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1章 杀戮的理由(二十)

第41章 杀戮的理由(二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1861年11月26日上午。进攻衡阳的战斗打响了。

    6寸加农炮发挥出了巨大的威力,尽管火炮不足以摧毁城墙,却足以摧毁城墙上的一切防御工事。周金国站在高地上用望远镜看着城头被炮击后的惨状,只觉得热血沸腾。这就是战争,这就是摧毁。如果只是看到六寸炮与炮弹,也没有多令人敬畏。可当炮兵发挥出威力的时候,真的有摧毁一切的壮丽。周金国能够坚定的执行俘虏政策,周金国面对抵抗的敌人同样不会有丝毫的懈怠。

    而开火的不仅仅是六寸炮,野战的三寸炮也向着城头发射着猛烈的炮火。四个巨大的气球高高升起,对炮兵进行校射。在如此猛烈的打击下,衡阳湘军的城头防御体系迅速崩溃。光复军的步兵们扛着云梯向着城头奔去。

    周金国明显能看出这些战士们体力上的不同,光复军进入广东的时候,战士们年龄参差不齐。有十几岁的少年,也不乏四十多岁的中年。现在基层战士都在18到22岁之间,大龄的士兵大多转入了工厂工作,有些则回到乡里从事农业工作。年轻小伙子们生龙活虎的动作让不到三十岁的周金国都有些羡慕。

    炮兵们暂时停止了射击,战士们背上背着步枪,健步如飞的顺着云梯迅速攀上城头。没有停顿,装上刺刀,部队以班排为单位就开始扩展控制范围,有些部队顺着城梯就杀下城墙,向着城内湘军开始了猛攻。

    衡阳湘军此时已经用石条堵死了城门,背着钢管等零件的战士们迅猛登城。很快简易的吊车就架起来。绳索与滑轮组很快就挂在了吊车支架上。三寸炮一门门的被吊上城头,炮兵们开确定固阵地,试射之后就对城内湘军把守的位置开始猛烈开火。

    这行云如水的战术行动是这些年光复军一点一滴积攒起来,又经过了训练与战争的锤炼,才能有今天的上佳表现。亲眼看到这一切的周金国只觉得无比骄傲。他不仅自己在指挥这支伟大的军队,他本人更是这支伟大军队的一员。仅仅是这个身份,就让周金国感到无比骄傲。

    光复军进攻衡阳的同一天,在宝庆城,攻城战也开始了。同样的训练,同样的装备。光复军在宝庆有这同样的上佳表现。13军第一师一团团长周金才顺着云梯上了城头。在部队改编之后,大部分团长都升为旅长或者师长,一部分营长甚至也升到了师长的位置上。而周进才却不在这个行列,他只成为了一名团长。而能升上团长也是部队经过讨论的,周金才曾经反对过土改的事情在他的记录上重重写了一笔。这对他的晋升之路有很负面的影响。

    师长专门与周金才谈话,要他“好好干,不要给我丢人!”周金才自然知道师长没有直接说出口的话是什么,所以周金才激动的向师长保证,一定会把仗打好。

    宝庆的湘军曾经击败过石达开十万部队的围攻,虽然他们曾经不知死的进攻永州,被光复军狠狠歼灭。不过湘军俘虏被释放之后,又被调回宝庆继续守城。

    按察使赵焕联与侥幸逃脱的总兵周宽世勇敢的派部队出城作战,被光复军轻松歼灭之后,他们就固守宝庆城,试图等到援军。而且按察使赵焕联有过上次守宝庆的经验,他没有傻乎乎的死守城池,而是不断派出小部队试图骚扰光复军。这些熟悉地形的湘军就跟苍蝇一样讨厌,而且当地团练们也参与到对光复军的战斗中。

    所以原本的计划进行了修改,部队先绘制地图,熟悉地形。部队先围住宝庆城,部队以连为单位,对参与到战斗中的团练武装进行了毁灭性打击。即便是地主武装是地头蛇,光复军凭借了充沛的体力,精良的装备,将五十里内的团练武装连根拔起。

