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70章 第二次大烟战争(八)

第70章 第二次大烟战争(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光复军第二军三师一旅二团以一场战斗中出现了85%的伤亡,创造了光复军伤亡的记录。这个纪录到了几十年后才被打破。而且中国战史界对后来的新数据有诸多质疑,对其争论始终没有停止过。

    这次惨烈的战斗规模其实不算很大,光复军的指挥在后世也遭到不小的诟病。例如一个团两千五百人正面对上了近四千的英军,例如部队的步炮协统也有重大问题,例如二团的团长以及参谋部都有轻敌的问题……

    但是战史对这场战斗的评价却是非常正面的。“……经过对这场胜仗的总结,我们的部队终于认识到当时世界最先进水平的军队战斗力到底是怎么样的,认识到了战争的残酷性,从而为以后完善部队组织建设,完善部队政治工作起到了重大推动……”

    英国人公布的消息是,战斗中英军伤亡了一千一百多人。光复军记载的历史时,英**队在战场上损失了1228人。英国方面在战后指责光复军屠杀英国伤员。光复军虽然坚决反对,但是对此的回复非常含糊。实际情况是,光复军后续部队冲上了英国人撤出的阵地,看到我方近两千死伤的战士,他们的怒火不可遏止的泄在被留在战场上英军身上。挨个补枪、补刺刀的行动由不少怒火中烧的军官带头施行。最后只有四十几名英军重伤员幸免于难。

    光复军的伤亡挺符合普通的枪伤规律,战场上伤者与阵亡者的比例在3:1左右。有六百左右的官兵当时阵亡,一千五百左右的官兵受伤。这一千五百多名伤员送进了军医院之后,有三百余人不幸去世。在盐酸吗啡麻醉剂,煤气灯、及时展开的手术,干净的纱布,石灰水等房间消毒用品,以及采用了医用蛆治疗化脓的情况下,一千二百人的最终保住了性命。

    二团团长吴辽冲锋中身中两枪,战斗中被英国人的刺刀刺出划破了六个大口子,却不顾伤势死战到底。在英军撤退的时候吴辽疯狂的实施了追击,又身中两枪。因为伤势太重,失血太多晕倒在地,最终没能达成战死在战场上的愿望。

    等他终于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已经是战斗结束后的第三天了。吴辽目光无神,只是茫然的看着刷着雪白墙壁的医院,还有周围一众以白色为主的物件。他的第一句话是,“我死了么?”

    周围的医护人员看到吴辽终于清醒过来,连忙欢喜的告诉他,“吴团长,你还活着!”

    吴辽的嘴唇蠕动了一下,然后开始颤抖起来。他突然努力的想从床上起来,这动作把医生与护士们给吓了一跳。虽然因为重伤,气力不足,吴辽的声音不大。但是吴辽依旧用尽力气哭喊道:“你们救我干什么,让我死了吧!让我死了吧!”

    吴辽伤势很重,为了取出子弹,医生在他身上开了好几个大刀口。这一折腾,伤口破裂,很快雪白的绷带就再次被染红了。但是令医生护士们更为震惊的却是吴辽的态度。那声音不是精神失常,更不是装出的姿态。这位战功卓著,英勇无畏的团长的声音里面满是绝望和痛楚,求死的言语是真正自肺腑。

    因为伤口破裂,吴辽很快就昏了过去。之后的几天里面,他起了高烧,高烧中吴辽会突然喊起来,“向前冲!”“杀啊!”有时候他又会哭喊起来,“都是我的错!”“我害了兄弟们!”

    医院没有办法,只能把他送进了特护病房。又过了好几天,吴辽的伤势才终于好了些,神志也逐渐清醒过来。这次清醒之后,吴辽却没有再闹,他只是木然的躺在床上,不管谁和他说话,他都会呆呆的看着墙面,然后不知什么时候就哭泣起来。

    就在吴辽第二次清醒后的第二天下午,韦泽出现在吴辽的病房门口。光复都督府的都督韦泽神色间有着说不出的疲惫。自打与英国人在佛山附近的战斗结束之后,谁又是不忙的呢?特别是医院的工作人员,更是没日没夜的做手术,照顾伤员。看着韦泽还算是生气勃勃的面孔上的黑眼圈,陪同的医生在心情激动的低声向韦泽介绍了吴辽的情况之后忍不住说了句,“都督,您也注意休息啊。”

    韦泽叹口气,挤出了一个笑容,他拍了拍同样黑着眼圈的医生肩头,“医生和护士同志们也都要注意休息。医生和护士同志们都辛苦了。”

    这平和近人的态度让医生眼眶都忍不住湿润了,他想说些什么,却喉头哽咽,什么都说不出来。

    韦泽则走进了吴辽的病房,拉了一张凳子在吴辽身边坐下。吴辽慢慢侧过头,用无神的眼睛看了看韦泽,他消瘦的脸庞抽动了一下,松弛的皮肤下高高鼓起的喉结蠕动了几下,这才用毫无力气的声音说道:“都督,您是来下令砍我脑袋的么?”

    韦泽看着自己的部下,忍不住眼圈红了,他摸了摸差点涌出来的眼泪,说道:“你说什么胡话,打了胜仗,我怎么会杀你!”

