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0章 杀戮的理由(十九)

第40章 杀戮的理由(十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老爷,我们真的不是溃败。只是当官的让我们先撤下去一段,整好了队伍和老爷们打仗!”湘军俘虏很认真的想纠正光复军军官的说法。

    二团的包抄给了出击的五千湘军以最后一击。当七百多连续奔跑了十三里地的湘军们看到迎头而上的上千光复军之后,他们连举枪射击的力气都没了。当然,这七百多湘军基本上也把手里头的武器给扔了,双手空空。

    五千人被打死打伤六百多,剩下的在追击战里头都当了俘虏。在审问俘虏的时候,光复军问湘军俘虏为何要一路逃窜,或许是性子直,也可能是面子上挂不住,不止一个的湘军表示他们不是逃窜,只是光复军猛扑而来,而且火器犀利,湘军准备向撤后一段,暂时拉开与光复军之间的距离,从容组成队形与光复军进行战斗。

    这个说法是可以理解的,光复军手里的后膛装弹单打一,在训练科目里头甚至有行进中装弹的训练。步枪上有自动退弹壳的装置,打开锁定装置,取出子弹,然后把子弹塞进去,接着锁定,抬枪瞄准,射击。这个动作是可以在运动中完成的。

    可前装枪就有个问题,装子弹的时候枪口得尽可能的直立向上。这种动作在奔跑中基本不可能完成,须得站在原地不动才行。遇到光复军突袭的时候,不拉开距离是没办法从容装弹,更谈不上整顿队列。

    只是理论上的判断与实际看到的东西差距太大,光复军端着枪,撒丫子猛追。不仅在路上追,还在两翼派出了部队平行追赶。湘军被压的死死的,从开始逃窜之后就没能停下来,一路上不断被俘虏,经过十几里地的追赶之后脱力倒地。仗打成了这个模样,光复军都觉得可笑。

    在训练场上,“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十个大字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官兵们训练的重要性,最新的军事训练让官兵们觉得宛若下了地狱。连平日里肉、蛋、禽、鱼的充足供应都没有了吸引力。上了战场之后,事实向大家证明,这地狱般的训练太值了。

    干掉了五千湘军,光复军最重的伤亡是一位同志在道路两片平行追击的时候摔倒在地,摔断了一条腿,脸上有不少划伤,有轻微脑震荡的迹象。其他断腿或者骨裂的还有十七八位。三个月内不用指望他们能够投入战斗了。其次的是四十几名官兵在湘军反抗的时候受了点轻伤,他们两个月内也失去了战斗力。至于崴了脚的数量在五十人左右,一个月内就能全部恢复战斗力。

    对于围攻衡阳的三万部队来说,总数一百多人,比例在o.5%以下的人员损失,对战斗力的影响很有限。对于湖南湘军来说,五千人的损失接近他们总兵力的1o%。这样的仗再打十次,湖南湘军就不剩什么了。当然,这也不是过于遥远的幻想。光复军已经围住了衡阳,据说城内有七八千湘军。宝庆据说也有六七千湘军,这两座城市内的湘军被解决之后,湘军兵力损失就能打倒3o%。

    所以部队在对湘军战俘的处置上起了争论,党委会议上很多同志觉得把湘军暂时看管起来比较合适。周金国则提出了不同意见。“把他们放了,能够有效宣传我等的俘虏政策。”

    师长钱立群立刻表示了反对,“俘虏政策也不能和咱们的人命相比啊!这帮湘军被抓之后还吵吵着他们不是溃败,而是撤退。这摆明了是不服气。把他们放了就是纵虎归山,不如先把他们给关起来。再说,我也问了一些俘虏,他们中间不少都是咱们释放过的。他们不照样继续跟着湘军和咱们打仗么?”

    周金国点点头,“没错,所以你看这次湘军一看打不过,立刻就举手投降了。举手的这个动作从哪里学的?还不是从咱们这里学的?再说,咱们放了湘军之后,湘军武器都被我们缴获,这么多人回去也没什么战斗力。”

    钱立群为之语塞,他觉察到俘虏中很多人是曾经被光复军俘虏的,就是看到不少湘军投降的时候双手高举。可这个动作到了周金国嘴里,却成了湘军战斗意志变弱的结果。对于周金国的观点,师长钱立群很是腹诽。湘军若不举手投降,而是举起枪,其结果就是一个死。不过俘虏政策是中央的命令,身为师长也不能违背。所以钱立群说道:“没有步枪,还可以用冷兵器突袭。这等事情不能不注意。”

    周金国听到这话忍不住哈哈笑起来,“钱师长,也就是光复军才能说这话吧。”

    光复军身为现在中国火器最犀利的武装力量,在肉搏战上也下了极大的功夫。刺刀战是光复军的重点训练科目,除了正常的枪战后的刺刀战,还有弹药不足的时候,向敌人进行大规模刺刀冲锋的演练课题。

