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21章 入局与出局(七)

第121章 入局与出局(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以前韦泽只听说过矿脉这个名词,回到这个年代之后,韦泽才真的见过矿脉。地下的矿藏不是说标标准准的某个规则立方体,也不是某一大块地表下都是均匀的含矿量。煤层也好,铁矿也罢,都是一条条的。所以把矿洞打到矿脉上,然后顺着矿脉挖,挖出的洞就用木料什么的支撑住,不让矿洞塌了。除了矿洞塌方之外,还有瓦斯,还有低下缝隙中漏水。人在地下,一旦被淹水或者瓦斯爆炸,矿坑下的人往往都会死亡。挖矿不仅是个重体力劳动,还是个很危险的工作。

    而鸿基煤矿之所以著名,是因为鸿基煤矿的矿层距离地面很浅,直接在地面刨开土,露出煤层就能开挖。而且鸿基煤矿煤质极为优良,在越南粉碎之后就能在蒸汽船上使用。可以说是上天的恩赐。

    韦泽见过一些澳大利亚和巴西铁矿的照片,那就是地面开挖的矿坑。巨大的深坑边缘有供重型运载卡车爬坡的环形道路,矿坑向下,向四周不断挖开,重型卡车进入到坑底,把矿石装进去,再从坑底开回地面。

    对鸿基煤矿,韦泽的设计中也是这样的模式。蒸汽机驱动的运输带从露天矿坑里头直接往外运输煤炭。坑矿附近的铁轨与小火车,把矿坑里头挖出来的煤运到港口,再从港口装船运到光复军各地需要煤炭的地方。在设计的过程中,韦泽就有点心潮澎湃了。即便没有二十一世纪大型矿产生产基地的恢弘气派,这种思路也算是体现出了大工业的壮丽美感。

    拿出了设计理念以及相应的图纸之后,韦泽很快就从一个胸怀激荡的工科狗变回了冷酷的19世纪统治者。光复军并非仅仅以租用五年鸿基煤矿为自己的目的,更多有关越南阮朝的后续动作需要逐次展开。正在推行的政策不仅关联着越南阮朝,还牵扯法国在亚洲的入侵,再由法国联动到世界霸主英国。

    在七月初,钢铁集团党委书记庞聪聪找到韦泽,请韦泽帮着她弹压下面的意见。

    “都督,有同志希望直接能把咱们用旧的武器卖给阮朝。我个人觉得不合适。”庞聪聪坦率的说道。七月的佛山极为湿热,庞聪聪来的时候看样子走得很急,额头上的汗水都没完全擦干,就又冒了出来。

    韦泽先让庞聪聪坐下来,他的秘书官李仪芳端了杯混合了薄荷的清茶给庞聪聪。韦泽这才问道:“为什么不合适?”

    庞聪聪先喝了一口,觉得味道不错,有大大的喝了一口,才舒了口气放下茶杯,“阮朝当然知道我们卖给他们武器是为了赚钱,我们也知道我们卖武器给他们是为了赚钱。既然都心知肚明,那还装什么装。我们拿出好东西卖给他们,好东西自然卖个好价钱。拿个些个破烂去唬人,真觉得阮朝那帮人是傻瓜么?”

    韦泽点点头,“我赞同你的想法,然后呢?”

    庞聪聪正色对韦泽说道:“大家也觉得这么说有道理。可大家觉得任务排的这么满,我们自己都淘汰了火帽枪,专门给阮朝开炉生产铸铁的火帽枪,还要专门加工,成本太高。”

    一个容貌看着未必到十六岁的小姑娘,板着脸说着严肃的话题,韦泽觉得这样的部下实在是太可爱了。听庞聪聪说完之后,韦泽说道:“那你准备让我来做什么呢?”

    庞聪聪答道:“都督你上次写的文件不够详尽,只是说卖给阮朝火帽枪。请你补一份文件,说明是造新火帽枪卖给阮朝。这样的话,我就可以省去好多麻烦。”

    韦泽摇摇头,“我现在没办法给你,这得在常委会议上讨论一下。”

    “为何要这么麻烦?”庞聪聪不太理解。

    韦泽答道:“作为光复会的会长,我得带头维护光复会的制度。这等事我一个人不能做主,得由常委们讨论了之后才能决定。当然了,你可以来参加会议,在会议上提出你的看法。我也有自己的意见,会在会议上表。”