    “打胜仗了么?”吴辽干枯的声音听起来很是飘渺。

    韦泽转过头,第一旅的旅长徐颖非立刻有点紧张的低声对韦泽说道:“都督,我们已经派人把打赢了战斗的事情告诉吴团长了。”

    韦泽这才转回头,把手掌轻轻按在吴辽缠着绑带的手臂上,“吴团长,我们真的赢了!”

    吴辽没有吭声,可眼泪却顺着干瘦的脸颊淌了下来,他的声音依旧是那么飘渺,仿佛整个人还在另外一个世界,“都督,我把兄弟们派上战线,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兄弟们就都不在了。我真的不知道啊,我是真的不知道是我害了他们啊!是我害了他们……”

    “吴团长,你不能拿英国人的战斗水平和满清比,我战前就说过很多次,那根本不是同样的军队。”韦泽劝道。他的声音很温和,但是韦泽心中却远没有语气这样轻松。以光复军的战斗能力,靠优势兵力打赢战争并没有什么悬念。虽然韦泽对佛山战斗时候参谋部制定的计划并不完全满意,但是韦泽自己最终还是同意了战斗计划。

    先,战斗计划并没有问题,除了因为没有和英国人战争交过手,所以部队实在是无法相信在光复军拥有的战斗力面前,谁能够真正的抵挡住。而且参谋部其实还是尽可能的料敌从宽的。

    其次,韦泽自己不认为自己有理由以只有他知道,部队不知道的一些消息来影响军事指挥。这次可以,那么下次呢?难道以后每一场战斗都需要韦泽亲自来指挥么?一将功成万骨枯,那些将领们难道都是天生的没心没肺,根本不在乎战士们的死活么?韦泽现在对此持否定态度。很多经验必然是用鲜血与生命积累起来,如果没有接受过极大的痛苦,人往往是没记性,而且会更加胆大妄为的。

    可看到了报告上对残酷战斗的记录,韦泽已经能够想象出战斗时候的残酷。指挥官们以唯一和正确的战术把战士们投上前线,接着就在激烈的交火中被消耗掉了。令韦泽感到震惊的其实反倒是最终的结果,如果没有吴辽的第二团有着严格的训练,如果没有第二团这些年在胜利中积累起来的勇气,这场战斗说什么都不会出现85%的伤亡。普通军队早就在英国人猛烈的对射中崩溃了。

    特别是在战斗的最后,吴辽亲自带领二团最后的部队起的冲锋,硬是挡住了英国人的冲锋,维持了战线到最后都没有崩溃。仅仅是这十几分钟的时间,就让前来增援的第二旅的部队能够勉强部下了可以投入战斗的阵列。侧面进攻的一团也得以从容开始进攻英军的侧翼,最终让英军不得不选择了主动撤退。

    当然,战后总结的时候也有人提出,吴辽若是没有动冲锋,而是后撤,那么这场战斗很可能就会打成包围歼灭战,让英军大部队无法逃回岸边的阵地,最终大部分撤出战斗。

    韦泽当时就大怒,站起身骂道:“如果最初有这样的计划,二团没有执行,那么你可以这么说。从记录里面,部队从一开始就认为自己要正面挡住英军,最后他们拼死完成了作战计划。这怎么就成了二团的错呢?!”

    被韦泽这么一通呵斥,指责二团的声音消失了。但是这次战斗太过于惨烈,短时间内就出现了如此规模的伤亡,深刻的震动了光复军上下。以往百战百胜的战术,战法,现在碰上了强硬的英军,战争居然变成了少数无法胜过多数的常态。这的确令以少数就能轻松碾压敌人的光复军感到了极大的震惊。

    吴辽好歹是保住了,没人再敢追究他的责任。在韦泽的批准下,参谋部开始为在这场“胜仗”中立下大功的二团评定功劳。此时韦泽听说了身负重伤的二团团长吴辽寻死的消息,就连忙赶来慰问一下。

    尽管有韦泽的安慰,吴辽依旧是那种魂游物外的模样,他嘟囔着:“我把大伙派上前线,是我害了大伙!是我害了大伙!”

    韦泽看过那么多关于排队枪毙时代的影视作品,看过一些相关的文章,特别是南北战争中著名的“石墙之战”中的介绍。他能够理解吴辽的震惊,屡试不爽的决胜战术再也不能轻松获胜,这其中的落差之大让吴辽无法接受。

    “吴团长,你作为指挥官活下来了,那就把身体养好。我们还等着你汇报当时的战况,汇报你当时是如何指挥的。我们有不到一千的同志死在战场上,或者没能救过来。你作为他们的团长,有义务把他们鲜血的经验告诉我们。所以你不要再想着死。你先活下来!”韦泽沉声说道。

    “一千兄弟死了?”吴辽侧过了头,眼中泪水闪烁,他颤抖着声音问道:“那剩下来的一千多兄弟们呢?”

    “他们都活下来了!”韦泽答道,“不少人就住在你所在医院里头。”

    听到了这个消息,吴辽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他眨巴了几下眼睛,捂住脸开始嚎啕大哭起来。韦泽叹口气,站起身来。正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就听吴辽哭道:“都督,我有错。你要杀我,我毫无怨言啊!”

    若这是电影里面的镜头,韦泽会觉得这也未免太矫情了。然而身在此处,韦泽却能完全从吴辽的声音中听出其中的痛苦,那是比死亡还要痛苦的心中伤痛。

    “好好养伤。”韦泽红着眼圈丢下这句话,抹了眼泪,他大踏步的走出了病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