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58章 规模的艰难(十五)

第58章 规模的艰难(十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十三行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光复军铲除十三行的人力,只花了不到一个月。接收十三行的财富,却花去了整整两个月。

    在这三个月中,佛山大户岳寿山的心情是起伏不定。到了1856年七月中旬,岳寿山在城外的一处靠海的村落接待了几名客人。大热天,其中一名客人还带着斗笠,斗笠压得低低的,根本不管是不是引人注目,只求不被人看清楚面孔。

    两股人一会面,那人就摘下斗笠,露出了一张洋人的脸。双方神色都不轻松,洋人看岳寿山满脸愁容的模样,索性操着一口很不流利的广东话开门见山的说道:“岳先生!你可下定了决心?”

    岳寿山脸色虽然不少,却远还没到精神崩溃的地步。他坦然说道:“不知道英国房main肯给我们枪么?”

    “武器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们最新运到香港了一大批武器!只是岳先生所说的起兵之事,却需要下定决心才行。”英国佬直指关键问题。

    这样的谈判在佛山也不仅仅是岳寿山一家,英国人谈判的地方也不仅仅限于佛山,凡是和英国人有大烟买卖的商人,几乎都在和英国人进行着谈判。虽然都是盎格鲁?萨克逊人种,英国人做事情无疑更讲谋略,几百年欧洲搅屎棍让英国人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不用说英国人半个多世界前组织反法同盟的旧事,几个月前结束的克里米亚战争中,英国就很巧妙的拉拢了一群反俄的国家,包括法国、奥斯曼,对俄国发动了进攻。

    这场战争虽然最后打成了惨胜,俄国人只是放弃了对奥斯曼的一部分要求,却态度强硬的表示不割地、不赔款,摆出一副打不了你试着打进莫斯科的模样。英法联军当然打不进莫斯科,别说莫斯科,就连俄军拥有优势的波罗的海,英法联军都打不进去。所以这场战争从经济角度来看,参战国都损失了数额巨大的钱财。

    当然,从政治角度来看,帐也不能完全这么计算。拿破仑三世当皇帝的法国终于在精神上洗雪了被俄军杀进巴黎的屈辱,法国觉得自己终于重新占据了欧洲第一陆军的宝座。英国人则证明了,只要英国参与,号称欧洲宪兵的俄罗斯也不是不能击败滴。

    虽然英国人暂时还没办法投入大军到广东痛打韦泽,可拉拢其他势力共同对付主要敌人的手段却是同样的。英国人从大的角度上,通过向满清转移技术,试图搭上和满清交流的渠道。不仅是中央政府,英国人还找了福建地区的官府进行沟通。令英国人失望的是,满清的福建官府对于英国人的支援很感兴趣,但是对出兵的事情却没有任何诚意。以英国佬的奸猾,他们看得出,福建官府其实希望看到英国人和韦泽拼个你死我活,他们躲在后面看笑话。

    上层路线走不通,英国人也没有任何气馁的迹象。满清中央政府、地方政府、民间势力,英国是同时开始接触的。韦泽的强力禁烟让大烟贸易为纽带将英国人和中国大烟贩子们形成了共同利益,这帮大烟贩子并非是善男信女,只要生意有一定规模,他们就定然是某支民团的头子。

    英国人以精准的判断,卓越的行动能力,在广东串联这帮人。满清如果不能给韦泽军事打击,那么英国人可以动手。英国人需要的是能够和他们站在一起的同盟军。孤军奋战从来不是英国的习惯,更不是英国的策略。

    来自广东各地的情报在香港汇集起来。香港总督看完之后皱起了眉头,“为什么这些人都要求我们帮助他们获得满清的封官?”

    汇集的情报显示了一个特异之处,那些民团头子们都表示愿意坚定支持英国人的军事行动,但是他们要占据广东的城市。英国人当然收集到了满清的檄文,凡是能从韦泽的光复军手中夺回城市的人,夺得一个县城,就能当县令,夺取一个府城就能当知府。

    所以香港总督就格外不理解这些人的态度与立场了,“如果真的彻底消灭了韦泽,这些人凭什么认为中央政府会按照约定赏赐给他们这些职务?中央政府该做的是反过头打击这些人吧?”