    筹备团练的地主被杀了个精光,把他们的家产分给了当地的穷苦百姓之后,再也没人配合清军的战斗了。虽然进攻宝庆的部队最初的计划是直接进攻宝庆城,可等他们开始进攻的时候,竟然与在衡阳围点打援拖了一阵时间的同一天开始进攻。

    宝庆城内的敌人极为顽固,在光复军攻上城头的时候,按察使赵焕联与总兵周宽世也没有放弃的意思。他们竟然点燃了城墙附近的民宅,一来试图以大火组织光复军进攻的势头,二来也有用大火清出一片空地的打算。有了这片空地,湘军就能躲在其他房屋之后,射杀想冲过这片空地的光复军。

    光复军还真的没遇到过如此顽固的敌人,这种安排竟然起了作用。火势稍停之后,光复军进攻的部队不想用炮兵射击民宅,而湘军已经在民宅墙上凿了不少射击孔,他们就从这些射击孔中向着冲过来的光复军部队猛烈开火,光复军措手不及,竟然伤亡了五十余人。

    站在城头,看着湘军如此负隅顽抗,周金国咬牙切齿的从牙齿缝里挤出了命令的声音,“用炮兵把那些房子都给轰塌!”

    发动进攻的部队很快带着伤员与牺牲同志的遗体撤了下来,此时炮兵们已经熟练把拆分后吊上城头的部件组装起来,炮车顺着甬道推下城头。扎好炮位,炮兵就开始对着房屋开火了。头部切削之后,有点尖锥模样的炮弹带着巨大的动能射穿了墙壁,片刻之后就在屋内爆炸开来。

    花费了不少时间摧毁了清军精心准备好的防线,步兵们继续开始进攻。令周金才大为惊讶的是,湘军遭到了这样的猛攻之后竟然没有崩溃。他们依旧在抵抗,光复军顺着街道进攻的时候,某个原本紧闭的房屋大门突然打开,从里头猛然冲出几个或者十几个湘军,他们拎着冷兵器直接扑向光复军战士。

    每一次这样的战斗虽然都以光复军的胜利告终,但是遭到这样的突然袭击,伤亡也是难免的,伤员以及牺牲的战士不断被运回来。此时堵死城门的石条已经被光复军工兵清理开,洞开的城门外空地上设立的野战医院里面很快就送进去了上百的轻重伤员。

    尽管为了杀伤光复军上百官兵,湘军也付出了上千人的代价。但是这对光复军来说也是从所未见的事情。周金才参与过进攻永兴的战斗,歼灭了数千敌人,光复军的伤亡也不过是这个数了。周金才向师长保证过,一定要好好打仗,好好立功。在剿灭团练这帮地头蛇的时候,周金国的部队表现非常出色,得到了师长的嘉奖。可没想到居然在光复军最擅长的攻城战中吃了如此大亏。

    周金才眼睛都红了,他对着城内骂道:“这帮人都在干屎呢!”

    只骂了这么一句,周金才就转过头对身边喊道:“警卫排,跟着我上。”

    团参谋长一把拉住准备亲自打头阵的周金才,团参谋长喊道:“团长,我们是不是放慢些速度!这就是都督说过的巷战吧!”

    其实不用团参谋长提醒,周金才方才就想到了这点。光复军内部的演习和训练科目中,是有巷战内容的。只是这种训练的进攻方是光复军,防御方也是光复军。而战斗中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能够以小队对光复军发动进攻的敌人。

    一把甩开拉住自己手臂的团参谋长,周金才喊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么?我知道这是巷战,所以我才要上前线。部队训练不足,你没看到他们光去打枪。这么近的距离要用刺刀,可敌人不用枪戳这帮混蛋,他们就想不起自己枪上还装了刺刀呢!”

