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33章 入局与出局(十九)

第133章 入局与出局(十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翟诰是安徽泾县人,监生出身。1857年由湖南辰沅永靖道道员升任广西按察使。1858年开缺为候补按察使,仍留湖南辰沅永靖道本任。186o年石达开进军四川之后,咸丰急调湖南巡抚骆秉章奉命入四川督办军务,翟诰就临时接替了湖南巡抚的职位。

    此时他正在面对自家的老乡,也是泾县人出身的翟显峰。听着熟悉的乡音,翟诰不仅没有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乡情,心中反倒是又警惕又畏惧。

    翟诰觉得翟显峰只怕是他见过的把长衫穿的最不伦不类的一个人。翟显峰个头有17o左右,在这个时代里头算是高个,而他有着圆圆的脸庞,身上肌肉结实,看着力量十足。无论是行走站立,都给人一种仿佛要把斯文的长袍甩开的模样。如果翟显峰此时穿着短衣,那就再合适不过了。

    “翟巡抚,我军希望能够归还在郴州与桂阳州俘虏的两千多湘军,却不知道你要还是不要?”翟显峰说话倒是没有他外表那般强横,声音不算很大,语气甚为从容。

    “你们到底是何意?”翟诰装出强硬的姿态说道。

    翟显峰笑道:“如果你说的是一两年之后的事情,那咱们只怕就在战场上打得你死我活。如果你问的半年到一年,那么只要湘军不南下,我们也没有北上的意思。哦,当然了,道州等地方我们是要拿下的。我个人建议,你不用派兵去救了。”

    翟诰听了这么从容不迫的回答,心中骂道:“你还真当你是官府了不成?”

    既然心中有气,翟诰回答的很不客气,“你胆子好大,到了这里竟然毫不害怕么?”

    “呵呵!哈哈哈!”翟显峰大笑起来,“翟大人,这么说吧,我们以后定然是要进军湖南的,所以打仗时候怎么死人那都是公事,杀俘虏那是私事了。你杀我不是问题,你杀了我,我等就会在湖南遍贴榜文,湖南被俘的俘虏会被处死,是因为翟诰杀了我们的使者。如果湖南百姓能够杀了你,那么我们立刻就释放俘虏。杀不了你,只要有人能杀你家人,给我偿命。我们也释放俘虏。不然的话,我们只能就此进行报复,枪决俘虏里头的军官。这笔血仇得算在你翟巡抚的头上。”

    翟诰听着这为同乡兼同姓的对手从容不迫的讲述着满满的威胁,拍案怒道:“滚出去!”

    翟显峰施施然起身,把内里衬了条假辫子的瓜皮帽扣在头上,从容的走出了谈话的后书房。等翟显峰出了门,由亲随带着他从后门偷偷离开巡抚衙门之后,翟诰就去旁边的房间见了骆秉章。

    骆秉章虽然接到了去四川督办军务的差事,此时却没有去上任。听翟诰讲述了此次会面的内容之后,骆秉章眉头紧皱沉默不语。若是光复军完全依靠军事优势做出单纯的威胁,湖南光复当然可以牙一咬,脖子一梗,破罐破摔的死扛到底。可现在光复军明确表示要与抓获的湘军军官家族联络。

    抚州之战,光复军杀了五千湘军精锐,三河之战中太平军杀了五千湘军精锐,整个湘乡已经是遍地缟素。郴州与桂阳州两地有三千多湘军,光复军连续攻下两座城池,湘军没有一兵一卒能够脱逃。若是两千多湘军再被屠戮,屠戮的理由竟然是官府不肯赎回俘虏。湖南士绅文人肯定不会放过湖南官府。

    沉思了好一阵,骆秉章咬咬牙,对自己的部下说道:“我这两天就要去四川,这边的事情就由你来办!”

    翟诰听完这话,心里头怒骂,“你这老东西倒是很知道该怎么跑路啊!丢这么一个烫手山芋给我!”

    心里头怎么骂,翟诰却知道自己这个湖南巡抚不过是临时性过度人选,即便没犯错也当不了几天,所以骆秉章才敢这么对待自己。

    “骆公,我准备先赎回人来再说!”翟诰直接把话挑明,先把骆秉章逼住,让他表态。骆秉章惹不起上百湖南士绅家族,他翟诰更加惹不起。这话一定要说道头里。

    骆秉章虽然是老狐狸,却不是完全没有担当。听翟诰说完,他哼了一声,“先去谈吧!”

