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7章 永兴(七)

第7章 永兴(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土改有关江山万代,种地的若是连地都没有了,或者靠种地根本养活不了自己,不起来造反还能怎样?推行土改,就是要让大家以后能活下去。”

    第四军里头的宣传倒是简明扼要,沈心其实也对这样的宣传不是太有信心。可以江山万代为理由的宣传效果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光复军内部立刻就表示了支持,公开反对的声音消失的无影无踪。至少是在公开场合再也听不到反对的意见。

    沈心还担心大家是不敢说话,他也参加了不少会议,在会议上询问同志们的看法。同志们的看法极为统一,“既然土改保证大家都有地种,税收只有三成。既然土改是要保卫万代江山,那大家还有什么可说的?光复军里头没有一个人不想跟着都督建立万代江山。”

    部队同志们高度的政治觉悟,至少是高度的造反觉悟,让沈心无言以对。在给韦泽的报告中,沈心写道:“民心可用,军心可用。”

    第四军的营长周金国倒是没有这样的感触,他起来造反的目的就是想有稳定的土地,而且不要再受各种苛捐杂税的盘剥。听了有关土地问题的“讲道理”会议之后,他也不想再受盘剥。更何况土改与“万代江山”有关,他就更没有反对的理由。

    令周金国高兴的是,部队内部很快稳定下来。周金国甚至有机会见了周金才一次。举报周金才的不是周金国,而是周金才的营政委。周金才百般请求见周金国当面向他道歉。当众大骂周金国,给周金国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所以这个请求最终被同意了。

    禁闭区域在营地中的一个小院,倒也是砖瓦房。但这并不是因为特殊优待,而是怕他们跑了。在院子的接待室里头等了一阵,周金国见到警卫把周金才带了出来。这二十几天的禁闭生活让周金才整个人都蔫了。他胡子拉碴,脸色苍白。刚在周金国对面坐下,周金才为了骂周金国的事情连连道歉。

    周金国此时已经基本把被骂的事情放下了,不过头几日他是杀了周金才的心都有。此时看到了周金才的惨状,他心里头其实蛮开心的。若是周金国出手,无论如何是不可能把周金才整成如此模样。

    “金国,我请你来是想求你两件事,第一件事我想求你能不能在师长面前替我说说好话,我知道错了,只求部队不要把我撵走。”周金才一脸悲戚的神色,“我不想被部队撵走。部队的饭我还没吃够呢!”

    这理由倒是真的打动了周金国,进了部队之后就有大米饭吃,可进了部队之后却不是只有大米饭吃。第四军原本在韶关驻扎,部队自己种地,种菜,养鸡,养猪,养鱼,种桑。平常的伙食那可不是一般的好。周金国在家乡的时候就没怎么吃过肉,在韶关这几年里头,部队不仅有肉吃,烹调的时候还有各种香料,食用油的供应也很充足。一个礼拜怎么都得有两三天可以吃肉。若是回家种地,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有这等伙食。

    在这样伙食的滋润下,部队的同志们身体强壮,即便是战斗和训练中要经受风吹雨打,各个晒得黝黑。但是人人都有那种顶级大户人家才有的带点油光肤色。更准确的说,吃进肚子里头的油水在点皮下脂肪层中颇有储存。

    周金才这二十几天的禁闭之后,那种油水已经被耗掉的所剩无几,看上去和这个时代普遍干巴巴的肤色没啥不同了。周金国经常与周金才一起吃饭,他深知周金才已经养成了爱吃肉食的习惯。周金国忍不住问道:“你这些天都吃了什么?”

