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79章 天国分崩(一)

第79章 天国分崩(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翼王石达开……”林阿生慢悠悠的念着这个名词,看到其他与会者有点讶异的目光,林阿生解释道,“好久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我有点念都念不利索。”

    曾经在天国混过的同志听了这话都只是笑了笑,脱离太平天国不过一年功夫,太平天国在这些兄弟的思维中就变成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存在。在广东经历了太多事情,又长了太多见识。再回想太平天国,大家都觉得怪怪的。有些人连笑都没笑,李玉昌这等从龙韦泽的人原本对翼王石达开就没什么印象,此时更不会生出什么怀旧的感觉。

    “都督,情报里面可否有说石达开为什么要离开太平天国么?”林阿生接着问道。

    “石达开给洪秀全上了个表,说自己要去远征。远征之前他命令队伍里面忠于洪秀全的人回天京。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韦泽平淡的说道。

    “这就是出走么?”李玉昌颇为讶异。

    听了这个问题,林阿生只是瞟了李玉昌一眼,却什么都没说。

    韦泽倒是不计较李玉昌不懂军事,他答道:“都不用说我军的纪律。哪怕是杨秀清在世的时候,太平军里面谁敢这么干,杨秀清定然会砍了那人的脑袋。”

    “石达开要谋逆?”李玉昌讶异的问道。

    “石达开要谋逆?”洪秀全恼怒的问道。

    在洪秀全面前的是天官正丞相林凤祥,此时林凤祥已经听完了洪秀全所说的情况,把这些情况和林凤祥从其他人那里得到的情况一比较,林凤祥大概确定了事情的整个过程。

    从去年开始,淮军就开始南下。江忠源先是兵分两路,一路佯攻凤阳,牵制凤阳附近的太平军,另外一路则是猛攻寿州。寿州乃是重镇,可以说是淮南屏蔽。若是被清军攻下寿州,整个淮河防线就完蛋了。指挥淮南战事的李开芳调集起部队前去增援寿州。

    没想到江忠源这是虚晃一枪,等李开芳的援军抵达寿州,江忠源派遣小部队装成清军主力,而真正的主力则突然东进,与原本就开始进攻凤阳的李鸿章合兵一处。经过一番苦战,他们竟然攻下了凤阳。凤阳虽然没有寿州重要,却也是淮河上的重要城市。淮军有了凤阳做跳板,开始从容的大量派兵南下。

    在韦泽主持安徽军务的时候,太平军已经清除了淮河以南的清军据点,并且大力向淮河以北渗透。那时候太平军看着蒸蒸日上,地方上的地主团练们倒也算是老实。等到天京之变爆发之后,地方上的地主武装都认为太平军也就是这么烂泥扶不上墙的货色。一待清军南下,他们纷纷起来响应清军,整个淮南局势竟然顷刻间就败坏的一塌糊涂。

    面对如此糟糕的局面,林凤祥不得不在一月下旬前去皖南指挥战事。天京城里面只留下了洪秀全和石达开两人。那时候林凤祥就觉得石达开其实不想让他离开天京城,可能够指挥淮南两位丞相的也只有林凤祥一个人。林凤祥虽然觉得石达开与洪秀全之间矛盾重重,可此时军情紧急,也不顾不上那么多了。而且林凤祥觉得,天国局面处于困顿之时,洪秀全与石达开总应该能够相忍为国,不至于再闹起冲突来。可林凤祥没想到,他离开天京城不过三个月,石达开与洪秀全就彻底闹翻了。

    见林凤祥不说话,洪秀全追问了一句,“林丞相,石达开是不是要谋逆?难道他要学韦泽不成?”

    林凤祥实在是不想回答洪秀全的问题,特别是洪秀全竟然拿出韦泽来说事的时候,林凤祥就更加不爽起来。林凤祥出发前,太平天国得到了消息。在广东的韦泽因为禁烟而与英军交战,最后击败英军的消息。当然,这个消息也是韦泽专门扩散出来的。目的是为了动摇一下满清朝廷。太平天国方面得知了这个消息后也颇为惊讶,洪秀全说了一句令林凤祥怎么听怎么不爽的话,“韦泽竟然和洋兄弟打起来了!”

