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82章 天国分崩(四)

第82章 天国分崩(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未来光复军北伐有两条6路通道,一条自然是太平军出广西的道路,走道州、郴州,另外一条就是韦泽南下的这条大道。赣州是江西大城,处在广东进出江西的要道之上。派兵驻扎赣州,一来是距离广东太远,消耗太大,二来战略局面不好把握。经过总参谋部商讨,选择不驻扎赣州。

    不驻扎赣州与放弃赣州又是两码事。光复军不能接受清军以赣州为基地对广东实施进攻。所以光复军对赣州采取了打而不占的策略。到现在为止,光复军已经三次攻打赣州。

    第一次是因为赣州清军狗胆包天,居然敢向广东方面动了试探性进攻。光复军立刻北上赣州,以八死十八重伤的代价轻松攻克赣州。光复军的口号是“不伤害好人,也不放过坏蛋!”

    对于赣州百姓,光复军秋毫无犯,甚至还帮着治疗在战斗中受伤的普通民众。至于赣州的满清势力,自然属于“坏人”行列。破城之后,赣州的文武官员统统砍了脑袋挂在城门之上,光复军在赣州贴了告示,告知未来的赣州清军文武,若是再敢对光复军有任何攻击行动,这帮人就是下场。这个攻击行动不仅仅指清军以赣州为基地攻打广东,光复军在告示上写的清楚,赣州清军敢在赣州攻击在赣州的光复军人员,同样是死路一条。

    光复军撤退之后,再次占领赣州的清军还是贼性不改,居然敢沿途盘查,“防备光复军贼人通过”。不得已,光复军只能再次出动,这次光复军以四死十一重伤的代价攻下赣州。对于屡教不改的清军,光复军这次不仅杀光了赣州的清军文武,连俘虏的清军也给杀了个干干净净。

    遭到了两次痛打的清军总算是消停了一点,双方在将近半年中相安无事,对于光复军在赣州一带的活动,清军就跟没看到一样。不成想曾国藩吃错了药,竟然派了八百湘军驻扎在赣州,并且吆喝着会给光复军点颜色看看。

    面对湘军这么嚣张的气焰,光复军只好第三次出动。湘军的确比其他清军能打一些,洋枪洋炮买了不少,训练与指挥也不差。与英国人打过仗之后,光复军也与以往大大不同。新的三寸锻铸野战炮装备到了部队,成为了新的炮兵主力武器。付出了九死二十二重伤的代价攻下赣州后,被俘湘军的武将嘴还挺硬,对着光复军大骂不止。说不得,只能把这帮家伙剥皮楦草,部下统统杀光。

    灯笼般的前湘军军官们在城门外挂了一排,脖子上挂了牌子,牌子上书写了“对抗光复军的下场”的字样。城内也贴了告示,“赣州文武官员再敢在赣州地界对光复军有任何对抗,杀无赦!”

    雷虎对韦泽谈起这件事的时候,忍不住叹气:“都说事不过三,也不知道清军能不能涨点记性。”

    韦泽对这个问题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如果按照满清的那个操行,只要光复军没有大规模进攻赣州,普通的官军和文武应该早就按照官场的规矩,对于在赣州从事非军事活动的光复军人员睁只眼闭只眼。可现在牵扯到曾国藩,这个老家伙非常死硬,不知道他的手下得挨多少次打才能长记性。

    另外,湘军是客军。即便是弃城而逃,也不可能被追究“失地”的责任,他们大可在赣州干些触怒光复军的事情,在光复军出兵前就拍屁股走人。那时候也挺麻烦。

    这些都不是什么特别紧要的事情,韦泽此次派兵的目的之一是想看看湘军的战斗力,他对此很是关心。他问雷虎,“湘军好打么?”

    雷虎也是满肚子的话,他立刻说道:“都督,湘军的排枪打得相当不错。时间久,层次感强,面对炮击的时候也非常能忍。若不是我们和英国人交手吃了亏,部队经过演习之后模拟了这样的敌人。还是用原先的训练水平打湘军把守的赣州,只怕伤亡还会上三位数。”

    自打野战炮用上了开火弹,光复军就不愿意采取十分密集的队列作战。葡萄弹得靠近才起效,开花弹射程比葡萄弹远的多,密集队列里头挨上几炮就会出现阵列崩溃的局面。上次打英国人,二团添油般派上去了四列步兵,就是出于这种担心。事实证明这种担心不多余,英军将近一半的伤亡都是炮兵造成的。只是光复军炮兵水平比较差,对付人员密集,行动缓慢的清军很有效。对付行动敏捷,基层指挥灵活,能够在快行进中主动调整步兵战列线的英军就差了太多。

    “这次我军采用了纵队快进军,突然横队展开的战术,效果不错。这样的战术让炮兵也能更好的挥威力。只要进攻位置选好,敌人火力再猛,都只能被动挨打。”雷虎兴冲冲的介绍着,“不过对付英军,还得让战场再扩大一些。这样部队才能挥机动能力。而且都督你说的利用地形来转移部队,这个我们也用了。湘军战术很死板,只知道一个劲放枪,所以我们暂时还看不出效果来。”

    雷虎是光复军里面少有的谨慎之人,在光复军中五百人规模的战斗中出现不利局面,雷虎算是开了先河。1852年,在长沙城下,左宗棠曾经试图用三倍兵力围歼光复军,雷虎负责的方向遭到清军马队冲击,一时出现了些挫折。

