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章 永兴(二)

第2章 永兴(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湖南进入11月之后天气正式开始变得凉爽。郴州是岭南进入长江流域的重要城市,却在岭南以北。广州即便是进入11月之后依旧湿热,穿短袖也毫无问题。而在郴州,就需要穿上长袖衬衫,衬衫外面加一件军服上衣也不会感觉很热。

    稳固占据广东好几年了,光复军的军工部门终于能够提供大量的橄榄绿染料,二十几万部队全部是统一的绿色军衣。周金国的军衣颜色,质地,样式,与战士们别无二致。除了他的胸前还有两个口袋,里面可以装怀表、钢笔等军官们用得上的工具。所谓四个兜和两个兜,就是光复军官兵之间在服装上的最大区别。

    当然,这得靠的很近才能看清楚。远远看去,所有的军官与士兵统一的绿军装,带帽檐的八角帽,完全看不出这些战士之间的区别。与湘军或者其他清军那种军官与士兵鲜明分别的军队完全不同。

    团长命令周金国的部队沿河扫荡拆除湘军的设下的营寨,如果遇到湘军抵抗,就尽可能采取全新的战术解决湘军。湘军明显没有留下人等死的打算,周金国扫荡了十几个寨子,都是空空如也。最远的那个寨子被点燃的时候,周金国站在那里向家乡的方向眺望了好一阵。

    面前的那条路依稀熟悉,翻过两座山,绕过三个大大的弯,只用再走一天多,只用再走八十几里路,周金国就能回到自己的家乡,回到自己的家。周金国好不容易才压制住了带兵回家的冲动。先,他作为营长,没有政委与参谋的同意,他完全不用考虑带着部队私下行动。团长出前反复交代,部队不允许跑远。其次,即便是私下行动,一旦回到光复军中,不死也得被剥夺军职。几个月前的大清洗中,别说是一个营长,以湖南人自居的师长都被免职之后送去军校学习。

    大家都不是傻瓜,更重要的是,光复军也不隐瞒这些事情。反对“地方主义”并非是一个玩笑,粘上这个名声,再能打的军官也会被撤职。

    向着故乡的方向看了好久,周金国才垂头丧气的带领部队返回了郴州。

    一来一回总共花了三天而已,到了郴州的营地,周金国立刻找到军医,开口就问道:“大夫,怎么样了?”

    军医明显记得周金国说过有关研究枪伤的话,他答道:“这些子弹很多都是一枪两眼,留在敌人身体里头的反倒是不多。我仔细研究了一下贯穿的伤口,里头的残留物……”

    周金国最初还忍着,可听着军医这么长篇大论的讨论了光复军子弹的特点,他终于忍不住,很客气的对军医说道:“我给大夫你的那个湘军伤员,有没有好过来?”

    听了周金国的问题,军医想了想,“哦?哦!那个伤员啊!他运气不错,子弹打了个贯穿伤,没有伤到要害与骨头。只是湘军的治疗水平太差,如果及时救治,只怕失血量都会有限。却不知道这小子是走了什么运,伤不算太重,再过几天,只要伤口没有化脓,他就能满地乱跑了。”

    周金国连忙问道:“我能和他说说话么?”

    “这个你得问看守,那人是湘军又不是我们光复军。自然有人看着他们,我说什么都不算。”军医答道。

    周金国先是听得有些迷糊,转瞬就明白过来了。光复军军中的军医言权很大,但是对一帮湘军俘虏,光复军自然不可能用对待同志的方式去对待湘军俘虏。所以周金国直接跑去见看守,很快就看到了病床上的吕尚阳正闭着眼睡觉。见过伤员,见过昏迷,见过死亡。周金国一眼就看出吕尚阳虽然很虚弱的躺在那里,却不是前几天见到时候那种一堆破布般随扔在草席上的模样,他现在舒舒服服的躺在病床上睡着了。

    坐过去晃醒了吕尚阳,吕尚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盯着坐在身边周金国看了好一阵,吕尚阳有气无力的说道:“我有点记得你。”

    “我是周金国。咱们以前在村里头打过。”周金国说完之后,停了一阵才补充道:“我认识你姐姐吕玉凤。”

    吕尚阳已经完全想起来以往的事情,他喘息着说道:“你……你是周家的老五!”

    见到吕尚阳认出了自己,周金国心里面倒是也轻松了不少,他接着问道:“咱们永兴那边有什么变化么?”

    吕尚阳欲言又止,在周兴国的催促下,过了好一阵才说道:“你自己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如此的回答让周金国觉得事情很不对头,他沉下脸说道:“难道我家出了什么事情不成?”

