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88章 天国分崩(十)

第88章 天国分崩(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6月5日,一份报告放到了韦泽的案头,韦昌荣神色严肃,可见事情并非韦昌荣最初想的那么简单。

    报告开头就在说,事情查出刚刚开始。先是五名人事处人员透露消息,而去人事处探听消息的人高达四十几名。而这五名人事处人员里头,五个人全部有接受其他人请吃饭的经历,其中两个还有收取别人贿赂的行为。四十几名探听消息的人中,有十几个牵扯行贿。

    看完了这个报告,韦泽登时就有些恼怒起来。这都是什么破事啊!人事处一旦牵扯到行贿,韦泽第一个能想起来的情况莫过于买卖guan职。光复军进入广东才不过一年多一点的时间,这支部队的历史也不过是五年。韦泽实在是不好说现在出现的问题到底是来的早还是来的晚。

    站起身做了几次深呼吸,韦泽好不容易稳定住了情绪。来得早也好,来得晚也罢,韦泽是不会允许光复军就这么下去的。一支部队内部的**会直接动摇这支部队的基础,不好好整顿一下是绝对不行了。

    “都督,这件事怎么做才好?”韦昌荣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事情的确出了韦昌荣的想象。原本韦昌荣觉得有些兄弟嘴不严,有些兄弟太好事。两边凑到一块,几杯酒下肚,有人就忍不住开始胡言乱语。

    事实证明,韦昌荣最初猜想的事情的确生了。而调查结果显示,整个事情的展大大出了韦昌荣想象的极限。有些人从嘴不严直接变成了贪婪的索取。对付这些人,韦昌荣实在是没想出送上军事法庭判处死刑之外的应对模式。

    “昌荣,这件事不能杀几个人吓唬一下就完事。”韦泽说道。

    韦昌荣也觉得不能轻易的放过这帮混蛋,但是韦昌荣也拿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让他们以后不敢再犯。他问韦泽:“都督,这件事该怎么做?”

    “昌荣,这件事不能藏着掖着,全军上下都得弄清楚什么是对错!”韦泽终于忍不住有点激动了,“你看过雷虎手下那个叫宋武的旅长的报告了么?”

    “他没行贿,我就没注意。”韦昌荣答道。

    韦泽冷笑道:“这个人很有代表性,先那他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对。但是他觉得以他身为旅长的地位,别人不能说他不对。至少是职位比他低的不能说他不对。”

    “哦?”韦昌荣应了一声,片刻后韦昌荣突然笑出声来。不等韦泽询问,韦昌荣主动说道:“四叔啊,你别说,我和他有些想法其实一样呢。”

    虽然对韦昌荣的诚恳很满意,韦泽却还是带着不高兴说道:“哼!这种想法当然很正常。好歹这帮人总算是知道自己是光复都督府里头的一员。可是这帮家伙现在当了官就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就能定别人的善恶决对错了,可别人却不能定他们的善恶对错!这tm就是扯淡!”

    韦昌荣看韦泽并非是完全生气,很奇怪的,韦泽的表情中有着一种跃跃欲试的迹象。那可是韦泽遇到强敌时候才会出现的迹象。但是韦昌荣很聪明的对此避而不谈,他笑道:“四叔,兄弟们打天下图的不就是这个么?”

    “你说的没错,他们图的就是这个。可是若是现在他们真的满足了自己的所图,这天下无论如何是打不下来的。”韦泽说的斩钉截铁,这种坚定的态度让韦昌荣觉得大感兴趣。

    “四叔,你准备怎么办?”韦昌荣问道。

    韦泽正色回答了韦昌荣的问题,“第一,该怎么调查怎么调查。第二,我们不能无端的毁了兄弟们的前程。所以,军官们到军校进修去,没有政治部的批准认同,谁也不能毕业!”

    以韦昌荣的聪明,他立刻明白过来,这等于是要把问题军官彻底隔离。同时韦昌荣还觉得这样大规模的军训也有进行全面思想教育的功能。如果不是这样,韦泽没有必要下令政治部决定军官能否毕业。

    “我现在虽然不管打仗了,我却得问个问题。向江西运送火炮的任务由哪支部队来负责?”韦昌荣提醒了一句。根据调查,雷虎手下的两名旅长都和人事处有些关系。人事处也是个重要单位,能够让人事处那帮人出来喝酒的,基本上都得是团长以及团长之上级别的军官,把四十几号人真的都给抓起来的话,部队上层就得大换血一次。至少原本你计划里头出动的雷虎部队肯定是动弹不得,韦昌荣还真心不想看到那样的结果。

    韦泽平复了一下情绪之后说道:“既然计划早就订下,那就还让雷虎的部队去江西。但是其他军官该来进修的都得来,咱们光复军里头,先讲的是对和错,而不是谁的官位高。tm清军里面倒是官大一级压死人,然后呢?被咱们砍瓜切菜一样的杀。咱们不能学清军啊!”

    韦昌荣不太擅长政治,不过他很忠于韦泽,对韦泽的命令自然是绝对服从。他只是问道:“那谁起草这些军训命令?”

    “我来处理!”韦泽答道,“先在军校里面加上每日五省!”

    现在军校的口号是“严肃、活泼、团结、紧张”。若是说这对不对,自然很对,韦泽能够充分体会到其中的精义。但是,韦泽却觉得这些玩意未免有点太“中国式”的微言大义。也就是说,主动上进者能够从中悟出非常多的道理。可是那帮不上进却很有点小聪明的家伙,也能对其进行曲解。

    所以韦泽也想让这些微言大义变得更加直白,更没有歧义。在这次泄密事件的刺激下,韦泽终于狠下心拿出了五省。带着内心的羞愧,韦泽把五省的内容拍在了桌子上。

    韦昌荣拿起来一看,纸上写了五句话。

    有否违背本心?

    有否言行不一?

    有否萎靡不振?

    有否慵懒懈怠?

    有否半途而废?

    不得不说,这些话在韦昌荣看来比韦泽费劲气力所讲的那些道理简单的多,也更能够“直指人心”,引起对自己的反思。

    “都督,这个不错啊!”韦昌荣读了好几遍之后,抬起头说道。

    韦泽忍住内心的羞愧,用平和的语气说道:“若是不错,就在军校里头当作最新标语给刷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