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24章 入局与出局(十)

第124章 入局与出局(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李秀成一出兵,韦泽这边就得到了消息。此时韦泽正在参加了一个佛山附近的农村发动会。这是地方镇子上的“讲道理”的会议。参加的都是普通的农民,其中至少一半都是授田令中得到土地,其他的一半人中,多数也是普通的自耕农或者佃农。

    韦泽等人都穿了普通的衣服,混在光复军政府工作人员之中。与他同来的还有财政部部长李玉昌和教育部长祁玉昌。李玉昌是个很有干劲的人,在会议提出对士绅开放晋身之门,遭到了韦泽态度强硬的反对之后,他可没有放弃 ” 。而是联络了教育部长祁玉昌一起来向韦泽进言。

    两个人都是和韦泽有姻亲关系的人,不过李玉昌之所以找祁玉昌来帮着说话,到不是他敢用所谓长辈的地位压制韦泽。而是因为祁玉昌在东王府中当过幕僚,也算是提拔文人士绅的典范。

    私下谈话的时候,韦泽倒是没有那么激动。听了两位的建议之后,韦泽笑道:“我是不会改变我的看法与立场的,而且我不仅不会改变,还要努力改变一下两位的想法。”

    所以不管两人工作到底有多繁忙,韦泽还是带着两人前来参加农村的“讲道理”。

    看着一众农民呼朋唤友,说着家常,甚至有些妇女带着孩子一起来参加会议。这场面可没有光复都督府上层会议那种说不出的威严和体面的感觉。而韦泽一身很普通的军服,除了领口的红领章能够证明他是现役军人之外,没有任何的阶级章,没有任何军功章。他看着不过是参加会议维持秩序的普通年轻军人而已。

    有韦泽带头,两位韦泽的姻亲长辈都穿了很普通的短衣。当然,光复都督府的政府工作人员也都是如此打扮。两人的服饰在人群里头也没显得有什么与众不同。倒是他们脸上的表情中有那么一些傲然。

    上台“讲道理”的是个普通的干部,他胸口的光复会的会徽证明了他并非是完全普通的干部。干部用当地话说了起来。广东话大家不太能听得懂。干部在黑板上写了些数据,百姓大概是看不懂的,干部在黑板上贴了几个人像,穿长袍的人代表地主,香炉代表祠堂和庙,穿了满清官服的人代表了官府。那手里拎着锄头的人像则是普通百姓。

    农民一年打多少粮食的收入被分为五十份,每份用一根竖线代表。两个农民的图像放在最高和次高的位置上,每个农民人像后面整整画了5o根竖线。

    接着大家开始算起账来。地主排在第二位,农民给了地主多少,就从第二排的农民那里擦掉了几根相应比例的线,在地主后面划上几个相应数据的线。

    衙门收走多少,也从第二排的农民后面那里擦掉几根线,在衙门后面填上几根线。

    每年给了庙和祠堂里多少,也是依次取了农民的线,再相应的寺庙的位置上添加上。

    光这名面上的东西,第二排的农民所在的位置上顷刻就没剩多少竖线,而地主、官府、寺庙,收益就大大增加了。

    如果单纯这样比,还并不算显眼。第一位没有给地主、官府、寺庙上缴收益的农民和第二位给地主、官府、寺庙上缴了收益的农民,两者之间竖线的巨大差距是那么的明显。以至于当干部向大家提出“你们的收益都被谁拿走了?”的时候,农民们再没了最初参加会议时候那种逛庙会的轻松。人人脸色难看。原来,他们辛辛苦苦一年,最后自己留下的连三成都没有啊!

    “诸位乡亲父老,我们光复都督府是收税的,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把光复都督府的三成税给抹掉。大家再看看!”干部说完,就擦掉了第一排的农民身后的三成税。即便如此,第一排与第二排之间的差距依旧是触目惊心。

    干部扫视了一圈“诸位乡亲父老,我们既然是算账,这么点帐根本没有算完。咱们接着算买农具,接着算卖粮食,接着算大伙借债的帐。”

    这都是经历过社会调查的内容,干部拿出了地方上以前的木质农具以及熟铁农具,又拿出了现在光复都督府的农业供销社提供的新式农具。

    真的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农具上天差地别的品质,以及相差极大的价格再加到了计算中去,一进一出,两个农民之后的竖线差距更大起来。

    佛山的高利贷也被拿了出来。为了置办农具,还有别的生活用品,大家得经常借贷,这些内容被扩展开来,第一排的农民收入减少的有限,而第二排的农民收入飞速减少。

    基本账目算完之后,第一排的农民大概还有四成左右的收益留在手中。第二排的农民收入只剩下了可怜巴巴的不到两成。

    干部也累的不行,他咕嘟嘟喝了几口水,才放下茶杯问道:“诸位乡亲父老,这个帐我算的有问题没有。若是算错了,大伙请说说!”

