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31章 入局与出局(十七)

第131章 入局与出局(十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从元旦开始连续半个月,光复会全国代表会议讨论完了大部分有关186o年的各种财政议题。这个权力机构迅速转变了姿态,从权力机构变成了行政机构。

    这时候各部委开始内部的专业会议,例如身为最高军事统帅的韦泽就得参加总参谋部的军事会议。第一个议题还是与钱有关,军工部门提出了“要不要采取被铜弹头”的问题。

    韦泽现在很清楚为何铅弹头最终被淘汰,因为弹头高速飞出枪膛的时候难免要与枪膛摩擦,摩擦的结果就是“枪膛挂铅”问题 ” 。早期的滑膛枪不用在乎这个问题,线膛枪就不得不考虑挂铅了。挂铅之后,凹陷的膛线很快就铅膜填平。用通条裹了布,仔细擦拭枪管就能解决火药灰问题。铅可不是什么火药灰,金属铅紧密附着在钢枪管内壁上,极难处理。

    想一劳永逸的解决解决挂铅的办法很简单,用铜铸成弹头外壳,内部填充铅,这就是“被铜弹头”。铜弹头的外壳如同被子把铅芯包在里面。这个方法除了解决了挂铅问题,被铜弹头在实验的时候还有新发现,铜的硬度比铅高,弹头处理的光滑些,就能大大减小摩擦力。而且铜弹头还能加工成更符合空气动力学原理的形状,在实验中,子弹的有效射程与精准度都大大提高。

    当然,被铜弹头的问题与工业时代面临的问题完全一样。解决了各种技术问题的同时,就需要更大的投入。中国一直缺乏铜,随着光复都督府工业实力的提升,对铜的需求是大大增加了。先不谈加工费用,生产一枚被铜弹头需要的铜,就足以制造一枚流通用的铜元。

    所以谈了一圈,大家发现也没谈出什么新意来。在这个战火纷飞的时代,光复军的情报网就是整个光复都督府的情报网。即便是在战时,韦泽依旧让情报网搜集各地的矿产,特产。五年前,光复军从天京一带南下,抛弃了很多没必要的行礼。可从转战各地时搜集的文书,档案,却是认真的打包带走。这包括了安徽、江苏、山东、直隶等不少城市搜罗来的文书档案。其中有关地理、水文、矿产的资料,光复军是仔细整理。

    有了诸多情报,就能做出判断。大家讨论出来的解决方案很是普通。对内,光复军要出兵夺取福建、广西、湖南等产茶地区,除了掌握旧有的各种矿山,还要派出探矿队去寻找新的矿藏,权力挖掘内部潜力。对外,则要把这些地区的生产能力纳入到光复军的手中,通过不断扩大的对外贸易来获取铜矿。

    信任总参谋长居俊峰叹道:“都督,我是真服了你了!要不是你领头,不管大家理解不理解,都把科学体系,对外贸易这套东西给建起来。咱们面对眼下的局面就只能抓瞎啦!”

    这话可以列入拍马屁之列,不过居俊峰感叹明显引发了光复都督府众将的赞同。跟着韦泽固然辛苦,在韦泽的带领与推动下,光复军向着以前从未想象过的方向狂奔而去。同志们一路上跌跌撞撞,吃尽了苦头。吃苦归吃苦,敢起来造反的家伙命都不要了,那里还怕吃这么一点苦。可跟着韦泽走,前面不管遇到任何艰难险阻,总是有路可走。韦泽在事前都做出了准备工作,上路的时候也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有总参谋长带头,众将们一通马屁就拍上来了。“明察秋毫”“高瞻远瞩”“高屋建瓴”“神机妙算”“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各种词能达意或者词不达意的话纷纷出笼。

    韦泽摆摆手让众将先停下来,他说道:“我能不能这么理解,大家觉得我说的对,应该听我的话?”

    “没错,我们当然听都督的!”人事部长韦昌荣立刻答道。

    韦昌荣带头,其他将领发自内心的说道:“我们都听都督的!”

    韦泽点点头,“很好,那么在石达开被撵出广西之前,咱们抓紧这几个月干一件事,哦,是干两件事!第一,把政委给我普及到位,光复会支部建到连队上。第二,把士兵委员会组建起来!”

    第一件事倒也没什么,光复会很乐于吸收优秀的军人加入,在部队里头光复会发展的很迅猛。但是第二件事以前韦泽说过,可罕见的遭到了将领们的反对。士兵委员会是干什么的,是士兵们自发的组织,目的是用来监督军官们的行动是否符合军队制度。当官的指使当兵的,这在大家看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现在当兵的居然能组织起来和当官的对着干,大家都觉得这是翻了天了!

    听韦泽再次提出组建士兵委员会的建议,将领们都闭嘴了。这种沉默中大部分自然是对韦泽建议的否定。当然,随着光复都督府的发展,一而再,再而三的证明了韦泽的远见卓识。大家方才也发自内心的表示愿意接受韦泽对未来的判断和设计,大伙对此也没有完全持反对态度。众人心中其实感觉的更多是迷惑,韦泽到底要建立起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呢?