    不仅林凤祥听着不爽,林凤祥看得出,石达开也很是不爽。禁烟乃是太平天国的传统,洪秀全不支持韦泽也就罢了,对于韦泽没有被英国人打败的事情,洪秀全的语气听起来颇为遗憾的样子。

    天京事变发生了一年多之后,太平天国上下其实心里头跟明镜一样,若不是韦泽不想和天国兄弟自相残杀,就以韦泽当时在天京城内以及在镇江与常州的兵力,集结起来之后干掉韦昌辉、秦日纲等人,干掉幕后指挥的天王洪秀全那是绰绰有余。洪秀全不记着韦泽的好,他至少可以闭嘴不提韦泽。可在背后如此说话,听在兄弟们耳朵里可是会让兄弟们寒心。

    林凤祥觉得洪秀全此时根本没能放下天京之变的心结,对于兄弟们很是忌惮。只是他也不能就此指责洪秀全,若是指责起来,只怕洪秀全反倒心理面会更加忌惮起来。

    “天王,臣以为翼王还不至于有谋逆的心思。”林凤祥看着洪秀全那略带紧张的神色,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听林凤祥说的如此肯定,洪秀全的神色也稍稍放松下来,他继续问道:“石达开要学韦泽不成?”

    林凤祥心里面叹口气,韦泽在太平军中的影响并没有随着他脱离太平天国而减弱。相反,随着韦泽在广东站稳了脚跟,又进兵广西,眼看着就要占据两广。不少天国兄弟提起“齐王”来,都有种说不清的情绪。韦泽在太平天国的时候,战功赫赫。那时候的太平天国可以说是无比兴旺。太平军击破了周围的清军,眼瞅着就能建立起稳固的地盘。韦泽走后,太平军就遭到清军围攻,各地战斗激烈,却难有突破。

    威名赫赫的“齐王”在太平军中时,骁勇善战,攻无不取战无不胜。威名赫赫的“齐王”离开太平军之后,依旧是所向无敌,纵横天下。对比双方的情况,大家不可能没有什么想法。而且林凤祥明显能够感觉得到,大家提起韦泽的时候虽然言语含糊,其实更多的想到只怕是韦泽的顶头上司东王杨秀清。杨秀清虽然跋扈,可他的确是太平天国的主心骨。有杨秀清居中调遣,没人敢违背命令,各路军队也能有互相配合。

    在杨秀清主政的时候,洪秀全没机会说话。没机会说话固然让大家觉得天王值得同情,没机会说话也会让大家看不到洪秀全的问题。洪秀全杀了杨秀清之后终于能够以天王的身份大声说话,发号施令。于是大家清楚的看到,无论在军事还是行政上,洪秀全的确没办法与杨秀清相比。这两者之间的落差,让兄弟们都非常失望。

    就林凤祥所知道的信息,石达开以九江战事紧急为理由带兵离开天京城之前,洪秀全干了一件很奇葩的事情,他把林凤祥好不容易说动调去常州镇守的张应宸所部调回天京城驻扎。张应宸是参与天京事变之后依旧活下来的一个,也是洪秀全信得过的人。在太平天国的众将里头,张应宸也是得了韦泽真传,战斗能力非常强悍的一位。

    林凤祥能够理解洪秀全的心思,把张应宸调回天京城负责天京城的防卫任务,洪秀全就能随时镇压任何有可能的“叛乱”。洪秀全吃过大苦头,内心缺乏安全感。对他来说,这么做倒也不稀奇。

    可作为太平天国的天王,作为太平天国的领袖,把自己定位在一个需要用武力才能获得安全的地位上,完全是自贬身份。太平天国的兄弟们都是聪明人,洪秀全这么做摆明了是在威胁兄弟,根本没把兄弟们当自己人看。

    林凤祥在天京城里头的时候,花了好大的力气用来消除因为天京之变带来的深层矛盾。例如他不接受石达开建立起翼王府,走杨秀清的老路。同样,林凤祥也坚决反对洪秀全把他的两个哥哥封王,用来“平衡”打压石达开。林凤祥知道天王与翼王之间不存在什么信赖了,所以他努力想让太平天国首义六王中剩下的这两位能够同舟共济。

    现在看,林凤祥觉得自己还是太理想化。他竟然试图然完全被摧毁的东西重建,若是天王与翼王两人能够重归于好,那他们就不会闹到现在这种完全不相信对方的程度。

    然而洪秀全好像根本没有反思过自己的问题,他见林凤祥不说话,又追问了一句,“石达开要学韦泽么?”

