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37章 入局与出局(二十三)

第137章 入局与出局(二十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常委会开的很晚,李玉昌开完会就回了家。进门之后,李玉昌见到自家夫人先是眉毛挑了挑,然后讶异的问道:“有什么好事么?”

    “啊?”李玉昌没想到自家夫人竟然这么说,他努力压抑住自己几乎一下午的激动情绪,尽量用平和的语气说道:“哪里就能有那么多好事了?”

    “真的么?”李玉昌的夫人和李玉昌成亲二十多年,对李玉昌自然相当的了解 ” 。她笑道:“老头子,看你笑的跟鸡贼一样,若是说没有好事我可不信。”

    李玉昌连忙摆手,“真的没什么好事!”

    听李玉昌这么说,他夫人也就不再说什么。倒不是他夫人相信李玉昌的话,而是她觉得李玉昌不肯说,也没有必要去逼问。反正逼问也问不出什么来。

    与自家夫人有了这番交流,李玉昌先自己回了书房。光复都督府现在统一住房,一色的三层筒子楼的单元房。房子分为两室一厅和三室一厅,根据人口不同申请不同的住处。与太平天国的王爷府,丞相府,将军府相比,这房子就显得很寒酸。能让大家觉得与众不同的就是煤气灯,上下水系统,冷热水,蜂窝煤炉,玻璃窗,还有封闭式阳台。虽然谈不上奢华,却极为方便。

    &nb月的秋蚊子厉害,所以李玉昌家的艾草蚊香在屋内留下了比较刺鼻的香味。而家里面用了椰子油的香皂,空气里头也残留着淡淡的香气。原本这些味道让李玉昌感觉很舒服,现在心情不好,这味道让李玉昌觉得很是烦躁。他在书房里面坐立不安,干脆背着手开始溜圈。

    李玉昌的确没有很高兴,却是很兴奋。以一个人的反对,硬是让韦泽没有下达最终的命令,这在常委会议上是很罕见的事情。韦泽在光复都督府中一言九鼎,大家对韦泽的谋略远见都佩服的五体投地。能够阻挡韦泽的意见,李玉昌也算是真正的人物了。

    光复都督府的财政部等于传统的户部,却与传统的户部大大不同。光复都督府没有人头税,财政部只管税收。更具体的说,就是工农业税收和财政支出。光复军不存在幕僚体制,而是采取了公务员体系。经过“三定制度”,定岗位,定职责,定人员。配合了监察制度对各部门提交上来的“三定”内容实施审核,定期评估。基本上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模式。公务员的薪水,部队的军饷,还有工业投资,都归财政部管理。

    这个职务之重要,远胜满清的户部。李玉昌也看过些资料,满清财政枯竭,中央政府拿不出银子来,只能由地方督抚自行筹措。“厘金制度”就是地方督抚们不得不采取的手段。

    在光复军中当了财政部长,韦泽引导最高的政策纲领,军队开疆拓土,商业部跟随军队,打下一个地盘,就充分引导当地的经济作物进入流通市场。面对世界各国的海上贸易则充分消化了这些商品。以一介商人起家的李玉昌现在对自己的权位与功绩非常满意。

    坐在书房里头,李玉昌想着自己的职务,想着自己的所作所为,想着此次与韦泽杠上。激动的情绪还没有完全退去,韦泽从来不会因为反对意见而治别人的罪,这是韦泽令李玉昌最佩服的一点。然而李玉昌此事有点真怕了。

    第二天,李玉昌上班之后先去找了李仪芳,李仪芳作为韦泽的秘书,现在在秘书处工作。作为李仪芳的伯父,李玉昌却没敢摆什么架子。他有点紧张的说道:“仪芳,我昨天和都督争执了。而且我把你给我说的那些向都督说了,结果都督……没有立刻下令。”

    听到这里,李仪芳脸色就变了。“伯父,你对都督说了什么?”

    李玉昌就把他反对现在直接试探法国人底线,先做更多准备的事情向李仪芳说了一遍。李仪芳微微咬着嘴唇,秀丽的眉毛已经皱了起来。沉吟了片刻,李仪芳正色说:“伯父,你对都督说的话是你想说的。可不要推到我身上!什么我给你说的话,我给你说的话那么多,我怎么不知道我给你说过什么呢?”

    听了这毫不客气的回应,李玉昌先是一愣,然后有点不高兴的答道:“仪芳,我本是想问你些政治上的事情……”说到这里,李玉昌已经明白了李仪芳的意思,他不高兴的别过头,鼻孔里喷了喷气,然后才扭过头,“那话不是你给我说的,是我想对都督说的。若是都督责怪下来,我自然承担。只是……”

    李仪芳毫不客气的打断了李玉昌的话,“伯父,既然你都决定承担了,那和我有什么干系?我跟着都督这些年,鹦鹉学舌一样学了都督几句话,和你聊天的时候卖弄了一下。该说不该说我都说了,那该怎么样我都认。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伯父,我告辞了!”

