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50章 相残(六)

第50章 相残(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左部长阁下,我有一个问题,你们好像根本不在乎我们会不会承认贵国政府。”英国驻广州的领事汉弗莱爵士端起茶,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道。

    “是的。既然你们的承认要附加那么多条件,我们为什么要在乎这样的承认?”左志丹一面向红茶杯子里面放了几块广东产的方糖,一面答道。和韦泽谈话之后,左志丹明白了自己受韦泽器重的程度,又明白了制度与个人之间的关系,所以他仿佛放下了千斤重担,举止做派也变得更加从容起来。如果是以前,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外交场合如此放松。

    汉弗莱爵士心中骂娘,但是表面上却没有丝毫的不快。光复军有如此傲慢的资格,战争到了现在,各种情报都指向一个结果,满清失败仅仅是时间上的问题。英国并没有派遣大军来维持满清政权的可能,如果能派遣几十万大军,那还不如就近把美国消灭掉。

    喝了一口产自中国的茶叶与方糖冲泡的红茶,汉弗莱爵士舒服的润了润喉咙,“按照左阁下所说,贵国政府会执行正常贸易的政策喽?”

    “是的,我国政府并没有看到正常贸易有什么问题。至于我国与英国方面在建设司法与海关法律上的合作,我们还是比较满意的。”左志丹喝了口茶之后,拿起了一块奶油蛋糕塞进嘴里。随着光复军饲养业的发展,进口自欧洲的奶牛在广东繁衍生息,奶制品的数量暴增。大家都很喜欢市面上出售的奶油蛋糕。

    汉弗莱爵爷对奶油蛋糕也很喜欢,左志丹前来拜访的时候带来了蛋糕,漂亮的奶油层上点缀着果酱,在什锦果酱与蓝莓果酱中,汉弗莱爵士选择了他喜欢的蓝莓口味。他也边吃边说:“也就是说你们占领上海之后会全面接管海关。我们之前与满清签署的所有协议,都会作废。”

    “你们和满清签署的协议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左志丹的语气里头有些嘲弄的味道。

    恶债不偿乃是国际惯例,既然英国没有能力用军队逼迫光复军接受旧约,汉弗莱爵士也就不去提些完全不着调的废话,他直入主题,“你们占领上海多久之后能恢复贸易?”

    左志丹对此早有准备,他答道:“那得我们的舰队能够控制上海周边海域才行。当然,你们的非武装商船是可以进入长江做生意的。军舰也可以在获得我方许可的情况下无害停靠我国港口。这也是我们以前的协议上约定的条件。”

    “那么能不能给我们三个月时间在上海准备一下?”汉弗莱问。

    “最多一个月,一个月后,我们的部队就会进军上海。我们并不希望与贵国发生军事冲突,不过我们也不怕与任何敌对者作战!”左志丹也把光复军的底线抛了出来。

    等左志丹左后,汉弗莱爵士恨恨的骂道:“该死的中国人,你们的破船能和我们的战列舰敌对么?”

    虽然嘴里这么骂,可汉弗莱爵士知道,光复军那些只装备了一些小炮的破船的确能够给英国方面造成很大的损失。这不是绝对数量的损失,论绝对数量,英国皇家海军根本不怕光复军的军舰。但是皇家海军能够在中国维持的战列舰数量有限,光复军的破船拥有击沉英国战列舰的可能。一旦有了损失,英国就面临补给不足的问题。

    更不用说,那些破船即便不能与英国皇家海军在大洋上整风,却能够配合光复军夺取香港。一旦失去了香港这个海军据点,皇家海军就得退回新加坡补给。从新加坡远征中国,是耗资巨大的行动。

    即便是能够在中国沿海给中国造成巨大的损失,那也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英国陆军只要再陆地上站不住脚,每一次战争都只是空耗国力而已。英国虽然坚信武力,但是英国更清楚,无法胜利的战争毫无意义。就如克里米亚战争,即便是给了俄国重大损失,但是俄国不割地,不赔款,天价的军费最后只是打了个水漂罢了。

    在这个时候,汉弗莱爵士做出了很明智的判断,英国只能等待机会。

    所以整个二月,光复军海军运载了大量的陆军沿着海岸线北上。海军采取蛙跳战术,将陆军运上岸,温州,台州,宁波,舟山,这些城市和地区被一个个夺下。后续部队部队乘坐轮船登陆之后,向周边进攻。而海军则是轻松的继续向北,向北。

    3月1日,左宗棠在杭州城内做出了一个痛苦的决定。放弃杭州北上突围。

    十天前,法国已经把最新的战略局面告诉了左宗棠。光复军海军最晚会在3月15日进入上海。英国人已经接受光复军占领上海的未来,法国人不接受也没办法。他们根本没有舰队能够阻挡光复军的步伐。

