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1章 杀戮的理由(十)

第31章 杀戮的理由(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庐州后世叫合肥,位于安徽省正中央,长江、淮河之间、巢湖之滨,襟江拥湖。湘军就利用了这样达的水网,派遣一支内河船队也抵达了水门外,封锁了庐州的水路。

    太平军的天义侯吴少康在城头仔细的看着城外的水6构架而成的清军包围网,夕阳下,水上所有船上都打着湘军旗号,小船往来巡逻,大船上架设火炮,可以随时攻击水上与6上的目标。庐州这么快就陷入重围,湘军的水军功劳很大。李开芳带兵从北边退到庐州,庐州旁的淝水原本能够当作抵挡淮军的天然屏障。从南边而来的湘军水师控制了淝水之后,淝水就变成了捆在太平军脖子上的一根绞索。

    在6地上,湘军已经逼近了城墙,在太平军火炮射程之外拼命的构筑工事。面对如此局面,吴少康心里面如坠冰窟。八年前,吴少康就跟随李开芳北伐,在天津附近遭到了清军的包围。那时候远离天京城,在陌生的河北大地上。周围是层层包围的清军,以及不知道何时会杀出来的清军骑兵。吴少康心中就有过这样绝望的感觉。

    绕过管城头上那些垂头丧气乃至低低哭泣的安徽本地官兵,吴少康直奔王府。进了王府,刚到大厅门口,就听到钟大洪正在高声说道:“请王,我等今晚就去劫营吧。若是让湘军扎好营寨,我们可就糟了。”

    快步走进大厅,就见到请王李开芳麾下主要将领们基本都在。大伙一个个神色激动,钟大洪正在高声说着自己对战局的看法,“今天清妖逼着城外百姓打头阵,不少根本不敢对百姓动手。彰王来信中说过,清妖在江西就经常用百姓打头阵,江西本地的官兵怕伤了百姓,所以原本能赢的仗,也输了不少。咱们不能让湘军再这么打下去了。”

    李开芳的主要将领还是广西兄弟,安徽本地的兄弟主要是中低级军官,所以大厅里头暂时还没有放声大哭的人。

    “这么做不妥。”胡少康立刻说道。

    听到胡少康公开的反对,钟大洪瞪着胡少康。彰王林凤祥一度想完全整顿太平军军制,模仿光复军那种没有爵位,单纯以整编之后的部队为基准的军官制度,但是最后还是失败了。李开芳的部队甚至还算是好的,至少能保证延续了一个军十个旅,约五千人的编制。可乱封爵位的事情却是避免不了。胡少康与钟大洪都是指挥一个军的指挥官,爵爷也都是天义侯。这是仅次于王爵的爵位。正因为爵位与职务相同,钟大洪不高兴,也没办法把胡少康如何。

    向请王李开芳行礼之后,胡少康立刻说道:“请王,咱们赶紧突围吧。”

    李开芳今年已经5o岁了,身体还很健康,头却已经花白。听了自己部下的建议,李开芳怒道:“现在庐州粮草甚多,咱们还有七个军快三万人。在这里守上个一年半载毫无问题。”

    怒斥完了吴少康的失败主义言论,李开芳听了片刻,才问道:“突围了去哪里?”

    几乎是无视李开芳的愤怒,吴少康立刻答道:“往镇江方向去。”

    “彰王只怕很快就能渡江援救,我等再撑一段就行。”李开芳继续呵斥道。

    吴少康没有被李开芳的表情所欺骗,他认真的说道:“请王,我跟着您从广西打到现在,咱们什么阵仗没见过。若是彰王能渡江,湘军的水军也打不到庐州来。若是说谁能救得了咱们,那也得是齐王那等强军才行。请王,我等现在不突围,接下来就是安庆与寿州的局面。”

    李开芳没有继续怒骂自己的部下,吴少康是跟着他从广西出来的老兄弟。这些年来吴少康作战非常勇敢,绝非胆小怕死之辈。李开芳以前非常讨厌韦泽,可这些年过来,他年纪大了,也不得不承认,若是没有韦泽北上救援,他李开芳早就死在天津了。没有韦泽建立的淮河防线,李开芳也不可能在淮南坚持这么久。不管李开芳喜欢不喜欢韦泽,可韦泽没有欠过李开芳任何人情。反倒是李开芳至少欠下韦泽一条性命和一场功名。

    能公正评价过去,李开芳也能比较正确的评价现在。太平军中若是有齐王韦泽那样的强军,李开芳在庐州就能获救。可自打韦泽走后,太平军中始终没有出现过韦泽那样的悍将。

    “庐州粮草充足,我等定然能守下去。”李开芳还是拿出老生常谈的道理来。说完之后,李开芳看了看其他将领,希望他们能够支持自己的观点。可其他将领们有皱眉沉思的,有微微点头的,也有如同钟大洪这样瞪着胡少康的。却没有一个人符合李开芳,喝斥反对吴少康。这帮将领都参加过北伐,听了胡少康的比喻,大伙也都想起了北伐被围时候的局面。

    吴少康焦急的说道:“安庆我们且不说,六安与寿州难道粮草不充足么?可最后是什么结果。请王,湘军水师都打到这里,他们定然已经夺下了巢湖,我们向南突围是不行的。过不了江,那就只能向东去镇江,从镇江那里过江到南边去。属下看湘军正在建筑营寨,英王的部下极为能打,被湘军围死之后也是无计可施。我们去救安庆的时候,湘军的营寨到底多难打,我们可不是不知道!”

