

    李玉昌不吭声,这一来是因为他很生气,二来则是他加入的晚,地位也低,很多政策制定的时候他也没机会介入,同时没能力介入讨论。

    毕庆山是政府的头子,他说道:“我们当时制定政策的时候没有怎么考虑英国人的立场,也没有怎么考虑英国人的态度。那时候军队方面认为英国人短期内不会插手我们在广东的行动,所以可以抓住这个时机和英国人扩大工业品进口的数量。至于其他政策,我们在制定的时候都是以迅完成对广东的全面控制为唯一目的。现在基本完成了任务。”

    行政部门的头子说完,司法部门的头子林阿生说道:“我们在香港与广州之间设下了防线,在处理吸大烟的那帮人的时候,以连带打击广东地方豪强为目的。并没有直接对英国大烟商人动手。现在市面已经恢复,我们基本完成了任务。”

    等其他两人说完,韦泽转向了李玉昌,“李玉昌同志,该你了。”

    “我?”李玉昌一愣,他迟疑着说道:“我当时分管外交工作,现在已经不做这个。”

    “你只管说你当时分管的工作,制定的政策,以及执行的情况。”韦泽纠正道。

    李玉昌这才明白过来,他想了想,有点不自信的说道:“我是与外国人做生意,从引进火炮到引进炼铁技师,还有引进橡胶种子,这些工作都已经完成。”

    等着几个人说完,韦泽才说道:“那么我们半年前制定的工作,现在都已经完成。原先制定的政策引了一个结果,我们和英国人的矛盾在激化。很明显,在之后要制定政策的时候,既然英国人拥有相当强的实力,那么在以后制定政策的时候,英国人的反应已经不能完全忽视。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与会的其他几个人听完了这个简单的汇总,思考了一阵,都表示事情的确是到了这个地步。韦泽看大伙达成了共识,这才坦然说道:“我们没有海军,海上武装力量薄弱,想和英国人在海上争雄很难。所以我从一开始并不想和英国人直接打仗,我们想搞御敌于国门之外的战略,明显办不到。如果英国人从海上来,怎么防御,怎么反击。我们都没有相关经验。”

    韦泽说的坦率,大伙都有点愣住了。直到今天之前,韦泽给大伙的印象都是从容不迫,并且总是能够拿出各种打胜仗的方法来。让韦泽承认自己没有获胜的把握,这真的是第一次。

    林阿生算是这里面军旅生涯仅次于韦泽的一个,他说道:“都督可没有认输的打算啊。”

    韦泽点点头,脸上露出了爽快的笑容,但是大家都看得出,韦泽的眼睛可一点都没笑。不仅没笑,韦泽的眼神变得极为锐利,那是充满了斗争意志的眼神。韦泽的声音里面更有着一股热情,“我当然没有打输的打算。英国人敢这么自以为是,依凭的乃是他们手中的军事力量。强大的海军,相当善战的6军。他们现在之所以敢和我们作战,目的无外乎是想打开中国市场,从中国市场上赚到大量的钱财。我现在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同志们,我其实并不在乎让英国人赚到钱。生意么,大概能够维持进出口平衡就好了。这并不是我个人现在才有的想法,我其实一直是这么想的。现在的问题是,英国人觉得他们能够用武力来解决我们,逼着我们欠下城下之盟。我现在想和英国人打仗,是要打消英国人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他们根本不用指望能够武力让我低下头。当然了,不知道同志们是不是和我的想法一样?”

    “英国蛮子是想都别想打怕我!”李玉昌说道。

    “我以前跟着都督,我以后也会跟着都督!”林阿生没有说狠话。

    “我们就打到今天的,自然也会继续打下去!”毕庆山的态度很明确。

    “下级服从上级,我们当然服从都督。”吴启路的表态也非常明确。

    韦泽的问话当然不是为了让其他人给他唱反调,谁敢有临阵退缩,或者畏惧战争的态度,韦泽立刻就会想办法把那个人搞掉。既然这些人都明确表态,他也继续用非常理性的态度说了下去,“所以,我们打仗是为了和平。我们拒绝英国人想用卖大烟的方式赚钱,并不是我们就要拒绝英国人在中国赚钱。我现在就要给大家再介绍一下英国的历史,让大家清楚英国人为什么这么牛。为什么他们根本就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危机固然带来了巨大的危险,给人巨大的压力。但是韦泽却坚信危机也是机会,至少半年前韦泽如果提出英国人很牛的观点,他手下的这些人并不会在意。因为光复都督府与英国人的冲突远没有激烈到战争的阶段。现在,不用韦泽强调,高级干部们都开始非常认真的倾听关于英国人的历史。

    花了将近两个小时,对照着世界地图听完了英国人在全球称霸的历史,顺道补了一下欧洲历史,同志们固然有些头蒙眼花,可他们对英国人的态度也不自觉的理性起来。

    “英国以工业和海洋立国,看来真的很不得了啊!”原本对英国人非常不满的李玉昌都能用很理性的态度说话了。而这个态度也得到了其他三人的赞同。

    韦泽喝了口,润了润喉咙,“我现在说英国,的确是因为战争不久就可能爆。但是我更想说的是,我们中国可不是个小岛国,我们的面积几乎等于整个欧洲的面积。我们还不是像欧洲那样四分五裂,互相之间征战不休。你们觉得我害怕和英国人打仗么?”

    众人纷纷摇头,到现在为止,哪怕非常明确的描述了英国人的强大,韦泽的态度依旧充满了自信。

    “这场战争的危机固然很难,但是我相信我们能够熬过去。等英国人相信靠武力无法征服我们的时候,他们前面就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哪怕是为了把钱挣回来,英国人也会被迫选择与我们和平相处。那时候我们不仅要和英国人做生意,更要向英国学习工业。只要我们也展工业,向国家提供包括教育在内的社会服务,建起一个现代民族国家来。那么我们只用埋头干三十几年,就能成为一个比英国更强大的国家。那时候咱们就能建成一个空前强大,疆土比现在大好几倍的新中国。英国人那时候什么都不算。”

    韦泽的声音里面有着一股热力,他脸上带着淡淡的残酷笑意,语气态度坚定的说道:“我们大家都很年轻,我相信大家一定可以看到,当我们强大的时候,是怎么把英国佬的蛋砸崩的!他们一定会在地上打着滚,哀号着,请求我们绕过他们。那时候我们就可以居高临下的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他们自找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