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32章 入局与出局(十八)

第132章 入局与出局(十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nb年4月,咸丰皇帝终于从承德避暑山庄返回了北京城。可巧的是,也差不多在相同的时间里,光复都督府也从佛山迁回了广州城。

    双反当然没有任何互别苗头的意思,更不可能有什么默契。光复军的军事力量已经足以抵御英国人的进攻,而满清朝廷也算是真正明白,只要不去杵逆英国佬的意思,允许英国佬在中国自由的销售大烟,英国佬就不会打满清朝廷。

    咸丰登基的时候曾经有过为他爹道光一雪前耻,废除与洋鬼子签订各种条约的屈辱 ” 。却没想到他比他爹败的还惨。英国人的凶猛,满清的大败,被撵出北京城的屈辱,回到北京城之后发现他最喜欢的圆明园里头的各种财物被抢了个精光。这口窝囊气让原本身体就不好的咸丰病倒了。

    病中的咸丰依旧想处理国事,就只能让懿贵人帮着分拣奏章。这个举动自然遭到了朝中大臣的反对,咸丰完全无视了这帮窝囊废的反对。这帮人对上洋鬼子的时候毫无用处,反对起皇帝来的时候倒是能说的头头是道。咸丰对他们是完全绝望了。

    到了4月29日,在咸丰的屋内帮着批阅奏折的懿贵人高兴的拿了两份奏折递给病榻上的咸丰。

    放在上面的那份是广西巡抚曹澍钟的奏折。奏折中除了写到他已经剿灭了广西大部分造反的军队,准备联合湖南巡抚骆秉章一起围歼石达开所部之外。更是兴冲冲的禀报咸丰皇帝,最近一两个月以来,他抓到了几十名从韦泽的光复军中脱离的“粤匪”。经过仔细审问,得知韦泽军中内乱,大批粤匪或被韦泽撵出军队,或者自行离开。被抓的都是家在广西西部的粤匪,离开了韦泽的军队之后选择回家。曹澍钟乐观的认为,继江宁粤匪发生过内部自相残杀之后,广东的粤匪内部出现分裂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这份奏折中全都是好消息,除了石达开正在走向穷途末路之外,曾经纵横天下,甚至击败过洋人的韦泽内部也开始分裂,咸丰皇帝因为生病而苍白的脸上也有了点血色。

    另外一份则是广西的总兵加提督衔的科隆多写的奏折。科隆多也算是韦泽的老相识,在满清武将中,能和韦泽正面作战之后还能活着继续为满清效力的人可不多,江南提督张国梁被韦泽打败,因为韦泽当时被东王杨秀清招去天京城,部队没有玩命追击,所以张国梁活下来了。和春全军在六安被歼灭,好歹逃出了条性命。与这两个人的惨败相比,科隆多在1852年与运粮队一起行动,韦泽带兵伏击清军粮道,时为御前侍卫的科隆多指挥镇定,虽然粮草被夺,部队损失过半,好歹还算是井然有序的带着部队脱离了战场。至于其他将领,与韦泽作战之时基本都是兵败身死,或者兵败被俘。

    科隆多到了广西之后接到咸丰的命令留在广西作战,几年下来积功升为总兵。作为满人,科隆多也负责起皇帝在广西耳目的重任。对于被韦泽击败的事情,科隆多耿耿于怀,所以在科隆多的奏折中,有关广西其他叛乱势力的覆灭,他写的不多。倒是对韦泽军中逃散的那些人,科隆多一个个审问,写了份很翔实的报告。

    脱离者们把韦泽能够自造武器,打败洋人的事情说的更加明白。至于脱离的原因,他们的看法就各不相同。有说韦泽偏袒广东人的,有说韦泽偏袒安徽人的,还有说韦泽偏袒北方人的。当然,认为韦泽偏袒广西土家,或者认为韦泽偏袒广西客家的人也同时存在。

    总的来说,把这些人的意见归纳起来,那就是韦泽没有偏袒这些广西人,让这些人非常失望。同样,韦泽对这些人也很失望,给他们发了路费,让他们走人了。

    科隆多当然不相信韦泽会同时偏袒这么多地方的人,经过仔细拷问之后,这些人对韦泽近几个月推行的政策有着同样的描述。原本在军官阶层中强行推广的“普通话”,现在开始在士兵阶层中强行推广。在军中更是推行了“官兵平等”“反对地方主义”“反对山头主义”的政治宣传,以及纪律整风。