    “稀饭,咸菜。”周金才哭丧着脸答道。

    “金才,你怎么想着一定要当地主呢?”周金国又问道。

    这个问题让周金才更加痛苦起来,他眼中此时已经闪烁着泪水,“那还不是听了以前的熊团长说的话。他在两年前说过,等以后不打仗了,咱们这帮营长们各个都要分几百亩地当地主。他是团长,他说了之后我能不信么?所以一听说分地,我就觉得是都督说话不算是。没想到原来是熊团长胡说八大,都督可从来没有这么说过。”

    听了周金才的回答,周金国目瞪口呆,他根本没想到事情背后还有这样的缘故。对与以前的熊团长,周金国很有印象。这家伙平素里就好吹牛,净说些听着就不靠谱的事情。例如他以后能如何的飞黄腾达,跟着他没错。两年前部队整顿,很大一部分人都被叫去军校学习。熊团长就去了军校,从此再没了消息。

    周金国虽然官职不高,资历却在那里摆着的。因为人面广,他很清楚被送去军校的人是完全不同的。一种是正常的进军校培训,这种培训都是在部队进行人事调动时候会出现的情况。另一种则是突然接到进军校培训的命令,这种调动的人中很多都是被认为有问题的。只是部队给他们留点面子,不说解职,而是用去军校培训为理由给弄走。

    “熊团长的话你也敢信么?”周金国说话的声音都有点颤抖。

    周金才懊悔的哭了,泪水滚滚而出,周金才用脏兮兮的衣袖猛擦,都没能及时擦干。哭了好一阵,他情绪得到了疏解,这才哽咽的说道:“我这不是猪油蒙了心么。以前看家里头地主的威风,我也想当地主啊!熊团长这么一说,我就光想着能当地主了。后来他去了军校,我虽然觉得他的话可能不靠谱。可……可总是觉得他是个团长,能这么说定然是有点缘由的。我是真的想当地主,所以这两年我不敢对大家说起这个,只能自己想想。我也问过些人,大家说的都不一样。不过也有人说真的会给大家几百亩地。我就信以为真了……呜呜……”

    听着周金才的解释,周金国几次张开了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批评这为兄弟自己犯傻?还是该说他是咎由自取?周金国其实原本想问的是,周金才为什么被撤职之后跑去他那里发了疯般的大骂。现在也不用再问了。被剥夺了营长的职务,又知道了根本没有分地的那码事,周金才的前程是彻底完蛋。正常人遭到这样的局面,不发起疯才怪呢。

    周金才又哭了一阵,他对周金国哀求道:“金国,我只求你去师长那里给我说说情。我也不说当营长,让我当个连长,当个排长……,当个普通战士都行。只是求师长千万不要撵我走啊!我不想离开军队。”

    周金国不敢答应去找师长,部队里头为了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好不容易才把事情平息下来,周金国此时去说情,只怕会自身难保。可对着好友的哀求,周金国也没办法拒绝,他只能说道:“我知道了。我先找团长说说。若是团长能够答应,我们就一起尽力看看。”

    回到团部,把情况说了一下,团长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这可不行。我根本没有任免人的资格。这等事是人事部门说了算。”

    如果说有谁是比找师长更让周金国害怕的,那估计就是人事部门了。那里头的家伙们真是物以类聚,一个个性子都阴的很。说话从来不给人明确答复。他们倒也不会怠惰公务,该评级的时候也不拖拉,可平日里别指望从他们那里得到任何有用消息。

    周金国说道:“团长,我看金才是真的知道错了,他犯了这个错也有以前熊团长胡说八道的缘由。你能不能帮他说说话。”

    听了这个,团长大怒,“金国,我帮他说话,谁帮我说话?!金才出了这档子事情,师长大骂我的时候,谁帮我说话了?现在让我帮金才说话,我是嫌挨骂挨的不够么?”

    气呼呼的说完,团长看周金国老老实实的不敢吭声,气倒也消了点。他余怒未消的说道:“你现是觉得金才骂你骂的不够么?他跑去部队大骂你背后告黑状。为了帮你消除不良影响,咱们团里面专门派人给你说明,说明了来龙去脉。你现在反倒是想替他说话了。合着我们这么干是干错了。啊!你们兄弟情义深,我们对你兄弟不够意思了是不是?”

