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60章 规模的艰难(十七)

第60章 规模的艰难(十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岳寿山恭恭敬敬的给祖宗牌位上了三炷香,心里面把婚姻之事向祖宗禀告了一下,然后虔诚的祷告祖宗保佑。敬贡祖宗排位的房间里面香烟缭绕,自打岳寿山决定和英国人联手对光复都督府动进攻之后,他来敬拜祖宗的次数就暴增。

    跪拜行礼,祷告,再跪拜行礼。这些复杂的仪式,岳寿山做的认真仔细,没有丝毫错误。等他做完之后站起身的事情,神色显得格外的严肃。走出摆放着牌位的后堂。岳寿山对侍立在后堂外面的管家问道:“今天是谁打扫的后堂?”

    “是阿玉。”管家答道。

    “香炉里面的香灰要留一半,她为何都给倒了?”岳寿山森然问道。

    “这……”管家没想到岳寿山竟然注意到了这么细的问题,以前岳寿山可是只在祭拜的节庆时候才到后堂来的,这等细节管家吩咐下人的时候也没有完全交代清除了。

    看着管家的表情,岳寿山冷笑一声,“把小玉打二十板子!下次你再安排人的时候,一定要交代清楚!”说完,岳寿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后堂。

    回到书房,岳寿山立刻叫了亲信岳仁贵过来,他问道:“去香港的船安排好了么?”

    岳仁贵听着岳寿山那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微微缩了缩脖子,“老爷!光复军现在查的严,凡是没有在他们那里报备出海目的的船只,都不能出港。所以我们只能搭了渔船,一点点的偷偷搬运。”

    对岳仁贵的回答,岳寿山不置可否,他继续问道:“去福建的路安排好了么?”

    见岳寿山没有因为岳仁贵进展度不快而大骂,岳仁贵心里面轻松了不少,他连忙回答了第二个问题,“6路走不通,关口都被光复军卡死了。不过海路还是能走的,我们已经偷偷派人去了福州。”

    岳寿山静静的听着关于岳家后路的安排,心中盘算着船只、人员等等的安排。听完了汇报,又做出了指示,岳寿山才见了他弟弟岳寿松。岳寿松很是性急的说道:“大哥,尹晓峰既然到了咱们这里,咱们是不是先拉他入伙!”

    “急什么?”岳寿山说道,“此时若是拉尹晓峰入伙,他若是不愿意,干脆想办法推了这门亲事,此事反倒不好。这门亲事既然是定下的,那我们不妨就先把婚事完成了再说。”

    “这岂不是便宜了尹晓峰,先让他落了个媳妇!”岳寿松有点不乐意的嘟囔着。

    岳寿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很明显,岳寿松是把这门婚事当成了买卖。身为岳涟漪的亲爹,岳寿山无疑不喜欢这种态度。而且就算是把这门婚事当成了买卖,一旦尹晓峰娶了岳涟漪,当了岳寿山的女婿。岳寿山要起来攻打光复都督府,尹晓峰就能置身事外不成?到时候他不参加都不行。

    当然,岳寿山能够当上这个家主,自然知道他弟弟的那点小心思。岳寿松是个气量狭隘之人,他好像只能接受别人对他的服从。如果不能建立起这样的关系,岳寿松就感觉有些不安的样子。

    “涟漪出嫁的事情就这么定了,反正我等也不会先动手。动手也是英国人先动手,等英国人围攻广州城,光复军自然得去救援。那时候等他们兵力空虚,我们正好起事。”岳寿山说着自己的安排。

    岳寿松摇摇头,却也没有继续反驳他哥哥的观点。岳寿松和英国人谈的时候,也早就做了心理准备,他可不会主动跳出来为英国人打仗。英国人也非常聪明的表示,他们并没有让大烟贩子们打头阵的打算,他们需要的是在英军击破韦泽的主力,占领广州之后,各地的民团起来响应就好。

    尹晓峰的婚事此时也就确定了,而此时,尹晓峰本人并不知道自己能够娶得美人归。他好久没有到佛山,所以随便在佛山街头走走。

    佛山变化很大,先就是在城西的出现了被军队封锁的广大地域。根据陪同的岳家人说,这里新建了些钢铁厂,都是光复都督府的产业。光复军有一个旅的部队在此驻扎,把钢铁厂给围的密不透风。没有光复都督府的路条,谁都不能去。

    只是西边这一带本来也不是什么风景秀丽的景点,不去也影响不到什么。光复都督府掌握了广东之后,社会秩序恢复的很快。一路行来,在佛山街头还有几个粤剧班子在公开演戏。

    尹晓峰只是驻足稍微看了一阵,就明白了这出戏是最近戏班子经常上演的剧目。身为红船子弟的粤剧班子则早早的投靠了光复都督府,他们最近的剧目里头,控诉大烟毒害广东人民的剧目是必演项目。广东本地大烟鬼很多,这些剧目甚至不用特别编剧,只需把大烟鬼们的常态搬上舞台就行了。

    卖田地、偷家里,欺骗朋友,卖儿卖女,大烟鬼烟瘾上来,的确能够干出这等事情。所以剧目无疑给了观众们极大的共鸣。整个广东地方上的舆论风头对于做大烟买卖的商人越来越不利。