    当晚,翟显峰出了住处的后门,进了一抬小轿。轿夫把他抬到了一处大户宅子的后门,门上没掌灯,翟显峰抹黑进了开了一道门缝的后门。接着轿子立刻离开,后门也完全关上。

    前来迎接的还是翟诰,他此时脸上再没有白天时候的官样。监生出身,翟诰也算是八面玲珑。在由亲随紧密包围的后书房落座之后,翟诰哈哈一笑,说道:“我说老兄,白天是公事,我问你怕不怕死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你觉得我真的会那么没见识么?再说,你我既是老乡,又是同姓。泾县的翟姓可没有外来的人。”

    翟显峰来这里并非是争口舌之利,既然翟诰已经软化了态度,他也笑道:“哈哈,你我现在既然身在两个阵营,互相试探也是应该的么。”

    转眼间,这两位远亲间的气氛就显得拨云见日了。翟诰问道:“若说我们什么都不做,你们应该不会就这么放人吧。”

    翟显峰也拿出了光复军的条件,“我们想买茶叶,不是勒索,而是真的买。当然,价钱上你们是赚不到什么钱的。”

    说完之后,翟显峰又怕翟诰误解,他说道:“我们给银子。不拖欠。若是你们在茶叶里头动了手脚,那我们只能写了榜文遍贴湖南,然后杀人了。”

    翟诰万万没想到光复军居然提出这么一个条件,他只觉得极为滑稽。只是看着翟显峰那认真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所以翟诰也认真的说道:“难道不是赎金么?”

    翟显峰摇摇头,“我们又不是绑票,要赎金做什么。再说我们不是就做这一单生意,而是想长期做这个茶叶的买卖。打仗归打仗,生意归生意。你身为湖南巡抚,总得做点对百姓有好处的事情吧。现在战火纷飞,茶叶也卖不动,你把湖南的茶叶卖给我们,那帮卖茶的和老哥你好歹也有收入。如果你能打赢我们,你功劳有了,钱也赚了。若是你打不赢我们,那你也该赚的钱赚到了,跑路回家也能当个富家翁。这样的好事又何必不干呢?”

    翟诰听的目瞪口呆,他想不到战争这等大事在翟显峰这位老乡口中变成了这么轻松的事情。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对头,仔细一想,翟诰才明白过来。翟显峰所谈的这些基于一个观点:光复军一定能够打败满清,所以翟诰还是早早的为自己准备出路为上。

    这种想法并没有让翟诰感到不安,反倒让他觉得是个不错的事情呢。对于自己这个“过渡巡抚”的定位,翟诰早就心知肚明。他问道:“却是改怎么换人。”

    翟显峰拿出了一份文书,翟诰有点迟疑的接过,上面写了一个方案。光复军提供被俘人员的清单,这里头有些军官家族就是做茶叶生意的,一些士兵家里头也种茶树。光复军做了调查,比照平常收购茶叶的最低价格,光复军从湖南收购茶叶。一个士兵最少要换一担茶叶。若是湖南方面愿意多卖,光复军也会全部收购。

    当然这里面还有个非常扯淡的条件,等收到茶叶数量够了之后,光复军放人。在此之前,光复军必须确定,家里面提供茶叶的每个士兵与军官的家人必须清楚,光复军会把茶钱交由这些被俘的湘军官兵一起带回。

    翟诰对这条问道:“我说老哥,你这是何意?”

    翟显峰嘿嘿笑道:“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凡是这等有钱来往的事情,你们官府不过几刀么?我们光复军可不愿意背这个黑锅。谁过的刀,谁负这个责任。”

    “呵呵!”翟诰巡抚被气乐了。他没想到穷凶极恶的光复军居然如此的注重自己的信用。没等翟锆说话,翟显峰继续说道:“对老兄你,这笔买卖总额度的百分之一,我们会派人送给你。我们买茶叶用鹰洋,给你也是给鹰洋。”

    翟诰巡抚瞪圆了眼睛,吃惊的说道:“你这不是开玩笑吧?”

    翟显峰摆摆手,“亲兄弟明算帐,你能帮忙办成这单生意,不能不给你好处吧。而且我把我们韦泽都督的话带给你。一年内我们不太可能北上,老兄你这巡抚只怕也当不了一年。等你不干巡抚,若是我们打过来,你投降的话,我们保你全家平安。当然,前提是你别上战场,打仗的时候刀枪不认人。”

    和光复军打仗还打出一门生意,翟诰巡抚完全无语了。

    秘密会谈之后,翟诰前去给骆秉章回禀此事。骆秉章看完了这张纸上的内容之后,恨恨的说道:“这些粤匪竟然想收揽士绅的心!真的是痴心妄想!翟……巡抚,你可质问过他们么?”

    翟诰答道:“回禀骆大人,在下也说过这话,可光复军说,大不了他们把这个写成榜文,在湖南到处传播。到时候那些士绅家族知道此事,即便不敢明着闹,却会私下卖茶给光复军。若是这么做了,士绅的怨气只会对着官府,他们光复军可没什么好怕的!”

    听了光复军这么无耻的话,骆秉章双眼紧闭,嘴唇绷住,仿佛是担心自己一开口就会破口大骂起来。过了好一阵,骆秉章才说道:“我后天就走,你来办此事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