    那次的挫折并没有让雷虎一蹶不振,更没有让韦泽对雷虎有什么小看。雷虎之后战功卓著,现在出任骑兵师师长,在光复军中也是排名前二十位的人物。骑兵师师长与炮兵师师长一样,属于军种单位。比普通的步兵师师长高出半级。

    正因为吃过亏,雷虎明显比其他军官更加谨慎,也更从容些。雷虎自己的说法是,都丢过那么大的人,他无所谓了。韦泽当然知道这是客气话,那次失败打掉的只是雷虎的傲气,无论是信心或者是学习态度,雷虎都比其他一路胜利过来的将领更强。

    以前雷虎的谦虚好学在光复军中排第一,现在大部分军官都有了这样的态度。促成这样局面的是半年前和英国打的那仗,与英国人打了那么一场损失接近3:1的胜仗,光复军内部的确是清醒了头脑,放下了骄傲自大,在作战细节方面开始更加深入的研究训练起来。

    当光复军没有遇到对手的时候,面对可以多费点功夫与少费点功夫的细节,大家都是怠惰的选择了忽视。消耗大量的精力与气力才能提高一丁点水平,而提高那一星半点的水平,对于战争结果根本没有实质性的影响,傻瓜才会干这等无用功。

    和世界排名第一的龙虾兵们交过手,光复军才终于肯埋头下苦功。真正的投入之后,光复军突然现,战争中的讲究其实远比先前要多出太多。光复军的军事水平竟然得到了很多突破。

    讨论了一阵战术之后,雷虎问道:“都督,若是清军还是贼性不改怎么办?”

    韦泽自信的笑道:“反正进攻赣州也有练兵的目的,即便赣州那边的清军还是狗改不了吃屎,可被咱们这么杀起来,杀个几十次,只怕也没了满清的文官武将敢再去赣州赴任。效果还是一样的。”

    雷虎重重的点头,光复军长途奔袭,除了因为赣州是广东进入江西的门户,光复军必须对赣州保持强大的压力之外,练兵也是非常重要的目的。

    说完了赣州的事情,雷虎又问道:“都督,听说石达开要东征了。”赣州毕竟是江西,湘军军官虽然顽固,其他非湘军体系出身的满清官员为了活命可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我知道。”韦泽答道。

    “石达开能打赢么?”雷虎其实最关心的是这个。

    韦泽爽快的答道:“石达开现在是想玩柿子要捡软的捏。其实东王在的时候,也是这么一个办法。可石达开与东王是完全不同的。所以我不看好他。”

    “为何?”雷虎兴趣盎然的问。

    “东王在的时候,不管是软柿子还是硬石头,他都能捏的动,捏的碎。所以东王选择先捏软柿子,是一个先易后难的战略。湘军与太平军在江西苦战,谁都没办法解决对方。石达开觉得他当下在太平天国里头苦不堪言,其实是他自己没有能够捏碎硬石头的能耐。太平军没有获胜的能力,湘军也同样没有击败太平军的能耐,江西战场自然会陷入了长期的苦战。石达开自己只怕没意识到这种苦不堪言的原因是他自己的无能,反倒是觉得找软柿子捏就能所向无敌了。这想法就是开玩笑了。”说这些话的时候,韦泽语气中并没有嘲讽的味道,相反,他的语气中甚至有点同情的意思。

    雷虎听完之后恍然大悟,他连连点头,“都督,你这次要我们出兵赣州,是不是还想看看我们的战斗力能否击败湘军?”

    韦泽只是笑了笑,却没有直接回答。

    而雷虎兴奋的继续说了下去,“若是我们有正面击破赣州清军的能耐,那么我们可以选择各种战术,选择各种谋略。那些战术与谋略只是为了能够更有效率的打败敌人。而拥有这种可以选择更轻松获胜的战术与谋略的基础,恰恰是我们拥有用最笨的正面战斗的方式也能够击败敌人的能力。能拙才能巧啊!”说到后来,雷虎自己想懂了些关键,立刻欢喜起来。

    见雷虎的感悟还算是对头,韦泽正色说道:“在现代战争中,在武器,训练,都已经确定的情况下,一个指挥官最宝贵的品质就是坚定。若是不能认识到自己的无能,还把无能看成运气差。这就没救了。”

    雷虎想通了这点,他也是连连点头。

    韦泽继续说道:“石达开是个聪明人,是个有点谋略的人。在上有强力中央调控全局,下有能干部属完成战术安排的时候,他也是能打出不少漂亮仗的。但是让他自己承担起责任来,要他拿出坚毅不拔的态度面对困难的时候,他就顶不住了。我对石达开的未来不看好,因为在战争进入到关键时刻,在看不到未来希望的时候,石达开没有豁出去的勇气。所以在打败敌人之前,他先就会败给自己。一个战胜不了自己的将军,注定是败军之将。”

    原本韦泽对石达开的印象很普通,石达开是个命运不济,遭人嫉妒的悲剧英雄。可正因为知道了石达开的结局,又看到了石达开的表现,韦泽对石达开的印象却生了巨大的变化。一个普通人若是不够坚定,没办法战胜自我,那也不是什么罪过。可是一个领袖若是如石达开这般不坚定,对于跟随他的人就是一场灾难。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