    居俊峰身为总参谋长,他不想说话,可他知道自己此时必须说话。所以居俊峰终于开口了,“都督,你能不能更详细的说说为什么要建立士兵委员会!咱们军队里头讲纪律,士兵委员会怎么看都不是讲纪律的。”

    韦泽说道:“我现在说我们是光复会讲民主,大家能理解了么?民主不是讨论的时候人数多的就算数,民主是有基础的。首先,光复会里头不能有不和咱们一路的人。咱们反清,若是有人是支持满清的,那就没有民主。因为大家不是一路人。其次,民主讨论的目的不是为了分赃,而是为了干事!这不是你居……,呃,张三或者李四,因为有了某个地位,所以就能以这个地位拿到钱,拿了钱之后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分了。所以人来这里都是要干事,大家讨论的是你们要干什么事情,所以需要多少钱。如果没有这两个基础,那就没有什么民主可言。我这么说,大家能理解么?”

    光复军自打建立起总参谋部以后,大家不管理解不理解,都是如此运行的。这七八年过去之后,每个人不管是不是真心接受,至少都真的理解了这些道理。

    韦昌荣身为人事部长,他立刻表态,“和咱们不一条心的,来部队里头混的,这几年我们都在清除。”

    大家看着在军队里头有“铁面包公”之称的韦昌荣,既然韦昌荣话说的这么大,这帮二十多三十多的男人们出于刻在dna里头的斗争本能,都忍不住想出言嘲讽两句。不过韦昌荣管人事,他作为韦泽的侄子,作为光复军资格最老的将领,这两年在军队整顿纪律手段很硬。积威之下,没人敢嘲讽。再说,这话原本也没错。

    见众将不敢公开反对,韦泽才继续说了下去,“民主是个好东西,民主不是你支持我的意见,也不是你反对我的意见。民主是大家都能参与到这件事里头来的制度。正因为参与到里头来,大家才知道这是有关每个参与者切身利益的事情,才知道最新的安排。大家商量也有的商量。士兵委员会是这个民主体制中的一环,这不是让士兵靠士兵委员来对抗我们,更不是让士兵组织起来骑在军官头上。而是把士兵们都拉入咱们这个民主体制中来。现在部队和军工部门加起来有四十万人。里面破事多了去,若没有更加基层的民主,就咱们这些人想把这四十万人给管好,想都别想。”

    众将听了之后脸色不是太好看,说起军中的破事,大家都知道多得很。韦泽公开谈及这个问题,大部分人都不敢吭声了。当然,敢吭声的也不是没有,第四军军长雷虎起身说道:“都督,我想问两个问题,第一个,建立这个士兵委员会,是为了解决军中的破事,而不是为了添乱的吧?”

    “当然不是为了添乱的。”韦泽答道。

    “第二,治理军中的破事,可不是要整人的吧?”雷虎说道,说了之后他又觉得说的不对头,连忙纠正道:“都督,现在军中广西和广东人,土家和客家,各种冲突很多。不是大事,却经常有打架的事情。军官管理,结果就有人说军官偏袒某个地方的人。这简直是管不胜管。我觉得这些破事得管,但是不能让下面的士兵觉得咱们是在整人。”

    雷虎解释完,韦昌荣笑道:“老虎啊,你就算是不说,大家也不会觉得你是怕有人去整你。”

    这个不算是玩笑的玩笑听着挺恶劣,雷虎完全置之不理。其实雷虎知道韦昌荣是好意,他这么表态是要打消大家的顾虑,顺道为雷虎打打圆场。

    韦泽没有立刻回答,他先把得到的有关广西石镇吉部队内部分裂,最终败亡的例子给众将讲述了一遍。众将没想到太平军内部居然到了这样的程度,石镇吉整顿纪律可是没坐错的,团结广西地方肯投降的官员也不是错误的选择。石镇吉也不是妄杀,让部队交出掳掠的人口,违者斩。这个要求先说在了头里。

    即便如此,最终竟然闹出两湖的太平军认为石镇吉偏袒广西人,居然歃血为盟,要杀石镇吉。在光复军将领看来,这就是瞎胡闹!

    韦泽正色说道:“我知道大家怎么想,是这些两湖士兵有问题。但是我现在要说,以地域,以土家客家来划分人之间远近亲疏的事情,在咱们光复都督府控制的区域内,在光复军里头也是有的。还很多。如果说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不要说等咱们的部队开始北伐。等咱们的部队进入广西的时候,面对大量试图反抗的土家地主,怎么能保证不往死里打?我先说明,消灭地主阶级,是一个社会层面的问题,血洗广西那就是私人恩怨的事情。咱们自己不能犯这个错!我可以把话说在头里,犯了这个错,咱们是打不了这个天下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