    前来参加会议的百姓中间已经开始激动起来,各种以佛山本地方言开始的讨论,叫嚷,乃至喊叫让会议场成了一个大蜂窝。男人在说,女人在说,老人在说。这真的是人多口杂,所有声音混在一起,让原本对粤语就不了解的李玉昌和祁玉昌更听不明白百姓在说什么。

    不过此时已经不用再听明白了,这两个人已经明白了百姓们的心情。不要说普通百姓,光看了那简单无比的竖线的比例,祁玉昌这样藏书家出身的人都知道这世道到底有多么的不公平。百姓们一年到头辛苦所得竟然是他们劳动收入很小的一部分。徽商出身的李玉昌更知道世事辛苦,官府巧立名目的横征暴敛比光复干部所讲的还要多出去很多。

    原本会场里头还有几个看着大概像是地主出身的人,此时李玉昌扭头再看,却见那几个地主模样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看着群情激奋的百姓,李玉昌毫不怀疑,如果光复会的干部此时煽动起针对地主的暴力行动,在一众百姓中比例极低的几个地主只怕是在劫难逃。

    李玉昌扭头看向韦泽,却见韦泽神色如常,甚至有些欣慰的神色在里头。再转头看向祁玉昌,却见祁玉昌神色种惶恐不安。不知道让祁玉昌感到惶恐的到底是这残酷的世道,还是那些激动的百姓。

    为什么太平天国能从广西起家,一路杀到金陵。为什么韦泽能够不到二十岁就带领数千兵马,北到直隶南至广东,纵横万里,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现在李玉昌完全明白了!

    根本不用亲自参加那血腥的战斗,只要看看面前的这些激愤的百姓,看看光复会干部们所讲的“道理”。百姓们年年岁岁都要在这残酷的世道里头挣扎求生,一旦看到过上更好的生活的可能,他们为什么不选择揭竿而起呢?

    李玉昌当然知道韦泽为什么要带他和祁玉昌前来参加“讲道理”的会议,有些道理非得讲了、听了、看了,才能明白过来。韦泽为什么谈起满清,谈起地主士绅,就有种发自内心的痛恨。身为造反者的首领,韦泽当然会无比痛恨满清与地主士绅。

    正在此时,秘书前来与韦泽说了些什么。韦泽起身离开了会场,李玉昌和祁玉昌连忙起身跟了出去。就见韦泽在门外接过了一份文件,先是草草的看了一遍,再仔细读了一遍。韦泽签了个字,让机要秘书将文件拿走。

    “都督,怎么回事?”李玉昌连忙问道。他现在不想再提及有关地主士绅的事情了,这等事就以眼下的局面来看,怎么提都不会改变韦泽的立场和态度。

    “没什么。打仗的事情。”韦泽说道,说完之后韦泽想起了什么,“对了,安排的艾草收集如何了?”

    李玉昌想了一阵才想起这件事,他连忙答道:“有专项的资金做这个。种植一部分,收购一部分。都督可是要大规模生产蚊香么?”

    光复军的军工产业并非只有钢铁产业一种,韦泽命令大规模生产艾草蚊香。光复军也立刻行动起来。广东可不是只有珠江三角洲这样的肥沃土地,粤北粤西多山,适合种田的土地很少,这些地区的山民们生活相当困难。光复军就让他们大量种植桑树与艾草,桑叶集中送去养蚕厂,艾草则收集起来之后卖给光复军,光复军则用来生产蚊香。

    韦泽答道:“一部分用来生产蚊香,另外要大量的往琼州运。那边开采石碌铁矿,蚊虫叮咬是个大问题,运去的艾草是在那边用。”

    听了收购这么多艾草的目的是为了送去琼州,财政部长李玉昌愣住了,他试探着说道:“都督,费这么大劲,花这么多钱就这么运输艾草么?琼州那地方人很少,种植艾草的地总是很容易找到吧?”

    在粤北粤西那种交通不便,山多地少的地区,劳动力价格极为便宜。桑叶与艾草每一担价格很低,可对那帮山民来说,这个收入比起以往来说非常可观了。可这就意味着光复军的财政部门要支出更多的财政支出才行。这笔钱也不是什么小数目。

    韦泽完全能够理解李玉昌的惊讶,如果不是在21世纪见识过那么多东西,韦泽自己也未必会接受这样的做法。所以韦泽没有批评,只是解释道:“工业社会,每一个成员都是靠着整个社会的交易获得自己生活发展的资源,小农经济才是自给自足。我们光复都督府想要继续发展下去,就得能够承担起这样的营运。咬着牙坚持下去,过不了几年你就能看到这样的工业制度到底有多大的威力。工业社会就彻底摧毁现在的中国,然后建立起一个你想都想不到的伟大中国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