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03章 第三次大烟战争(四)

第103章 第三次大烟战争(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1858年1月16日。

    “呜!呜!”的汽笛声在珠江口处响起。那是一艘悬挂着赤红色旗帜的轮船,赤色的旗帜上写着黄色的“光复”二字。在珠江口附近有两艘英国的蒸汽船,远远见到这艘轮船,它们就调转航向靠了过来。

    桅杆上的了望哨立刻向下面传递了英国船只靠近的消息。舰长室里头原本比较紧张的气氛,此时更显得肃然。

    “不用管他们,英国人不敢对咱们动手,咱们继续走 ” 。”舰长下达了命令。光复军与英国香港方面签署的协议中有关于通航部分,英国人不得拦截悬挂光复军军旗的军舰。否则,视为开战。当然,光复军在对英国香港方面宣战之前,也不能拦截英**船。把这等**裸的军事威胁写进协议里头,都证明了双方对这份协议的重视程度。光复军也好,英国方面也罢,都将对方视为有份量的敌人,所以都不希望在正式作战之前搞出什么擦枪走火的事情。

    “那英国佬的军舰靠过是想做什么?”政委忍不住问道。

    舰长白了政委一眼,“英国人想干什么我怎么知道,或许他们只是吃饱了撑的想凑上来看几眼。看就看呗,难道咱们还怕他们看不成?”

    其实舰长猜的非常正确,英国蒸汽船凑上来的目的就是想看看。这是一艘英国人从未见过的蒸汽船,与英国的蒸汽船不同的是,这艘船没有明轮,却靠了蒸汽动力在行驶。不用讲,自然用的是螺旋桨动力。在这个时代,螺旋桨动力固然已经在很多船只上运用,却还远没到完全占据主流地位的程度。既然这艘蒸汽船不是英国船,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光复军制造了一艘使用尾部螺旋桨的蒸汽船。

    英国蒸汽船努力上来围观的打算却失败了,光复军的轮船航行速度在英国明轮蒸汽船之上,而且这艘船驶出了珠江口后往南驶去,显然是要沿着广东海岸南下。英国方面在广东南边海岸附近并没有港口,追了一阵之后,只能放弃了。

    六个小时之后后,英国在华的全权代表额尔金瞪着眼睛,大声问面前的两位船长,“你们说一艘光复军的蒸汽船驶出了珠江?”

    “是的!这艘船大概有两百公吨的吃水,航速超过9节。没看到船舷两侧有炮位。倒是舰艏有一个炮台,没看清上面安装了什么样的火炮。目测不会超过4寸。”这年头能够混上船长的都不是一般人物,只用看就能看出诸多数据。不管前加拿大总督额尔金到底有何等了不起的地位,面对海军问题的时候,英国船长们自有自己的尊严。

    额尔金瞪着两位英国船长,三角眼里面满是怒气。他的本意是想问问两位船长是不是看错了,光复军能在野战中打退英国龙虾兵,这本来就给额尔金极大的震动。现在一艘蒸汽船就这么开出了珠江,还以超过英国蒸汽船的速度跑到了广东南部海域去了,这蒸汽船是纸糊的么?还是两位船长同时得了得送去疯人院的病症呢?

    无视了额尔金全权代表的目光,船长们补充道:“这艘船是铁骨木壳,从造型上看,并非专用军舰。”

    “够了!”额尔金再也听不下去,他挥手打断了两位船长的话。克里米亚战争结束之后,作为战争胜利一方的英国法国或者是作为失败一方的俄国,都暂且接受了欧洲的现状,开始尝试着在海外捞些好处,以弥补庞大的军费消耗。

