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36章 入局与出局(二十二)

第136章 入局与出局(二十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们并不指望法国方面给我们任何支持,我们所希望的不过是法国海军不要和攻击我们的民船而已。如果贵方认为这过了贵方的底线,我方就退无可退。”左志丹有些精疲力竭的说道。

    中法之间的谈判进行的非常不顺利,法国还是欧洲那套强盗逻辑,你现在没有能够用海军压倒我,我就得漫天要价。所以法国人提出了一大堆的条件,就是不说不用军舰攻击光复军的商船船队。

    “你们既然向越南提供武器,说明你们根本没有与我们和平相处的态度。”法国代表就始终是咬着屎厥打滴流。他们坚决要求中国承认法国在越南的扩张,认同法国在越南的扩张。

    这些问题争吵过太多次,左志丹连生气的感觉都没有了,他跟复读机一样说道:“你们向满清方面出售武器的行为,就是你们愿意与我们和平相处的态度了么?”

    “清国朝廷是中国的官方政府,我们与官方政府做生意有什么问题么?”法国代表也坚持不懈的维持着法国的态度。

    经过半天毫无意义的争论,左志丹疲惫的表示明天再谈。法国方面的代表看来也累的够呛,这几天来双方反复争吵,总算是争吵出了一个底线。光复军要求不受任何影响的开辟与暹罗的贸易线,而法国方面要求光复军不能支持越南政府,明确支持法国方面在越南身上切一刀。

    外交部得到任务是让法国人公开同意不用舰队攻击广东到暹罗的海上贸易线,。前几次谈判中,韦泽就已经明确表态,光复军可以对法国与越南之间的军事冲突不闻不问,也不会派遣军队介入法国与越南之间的战争。法国人却不用指望光复军公开支持法国人入侵越南的战略,更不用指望光复军赞赏乃至帮助法国实施侵占越南领土的行动。

    洪仁玕还是抱着外交先行的意见,召开会议的时候努力想找出能够说服法国人的方法。倒是左志丹提出了完全不同的想法,“哑巴蚊子咬死人,法国人这嗡嗡叫的厉害,只怕他们心里头也是害怕。我觉得咱们谈到这里也就够了,直接派遣军舰护送商船队去暹罗开始谈大米贸易。法国人敢对咱们的船队动手,咱们反倒有的谈了!”

    一听这种用具体行动试探法国人底线的建议出来,洪仁玕连忙表示反对,“造一艘船得花费多少钱财,若是法国人真的对咱们动手,那损失就未免太大。”

    现在外交部的确不知道法国人的态度,提及了万一生的军事冲突会带来的损失,连左志丹也不敢自作主张。所幸此时光复都督府已经迁回了广州,与法国人谈完之后就可以回去汇报,若是光复都督府的总部还在佛山,那中间的周折可就大了。

    接到了报告之后,韦泽本想把议题拿到总参谋部讨论,不过想了想,他决定先去常委会上讨论此事。

    这几天外交部多次向常委会汇报谈判内容,听了与前几天毫无差别的汇报,一度对法国人的嚣张极为恼火的常委会众人也都懒得再火。财政部长李玉昌说道:“都督,我们就算是无法打通去暹罗的航线,日子也不会比现在差。怕他们作甚?而且近期的军费预算已经花得差不多了,若是再有战争,我们的财政预算只怕就要出赤字了!”

    此时已经进去了186o年的9月,再过三个月,1861年的财政预算会议就会召开,到了3月,春节过去,186o财政年度就算是正式结束。在这么一个关口,财政部长的反应自然是暂且把问题压下去。从湖南与广西收购茶叶的商路没能完全确定,财政预算中尚且不能把1861年收购茶叶的钱给列入其中,所以财政部对于任何指出都很是谨慎。

    “现在即便是和法国人生了冲突,我们也不用立刻与法国人开战。若是没有和法国人生军事冲突,今年就能开辟通往暹罗的大米生意。我们这次去广西打仗靠的就是来自越南的大米与煤炭。若是今年能够开辟新的大米来源,明年我们就能放心在广西布局了。”说话的是政法委的林阿生,这位素来沉稳的老兵倒是支持行动为先。

    财政部长李玉昌立刻反对道:“仗打起来,我们只怕立刻就会有船只的损失。现在跑海运的多数是蒸汽船,损失之后可不是小数目啊!”

    “若是不打仗,越南怎么会心甘情愿的和我们做生意?”林阿生依旧是言简意赅,说完之后,他看向了其他常委,“却不知道大家是不是接受这个事实?”