    周金国原本是准备放弃的,可听到团长这话,他忍不住反驳起来,“团长!你可不能这么说。这事情一码归一码……”

    “行了行了!”团长不耐烦的挥手打断了周金国的话,“咱们不用再吵。找师长你自己去,我是不会去的。”

    从团长那里出来,周金国想来想去,还是去了师部。这件事若是袖手旁观,周金国觉得实在是心里面不安。就现在看,周金才自己的确有问题,可也是被人给诳了。若是部队早点把熊团长那种人给调走,岂不是不会有现在的局面么?

    到了师部门口,周金国就见到门口多出了不少警卫员。正在想是不是要进去,却见师长陪着军长和有点脸熟的年轻军官从师部里头走出来。那青年军官是沈心,他倒是注意到了周金国。此时闹得这么大,与周金国有想当大的关系。一看周金国那患得患失的表情,沈心就觉得有点问题。

    走到周金国面前,沈心笑道:“周金国同志,有什么事情么?”

    周金国此时也认出了沈心,见到沈心和蔼的表情,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他说道:“我是来想给周金才说个情。他只是被人给骗了,也知道错了。我觉得他和那种坏人不一样。”

    见沈心与周金国打招呼,师长也跟了过来。此时听到周金国竟然胆敢给周金才说情,他立刻勃然大怒,也不管沈心就在旁边,师长喝道:“闹出这么大的事情,丢了部队这么大的人。没毙了这小子就算是他坟上烧高香了!你还来替他说情,怎么他还想官复原职不成?”

    事情已经挑开,周金国倒也没有像原先那么怕,他说道:“师长,若是都督早点把这纲领拿出来,说清楚这是攸关万代江山的事情,给周金才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想着当地主。这不还是他被人骗了么?”

    师长怒目圆睁,“什么?你这是说都督有错了么?我抽死你!”说完之后,师长上前一步作势要打。

    沈心连忙拦住了师长。终于有人敢出来说是政策普及晚了,这其实也是沈心的想法。因为闹出了周金才的事情,第四军里头都急着息事宁人,所以部队根本没有任何反思,以沈心对韦泽的了解,韦泽绝对不会满意。只是此时军心有点动摇的意思,韦泽若是敢继续批评部队,部队的反应绝对是找出“罪魁祸首”来顶缸,而不是真的对内反思。

    拦住了愤怒的师长,沈心扭过头态度和蔼的问周金国,“周金国同志,你既然有这样的想法,我也愿意来听听你说的这件事。正好雷军长也在,我们大家一起来听听。”

    说完这些之后,沈心又怕周金国压力过大,他笑道:“说真的,我也不是完全反对你所说的话。不过你可得有什么说什么。”

    师长看着周金国在政治部主任沈心的挑拨下竟然有点跃跃欲试的模样,他心里头恨不得把周金国掐死。现在部队里头认为政治部就是监军,大家都希望能够赶紧把这帮大爷伺候好了,让他们赶紧滚蛋。所以是“极力配合政治部的工作”。

    总参谋部制度下,出了事情就得有明确的人来负责。这次师长运气好,没人想追究他责任的意思。所以师长只等着严惩了周金才,把他撵出部队,给了上头一个认真的交代。这就算是了事。任何让这个过程起波澜的行动,都是师长想极力避免的。

    但是政治部的“监军头子”沈心已经说话了,师长只能狠狠的盯着周金国,试图让这个混蛋知难而退。没想到沈心避开了师长的怒视,跟着沈心就进了师部。

    师长没敢立刻跟进去,他走到在旁边“看热闹”的军长雷虎身边,道:“雷军长,我部队里头这山头主义没打光,我……”

    不等师长说完,雷虎笑道:“这和山头主义有什么关系?山头主义是私下讲掏心窝的话,公开的时候说些早就商量好的屁话。公开讲的真话算什么山头主义。再说,若是你被查了,难道我还不能公开替你说几句好话么?”

    师长完全没想到军长雷虎是这么一个态度,他心中瞬间生出一种温暖的感觉。在紧张了这么快一个月之后听到如此暖人心的话,他只喊了一句“军长……”接下来的话竟然哽咽的说不下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