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76章 铸剑与铸犁(四)

第76章 铸剑与铸犁(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1857年4月1日,光伏都督府都督韦泽亲自送了一批人上船。和英国人维持冷和平倒是好事,去伦敦的事情很容易就搞定了。此时马大爷正在英国伦敦,人倒也好找。而且韦泽不惜工本的雇佣了快船,只求尽快抵达伦敦,对马大爷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以金弹和革命未来的前景为诱饵,让马大爷说服恩格斯到中国来指导革命。

    恩格斯是搞实业出身的德国大资本家的少爷,马大爷在伦敦可以继续搞他的理论研究,恩格斯实践经验丰富,假如他能够来指导革命,反倒更容易和韦泽沟通。中国现在需要的恰恰是工业化,而不是单纯的理想革命。对于坚持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主张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导师,他们是不会认为可以在一个农业国凭空搞起**制度的。

    当然,韦泽也没有傻到光派遣使者,这次去英国的是个很大的参观团队。看着一众以出访名义上船的光伏都督府的文官武将,韦泽在心中祈求老天保佑,一是保佑这些人路上不要遇到什么危险,能够顺利抵达英国,好好看看第一工业国英国的现状。二则是希望能够弄来人才,让韦泽在理论建设上的压力大幅度降低。

    看着这帮人离开了广州城,韦泽再次在心中祈求“老天爷保佑!”还差点在胸口划了个十字。这就是中国人的传统,哪怕是根本不信神,但是遇到完全不能自己确保的事情,还是忍不住会向冥冥中的某些东西祈祷一下。虽然祈祷的时候,大家其实根本也不信。

    放飞了未来的希望,韦泽继续返回了现实。光复会的中央委员会正在召开全体会议,会议上争论不休。林阿生这位光复军里面资格几乎不亚于韦昌荣的的“老干部”私下找到韦泽吐起了苦水,“都督,财政预算什么时候准过,你又何必公开说这个预算的事情呢?现在各路人马连预算是什么都不知道,只听说给各个部门拨钱,就开始上窜下跳。现在整天都有人来找我,我现在不负责后勤,而是管政法委的工作,可照样天天有人来找我。我只能闭门不见政法委之外的人,连我的警卫员都被人骂狗眼看人低啊!”

    光复都督府理论上一直有预算政策,不过执行的不是很认真。在安徽的时候,东王杨秀清不断的向韦泽他们要粮要钱,而韦泽还要带着部队到处打仗。那时候真的是尽可能的多准备钱粮,避免各种突情况。

    听着林阿生的抱怨,韦泽露出了同情的笑容。战时体制的“圣库制度”总算是让大家没饿肚子,不缺钱。尽管后勤部就是个挨骂的部门,林阿生作为光复军的后勤部长,在这样的艰难时光里面确立了他的地位。但是到了广东之后,韦泽询问谁愿意做政法委工作的时候,林阿生是自告奋勇,对后勤部长的职务几乎是弃若敝履。现在看,林阿生的确是受够了。

    韦泽安抚着林阿生,“老林啊,财政预算制度本身就得是对内部透明化的制度。我们为什么要收那么多钱那么多粮,收到的那些钱那些粮都用在哪里了,为什么各个部门分配的你多我少。透明化固然会引争论,可大伙好歹都知道在争什么,争也是有制度限制的争。若是搞成黑箱,你觉得就我这性子,到时候得杀多少人?”

    虽然韦泽是微笑着对林阿生说话的,可林阿生绝对不会认为最后要杀人的表态是韦泽在吓唬人。在林阿生当后勤部长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认为有人试图搞些手脚而被处死的。所以他忍不住说道:“都督,你这又是何必呢。只要你管的严些,其实也不用弄成这样。”

    韦泽依旧笑嘻嘻的,“老林啊,我管的严有什么用,我一个人能管什么呢?若是没有制度,我管谁去。谁不想多挣钱呢,这想法没错。我要是管事,那就只能管着大家,让大家按照制度来办事。不然的话,我凭什么管别人。”

    到了广东之后,第一年的日子也不好过,打仗,平定地方。直到与英国佬打了一仗之后,英国佬知道了厉害,广东才算是真正进入了和平时期。不管各个部门是不是意识到了此时已经进入和平时期,韦泽已经确定短时间内不会生大规模的战争。若是不趁现在搞起财政预算制度,之后很多事情都会变的更糟糕。

    见韦泽已经表明了立场,林阿生去也不再抱怨,他说道:“都督,我们这边的人员数量正在统计,不过这工资到底是怎么放。全部是省里面,还是怎么办?”