    其他常委们一一言,大家在言中都比较支持林阿生的意见。186o年年景很普通,政府收入刚够喂饱地方上的军队和工人。而光复军出动了两个军,十万部队,动了攻占广西的军事行动。为了不与地方上有过多冲突,部队后勤靠的就是通过水路运输的越南大米。靠了来自越南的煤炭与大米,这么大的军事行动对广东的粮价没有产生任何影响。

    越南人这么心甘情愿的用大米换步枪,正是因为法国人不断的打越南阮朝,光复军又如同约定那般控制了中越边境。为了抵抗法国人的进攻,阮朝哭着喊着请求光复军出售武器弹药。

    打通与暹罗之间的大米贸易线,就能够确保有更多的大米进入两广市场。十年连绵不断的战火把广西打得稀烂,充足的大米供应不仅能维持地方上军事行动,甚至能够平抑广西暴涨的粮食价格。

    商业部长李维斯是军人出身,虽然他是财政部长李玉昌的侄子,但是李维斯公开反对李玉昌的想法,他说道:“打下广西,想恢复广西秩序,需要更多的粮食和物资运进去,需要把广西的茶叶给买出来。我是觉得暹罗大米在此间意义重大。”

    见到自己的侄子都公开反对自己,李玉昌脸色难看,却没有任何放弃的意思,“我还是觉得得谨慎一些。如果到了明年,只要不继续对外打仗,我们就可以编出来对南方作战的预算来。我们现在的造船厂已经满负荷工作,用上了煤气灯之后,一天二十四小时四班倒的干过。即便如此,造出来的船还不够用。若是一打仗,损失的那些船得多久才能造出来呢?”

    韦泽静静的听着,尽管常委会中军人出身的人员占据了绝大多数。可韦泽才是军队的真正代表。身为光复会会长,韦泽的意见往往就能代表了光复会的意见。看到常委会中主张采取试探性行动的人占据了多数,韦泽才话了,“我个人比较支持左志丹同志的看法,哑巴蚊子咬死人。法国人这么叫唤,说明他们认同我们在这个地区是有着重大言权的大国。既然如此,只要有军舰护航,法国人未必真的敢攻击我们的民船。毕竟这些民船并不是去介入法国与越南战争的。如果他们真的介入,我们也只能证明我们是有能力决定越南命运的大国。大国的地位从来不是谈出来的,而是打出来的。”

    常委们很认同韦泽的想法,可眼瞅着采取试探措施的意见就要通过的时候,李玉昌依旧顽强的表示了反对,“都督,大国地位是打出来的,可钱却不是打出来的。我们这几年通过贸易赚了大量的钱,法国可不是小国,英国人又明显倾向于法国的立场。英国人前一段已经单独向我们表示,如果中法生战争,英国就只能保持独立了。也就是说,英国人就会中断和我们的贸易。那时候咱们的损失可就不止是这么一点半点。”

    李玉昌虽然是对韦泽说的这话,林阿生却接过了这话,“你把英国人搬出来算什么?真的打起来,我们已经不怕英国人了。”

    李玉昌立刻反驳道:“我们不怕英国人,却不等于我们能消灭英国人。都督也说过,英国人的港口遍布全球,我们可以用军事手段抵抗英国人的进攻,可我们又不能用军事手段逼迫英国人和我们做买卖。如果真的想用军事手段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咱们好歹也拖几年,等咱们的海军起来了,那时候就算是英国人想和咱们作梗,咱们海军把英国人打出这片海域不就行了。不过是几年时间,何必要着急这一时半时呢?”

    李维斯见李玉昌是决定顽抗到底,他半是解围,半是询问的说道:“我们派人尝试去开辟海上航线,又不是一定要打仗。也许法国人根本就不会和咱们打呢?即便有了冲突,咱们也不用立刻付诸武力。”

    “若是不能立刻付诸武力,那法国人打了我们的船队之后指挥变本加厉。若是无端助长了法国的气焰,我等何苦来呢?”李玉昌竟然拿出了非常有见解的态度出来。

    韦泽原本只是想在常委会上讨论一下这个问题,看看大伙的态度是什么样的。其他人的态度都如同韦泽所想,可李玉昌无论是见识,还是对政战的观点实在是出了韦泽以前对李玉昌的看法。对这个问题,韦泽心中甚是疑惑。到底是韦泽以前看错了李玉昌,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韦泽对此倒是有了极大的兴趣,他初步判断,李玉昌或许是手下新召集了什么了不起的幕僚。想来想去,韦泽竟然想不出会是什么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