    当然,英法都希望能够给光复军制造麻烦,那就是尽可能帮助清军退到长江以北。当然,这种帮助也是有限度的,光复军5oo多吨的蒸汽动力军舰真的强行构筑海上封锁线,英法也没办法应对。就满清方面展现的战斗力,他们根本不足以在陆地上阻止光复军进攻上海。即便英法与光复军闹翻,也阻止不了光复军夺取上海。

    左宗棠这位今亮看着杭州的浙江巡抚衙门的公堂,这是他到现在为止官职的顶峰。虽然有传闻说,左宗棠会被提升为闽浙总督,而福建此时完全落入了光复军手中,如果不是像任命彭玉麟为广东巡抚那样“激发士气”的举动,他这辈子的最高官位只怕就是浙江巡抚了。

    即便自自命清高,左宗棠的眼中也满是遗憾。左宗棠对江忠源开创靠团练晋升封疆大吏的道路非常佩服,而他也无疑达到了江忠源同样的高度。执掌浙江军政之后,左宗棠击退了石达开对浙江的进攻,面对李秀成二十万大军的猛攻,他还是守住了浙江,并且准备了全面反击的计划。而这苦心孤诣的数年努力,在光复军的猛攻前顷刻化为泡影。

    闭上眼睛,左宗棠忍不住叹口气。在当今天下,他还真没有服过什么人。凡是与左宗棠结交的,不管是高官或者大儒,亦或是当世豪杰,都对他赞赏有加,称其为不世之才。就如左宗棠很看不起的曾国藩,哪怕是被左宗棠多次羞辱,照样低声下气的请求左宗棠出山。对自己的能耐,左宗棠有绝对的自信。

    而韦泽杀进广东的时候,正是左宗棠成为浙江练兵剿匪大臣的时候。七年过去了,韦泽从占据广东的一股势力变成了席卷江南的格局势力。与历史上诸多人物相比,韦泽已经建成了一个南朝。这南朝正朝气蓬勃,大有席卷天下之势。

    与韦泽相比,左宗棠只能选择逃去长江以北。如此的对比之下,左宗棠连“既生瑜何生亮”都说不出来。天下大乱,竟然催生出了韦泽这样的悍匪,左宗棠很想说的是“生不逢时”。

    “大人,东西都搬完了,我们是不是赶紧撤?”胡雪岩在旁边问道。

    左宗棠睁开眼,看了看自己挖掘出来的这位商业奇才。在撤退中,众人早就人心惶惶,尽可能先跑,而始终跟在左宗棠身边的胡雪岩却还是忠心耿耿。

    “走吧!”左宗棠对胡雪岩说道。

    今亮毕竟是今亮,左宗棠非常懂得审时度势,此时他已经知道了曾国藩率军渡过长江进入庐州的消息。光复军最新的北伐榜文中,满清固然是光复军的死敌,信拜上帝教的太平天国同样在光复军的敌人名单里头。以前是清军与太平军打仗,光复军坐山观虎斗。现在虽然局势不妙,不得不撤退。可这也是清军暂时跳出圈外喘口气,看太平军与光复军打仗的时候了。

    在李秀成的猛攻下离开杭州固然有军事上的风险,不过把杭州给了李秀成,却也能够让光复军与李秀成直接开战。这也是左宗棠选择此时跑路的另外一个重大理由。

    卫队护送着左宗棠离开了只剩下些旧家具的杭州巡抚衙门,即便是撤退,左宗棠也留在后队。这是他的自尊,如果撤退时遭到李秀成的追击,最后变成一场溃逃。左宗棠是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也差不多在此时,清军江南大营的统领,江南提督德兴阿此时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般。他的部队驻扎在临安,名义上是与杭州护卫掎角之势。实际上在李秀成猛攻杭州的时候,江南大营的部队根本没动静。江南大营本来就无力作战,特别是前江南提督张国梁率领精锐与李秀成作战时遭到了惨败,张国梁被杀。自此,江南大营就以自保为最高原则。

    李秀成猛攻杭州的时候也派出了李世贤监视江南大营,所以左宗棠虽然早早就告诉德兴阿撤退之事,可江南大营数次尝试移动,都遭到李世贤猛攻,不得不缩回临安。此时眼看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江南大营还是动弹不得。

    来回溜着圈,德兴阿突然站住,咬牙切齿的对部下将领命道:“让你们的手下什么都不要带了,我们赶紧走。”

    “大人!这么多东西怎么可能不带呢?”将领们纷纷说道。江南大营这几年与其说是一支军队,还不如说成了一个享乐的巢穴。军营里面市场、赌场、妓院一应俱全。因为光复军在两广禁烟,所以大烟价格暴跌。原先一个月的军饷只能抽大半个月,现在能让江南大营的普通士卒美美的抽上一个月,还能有点剩余。

    让这支部队抛下一切,轻装上阵。这是想都不用想的。就在此时,却有探马满脸喜色的跑来禀报,“大人,粤匪撤退啦!”

    这真的是个好消息,德兴阿脸上立刻就有了光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