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5章 杀戮的理由(十四)

第35章 杀戮的理由(十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林凤祥并没有搞政争的意愿,但是他极为想在太平军中建起总参谋部制度,以强化太平军的战斗力。在朝堂上表了他的看法之后,林凤祥就开始联络各方人员。先联络的自然是遭到了重大损失的英王陈玉成。

    陈玉成外号四眼,是因为他两眼下有痣,远望如四眼。不过近看的话,陈玉成是个身材矮小,相貌秀美的男子。如果只看外表,无论都想不到这个男子是以悍将闻名。他手下原本有三万精锐,却在安庆折损了两万余人,现在手下的部队不足八千。

    林凤祥前来拜访陈玉成的时候,陈玉成却没有大败后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用林凤祥多开口,陈玉成自己就主动说道:“彰王,你若是想让我与你合兵,我自然没有意见。不过我却有些想法要对彰王讲。”

    陈玉成是陈承瑢的侄子,按辈分来说是林凤祥的子侄辈,所以他不敢像别人一样称呼林凤祥为林大哥,而是用了彰王来称呼林凤祥。

    林凤祥点点头,“直说无妨。”

    陈玉成秀美的脸上表情郑重,他慢慢说道:“今天听了彰王所讲的总参谋部制度,我是恍然大悟。原来我也是学齐王,现在才知道我比起齐王差的太多。不过除了这总参谋部制度之外,我们比齐王还有一个最大差距。齐王火器犀利,齐王七年前就用上了火帽枪,而我等现在还在用火帽枪。至于火炮,我等比齐王更是差的远。所以齐王作战从来是正面迎击,不管是什么样的敌人,他都是正面一举击破。远了用枪打,近了刺刀戳。可我军若是想突袭敌人,就只能用长枪兵,或者刀盾手。齐王的战法我军可未必能用的上。”

    林凤祥听了之后微微点头,他手下有几个从韦泽那里“受委屈”之后跑来投奔的中级军官,根据他们所说,韦泽现在的部队已经淘汰了“先进”的火帽枪,换装了另外一种俗称单打一的后装步枪。据说这种步枪威力巨大,精准无比。射击水平很好的士兵能够在两百米外准确击杀敌人。以韦泽治军水平之高,换上了这等武器之后,湘军完全不堪一击。在武器装备上,林凤祥没有与韦泽一争高下的打算。

    所以林凤祥答道:“玉成,以湘军的水准,火帽枪就已经足够。齐王的战术与我军不同,他不管敌人怎么来,他就是一路攻过去。而且总参谋部制定的作战计划里头,梯次配备的极好。部队谁进攻,谁包抄,都是整体战术中的一部分,所以齐王每一支部队拉出来都是打硬仗。玉成,就算是你这样极能打仗的,能打硬仗的部队也只是少数。齐王将这种部队称为野战军。齐王离开的时候,手下就有至少三万野战军。咱们太平军现在全部四五十万部队,能有当年齐王野战军水准的,只怕也没有三万。”

    对这个评价,陈玉成一点都没有反驳的打算。身为太平军公认的悍将,陈玉成其实手下能够放排枪又能够近身肉搏的部队,总数一直不到五千。他的部队尚且如此,其他部队中这种水准的官兵自然更少。在太平军在淮南遭到重创,损失了十几万兵马的现在。野战军的数量不足三万是个很公允的判断。

    “那彰王部下中,这种野战军到底有多少人?”李玉成问道。

    “不足一万。”林凤祥答道。

    “竟然有这么多?”李玉成惊讶的说道。

    林凤祥认真的说道:“我提出组建总参谋部,主要是想把张应宸的御林军也给拉进来。张应宸一直是齐王手下,对齐王练兵的本事学的最多。我们三方联手,凑出两万野战军还是能办到的。有了这两万人正面作战,其他部队作为辅助,击败湘军并非没有指望。若是我军还是现在这般各自为战,与湘军打仗,胜负不过是五五之数。齐王能纵横天下,正是因为他每战都破军杀将。听说齐王打仗的要诀就是,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野战军数量越大,准备的越是充分,打仗时候伤亡反倒越小。敌人的精锐不断损失,要么就是兵力不足之下拆东墙补西墙,要么就是大肆征召新兵,战斗力越来越差。”

    陈玉成微微点头,他对林凤祥的看法非常赞同。韦泽离开太平天国之后,太平天国再也没有如同韦泽这样能够轻松的破军杀将的野战军,各个将领都把精锐当作宝贝疙瘩,当作在关键时刻定胜负的筹码。更不可能把自己的精锐拿出来与其他将领联合。这种畏畏尾,只懂得打如意算盘的态度反倒导致很多原本有可能打赢的仗输掉了。

    林凤祥劝说道:“玉成,张应宸的事情不会那么顺利,不过你我若是合兵,部队重编之后我让你来掌兵,我做参谋长。一切营运皆如齐王的总参谋部,我的部队里头有专门负责练兵的作战训练处,野战部队有补充,只会越战越强。以前我不知道齐王练兵的诀窍,他的部队是分士官与军官。在部队里头全面教人读书认字,哪怕是士官也能读懂军令,甚至能写军令。有这些士官主持,部队才是真正的如臂使指。与齐王一比,我等手下的士官们根本不合格,更不用说军官了。齐王总是以以强带弱,所以越战越强。可我等有了强军,恨不得藏着掖着,生怕有什么闪失。反倒是越战越弱。”