    在这次迎击衡阳出来的湘军的时候,太平军做了有关湘军可能进行大规模肉搏战的预案。现实情况是湘军一看步枪用不上,没有立刻利用人数优势实施肉搏战,反倒撒丫子就逃。若是说这支军队手持冷兵器,勇敢的与装备步枪的军队动刺刀冲锋,周金国完全不信。

    不仅周金国在笑,其他与会干部也都在笑,最后师长钱立群也不住笑起来。在有关政治的俘虏问题上政委最有言权,最后党委会议同意把湘军给释放了。

    周金国利用了自己的职权,释放湘军俘虏的时候,还让他们吃了顿饭。部队里头杂粮不多,而且现在据说挂了个“汉王”头衔的韦泽都督很早前就提出了要注意补充维生素与粗纤维的餐饮指示,后勤部门也不敢把粗粮给用光。食堂只能向所有俘虏提供了一顿一半豆子,一半大米的干饭。玉米糁熬的粥敞开供应。每个人还给提供了三两红油鱼罐头,和一份青菜豆腐干。

    这种光复军最常见的饮食在俘虏中引了强烈的震撼,登时就有俘虏询问,能不能再给添一份这种饭。当然,这请求被拒绝了。

    军官没有被释放,士兵们都被放了。临走之前,先给每个人讲述了光复军的俘虏政策,以及投降办法。然后湖南籍的政工人员劝说这些人还是赶紧回家,继续打仗难免有生命危险。打湘军离开的时候,每个人给了一个四两重的窝头,窝头的那个窝里面给塞了几块荠菜疙瘩。

    看着湘军急匆匆离开的背影,师长钱立群用一种调侃的语气说道:“按照俘虏政策给他们提供伙食,咱们可养不起啊。”

    周金国当然知道钱立群话里面的讽刺,他微微叹口气,“钱师长,我啊,以前跟着都督打仗,那时候只觉得杀的人少。现在我不这么觉得了,这些人都是老百姓,给湘军卖命已经很可怜了。咱们又何必笑话他们呢。”

    自内心的话自有其说服力,听了周金国的言语,钱师长虽然未必赞成,却也说不出反对的话来。湖南军区里面本地人很多,这些姑娘小伙们性格淳朴,只要给他们士兵的待遇,他们就真心好好训练,认真打仗。而湘军的士兵们与这些光复军的湖南籍战士没有什么分别,只是他们为了生活而跟随了湘军而已。于是这些湘军士兵们九死一生,即便是幸运的没被打死,也被俘虏了一次又一次。而光复军的战士们则是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非得为这巨大的差距找个理由的话,钱立群也只能说,“这就是命啊!”

    战斗是11月22日开打的,11月26日,湖南巡抚毛鸿宾就得到了最详细的报告。在11月23日,毛鸿宾大人听说一件非常离谱的消息,去援救衡阳的五千湘军“消失”了。据说这支部队与光复军打了一仗,可打仗么,就算是战败,总会有人能逃出来。可这五千湘军无一得脱,这大大出了毛鸿宾大人所知道的常识。

    直到25日下午,被释放的湘军们才回到了湘潭。26日,详细的报告就到了长沙。毛鸿宾大人在巡抚衙门里头罕见的破口大骂起来,“别说是五千人马,就算是五千头猪,也不可能半天就被全部活捉了吧!”

    湖南文武官员们一个个脸色极为难看,他们当然知道毛鸿宾大人是在骂人,可这个问题也非常贴切的引了这些文武们的共鸣。

    从内心的想法来说,湖南文武当然希望这里面有什么意外的原因,然而被释放的湘军们说的非常清楚,光复军跑的比兔子都快。后面有追赶的光复军,前面有拦截的光复军,两边还有负责夹击的光复军。这帮光复军好像根本不知道疲倦,根本不会疲惫。湘军一口气跑了十几里地,都要吐血了,可光复军头到尾都是生龙活虎。根本就不像是人类。

    湖南文武很清楚,湘潭派出去的援军已经非常精锐的部队了,普通军队根本不可能这么短时间内就整军出。如果湘军与光复军之间的实力差距到了如此地步,这湖南根本守不住的。

    毛鸿宾大人骂完之后,颓然坐回了椅子上。野战打成这般模样固然糟糕,更糟糕的是这帮湘军虽然回来了,却没了武器。毛大人曾经尝试加收12o万两银子的厘金,可只搜刮了4o万两银子之后,湖南地方上店铺统统关门,士绅们不仅用尽办法前来求告,还有些人干脆告倒了湖广总督官文那里。

    官文最后只能告诉毛鸿宾,先收到这里为止。所以湘军只是把步枪勉强补齐。可这一家伙就损失了五千步枪,短期内是不用指望补齐了。武器不足,面对如狼似虎的光复军,这仗没法打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