    英国决定发动第三次大烟战争的时候,实际上是英国、法国、俄国、美国,四家共同派遣海军与陆军队到中国来。四国的舰队基本都抵达了中国上海,很快英法就要动手进攻满清。

    四国总兵力也不过是两万多人,真正准备投入战争的不超过七千。他们敢这么干,就是因为中国没有海军。就在额尔金觉得基本摸清了光复军的态度之时,突然间出现了光复军的蒸汽船。二百吨的蒸汽船和英国能够横行大洋的军舰一比,什么都不算。可这并非是一个简单的蒸汽船的问题,这就如一个壮汉左右手上各拎了把火qiang准备去解决一个拿了跟木棍的小毛孩,而到了跟前的时候,那小毛孩突然从背后抽出一把上了膛的火qiang。

    壮汉从战斗力到手中武器的数量仍然在小毛孩之上,壮汉的胜利依旧可以预期。可双方并不存在武器上的差距了,小毛孩子也拥有了反击的能力。巨大优势顷刻出现极大缩水,这种强烈的失落感让额尔金无比难受。

    在香港的那些文臣武将们同样的一脸不爽,不过他们毕竟先与光复军打过仗,挨过光复军的开花弹。所以他们更早的承认了一件事,他们所面对的中国人并不再是满清治下的落后民族。能够自行生产蒸汽船,不过是再次证明了光复都督府是个有军事能力的政府。不管英国官方会根据他们的自身需选择何等的对外说法,但是在英国的认知标准中,军事能力直接与文明程度挂钩,双方呈正比关系。

    对于一个“文明政府”所说的话,英国方面总是会比较重视。

    额尔金好不容易才调整了自己的思路,稍微接受了一点光复都督府已经开始进入“文明政府”行列的事实。那么这位前加拿大总督就发现了一个以前的问题,额尔金从没有重视过光复都督府所说的话。也就是说,在光复都督府明确表示“如果英国进攻满清,光复军不太可能对香港发动军事攻击。但是不管英国方面与满清达成了任何协议,光复都督府都不会予以承认”的态度之后,额尔金向伦敦方面提出了自己的战略。

    在额尔金的战略中,英国先打败满清政府,让满清完全接受英国方面的要求。解决了满清政府之后,再主动出击消灭光复都督府这股势力,从而以香港为中心,完全控制广东。让额尔金相信英国能够消灭光复都督府的前提之一,自然是光复都督府没有制造蒸汽船的能力。现在,额尔金战略构想的基石之一崩溃了。作为一名合格的英国总督,额尔金从没有拉硬屎的特色,更不会死硬的认为一切掌握之中。现实发生了变化,额尔金也跟着变化,他开始考虑如何调整自己的战略。

    在香港的英国文武都知道额尔金是小看光复军的,所以他们此时的视线中都有点幸灾乐祸的表情。这位喜爱带着假发,派头十足的前总督曾经不止一次的批判过在香港的英国文武没有胜利的信心,对于光复军过于畏惧。现在大家想看看前总督大人到底能拿出什么样的办法来面对这样的现实。

    额尔金很快就给出了答复,“派人去见韦泽,向他们提出订购蒸汽船的要求!”

    听了这个要求,英国文武脸上的表情顷刻就都变成了钦佩。

    两天之后,韦泽先让英国使者下去。然后脸上带着钦佩的表情对旁边的外交部部长洪仁玕说道:“只要有机会,就一定要把额尔金干掉。”

    洪仁玕看着韦泽的表情中没有任何激动,他就问道:“干掉额尔金?怎么干掉?”

    “当然是把他抓住杀掉。”韦泽用讨论算术题的语气给出了答案。

    “杀了他?”洪仁玕还是不太能够把这个充满血腥味道的言辞和那平淡的语气完全联系起来,“都督,他怎么得罪你了?”

    韦泽慢慢的答道:“我讨厌聪明的外国人。额尔金这次派人来向我们买船,就很聪明。他首先是告诉我们,英国人很重视我们的造船能力,其次,想把蒸汽船不远万里从英国弄到香港来,耗费极大。他们就是掏了高价从我们这里买船,在现在他们准备攻打满清的关口,也是非常划算的选择。若是我们卖船给英国人,英国人就能了解到我们的工业实力了。”

    洪仁玕仔细想了想,这些东西他有些能明白,有些就不太明白。不过即便如此,额尔金也不至于到了非死不可的地步啊。只是韦泽这么讲了,洪仁玕也不想再过多的去询问。他答道:“都督,我们不卖船给他不就行了?”

