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77章 铸剑与铸犁(五)

第77章 铸剑与铸犁(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不少中央委员们学着韦泽的模样,拿起银币用力吹口气,然后凑到耳边听着“嘤嘤”的声音,都觉得挺爽的。而这种冲压制成的银币的确是漂亮,再没有了银制品那种柔软的感觉,无论是银币本身的硬度还是,ying币上的精细的文字,精美的花纹,与传统的货币那粗糙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咱们的货币还有一个储备功能,黄金白银这些东西终归有限。所以到底以什么为储备,这是个大问题。”财政部长李有财说道,“所以zhi币除了可以兑换金银之外,还得能够用来购买别的东西。财政部根据都督的指示,把货币和大米挂钩。银元一元等于一百文钱,可以在米店购买十斤大米。”

    让这帮根本没有货币概念的常委们完全理解铸币,以及铸币税,实在是有点太难为他们了。倒是直观的与大米的兑换更容易让他们理解货币的价值。听完了银元与大米的兑换比例之后,大伙立刻对银币的购买力有了点只管的感觉。这年头理论上一两银子兑换一千文钱,实际上别说一千文,一千两百文之上是家常便饭,更高的时候两千文也不是没有兑换过。按照大米这个购买价格,大伙基本都感觉传统的一两银子大概相当于十银元的水平。

    当然,大伙其实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大伙的工资到底该怎么计算。李有财则接着说道:“所以,按照这个水平,因为部队吃饭由国家供应,现在一名士兵的工资大概是一个月五元。”

    部队吃饭穿衣都由国家支付,只要没有特别的需求,这五元钱就能完全落到自己口袋里头。五元等于是5o斤大米。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一年12个月,这就是6oo斤大米。可是等于两亩地的收入了。

    以这个计算为基础,剩下的工资制定就可以继续开始了。光伏都督府各个部门基本都是提供服装,把这些支出都算进去,也是个非常大的支出。财政部为了计算这些,自己都搞的快要吐血了。专门负责这个的部门尚且如此,就不用说那些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的人了。中央委员们也被大量数据,各种支出给弄得晕头转向。

    在讲述的空隙,终于有人提出了一个很多人关心的问题,“就是说,财政部会按照货币和规定先把支出的钱给算出来,各个部门手里面并没有实际的控制权,他们就是个发钱的?”

    李有财回答得干净利落,“没错,各个部门手里面并没有实际控制钱的权力,这些钱都是早就计算好的,他们只管按照规定发钱。”

    得到了明确的答案之后,很多人脸上都有失望的神色。他们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掌握大量的钱财,可按照规定,这些钱和各部门的主管其实毫无关系,他们只是经手而已。经手权与掌握权,这两者之间的差距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中央委员们都接受过不少培训,他们知道对组织的控制手段基本就是人事权和财政权,现在人事权在组织部手里,现在财政权在财政部手里,其他部门都只是办事的,根本没办法自己拥有什么独立自主的权力。中央委员们基本都是光复军出身,他们很清楚,光复军各个级别的待遇完全公开,发饷也是公开领饷。士兵们领饷时候站排队领饷,这种做法里头,谁敢克扣军饷,那可是掉脑袋的大罪。

    看着不少人眉头深深皱起的模样,韦泽心中生出了挺阴暗的想法。大家都想掌握着大量的钱,一来能干事,二来自己也能往兜里捞点。现在这些兄弟们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在试图理解财政预算制度。估计很多人都是在考虑自己的利益吧。

    韦泽能够理解这种心态,但是他知道这是不行的。就在想着这等阴暗问题的时候,有人起来问道:“这个锻铸车间是个什么单位,为何他们的正式工人月薪达到了4o元?”