    与会的英国文官武将都是很聪明的人,更是信奉力量的人。所以对于香港总督提出的问题,他们也想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虽然没有听说过中国那句“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可这么基本的政治道理,任何一个像样的国家都是如此。满清中央政府对地方上提出的让步,不是中央政府心甘情愿,而是不情不愿对现实的妥协而已。当现实中韦泽的威胁被消灭之后,实在是看不出中央政府有任何必须兑现承诺的理由。

    当然,除非是这帮民团们能够将满清中央政府的力量赶出广东,他们实现了实质性的割据。正因为如此,中央政府反倒会考虑到这个情况的发生,更加不可能接受广东民团势力在广东的崛起才对。

    不过英国人本来也没有完全指望民团势力的崛起,如果真的出现了民团与满清中央的对抗,英国人就能更有效的利用这个矛盾来获取利益。英国人没有足够的兵力占领广东,扶植一个真正被英国人控制的广东巡抚,对英国人可是求之不得的。

    “我们姑且承诺他们的请求吧。”英国的舰队司令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无疑,这个看法得到了大部分人的支持,如果英国能够打垮韦泽的部队,那帮民团们当然不会傻到敢违抗英国人的命令。这些充满了勇气的英国文官武将在自己的现实经历中明白,先创造出优势的结果,那些墙头草们自然而然的就会聚集到胜利者的旗下。非常简单。

    既然同僚们都如此表态,香港总督也不觉得有必要再纠缠下去,他说道:“我们的援军将在两个月内赶到,海军包括三艘军舰,陆军有三千五百多人。等他们赶到之后,我们将拥有六千五百陆军。打下广州城应该绰绰有余。”

    英国人志在必得,在广州城的光复军却开始实施了撤退。最近光复军陆军扩军速度很快,大量的广西兄弟得知了光复军在广东与梧州的胜利,纷纷前来投靠。韦泽的两个军满编是1o万人,经过这番吸收之后部队迅速膨胀到了8万多人。按照乐观估计,再过两个月就能够让这两个包含辎重部队的军达成齐装满员的状态。

    而韦泽开始把在广州城内的光伏都督府军事行政部门,以及工厂开始向外部撤离。第二军负责广州以北的地区,第一军负责广州以南的部分。除了靠海的地区之外,部队以团为单位,控制了各个主要城市。

    光复军并非是不懂得炮兵威力的愣头青,只要亲眼看看广州城的特色,大家都明白在城头用12磅山地榴弹炮对抗英军的风帆战列舰实在是没有胜算。

    “只要我们能够自己开始铸造大口径火炮,就能守住虎门。但是在那之前,我们不能让同志们在广州城毫无意义的送死!”韦泽的命令传达到了部队之后,有韦泽负责,撤退行动并没有遭到太多的反抗。

    除了几个愣头青表示,死也好和英国人打仗。然而韦泽只是问了一句,“你们怎么知道没有仗打?”那些人也就无言以对了。韦泽说有仗打,那就一定有仗打。愣头青们的战略设想能力不足,但是他们对韦泽很有信心。

    到了八月初,毕庆山终于拿着厚厚的一叠统计数据在常委会议上发言,“可以开始实施授田令了!”

    “哦?!”所有常委都兴奋起来。光伏都督府自打进入广州城之后就开始了这项工作,经过一年的不懈努力,此时终于能够开始。大家下意识的坐直了身体,等着毕庆山介绍情况。

    “忠于满清的那帮人我们已经给铲除了,这些人不多,他们家族占有整个广东地区4%的土地。家族里面有人在满清那里当官的,我们已经让他们的家族寄信给那些满清官员,要他们在半年内脱离满清,回到我们这里。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人回来。所以按照我们颁布的条例,这些人的土地也已经没收充公。可别小看这帮人,谁能考上进士,在满清那边当上大官,周围的土地要不了多久都会成为他家的。至少是周围的土地想出售的话,定然得得到那些官员家族的同意。他们有优先收购的权力!这帮人占有了整个广东4%的土地。”毕庆山拿着表格,从容的讲着。

    “哦?这么霸道么?”林阿生虽然是广东人,却对这些事情不太清楚。

    毕庆山冷笑道:“就是这么霸道。所以我们已经发动了红船子弟们,编了不少粤剧在各处演出,首要的自然是宣传大烟的害处,那些大烟贩子的可恶,以及他们可杀的理由。这些官员豪强的事情,可也是重点宣传的对象!”