    “老林,我不是信不过你。这个人事部的建设你搞起来了么?”韦泽问道。

    林阿生苦笑起来,“都督,你放心了。我也是管过后勤的,若是只听下面的那群混账小子们说话,那被坑死也不知道怎么死的。这些核查管理的工作我一直在做。不过我觉得省里面统一放,的确可以少了很多麻烦。只是……”

    韦泽接过林阿生的话头,“只是反应度太慢,下面增加一个人,光文书工作就得往来很久才行。人事制度和财政制度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建起来的,建起来之后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改动的。”

    林阿生听完之后连连点头,韦泽所说的正是林阿生深刻感受到的。建设是个艰苦的工作,而维护可能比建设更麻烦。

    韦泽继续说道:“预算制度我已经下决心要搞,现在大家都跟小孩子一样,看到新东西,听说自己能分钱,自然就凑上来热闹热闹,过一段这股子热络劲过去了,他们也就老实了。”

    在中央委员会上,韦泽就把自己的财政预算制度做了更详细的介绍,先自然是“三定”,定岗位、定人员、定职责。所有部门都要把自己的相关岗位、人员数量,以及人员的责任制定拿出来。然后在财政预算中,会对这些人员统计之后按时饷。

    “都督,部队可以最先确定,我们总是最先汇报的。就把钱先了吧!”韦昌荣对争取这个“头彩”还是很有兴趣的,他就直截了当的言了。

    “钱是个大事情,关键是看什么钱。”韦泽笑道。

    除了几名常委之外,中央委员们都从这话里头听出了问题,大家的目光都盯在韦泽脸上。韦泽先向秘书招招手,然后向大家说道:“请李有财同志给加做个科普。”

    李有财人如其名,现任光复都督府的财政部长,他站起身先向大家做了个关于中国货币的简单科普。中国历史上主要是制钱制度,也就是俗话说的铜钱。因为铜钱是定制的,币值又比较小,所以很稳定。黄金白银牵扯了成色问题,还有因为币值比较大,不好兑换。所以流通起来很麻烦。

    此时秘书们已经搬来一个大展板,上面挂了不少银元和铜钱,大小薄厚都有。李有财又针对了铜钱的细节,也就是所谓的大钱小钱做了点讲解。因为铜钱还牵扯了一个含铜量问题,所以这就很是麻烦。针对历代的铜钱,又出现了所谓大钱小钱的事情。当然,由于大量的海外货币进入中国,现在中国还出现了很多所谓“鹰洋”的墨西哥银元。

    说完了货币历史,李有财介绍起光复军自己的货币历史。

    光复军从几年前就有专用票制度,而且因为内部的“zhi币”流通方便,还能在“银行”通过存折方式存钱。所以大家都很喜欢。当然,也出现过光复军内部有人盗窃同事的zhi币,因为额度比较大,所以被处决的案例。打仗时候使用的是军法,而盗窃自家兄弟的钱,格外的遭人痛恨,所以处置的相当严厉。

    正是有了这样的经历,光复军内部对于货币的认同度很高。到了广东之后,光复军开始兴办起针对光复都督府内部的供销社,zhi币有了更多购买商品的选择之后,在内部的被认同度更高了。

    “都督以前讲过,货币就是等价交换物。所以我们要有自己的一套货币。而这些货币现在就有了样品。”李有财说完,就打开了另外几个匣子。匣子里面放了几十枚金银铜币。还有一些zhi币。

    李有财介绍道:“这是六套货币。每一套都包含zhi币和金银铜三种币。铜币且不去说他,咱们的金银币是不能破损的,也就是说这不能和银子一样,掰成两半照样使用。而且zhi币的币值等同于相同的金属货币,用zhi币到银行就可以兑换金属货币。”

    “那大家岂不是都想用金属货币,这zhi币可不就没人用了?”立刻就有中央委员问道。

    “没错。所以我们的供销社,还有一部分机构,是只收zhi币的。拿金属货币来,我们不要!这样就逼着人用zhi币。”李有财答道,“我得给大家说清楚,这并不是说zhi币就不能使用。zhi币上的币值标了多少,那就是多少。上面写了十元,就当十元用。我们之所以用zhi币,就是因为我们手里面没有那么多金银铜,不用zhi币,我们的货币供应就顶不住。当然这也是相当复杂的经济学理论。大家有兴趣继续听么?”

    几乎所有中央委员都摇头,李有财早就预料到这样的局面,他笑道:“我们财政部有专门的讲座,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去听。我们会把相应的讲座课程表给大家一份。那么就请大伙好好的看看新货币,从中选出唯一的样式来吧。这可就是未来咱们的货币样式了!”

    数套货币放在盘子上端过来,大家纷纷拿起来看。这些货币铸造的真的很棒。不仅花纹即为清楚,而且外圈有凸起的边缘,边缘外侧还有小小的凸起,这都是防止造ei币,或者通过对货币小小的损毁,以剪刀手的办法“积少成多”的积累起金属屑的方式收集贵金属。

    最后,一套货币最终通过了中央委员们的选举。韦泽心中苦笑,人民的眼睛真的是雪亮的。那套货币的制作工艺最多,花纹最复杂,货币重量最大,贵金属含量最高。韦泽没有任何暗示,而中央委员们却都选择了这套货币。

    韦泽拿起了那套货币中的银币,厚厚的很压手。在嘴边猛吹了一下银币,放在耳边,就听的银币依旧在嘤嘤作响。他对书记说道:“好吧,记录在案,就这套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