    这个问题一提出,登时就震动了好多人。一个普通士兵不过是5元的军饷。凭什么一个工人一个月就能拿到一个士兵半年多的薪水。这的确是令人震动的事情。

    韦泽听了这个问题,心中却高兴起来。“这个问题好,我带大家去参观一下这个锻铸车间吧。”

    钢铁的确可以从炉子出来之后就用,但是那样的方式或许适合白口铁这等铁质,想制造出质量均匀,品质上乘的钢铁产品,需要对钢铁进行锻铸。锻铸的要点在于锻铸设备和温度控制。在造船上,这些可都是要点中的要点。没有大型设备,就不可能锻铸出大型部件。温度控制更是如此,如果不能比较准确的控制温度,锻铸出来的产品质量自然也不会好。

    锻铸在中国有非常悠久的历史,烧红铁块,用铁锤猛敲,这就是不折不扣的锻铸工艺。只是这种锻铸的规模和尺寸可想而知,小型零件还能这么搞搞,尺寸一大,就肯定不行。

    光复军工厂的锻铸车间里面,所有人都带着墨镜,包裹在厚厚的工作服里面。从炉子里面取出的锻铸用金属柱呈现暗红色,只能用机器来取出。这时代没什么传感设备,靠工人用专用的长铁杆推动着大金属夹子箍住柱状物的一头,蒸汽机带动的绞盘把架子吊起,拖到巨大的锻铸架上固定住。然后蒸汽机带动的大锤从上面落下。两者都是金属制成,虽然工人带着耳塞,可敲击时不仅产生着巨响,还有巨大的震动。韦泽还稍微好点,他在现代造船上中见过更大的场面,经受过严酷的考验。可其他的常委们仅仅在车间里面待了十几分钟,就已经满身是汗,有些人甚至开始有些头晕目眩。

    这时代的工业,甚至在这之后几十年中,重工业都是这样地狱般的工作环境。高温、噪音、粉尘、烟雾,这些已经对身体有很大影响的环境其实还是小意思,只要配合不好,耽误了功夫,加热后的金属件温度降低到合适的温度之下,那就是重新加热。在这环境中,人类身体弱些的,很容易就开始行动能力失调,行动能力失调的结果就是受伤。金属件从8oo度开始加工,在高温的环境中,受伤之后很容易就是终身残疾,甚至是一命呜呼。

    锻铸车间的工人无一不是身体强壮之辈,而且他们每次连续工作时间也不会超过两小时。每次工作前,都得抽出好几天进行各种专门训练,平日里的训练也是必修课程。他们的工资比其他车间高出去将近一倍,上岗培训时间也比其他车间长很多。

    常委们经受着这样可怕的环境,看着巨大铁锤的猛击金属件,金属件开始逐渐缩短,原本还算是规整的表面也变得很是难看。车间里面充满了巨大的声响,军官们看着铁柱在受到敲击的同时逐渐从暗红变成了正常的颜色。而撞击的声音也变得格外刺耳起来。

    随着这些铁柱被运出车间,常委们也跟着去了下一个车间。大家还想交谈,都不由自主的提高了声音。方才车间里面的巨响影响了大家的听力,不提高声音的话,大家都觉得听不到对方的话。

    金属件送去了金工车间加工,同样是蒸汽机带动的车床开始对金属柱进行镗孔加工。以往铸炮都是直接往模具里面浇筑铁水,而光复军最新的野战火炮则是用钻孔技术。这是一款很“传统”的野战三寸炮,大概相当于24磅炮滑膛炮,在美国南北战争中大大出名。以坚固耐用,不会炸膛,受到北方军队的极大欢迎。

    光复军军工部门拿出样炮之后,也受到了光复军的极大欢迎。这款线膛炮口径大,火力猛。根据大家的回忆,这款炮的威力不下英军蒸汽船上的火炮。所以有人抱怨,为何在佛山战斗中没有这样的利器。

    韦泽就组织了军官们参观了新的生产车间,见识了这人间地狱般的环境,常委们都闭嘴了。巨大的厂房不是一天能建成的,而那些巨大的设备,也不是一天就能弄到的。光复军正在仿造蒸汽机,到现在为止,蒸汽机都是从海外进口的。若不是更早就有预算,根本是不出这样的工厂的。常委们中大多数人其实也只是见到了表面的问题,更深层的问题是若不是韦泽都督提早就拿出了锻铸车间的设计图纸,很多设备早就开始生产,光复军根本别想这么早看到锻铸出来的火炮。光复都督府都督韦泽其实还承担了工程师的角色,还是核心的设计工程师的职责。想出现这样的人物,任何工业国都需要长期积累。