    林阿生忍不住慢慢点头,他突然笑了,“怪不得最近声称受了欺负,要找这帮满清官员家属算账的人多了许多。”

    毕庆山微笑了一下,却没对这个问题过多扩展,这毕竟不是他负责的部门,“十三行不仅有钱,更是大地主。我们这次下手很快,所以抄到了不少地契。这帮人在珠江三角洲这里可是真正的大地主,现在查出来他们直接拥有和间接控制的土地就有8%左右。一部分土地还在继续查。”

    把这部分资料分给大家,毕庆山也抽空喝了口水,才继续说下去,“加上我们没收的满清官地,到现在为止我们控制了珠江三角洲地区接近28%的土地。如果能把那帮大烟贩子民团给灭了,我们控制的土地就能接近4o%。推行授田令的基础就有了。”

    光复会作为外来户,除了反客为主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而且现在的局面虽然不停的打仗,对没收土地却是大大有利。大家都是为自己考虑,没人肯为别人出头。加上光复军每次实施打击的时候都要先公布打击对象,普通的百姓和地主们根本就不敢胡乱掺乎。

    毕庆山身为广东土地办公室的主任,也是大家心知肚明的未来广东省省长,他在这件事上下了大功夫,“我简单的讲一下,授田令里面包含三部分,第一部分就是授田对象的权力,在土地国有化的基础上,接受授田的家庭拥有了土地的使用权,这些使用权可以继承,却不能自由出售与转让,如果想解除和我们签署的授田令,土地必须重新交还给我们。第二部分则是授田对象的义务,凡是接受授田令的人,得到土地之后,就自动解除任何地租,但是要承担起相应的纳粮义务。当然,如果其家庭有人服兵役,在其服役期,就可以减少纳粮比例。第三部分,就是接受授田令的人,必须上缴自己家的土地,我们不接受这帮人拥有授田拥有的土地之外,还有另外的私有土地。一旦发现,立刻没收。大概就是如此。”

    李玉昌是商人出身,徽商们因为自己老家土地贫瘠,所以对种地不是有特别大的兴趣。即便如此,真正见识到了土地国有制下的土地政策之后仍然是浑身不自在。李玉昌知道韦泽不禁止大家发言,所以思忖了一阵之后他还是发问了,“都督,授田令好不好,我也不知道。不过这授田令与你说要建立的现代民族国家有何关系?”

    韦泽答道:“耕者有其田,这本来就是百姓们的愿望。凡是接受授田令的人,其实就有了纳粮与服兵役的义务。家里一人参军,赋税减三成,两人参军,赋税减六成,三人从军,赋税全免。愿意老老实实种地的,都是良家子。他们参军就是响应与服从了国家的政策。不管是他们还是他们的家人,其实都知道,只有先存在了国家,才有他们今天的日子。你说呢?”

    李玉昌一听,的确是这个道理。可李玉昌还是有些不安,“都督,若是每家人都有人参军,岂不是我等税收要减少很多么?”

    这种商人斤斤计较的态度把韦泽逗乐了,“哈哈,我们只担心百姓不追随我们,怎么可能担心百姓都来追随我们呢?若是家家户户都有人参军,我们立刻手握几十万军队,有这力量,哪里用担心有什么是完不成的?不用担心,若是现代民族国家连这个问题都处理不了,那他定然是无法存在的。”

    韦泽不想说太多,其实李玉昌的这种心态即便是在新中国不是没有相同意见者的。但是新中国在21世纪证明了一件事,工业社会工业水平越高,需要的劳动力反而会只多不少。很多第三世界国家之所以无法重复中国崛起的道理,理由很简单,他们的国家政权很无能,既不能创造出大量就业机会,更无力培育出大量受过真正教育的劳动者,更没有办法让这些劳动者为本国工业资本服务。

    这个问题太过于复杂,完全超出了李玉昌的理解能力,为了不自找麻烦,韦泽只能对此闭口不谈了。“如果大家没有别的意见,现在就开始执行授田令!”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