    “大烟本是治病物,为何变了害人品?洋人本非中华人,越洋而来只为钱……”在尹晓峰驻足的这段,舞台上一个穿了光复都督府服装的演员正在唱着,“满清全不顾中华,只因满清乃鞑虏。吸食大烟必上瘾,倾家荡产只为爽。满清鞑虏收烟税,更不估计中华人……”

    整部的戏剧里头,只讲三件事,满清是鞑虏,洋人是外国人,只有光复会才是和中国人站在一起的中国人。这是禁烟剧目的主要内容。而尹晓峰还看过其他几部戏,里面是明朝灭亡时候的戏曲。

    那些戏曲里面讲的则是“中华民族”的大明是如何被明朝地主士绅给搞垮的。包括扬州十日,嘉定三屠,还有广州屠杀。那里面地主士绅们如何为了自家的利益,资敌、通敌、投身蛮夷反过来镇压反清义军。当广州人民为了抵抗易法令而反抗的时候,舞台上出现了小丑脸谱的演员出演的明末袁彭年。当然,袁彭年的经典言论“金钱鼠尾,乃新朝之雅政;峨冠博带,实亡国之陋规”更是不能少。

    其实人类的审美观都比较一致,传统中国的服装式,的确是比满清的强很多。特别是髻,冠经过美化,比起金钱鼠尾更是好看的多。佛山百姓是第一次知道易法令,知道了自己的祖上的型,以及祖上为了反抗满清鞑虏,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不管普通民众的情绪,尹晓峰自己其实就颇受震动的。他身为华侨,在海外的吕宋做买卖。西班牙人对华人的欺压,给尹晓峰留下了很多痛苦的回忆。看到光复都督府所宣传的现代民族国家理念,尹晓峰觉得大受启。“中华民族”这个理念的提出,以及对中华民族应该组成的新的国家应该是什么样的阐述,至少让受过外国人欺负的尹晓峰非常赞同。

    中国是由同为中华民族的国民组成的,这个国家也该有保护国民的义务。身为中华民族的一员,大家有为自己国家效劳的义务,人民应该投身到新的国家中,靠自己的劳动建立起自己的社会地位。国家与个人之间不是对立的,而应该是一体的。

    外国人自然不用讲,包括满清朝廷,他们之所以会允许大烟贸易的存在,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夷狄是蛮夷,他们不是中国人,自然指挥推行对他们有好处的政策。

    接受了这样的理念,并且有过被外国人与满清官府欺压的经历之后,尹晓峰对光复都督府提出的诸多理念的认同度不断上升。

    又向前走,尹晓峰看到了另外的一个戏班也在表演,可表演内容却是全新的剧目。站在那里看了一阵,尹晓峰才现新剧目竟然是关于授田令的。授田令在广东地主阶层里头引了激烈的反对意见,尹晓峰身为地主兼民团头子,自然不可能喜滋滋的去支持授田令。所以他就站在那里看了起来。

    这一看,尹晓峰很快就被吸引了。这剧目里面可没有一味的鼓吹授田令的好处,而是意在解释授田令的这项制度的理由。在戏剧里头,授田令提出了“生产资料”的概念。授田令秉持了现代民族主义国家里面政府要承担起保卫人民正常生活的义务,那么土地在政府眼中的意义就完全不同了。大家没饭吃就要饿死,更有一部分人脱离了农业,成为军人,成为工人。这些人要吃要喝,若是粮食不稳定,那也是会引乱子的。

    所以,国家想要让粮食供应稳定,就得控制住土地和粮食税收,旧土地制度就成了障碍。看戏的人大部分都是第一次看到了“国家政策”层面的理念,新鲜、震惊之后,大家都开始讨论起来。各种说法都有,有认为该分地的,有认为不该分地的。

    尹晓峰不想和陌生人讨论这些事情,他觉得戏里面说的如果是光复都督府的真正想法,那么倒也触及了不少根本性的问题。戏里面讲述的核心问题在于粮价的问题,提出了一个“统购统销”的政策。就是粮价固定,丰年荒年都一样。为了达成这个目的,国家需要投入大量资金修建仓储设施,还需要去建立以及维护一套粮食收购与销售的制度和体系来。

    这些东西在满清时代并非没有,可是这种制度也早就变得面目全非了。地主士绅们联起手来,与官府沆瀣一气,丰年也好,荒年也罢,只要粮价出现波动,他们就从中大其财。光复都督府无疑是看到这个问题,并且提出了一套全新的制度来解决这个问题。

    身为商人,尹晓峰自然知道粮价波动带来的巨大商机。正因为如此,他也能看懂这部戏里面所谈到并且指出的问题。

    尹晓峰突然觉得自己内心里头忍不住矛盾起来。他能够接受光复都督府的强硬禁烟政策,那是因为他家族里头就有人深受其害。可他现在觉得土地国有制度也并非是毫无道理的,这就未免显得与他自己的出身太不相符合了。可尹晓峰现,自己竟然也并不反对这个道理。想着想着,尹晓峰突然听到一句话,“我等都是中国人,这肉烂在中国这口锅里,中国人怎么都能吃上几口。若是肉被别人从中国这口锅里头给捞走,那我等中国人吃什么去?”

    这话如同一道闪电,突然照亮了尹晓峰的思路。尹晓峰突然现,他自己不知何时,竟然觉得自己先是个中国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