    听了林凤祥的讲述,陈玉成心中大赞。不过想到自己的部队从此就要与林凤祥合并,且不说陈玉成自己心中就有疙瘩,即便是陈玉成已经同意,可他的部下们是否愿意与林凤祥合并,而且合并之后完全采取新的军制,陈玉成心中一点都不乐观。他也只能表示自己先与部下商谈此事,尽力促成。

    陈玉成的答复并没有出林凤祥的意料,若是陈玉成现在说他绝对能把事情办好,林凤祥才会觉得意外。韦泽的部队在建立制度上有先天优势,他们从九年前兵力不过数千的时候就建起了总参谋部制度。扩军之时就有了制度,部队是完全统一的。想到太平军这些年来不仅没有能统一起来,反倒是越来越分裂,林凤祥心中只觉得有些悲凉。

    与陈玉成达成了协议之后,林凤祥就继续拜访天京城中的其他文武。而张应宸并没有接待林凤祥,林凤祥前去拜访的时候吃了个闭门羹。张应宸“病了”。

    就在林凤祥正在努力的时候,天王洪秀全下了诏书。诏书中以天京城粮食不多为理由,命林凤祥前去东西梁山驻守。东西梁山距离芜湖很近,诏书上写的很客气,林凤祥部队的粮草补给,由芜湖方面负责。

    林凤祥又不是傻瓜,看了诏书就明白了洪秀全的想法。很明显,洪秀全根本不希望建立起总参谋部制度,所以直接把林凤祥打到远离天京城的东西梁山去。只要没人在京城内挑头要搞总参谋部制度,这件事也就是到此为止了。

    正因为理解了洪秀全的想法,林凤祥立刻前去求见天王洪秀全。得到的回复是,“天王身体有恙,不能接见臣下!”这个理由可把林凤祥给气坏了,洪秀全若是不愿意建立总参谋部制度,他大可公开反对么。搞这等权术算什么?

    可洪秀全不见,林凤祥也没办法直接冲进皇宫,抓住洪秀全逼问。而且洪秀全不上朝,却还有充足的能力影响朝局。安王洪仁、福王洪仁达此时就显露出他们的价值来。两人先是公开说了洪秀全下令让林凤祥去守东西梁山,接着就催促林凤祥赶紧去,不要在天京城里头空耗时间。福王洪仁达甚至公开说道:“彰王,既然天王有令,我等就只能停了你们在天京的粮食。只要你到了东西梁山,自然就能从芜湖得到粮食。”

    林凤祥对石达开有诸多不满,可石达开强制逼着洪秀全夺了洪仁、洪仁达王爵的事情,林凤祥是无比赞同的。就是有这样的混账东西在天京城里头胡作非为为,才会逼得外面的将领们对太平天国的中央政府越来越绝望。

    可不管怎么不满,林凤祥也没办法逼着洪秀全按照林凤祥的计划行事。不得已,林凤祥只能先带兵前往东西梁山。

    就在林凤祥带兵离开的当天,有使者秘密的与林凤祥接触。晚上,部队驻扎的时候,林凤祥偷偷带了卫队出了营地。按照约定,林凤祥与另外一支小队伍会面了。夜色中虽然看不太清楚,林凤祥还是能认出为的那人,他笑道:“张兄弟,没想到你还是肯见我的。”

    对面的张应宸叹口气,“我若是公开见了林大哥,天王立刻就能知道。那我也只能不见。还望林大哥不要怪罪兄弟。”

    林凤祥不想讨论天王洪秀全的反应,命部下警戒,他与张应宸单独在一起,周围的卫兵们听不到两人谈话的内容,林凤祥低声问道:“那张兄弟这次来见,却不知道为了何事?”

    张应宸坦然说道:“林大哥,统一军令之事兄弟我自然是赞成的。我等真的联合起来组建野战军与作战训练部门,最初三个月只怕是难熬,熬过头三个月,后面日子就能好过起来。不过这等好事只怕是只能想想,却是做不成的。天王现在只想着自己揽权,若是林大哥真的做成此事,天王只会觉得又出了个东王。”

    对张应宸如此直白的评价,林凤祥只能不说什么,他说道:“可若不这么做,天国还能撑多久?”

    张应宸微微一笑,“林大哥若是想办成此事,只能如东王般让天王在宫里头老老实实当傀儡。若非如此,天王就要号施令。他现在只怕别人掌握了大权,夺了他的天国。其他事情都在其次,林大哥指望借用天王的力量推动什么,还是趁早息了这个心吧。”

    “张兄弟你出来就是告诉我这个的么?”林凤祥还带着一丝希望问道。

    张应宸答道:“林大哥,我敬重你的为人。到了此时,你还是想着天国。我给你讲这个,就是把事情分说清楚,我是是在帮不上你的忙了。林大哥,你自己保重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