    参观完了最新的火炮工厂,韦泽对着一群耳朵里面还嗡嗡作响的部下说道:“咱们去参观一下农具制造厂,大家再感受一下。”回想到方才的经历,常委里面的军官们都变了脸色。大家觉得自己在战场上已经是炮声如雷,可和这些工厂一比,似乎战场上的恐怖场景也没有那么惊人了。

    有了心理准备,参观完农具制造厂之后,军官们觉得和那恐怖的锻铸车间一比,农具生产厂家只能用和风细雨来形容。即便白口铁农具开刃的磨刀声音很刺耳,和锻铸车间巨锤如雷的敲击声一比,磨刀声顶多是“听取蛙声一片”。

    看着表情各异的军官,韦泽说道:“军工产业就是这样的千锤百炼,民用的产业就简单的多,我早就说过,英国佬在工业上搞了几十年,他们在技术和积累上都比我们深厚的多。想短时间完全超过他们,不现实。想超过他们,除了我们只有自己格外的努力。这就需要时间!”

    说完之后,韦泽喝道:“你们明白了么!”

    “明白了!”军官们异口同声的答道。

    “好,新一轮的军校培训马上就开始了,大家做做准备,不久之后,你们中的不少人就要去军校报道了!”看到压服了这帮家伙,韦泽说出了此行的真正目的。虽然表面上是军训,韦泽也有进行人事调整的打算。有些混账小子让韦泽很不满意,必须把这帮人留在军校里头狠狠的训练一番才行。

    光复军现在的工业实力,也就是锻铸一下3寸炮尺寸的金属件的水平,韦泽把最高水平拿出来把这帮人吓唬一下,展现一下自己的“鹰派”态度,也就只能如此了。

    就在韦泽准备结束这次会议的时候,财政部长李有财低声建议道:“都督,是不是让大家去参观一下电报系统?”

    “对!对!这个一定要去!”韦泽连连点头。

    光复都督府搞起了有线电报网,这个电报网的意义怎么谈都不过分。作为21世纪人才,韦泽亲自指挥了有线电报网的建设之后,才发现科技发展的确是一个传承。韦泽作为21世纪工科狗,自然少不了“修电脑”这个很传统的工作。也有妹子会给韦泽打电话,说不会安装无线路由器,需要韦泽去帮忙。

    网络由信号发射,信号中继放大,信号接收组成。现代电子技术的发展,这些都是机器自动完成的。而这个有线电报网络,其实可以看成人力组成的网络。首先他也是网状分布,至少韦泽有这些概念,所以电报网是网状分布。

    电信号传输,即便是用了包了橡胶的电线,也存在一个信号衰弱的问题。所以要设置很多节点,用以“信号中继放大”,也就是由中继的信号员把信号再发一次。

    每个节点的收发员都有两种信号,一个是呼叫信号,确定下一个点报站的接线员是不是有空闲。确定下一个节点的人有空闲,那么就开始传输信号。收发员收到信号,还要返回接收完毕的信号。接收完信号的信号员再把信号往下一个站发过去。

    这是只管信号中继的电报站的工作,在各个城市城镇这些可以看作路由器或者终端节点的地方,信号或者以这里为出发点,或者以这里为目的地,接收到了信号之后翻译成完整的文字,然后就可以投递到目的地去了。

    这种蜘蛛网般的网络现在还不够复杂,可已经初具模型。有了电报系统,光复都督府才算是真正的联成了一体。很多传输距离超过几百里的消息可以不用几天的奔波,而是朝发夕至。当然,这样的一个体系的投资也可想而知。

    韦泽带领大家去参观,也是要让大家感受一下信息时代的“先端”。顺道加深一下财政预算到底是一个何等重要的工作。在光复都督府引领的时代,没有预算,这些产品是不可能出现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