    说完,李仪芳起身就离开了办公室,把李玉昌一个人丢在那里。李玉昌也觉得很没面子,悻悻的起身离开了。

    白天的时候韦泽继续开会,此次参加会议的却有总参谋长居俊峰。居俊峰明显是来表达鹰派观点的,此事李玉昌倒是没了昨天那股子锐气,他只是搬出昨天的那套说辞,并没有针对各方面的问题有针锋相对的争论。

    韦泽皱起了眉头,他倒不是真的想让李玉昌一败涂地。在韦泽看来,现阶段一位保守稳健的财政部长是件好事。韦泽领着一众人到处生事,财政部长保守些,能够精打细算,这才能让军部知道财政的艰辛。古话说“忘战必危,好战必亡!”一个好战的国家只会导致自己的灭亡,在21世纪,强大的美国在阿富汗照样被拖得不得不撤退,认为军事是最佳解决问题手段的国家,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韦泽才让居俊峰出场。没想到的是,一晚上过去,李玉昌居然蔫了。这让韦泽措手不及。居俊峰提出的试探性战略居然眼瞅着就要轻松通过了。瞅着居俊峰意气风发的样子,韦泽不动声色的说道:“先休会!”

    等李玉昌去厕所的时候,韦泽也去了。韦泽问道:“李部长,你这是怎么了?”

    李玉昌连忙说道:“都督,我回家想了想,我的想法或许是太悲观……”

    韦泽皱了皱眉头,“合着你昨天你说那话是一时冲动么?”

    “这个……”李玉昌为之语塞,他看得出韦泽很失望,这让李玉昌更为难起来。如果失去了韦泽的信任,那下场不会太好。韦泽多次在全国代表会议上,在常委会上,在常委扩大会议上说过,对错是可以讨论的。但是一个人最重要的品质在于坚定,如果只会顺风倒,就不用指望这人干办大事了。对这种人是无需讨论了。

    不过李玉昌毕竟是四十多岁的人,久经世故,他立刻有了自己的决断。抬起头,李玉昌说道:“都督,我会坚持我自己的看法。这点请你放心,我只是昨天回去想了很多,觉得在都督或者总参谋部的立场上,试探一下是必然的。”

    韦泽见李玉昌算是恢复了精神头,他警告般说道:“你是财政部长,你就从财政部长的角度说话。什么时候任命你当了总参谋长,你再从总参谋长的角度说话!”

    说完之后,韦泽撒泡尿,然后走了。

    李玉昌好不容易应付过去了韦泽的事情,他也觉得有点后怕。其实稳稳站在财长部长的位置上说财政部长考虑的事情,还是李玉昌和李仪芳说话的时候,李仪芳提出的看法。李玉昌也看过些书,书里面对忠臣的定义就是忠于国事。结合了李仪芳的话,李玉昌倒是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觉。原来只要忠于国事,就能成为忠臣。而且李仪芳认为韦泽是领着大伙干事的,只要是干正事,韦泽是不会对部下的反对真正恼火的。李玉昌算是找到了自己在光复都督府中的定位。这一路干下来,虽然很累,争执也多,却始终很稳定的把工作干到现在。

    现在他知道了韦泽恼火的不是被李玉昌反对,而是李玉昌没能坚持自己的立场。在深感李仪芳见识深刻的同时,也对自己不小心得罪了自己的侄女而后悔。

    只是任何事情都得分个轻重缓急,眼下不是先处理李仪芳的时候。小便之后,李玉昌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先把思路又给理了一遍,特别是昨天那番大部分来自李仪芳的认知,他仔细给反思过。这才回到了会议室。

    大家此事已经都在等李玉昌一个人,居俊峰心情愉快,就等着赶紧把最后的意见敲定。因为等的也有点久,见李玉昌进来,居俊峰笑道:“李部长,你再不回来,我们就准备去捞你了。”

    想通了关节,李玉昌笑道:“哈哈!不用捞,我自己能出来!”

    这对答让大家都是哈哈一笑,在轻松的气氛中,李玉昌坐到位置上。他先开口了,“居参谋长,你说不怕与法国人的军事冲突,我也相信我们最终能够获胜。但是能获胜的方法夺了,我不懂军事,最终怎么打我不知道,你说了我也不会很清楚。我只想让你说说,你认为最大的支出会是多少,最小的支出会是多少。”

    居俊峰没想到李玉昌在厕所待了这么久,回来之后居然提出了一个他不能不回答的问题。最小的支出就是法国人不敢和光复军真的起冲突,可最大的仗会打成什么模样,总参谋部其实也没有定论,更不用说算出具体的费用。被这么非常数据化的一问,居俊峰张口结舌的竟然答不上来。

    韦泽还是努力面无表情的看着会议上的讨论,不过他心里面倒是非常满意的。这才是决定重大问题时候应有的会议模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