    庞聪聪明白了韦泽所说的流程,她还是抱怨道:“都督,这也太麻烦了吧。”

    “你这么做的确增加了我军的开支,有些同志反对这么干,也不是没有道理。而且你能跑来我这里找我说项,难道其他同志就不能跑去其他常委那里说项不成?这种不同意见冲突起来,我们都是常委的,最后还得到常委会上讨论才行。而且现在讨论,大家都没下命令。哪怕从面子上讲,也好过得去啊。我这个人脸皮厚,朝令夕改我不怕。但是我们不能要求其他同志也跟我这样没脸没皮吧。”说道最后,韦泽甚至哈哈笑起来。

    庞聪聪可没有韦泽这样的幽默感,她小脸绷紧,很是有些不爽的模样。倒是李仪芳听了韦泽的话,忍不住噗哧笑出声来。见庞聪聪还有些想不明白的模样,李仪芳上前劝道:“聪聪,男人都是要面子的。你心胸气量这么大,尚且被气的跑这里来找都督说项。你部下的男人们难道就不会觉得不服气么?只要常委会能通过,谁不服气都不行!你既然都来这里了,何必在乎多等一时半会儿呢?”

    李仪芳与韦泽的关系大家都知道,不过在这战争时代中也没人愿意就此事做什么无聊的扩展。再说且不论李仪芳的身份地位,就李仪芳本人而言,她为人处事相当从容,给人很轻切的感觉。

    当然,韦泽对方才李仪芳那对男性的“地图炮”也并非完全同意,只是能够有效安抚住庞聪聪的话,韦泽也不在乎李仪芳对男性做出些评论。

    常委会是个例会性质的工作,没多久会议就召开了。庞聪聪在常委们面前将自己的想法阐述了一番,在阐述的最后她说道:“如果造新的火qiang,的确会对现在的工作安排有些影响,投资也会有所增加。”

    讲述商业道德的时候,常委们倒也没有什么反对。最后一提到钱,常委们的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财政部长李玉昌皱着眉头说道:“庞聪聪同志,你知道我们要向阮朝卖多少武器么?”

    庞聪聪摇摇头,她只是接到了命令,还在等待更加具体的任务通知。

    李玉昌继续说道:“根据我们与阮朝的联络人员所说,阮朝对于我们武器的需求量最少在三千,而且就阮朝的需求来说,最后可能会达到三万甚至更多。一支枪加上些成本,几千几万的枪加起来就得有多少成本?你算过这个帐么?”

    随着光复军可以自行生产钢质枪管,火帽枪开始从光复军的装备中开始淘汰。光复军这些年倒是改造了不少枪管,有些枪管甚至是在安庆时候缴获的。枪托还能够回收利用,枪管是绝对不行了。以现在的经验来说,铸铁枪管生产加工很方便。只是再方便也没办法与直接把淘汰的旧枪卖给阮朝来的方便。李玉昌身为财政部长,执行预算案的时候已经压力山大,当然不希望再有任何额外的支出。

    听了李玉昌满是否定意思的话,庞聪聪反问道:“却不知我们送去给阮朝看的武器是新枪还是旧枪?”

    这个问题登时让李玉昌哑口无言,先他也不知道送去的到底是什么枪,其次,从常理来说,送去给阮朝朝廷看的火qiang定然是好枪,基本不可能是光复军彻底淘汰的那些破烂货。

    而庞聪聪还是年轻气盛,她继续说道:“阮朝也不是傻瓜,我们用过的旧枪到底是什么德行,我们自己还不知道么?有些枪的膛线都因为挂铅早就没了。这样的货色能卖上什么价钱?虽然好枪成本高,可好枪也能卖上好价钱。这里外一算,只怕好枪赚的更多。不知道李部长怎么看?”

    李玉昌几次想说什么,却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庞聪聪的道理是非常明白的,而且这道理也完全符合了正常人的思路。可被一个小姑娘一番话给噎死在这里,李玉昌心情非常不爽。而周围的诸位常委们脸上忍不住带了些揶揄的神色,李玉昌就更加不爽了。他忍不住呵斥道:“你个小姑娘懂什么?”