    “我不走!”请王李开芳怒道。自打年初安庆失守,英王陈玉成的精锐在安庆损失殆尽之后退到了长江以南,长江以北的安徽就只剩下李开芳的部队在支撑。七八年中都稳如泰山的淮南,在淮军与湘军南北夹击之下几个月内就丢了干净。作为安徽太平军中心的庐州几年中都非常安全,李开芳在这里向各处布军令。可转眼间就陷入了重围之中,这样的落差实在是令李开芳无法接受。

    幻灭的现状让李开芳生出了一种强烈的情绪,他大声说道:“只要再等等,援军是一定会来的。”

    这不是李开芳第一次说这样的话,吴少康当然知道李开芳一直很讨厌韦泽,他方才提起韦泽就是试图让李开芳想起韦泽北上挽救北伐军的往事。如果东王杨秀清还在,韦泽依然是太平军的悍将,李开芳所期待的援军肯定会来的。可天京之变后,杨秀清被杀,韦泽脱离。太平天国几年来一直走着下坡路。

    面对上游湘军的猛攻,太平军疲于应付。忠王李秀成与侍王李世贤两人在江西接回了“万里回朝”的二十万太平军之后,并没有向上游动进攻,而是转而进攻浙江。除了在淮南的李开芳之外,留在上游抵挡湘军的只剩下江西的彰王林凤祥与以安庆为基地的英王陈玉成。

    独占淮南的李开芳几年来很是安逸,却完全没想到破灭来的如此之快。整个淮南的大城只剩下庐州,湘军又一举夺了城外的阵地,庐州城的局面变得更加糟糕起来。

    看李开芳一意孤行,想固守庐州等待救援。吴少康只能换了一个说法,“那让属下去请求援军吧。”

    “你准备从哪里请援兵?”李开芳有了些精神。

    吴少康答道:“属下只能去镇江请求援军。若是不去请求援军,天知道援军会什么时候到。”

    这话指出了残酷的现实,李开芳也不吭声了。林凤祥虽然地位高,威望大。可他也仅仅是地位高、威望大而已。原本林凤祥的计划中,李秀成兄弟接下了去江西接应“万里回朝”的太平军兄弟,就会与林凤祥合兵一处,共同对付上游的湘军。而这两位直奔浙江的行动宣告了太平军各集团合作的设想化为泡影。

    有这两人带头,太平军无可避免的生了新的分裂。十三位王爷中,林凤祥是主动扛起应对江西清军的重任。英王府就设在安庆,英王李秀成不得不以安庆为中心活动。而其他王爷要么就留在安全的天京城,要么就跟在李家兄弟身后杀进浙江,或者以镇江为中心驻扎。

    齐王韦泽走后,淮河防线一度被大伙认为维持不了太久。可都认为维持不了太久的淮河方向,却也这么维持了五六年。五六年中,太平军打不开局面,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危险。想干事的林凤祥自然可以在江西与湘军血战。有进取心的李秀成兄弟也能进军富饶的江浙。没有进取心的王爷们可以在天京城和扬州镇江等地维持自己的生活。

    林凤祥自顾不暇,李秀成兄弟没能力回军,天京城的洪天王不请别人来救他就谢天谢地。唯一有可能出兵救援的就是在镇江逍遥的吉文元和曾立昌两位王爷。他们其实也不是没有任何军事压力,不过清军对他们根本谈不上威胁。他们还是有可能派些援军来救援庐州。

    “请王,我们还是派人去镇江请援军吧。”钟大洪开始支持起吴少康的建议。

    “我们还是请求援军吧。”有钟大洪带头,其他将领们也纷纷表态。

    见到这般情况,李开芳只得点点头,他说道:“那就让钟兄弟前去请求援军。”

    吴少康大为失望,他对现在的战局毫无信心,所以他自然是希望自己能够去请求援军的。没想到李开芳竟然把请援军的重担交给了钟大洪。

    钟大洪为人爽快,做事毫无拖拉。接到了命令之后,他从李开芳这里拿了信件,然后立刻做了出城的准备。吴少康不放心,亲自送钟大洪到城门口。夜色中,吴少康揪心的说道:“钟兄弟,你可一定要把援军带回来啊!”

    钟大洪有点闷声闷气的说道:“若是镇江不肯出兵,哪怕是我去请齐王出兵,也一定会把援军给带回来!”

    听到这话,胡少康苦笑起来。齐王韦泽还在两广,哪里能那么容易就出兵了呢。

    “保重!”钟大洪说了一声,就命人偷偷打开城门。他方才说的是真心话,自打被韦泽从河北救回来,钟大洪就与韦泽保持着相当密切的私下联络。如果镇江方面不肯出兵,钟大洪的目标就是广东。与胡少康一样,钟大洪坚定的认为,能够击败湘军的只有韦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