    不管是有过什么样的战功,凡是拉拢组建地方派系,与其他地方的人争斗的,一概免职,接受教育。不接受军队中纪律者,就剥夺军职。愿意留在广东种地,或者去工厂工作的,就转入农业与工业部门。不愿意留在广东的,一律发放路费。

    一直非常统一的供述,到了这里出现了新分歧。据这些脱离者所讲的数据,科隆多认为光复军全军中有三千到一万人因为“地方主义”遭到整肃。军队各地方人士中的领头人物被一扫而空。

    满清军队中地方主义,山头主义盛行。各个不同地方的军队之间互相发生冲突是家常便饭,部队紧挨着扎营的时候,因为距离水源的远近,或者因为距离道路的远近,或者是抢夺和军队做生意的买卖人而碰了头,出现打死人的更是普通。

    有着充分内斗经验的科隆多完全不看好韦泽在光复军中的整肃,他认为经过这样的整肃光复军只会内部人心惶惶,心无斗志,接下来的后果必然是内部四分五裂,战斗力大打折扣。

    来自不同地方的军队之间爆发严重冲突,最后请求皇迪惩对方的奏折,咸丰没看过一千,最少也得有八百。所以他完全赞同科隆多的观点。有着如此详尽的报告,将光复军内部的矛盾描述的如此清楚,咸丰皇帝就如同喝了一碗鹿茸里头取出的鹿血般,竟然有了些气力。

    懿贵人见咸丰看完奏折之后心情甚佳,有了不少政务经验的她喜滋滋的说道:“万岁爷,若是广西来的奏折没有说错的话,韦泽也是个好大喜功,急功近利的货色。曾国藩指挥湘军猛攻安庆,胡林翼此时也已经夺情。只待消灭了江宁的粤匪,广东的粤匪的覆灭不过是弹指之间的事情。”

    这话很合咸丰的心思,他稍微有了点血色的脸上浮现出些笑容。不过这笑容也只浮现了片刻而已。“若是真如广西所说,下旨让其他省的文武官员认真查证此事。”

    咸丰皇帝有着被群臣糊弄的丰富经验,若真信了这帮文武的话,特别是相信了他们的喜报,那真的是被卖了还要在麻袋里查钱。他希望能够得到更多的信息用来比照一下。

    到了六月初,更多有关石达开与光复军的信息传到了北京。石达开所部发生了大分裂,大批部队脱离了石达开再次进入湖南与江西。此时太平军的“李狗”李秀成正带兵在江西作战,这批太平军随即加入了李秀成的战斗序列。刘秀成得到了这一大批部属后离开江西北上,目的地竟然是镇江一带。

    而石达开原本带兵南下,貌似想进入广西腹地,遭到地主团练武装的顽强抵抗之后,随即转向四川方向而去。只是他的部众经过屡次分裂,所剩兵力很是不足。

    至于韦泽,其他省份的情报就显得语焉不详起来。能够确定的是,韦泽的部队并没有发生兵变,更没有明显的分裂迹象。

    在6月11日,湖南巡抚骆秉章上奏朝廷,韦泽手下的光复军从韶关出发进兵郴州。光复军进攻速度极快,此时已经与郴州联络不上。而桂阳州也传来消息,州城附近出现了光复军军队的踪影,看来光复军并没有从郴州出发北上,而是开始西进。

    在同一天,广西巡抚曹澍钟的加急奏章也送到了咸丰的面前。光复军从梧州出发,水陆并进,他们的船只逆流而上,竟然抵达永安州城,永安州城一日陷落。

    看了这个消息,咸丰皇帝脸色苍白,他不知道该认可自己对朝廷文武不可靠的判断,还是应该为光复军的行动而更加担心。毕竟五年来,光复军一直没有什么动作。若是一路进军,或许是小规模的军事行动。现在两路进兵,同时杀入广西和湖南,这样的行动绝非是小打小闹。