    听了这个被问了三次的问题,林凤祥很想反问,“石达开为什么不可以学韦泽?”韦泽在太平天国根本待不下去,他为了自己,为了太平天国,选择了脱离。洪秀全既然根本不在乎去安抚石达开,凡事都要先提防石达开,那石达开留在太平天国还有什么意义。

    这些抨击洪秀全的话都在嘴边上,可林凤祥怎么都说不出口,他毕竟是金田起义的三十几个结义兄弟中的一人,现在这些老兄弟根本没剩几个。所以林凤祥更想坚持住自己对天国的理想。按捺住了自己的不满,林凤祥答道:“翼王说自己要远征,想来以后或许会回来。只是现在他定然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一时间只怕是不会回来了。”

    听了这话,洪秀全微微松了口气。林凤祥不知道这种轻松到底是针对石达开现在不会回来,还是以后会回来。不过此事林凤祥却也不能把注意力放到这些事情上,对于石达开的脱离,林凤祥同样很是不满。石达开离开天京城的时候以前去救援九江为理由。现在石达开不仅自己不去救援九江,还把没有选择追随石达开的李秀成、陈玉成、韦俊等人打发回了天京城。名义上是向洪秀全推荐“能干”的年轻将领。

    这帮人原本就是支持太平天国,并无离开太平天国打算的人。他们被安排为将领,本身就证明了太平天国对他们的态度,又何须石达开专门推荐?

    石达开现在在江西聚集起了想脱离太平天国自立乾坤的一众将领,不管他们下一步往哪里去,但是他们肯定不会再为太平天国的总体战略服务,而是首先要满足他们自己的战略利益。

    这支以西征军为核心的部队脱离了太平天国的战略,石达开还把不肯跟他走的部队打发回天京城,现在救援九江的援军等于是自行解散。而九江已经危在旦夕,若是湘军攻下九江,下一个目标无疑就是安庆。安庆若是再失陷,湘军就能顺流而下,直扑天京城。那时候太平天国的局面立刻就会崩盘。

    正在林凤祥皱眉沉思的时候,洪秀全开口说道:“既然翼王要远征,军中不可一日无帅,现在就重建五军主将吧。”

    林凤祥微微一愣,他没想到洪秀全竟然在此时拿出了应对的策略。不管如何,洪秀全好歹是天国的天王,他开口了,林凤祥好歹也得先听完才是。

    而林凤祥很快就发现,洪秀全的建议并不荒谬,甚至非常有可操作性。重建五军主将制度,在洪秀全这里变成了五方主将。江西方向,常州方向,扬州方向,皖南方向,淮南方向,这是太平军现在五个主要战略方向。每一个战略方向上都有清军在实施进攻。

    洪秀全提出在每一个战略方向上都组建一支部队,主帅皆是现在太平天国的宿将。林凤祥、李开芳、吉文元、曾立昌,这四个人都是西王萧朝贵的部下,也是在攻克天京城的时候立下大功的老将。而李秀成则是新崛起的年轻将领,洪秀全却也格外提拔。

    如果只是这样的安排,那只能说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洪秀全提出,韦俊给林凤祥当副手,陈玉成给李开芳当副手,另外几名因为天京之变后地位尴尬的将领分别出任了五方主将的副手。

    这个建议一出,林凤祥对洪秀全的看法立刻变化了不少。此时太平天国最需要的是安抚人心,五方主将都是洪秀全信得过的人,而且也都没有参加天京之变。把那些在天京之变中受到牵连,心思不稳的人给他们当副手,倒也是能稳定人心。不用说别人,韦昌荣的弟弟韦俊给林凤祥当副手,林凤祥就有把握让韦俊安下心来。

    看着洪秀全从容的安排着人事工作,林凤祥心里面有说不出的感觉。让洪秀全挑起行政与军事重任,洪秀全的确不是个能干之人。不过具体到搞政zhi斗争,洪秀全却展现出相当不一般的手腕。杀杨秀清也好,或者是现在安排五方主将也好。洪秀全倒是显示出有些令人佩服的地方来。

    “臣遵旨!”林凤祥最终答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