    被周金才这么当头断喝,团参谋长脑海中方才发生的战斗迅速闪过,他登时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正如周金才所说,部队太注重射击了,完全没有想起趁着敌人刚冲出来队形没有展开的时候主动用刺刀攻击。

    “团长,那我们把部队先稳住,重新组织部队进攻。”团参谋长建议道。

    周金才眼中仿佛烧起两团火,他大声说道:“湘军能打成这样,那些敢死战的此时只怕伤亡了一大半。我们只要再加把劲,就能一举击破湘军的抵抗。此时把部队撤下来,那是给湘军重新整顿的机会。到了这个时候就得军官带头上阵啦!不用再说,我亲自领着部队进攻!”

    团参谋长不再劝阻了,不仅不再劝阻周金才,他对周金才甚至有刮目相看的感觉。敢公开反对韦泽都督的人,在光复军干部的眼里基本就可以贴上“不是好人”的标签。而周金才能在这样的情况下依旧得到晋升,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此时周金才看着怒火中烧,却能完全看透敌我之间的问题,并且做出了亲自带队进攻的决定。这份能耐,这份军人的英雄气概,不能不让团参谋长有点肃然起敬了。

    命令团参谋长在后面负责调动部队,周金才带领了警卫排直扑前线。此时负责进攻的一营部队已经攻到了知府衙门附近,这里街道窄小,湘军在这里筑起了结实的营垒,进攻遭到了极大困难。

    周金才只是看了看局面,立刻命令部队留下两个排在这里与湘军对射。其他部队则占领附近的民房,爬上房顶从高处对街垒背后的敌人进行攻击。

    而周金才则带领了警卫排在最前面,二营跟在后面,部队从侧面绕过去试图找到敌人的空隙。此时四面城墙都被光复军占领,湘军撤向城内的工事。如果光复军此时不计成本的用炮轰,清军覆灭不过是转眼的事情。但是这明显不现实,13军的任务不仅仅是打下宝庆,更要荡平周边,确保四川清军不会在此时出兵凑热闹。所以此时的炮弹甚为重要。以现在的运输能力,千里迢迢的从广东把炮弹运送到前线,是非常费力的工作。后勤部门承担着巨大的压力。所以部队只能靠步兵战来解决问题。

    宝庆的清军不愧是能抵挡石达开十万大军围攻的部队,防御体系做的很完备。连走了几个街口,湘军都用非常结实的工事挡住了街口。留下部队牵制敌人,周金才继续寻找可能存在的机会。

    又绕过两个街口,突然间旁边的院门一开,就有湘军冲了出来。周金才抬起步枪对十几步外领头的湘军扣动了扳机,湘军头领被一枪击中胸部,人向着后面就倒了下去。根本没有换子弹,周金才挺起刺刀就向着后面的湘军猛扑上去。

    那湘军拿了一根长枪,见周金才扑来,挺枪就刺了过来。周金才的步枪一摊,压住了湘军的长枪。刺刀挡住了湘军的枪头,让他无法抽枪出来。湘军连忙用力向上挑起长枪,想把周金才的步枪挑飞。

    周金才迅猛的抽回步枪,从下向上猛的一挑。湘军哪里想到周金才竟然如此“狡诈”,他手上只感觉传来一股极大的力量,虎口感到剧痛的同时,湘军自己上挑的力气加上周金才的力量,他的双臂也不由自主的向上抬起。那湘军看到自己手掌虎口处竟然冒出血来,方才接了一挑,虎口竟然被震裂了。

    虎口震裂,湘军再也拿不紧长枪,周金才一个箭步逼近,刺刀轻盈的插入了湘军的左胸一寸多深,然后又轻盈的讲刺刀拔了出来。这灵巧的动作与之前挑起湘军长枪的那种蛮劲完全不同。

    有人带头,警卫排的战士们有样学样。地方狭小,互相之间的距离很近。大伙怕开枪误伤战友,纷纷挺起步枪开始肉搏。不管是枪战或者是肉搏战,湘军都不是光复军的对手。之前能有点战果,完全是因为光复军自己的失误。

    单纯的肉搏战只过去了一分钟,湘军就被戳倒了七八个。这伙湘军有十几个人,剩下的湘军吓得扭头便跑。拉开距离之后,战士们当即就准备射击。此时从背后动手,那几个人绝技跑不掉。

    “别开火!跟着他们!”周金才命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