    仔细看了地图,联系了奏折上的情况,咸丰苍白的脸色逐渐变得惨白。从永安到郴州,咸丰还有印象。太平军曾经冲出永安,然后一路转折杀到郴州。现在光复军占领了这两个地区,很有可能准备重走这条路线。若是咸丰没有想错的话,光复军占领永安的部队与从郴州出发进攻桂阳州的部队,最终会在一个地方汇合。那就是广西省会桂林。事情真的发展到那一步,广西将会被光复军夺走。

    就在咸丰皇帝为自己的想法暗自颤栗的时候,光复军第四军军长雷虎已经站在了桂阳州的城头。战斗毫无意外,光复军一个师万余人马包从郴州出发,包围了桂阳州城之后,半日就攻破了这座城市。城中的湘军不过两千人马,很快就被全部歼灭。

    战斗进行的非常顺利,可雷虎的心情并不很好。他的部队里面少了很多熟悉的面孔。他们大多数都是中低层指挥官。在不久前才算是结束的纪律整风之中,韦泽对于地方主义和山头主义毫不留情,有地方主义倾向的中高级军官们统统被送进军校学习,低级军官们则是集中整训。

    送去军校学习的中高级军官短期内是不可能出来了,低级军官如果没有悔改,就被实施了劝退。或者解甲归田,或者发放路费走人。总参谋部的人事处很快就选出了新的军官接掌了这些空缺的位置。

    这些行动完全公开,所以得到晋升机会的军官们喜悦之余,自然不肯重蹈前任的覆辙。不仅军中严重的地域对抗完全消失,甚至连士兵委员会都组织的不错。

    士兵们中间的那些地域头领的“害群之马”被清除之后,士兵情绪反倒没有受到太大影响。雷虎与政委亲自参与了调研,他们发现其实基层官兵其实没有真正对抗的意思,只是老乡中有人领头,他们碍于面子或者别的理由,不得不参加而已。现在领头的家伙被清除一空,大伙反倒松了口气,终于不用在乡亲和军纪之间做出两难的选择啦!

    调查结束之后,雷虎不得不承认韦泽的确抓住了关键。韦泽明显相信基层官兵是懂得道理的,清除了害群之马后,部队不仅没有丝毫反抗,内部反倒更加团结起来。

    这本该是高兴的事情,雷虎却实在是高兴不起来。他万万没想到韦泽竟然能对部队下如此的“狠手”。那些“害群之马”之所以能够存在,不是因为雷虎姑息养奸,而是这些人大多数都是战斗表现很不错的官兵。对于这帮人,雷虎不可能没有爱才之心。

    如果顶头上司不是韦泽这样有着绝对权威的人物,雷虎定然不会接受大规模清退官兵的行动,他无论如何都要保下一批人。即便是服从了韦泽的命令,雷虎在战前也曾经找韦泽谈过话,雷虎希望能够让一部分人归队,在战斗中将功折罪。

    韦泽毫不留情的拒绝了雷虎的请求。他板着脸说道:“雷虎同志,你的要求明显是没有理顺因果关系。我们清退那些同志,不是因为他们打仗不好。是因为他们不能遵守光复军的纪律。如果你让他们将功折罪,一部分肯定会认为,不遵守纪律是可以用战功抵偿的。只要有战功,那什么都可以干,什么纪律都不用怕。这样的军队和太平军的那些军头们有什么区别呢?你能告诉我么?”

    这话指出的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了,雷虎不敢辩驳。光复军最讲纪律,特别是建立起参谋部之后,军官们在指挥官与参谋之间来回调动,任何军官们都失去了对自己部队的绝对掌控权。人事权,财政权,后勤供应统统归总参谋部所有。想让部队独立已经是不可能的任务。兵为将有的军头制度在光复军中属于不可触碰的恶劣禁区,别说尝试着去做,谁被扣上个军头的帽子,整个人的前程就彻底毁了。

    但是那些被清退的人员中有不少都是雷虎很看好的人,所以他心中有着一丝希望,如果部队的战斗打得不是那么好,雷虎或许可以以这个理由在战后再为那些同志们说项一下。攻打郴州与桂阳的战斗足以证明,部队的战斗力没有因为失去了一部分战斗骨干而遭受损失。相反,由于纪律性与对作战命令的服从性增强,战斗甚至比以前打得更流畅,更顺利。

    看着城下欢呼胜利的部队,雷虎知道,那些被清退的同志们是没有重回部队的可能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