    吕尚阳没想到周金国竟然能猜出不少事情,他只能说道:“粤匪从永兴走了之后,清军就跟着粤匪来了。我们家回到原来的地方之后,只知道官军到处烧杀,后来就没见到你家人。”

    “什么?”周金国怒吼起来。他当然想过自己家日子可未必会多好,却没想到自己家竟然没人了。盛怒之下,周金国一把抓住吕尚阳的衣领,瞪着吕尚阳吼道:“你不要骗我,是不是你家人对我家下了毒手。”

    “咳咳!”被周金国抓住衣领一晃,牵动了伤口,吕尚阳忍不住咳嗽起来,咳了一阵,吕尚阳总算是喘过了这口气,他声音虚弱的说道:“老周,咳咳!过兵的时候我家早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咳咳!咳咳咳!我们回家的时候,家里头被抢了个干净,也不知道谁放的火,烧了我家一半的宅子。咳咳!咱们乡里乡亲的,我们家被折腾的那么惨,怎么会去杀你家?”

    周金国听了吕尚阳的解释,倒也觉得有些道理。他放开了吕尚阳的衣领,继续追问道:“这都七八年了,难道我家人还没回来么?你都当了湘军,竟然什么都不知道么?”

    “咱们永兴过了几茬的兵,太平军走了,来了广西兵、湖北兵、广东兵、贵州兵,我们家回永兴之后还过了一茬贵州兵。我家为什么要当湘军,不当湘军的话,外地兵这么一茬一茬的过,过一茬抢一茬。没有咱们湖南兵守着湖南,谁顶得住啊!”吕尚阳解释着自己当湘军的原因,说着说着也想起了以前的日子,他竟然忍不住哭起来。

    看着吕尚阳那真诚的泪水,周金国倒也信了七八成。即便如此,他依旧威胁道:“我们要不了多久就能打回永兴,若是让我知道我家是你们吕家下的手,到时候我杀你们全家。”

    这威胁并没有把吕尚阳吓住,吕尚阳喘着气说道:“我二哥哥在抚州被你们光复军杀了,三哥在三河被粤匪给杀了。咳咳,你们差点把我也给杀了。你们欠我们家多少人命。你要杀就杀,别找什么理由。”

    看吕尚阳这模样,周金国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军医院。

    回到营地,周金国先跑去找团长,请求团长下令攻克永兴。如果不能攻克永兴,周金国就没办法对自家的去向进行调查。按照吕尚阳所说,周家在1853年的时候没人在老家,家里人到底去了哪里?当时周家选择加入太平军的只有周金国一个人,那时候周家男男女女还有十三口人。这十三口人说没有就没有了?周金国完全不信。

    团长并没有答应周金国的请求,哪怕是周金国哭着请求也没用。“现在部队没有接到北上的命令。没有命令,我们就不能出动。”

    “团长,我求您了,就算是不打永兴,咱们能不能派点人去调查一下?”周金国哀求道。

    听了这个请求,团长叹口气,“我只能去问问师长。不过周营长,没有命令,谁都不许擅自行动。现在抓纪律抓得很严,你要注意遵守纪律。”

    周金国知道这点,从团长那里出来之后,他又给都督韦泽写了封信。上一封信就没有得到回复,周金国对这封信也没有什么信心。

    和周金国想的不一样,他的信与其他人的信一起寄到了广州,这些信经由专门人员审查之后,变成了各种汇总。周金国是11月9日写信给韦泽,信任的政治部主任沈心在11月16日拿了一份报告前去找韦泽汇报情况。

    将统计数据和相应的内容分类交给韦泽,沈心就介绍道:“都督,现在部队里面不少湖南籍的同志都请求尽快解放他们的家乡。有些是寻人的,有些是只想回家。同志们的信写的可是很动情,特别是距离家里头不过一步之遥,却只能服从命令,不继续前进的同志。写的信我看着都想掉泪。”

    韦泽无奈的摇摇头,他能想象这些同志的情绪。解放广西的时候,包括韦昌荣在内的大量广西当地的同志都想尽办法试图弄清楚家里头的情况。对往前线的信件进行检查的时候,现里头很多都是拜托进军广西部队的相熟同志帮着打听消息的。

    广西还好说,拿下来之后对整个战略局面没什么影响。湖南就完全不同。湖南是湘军大本营,韦泽部队里面湖南籍的官兵来自大半个湖南。若是满足了大家的需求,那就只能拿下整个湖南了。

    可现在恰恰不是拿下整个湖南的时候。光复军里头太多兄弟都出身自太平军,所以没人想承担起灭了太平天国的名声。而且最新情报里头湘军已经围困安庆大半年,看来是铁了心要攻克安庆。即便是光复军夺取郴州,湘军也没有回师的意思。

    让满清与洪天王死磕,满清干掉了洪天王的时候也定然是元气大伤,那时候准备齐备的光复军杀将出去一举荡平清军。这是光复军上层的如意算盘,所以沈心也没敢劝说出兵,他只是说道:“都督,既然咱们已经进了湖南,也不能这么干看着。我倒是觉得咱们不妨在湖南搞政治宣传吧。把咱们耕者有其田的政策在湖南宣传一番。这样总是能先分化一下湖南。等咱们正式进兵的时候,湖南当地的百姓也知道为什么要跟着咱们光复军走。”

    没人催促韦泽进兵,韦泽觉得心里头好受了不少。对于沈心的这个计策,韦泽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正好也可以调查一下湖南同志家里面的情况么?”

    “是的!”沈心爽快的答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