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29章 入局与出局(十五)

第129章 入局与出局(十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时间对每个人都是一致的,不管是满清给洋人跪了,或者是韦泽明白了得开始全面性的启蒙教育,或者是韦泽的老婆祁红意不满意未来的皇权遭到了韦泽的抨击。+頂點小說,1859年的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

    光复会在内部开始尝试进行政治启蒙教育,全军则是一面训练,一面参与各种工业项目的建设。大家的日子每天都很充实。而只有少数人知道,韦泽正在等待着进军广西的机会。

    时机也正在成熟起来,从1859年9月开始败退进了广西的石达开所部全面发生了分裂。石达开退入广西这块贫瘠之地后,情绪低落,甚至在部下在11月份责问石达开到底应该怎么办的时候,面子上挂不住的石达开当众说出“归隐山林”的话。

    原本跟着石达开的部下们求得乃是打出一片新天地,在浙江、福建、江西、湖南四处碰壁,总是打不开局面。一路辗转奔波几千里地,责问石达开本不是什么不可理解的事情。但是逼问的结果居然是逼出了一句“归隐山林”,这算是彻底伤了兄弟们的心。

    在石达开说出“归隐山林”没几天,一支来自广东的花旗军脱离了石达开的序列。这支队伍的首领是李鸿昭、郑乔,先锋谭星。1855年广东天地会、三合会大起义,围攻广州城失败后,这支队伍西进进入广西,又北上进入湖南,辗转进入江西。在江西加入了石达开的战斗序列。

    这支部队原本就不是忠于太平天国的队伍,对石达开失望之后选择了自立。希望能够在地方上建立起独立的势力。他们没有去韦泽占据的广东,转而进入湖南作战。

    只忠于自己,认为自己在乱世中能够开辟出一片天地的部队在11月纷纷脱离之后,对太平天国尚且有一定忠诚心的部队开始脱离石达开的部队。傅忠信,谭体元在石达开建立的新官制中等于是丞相级别的高官,这两支部队在12月初踏上了返回太平天国的道路。

    一个月内,就有近三万兵马脱离,这对于进入广西时还号称二十万兵马,实际兵力只有十二万的石达开所部来说是很大的影响。

    可即便如此,石达开却没有吸收教训。他倒是没有派兵追赶这帮脱离的兄弟,却也没有对自己的行为有丝毫的反思。除了坐镇庆远,准备过冬之外。石达开拿出了出走时的做派,对尚且在广西作战的其他起义部队采取了不联络,不合作的做法。

    到了一月份,一支部队从白色出发东进,试图与石达开所部汇合。这支部队的首领乃是石镇吉,这位石达开的宗亲实在石达开带着四千宗族乡人加入太平天国的时候就跟着石达开的老将。但是石镇吉与石达开有矛盾,若不是因为石镇吉能打仗,石达开只怕早就把石镇吉给杀了。

    石镇吉在石达开进攻浙江时候就开始独领一军脱离了石达开的控制,既然在翼王的队伍里头很可能遭遇不测,那还是分开的好。

    石达开在福建战败退入江西之后,石镇吉就带兵从江西出发一路西进。他没有在湖南与清军作战,而是一路杀回了广西。当石达开进入广西的时候,石镇吉在进攻百色,试图占领州城。

    若不是实在没有了其他路可走,石镇吉也不会选择再次去投奔石达开。进攻百色失败之后,石镇吉原本想绕路,经过田州之时,州官进贡马匹投降。按照太平军的军纪,石镇吉表示不侵犯地方上一草一木,不抓一人。违令者斩。

    太平军军纪很严,哪怕是到了这样的地步,石镇吉本人也是坚持着习惯养成的操守。七年前,当太平军从广西出发一路北上,不管是什么级别的军官,掳掠百姓,抢掠钱财者,杀无赦。严整的军纪也保证了太平军从未遭受过来自民间的抵抗。

    石镇吉的部下中湖北人比较多,在当地已经掳掠了千余人。石镇吉下令归还人人口,各部把人口放回,当地投降的州官岑鋐却哀求石镇吉放了他老婆。石镇吉大为讶异,下令放人之后,竟然还有人敢藏匿人口不成?他立刻亲自带人搜索,竟然从湖北籍先锋官那里搜出了岑鋐的老婆。按照太平军的军纪,这等重罪自然是杀无赦。石镇吉随即斩了湖北先锋官的脑袋以正军法,以儆效尤。

    不过此时的太平军已经不再是杀出广西时候的那支太平军了,石镇吉军中随即出现了“石镇吉要对湖北人下手”的谣传。而两湖籍的军官们纷纷串联,竟然以石镇吉袒护广西人为由,歃血为盟,要杀石镇吉。不得已,石镇吉带领了亲信的一千余人脱离大队,先去与石达开汇合。