    “等等!”韦泽打断了李玉昌的话,“李部长,我们有纪律,不能拿性别来当理由。”

    虽然这的确是韦泽早就提过的诸多会议原则之一,可当着常委与庞聪聪的面这么说话,对于李玉昌的面子颇是种打击。李玉昌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只是韦泽没有追击下去的意思,他转头对其他常委说道:“大家觉得在方面上多投入一点,是不是合适。”

    洪仁玕负责外交,此次与阮朝联络的事情他来负责。所以洪仁玕接过话头介绍道:“阮朝对我们的态度很积极。不仅仅是对我方的火qiang非常满意,他们还希望能够我方能够出售火炮给他们。我倒是觉得造些新枪给他们没什么不好的。新抢的确能卖个好价钱。”

    据去阮朝京城顺化演示武器的代表所言,新式步枪在阮朝朝廷引了不小的轰动。阮朝文武倒也不是没有见过火帽枪,只是此时法国在入侵越南阮朝,英过配合法过对阮朝实施了军火禁运,阮朝无法得来自外国的先进武器。能从光复军这边大量购买新式步枪,让感觉到危机重重的阮朝朝廷非常兴奋。

    李玉昌还是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他问道:“既然每人肯卖,那就是有价无市,我顶多卖的便宜些,又能有什么损失。把旧枪淘汰掉之后,我们能省多少麻烦。多生产些别的产品,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也是赚钱。”

    洪仁玕摇摇头,“这次却不同,阮朝若是铁了心想买武器,真的出了高价也不是弄不到。可我们这次没问他们要钱。”

    除了韦泽之外,其他常委们都有些愣住了。不要钱,难道是白送不成?或者阮朝有其他值钱的玩意可以用来交易?

    洪仁玕答道:“我们不要阮朝掏出真金白银,而是用稻米进行易物贸易。阮朝朝廷原本还担心我们大敲他们一笔,听说是稻米换火qiang,担心我们会猛敲竹杠的阮朝完全放下心来。他们一开口就是三千条枪。而且还拍着胸脯说,以后要的只多不少。越南本来就盛产大米,阮朝朝廷可不在乎多收那么点实物税。黄金白银出手之后很难弄回来,而占城米一年三熟,这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

    听说居然是大米交换火qiang,常委都不吭声了。民以食为天,光复军又是搞授田,又是搞三成粮食税。这的确是仁政,还有效的解决了征兵问题。可世上的事情从来都是“甘蔗没有两头甜”。百姓们实实在在得到了好处,那么就意味着另外一部分人的利益受到了“伤害”。收到的粮食总量被死死限制住了。

    光复都督府的体制与满清那种皇权不下县的体制完全不同,光复军眼下军队带军工企业得有三四十万人之众,这些人每天消耗的粮食极为巨大。除了征收到粮食之外,还得拿出一部分钱来在市面上购买粮食。

    即便是光复军铲除了大地主的势力,可广东还有大量的中小地主士绅,这些人才是广东传统势力的根基所在。他们以往与大地主大商人有不少的斗争。眼下他们的矛盾对象只剩了光复都督府一家。对于强行控制整个广东的光复都督府,这帮人完全是敢怒不敢言。

    所以光复军在市面上购买粮食,导致粮价提高。对于这些人来说,粮价提高不仅有经济上的利益,心理上也能爽不少。而百姓们乖乖的向光复都督府交粮之后,觉得与这“新朝廷”的合作也算是完成。他们同样希望粮价高企,然后能够从中获益。所以往年的粮价在秋收时候都是会猛烈下跌,而今年粮价持续维持在高位。

    如果能够真的能够从越南大量获得稻米,那可就不是一般的赚一票的好处。大量越南稻米输入光复都督府的控制区域,是可以让维持稻米价格的那帮人彻底绝望的。

    李玉昌身为财政部长当然知道这里头的意义,他正想说些与之有关的话。韦泽抢先挥手说道:“那么咱们就商量一下到底是新造火qiang,还是尽可能淘汰咱们不用的家伙吧!”

    此时没什么可以讨论的了,常委们统统赞成新造火qiang,以维持住越南阮朝这个大客户。只要他们能够大量的稻米,别说新造火qiang,新造火炮给他们也不是问题。

    最终,事情有了明确的结论。这些淘汰掉的旧枪管统统回炉。专门生产出了新的铸铁线膛前装火帽枪卖给阮朝。甚至连重新回收利用的木枪托都挑选了没有开裂的,经过打磨,刷漆。尽可能看着就崭新漂亮。

    庞聪聪满意而归,其他常委都急着讨论稻米的问题,就等着庞聪聪赶紧离开会议室。只是李玉昌看着庞聪聪背影的视线中有一丝厌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