    韦泽不想过多的解释,他只回答了一句,“告诉他们,我们自己还不够用。”

    让洪仁玕去应付英国使者,韦泽把总参谋部召集起来,“我们要做好与英国人再战的准备。”

    总参谋部的军官们立刻就激动起来,雷虎这帮早就憋足了劲要与英国人再战的军官们虽然紧张,但是他们这些日子以来早就憋足了劲头准备战争。得知战争有可能爆发,雷虎两眼放光,“都督,什么时候会打?”

    从英国回来的柯贡禹却是另外一种激动,见识了英国本土的强大,柯贡禹固然再也看不上香港的实力,可对于英国人绵延上万里的各个港口所拥有的能力,他也没有任何小看。所以柯贡禹问道:“英国人为何要和我们打仗?”

    “你们要是知道有仇人一定会和我们生死相搏,你们是会趁仇人还很弱小的时候动手,还是等他们壮大起来之后再动手?”韦泽问道。

    这个问题已经让众将基本明白了英国人动手的理由,不过这个解释明显还不太够。雷虎疑惑的问道:“都督,难道是我们这里有什么风声被英国人知道了么?”

    “呵呵!”韦泽冷笑一声,“我再说一次,英国人不是要和我们光复军过不去。英国人是要侵略中国,从中国不断的捞取好处。为了实现这个目的,他们选择了使用他们的军事力量。我给大家讲了很多次,做事要讲逻辑。要讲因果。我们光复军的出现并不是战争的原因,战争的原因是英国人要掠夺中国,谁挡了他们掠夺中国的道,他们就要打谁!”

    韦泽说完之后,众将都沉默下来。韦泽说过很多次关于“逻辑”的问题,甚至专门给大家上了有关逻辑的课。不过众将却很难把这个知识和现实非常有机的结合起来。例如大家还是下意识的认为,战争是在有私人仇恨的双方间展开的。让大伙完全摆脱私人仇恨,而用逻辑上的必然性考虑问题,的确不是众将完全能够接受的。

    过了好一阵,雷虎突然嚷嚷起来,“洋鬼子没有一个好东西的!”

    这个判断在韦泽听来稚嫩的可笑,用“好东西”“坏东西”来评价国际政治,未免过于小孩子气了。好坏的评价从来没有一个完全统一的标准。从英国的角度来说,抵抗英国侵略的中国人才是货真价实的大坏蛋。当这些起来抵抗的中国人还有能力击败英国人的时候,这些中国人对于英国人来说更是十恶不赦的大坏蛋。

    有雷虎起头,总参谋部的军官们也很快达成了共识。

    韦昌荣恶狠狠的说道:“把这些狗东西都杀了!一个不留!”

    “没错,杀光英国佬!”胡成和声音阴冷的说道。

    “杀了他们!”“杀光英国佬!”总参谋部的军官们纷纷嚷道。

    韦泽微微皱起了眉头,他其实并不喜欢这样“中国式的传统”。中国传统中喜欢用好人坏人来给对方定性,然后认为好人就天生的该对坏人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力。韦泽对这种小农经济体制下的观点其实颇不认同。

    工业化时代的社会就不太主张这样的态度,就如英国佬的政治传统中所说,“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虽然这种只讲利益的态度也不是上乘,可总比用好人坏人这种完全主观意念来看待世界的视角要科学很多。

    韦泽抬起手来示意大伙先停下来,很快会议室里面就安静了。所有军官都注视着韦泽,等待着他做出判断。“同志们,与英国人打仗不是好人打坏人,或者坏人打好人。我们自己首先要确定一件事,那就是我们光复军正在为中国而战!为中国而战,就是我们光复军的使命!为中国而战这就是我们光复军的光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