    一路之上,石镇吉心中极为愤懑。湖北军人的造反固然令石镇吉痛心疾首,他们可是跟着石镇吉从湖北进入江西、浙江、福建、再入江西,走湖南,最后到达广西的。这一路上辗转万里,没想到最后竟然落得兵戎相见的结局。对翼王石达开,也是极为恼火。石达开手下几十万兵马,进入广西之后不说四处出击,将广西搅得天翻地覆。而是龟缩在庆远一带,一副与清军井水不犯河水的意思。

    清军兵力不足,现在当然不敢对石达开动手,但是清军选择对其他小股力量下手。石镇吉就遭到清军毫不停歇的攻击。

    正在想,前面突然传来一阵聒噪。片刻后,有先锋的兄弟跑回来禀报,“大哥有人打来了!”

    “是清军么?”石镇吉连忙问道。

    “不是清军,看样子是土家的人。”前面的兄弟答道。

    听说没有清军,石镇吉总算是放下了心,他呵斥道:“土家的人有什么可怕的?带兵去冲!”

    战斗随即展开了。

    一日、两日、三日、四日、五日,石镇吉带的粮草几乎吃尽,可土家的部队不仅没有被冲破,反倒是把兵力越来越少的石镇吉所部给包围在红河附近。

    彪悍的广西部队可不只有客家才有,在广西的土客大战中,自然有韦泽这种欠下土家大笔血债的豪杰,也不乏屠戮过客家村落的壮士。韦泽当年带了韦昌荣投奔太平军,就是因为杀土家人杀得太多,遭到了一大批土家人高价雇来的土家壮士围攻。韦泽杀出重围逃出性命之后发现回不了故乡,只能跑路。

    太平天国带着大量客家豪杰离开了广西,并不等于广西从此就安生了。没有了那帮战斗力极强的客家领军,土家得以在朝廷的支持下从容组建团练,修建堡垒,然后对客家发动进攻。石镇吉遭遇的就是红河一带土家团练。

    眼见着粮食将要吃尽,石镇吉只得拼死一搏。他带领着部队发动了突围。

    双方的数量相差太远了,石镇吉所部不过一千多人,土家团练则聚集起了万余人马。他们地形熟悉,用火绳枪手封锁了要地。即便是用上了火帽枪的石镇吉部,对射起来也毫不占上风。

    石镇吉亲自指挥排枪,他很聪明不断用射击挑动土家优势兵力的齐射。硝烟逐渐弥漫在战场之上,石镇吉所求的就是这个时机。若是能用火帽枪打开通道,别说现在,五天前就应该能打开了。土家团练兵力雄厚,五天来试图用火帽枪优势突围的尝试,每一次都带了十几名乃是几十名兄弟的伤亡。占据了山坡高地的土家团练可比长江流域的清军更凶猛,更不怕死。

    但是烟雾弥漫之时,火绳枪的威力抵达了最低。此时就看石镇吉所部的肉搏技术了。发一声喊,“兄弟们,跟我冲!”石镇吉带着剩余的五百多兄弟就冲了上去,在后队的伤员们中能行动的,也拄着拐杖跟着向前。石镇吉所部若是能冲出去,是不会扭回头来接应伤员的。不能跟上队伍的伤员,只有死路一条。

    感受到了太平军的冲锋,烟雾中的土家团练们吵吵起来,这不是被吓住时的哀号,而是鼓动肉搏冲锋时的嚎叫。片刻之后,对面的土家团练也从高处出来,顺着山坡冲了下来。

    石镇吉心中一松,能和敌人白刃战也是好事。家伙凭借的就是本事,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想到这里,石镇吉脚下加力,在白茫茫的刺鼻硝烟中加快了步伐。

    突然间,石镇吉觉得腿上剧痛,他下意识的用手一抓,却见自己抓住了一根细长的竹竿,而竹竿头上,绑了一根长长的铁针。这根铁针深深的刺入了石镇吉的大腿,因为用力过大,甚至完全把石镇吉的大腿给刺穿了。

    石镇吉只觉得受伤之处先是剧痛,然后火热,接着浑身的力气仿佛被刺入的铁针吸走一样,他膝盖一软,受伤的那条腿就跪在了地上。

    看着后面烟雾中冲下来的土家团练,石镇吉知道自己的路走到了尽头。以往的种种仿佛走马灯般在他脑海中闪过。其中一个画面是9年前的事情,那时候金田起义没多久。清军与太平军激战。缺乏长杆武器的太平军就采用了竹竿头上绑长铁针的方式,用以对付扑上来清军。那次战斗中这种武器表现出色,石镇吉就操着长竹竿,猛戳冲上来的清军。最终太平军大败清军!

    “这就是因果循环么?”石镇吉忍不住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