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72章 经济边疆(七)

第72章 经济边疆(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以1862年10月初选总理为开端,光复党中央委员会的会议在维持基本工作的底线上,从1862年10月开始,连续开了四个月会,直到1863年1月才结束。当这连续四个月的漫长会议结束之后,达成了三大共识。并且做出了相应的决定。

    第一个就是每年10月开始,到第二年的1月,这中间会召开三次全国会议。三次全国会议分别是光复党的全国代表会议,新成立的国务院总结汇报会议,韦泽下令成立的“全国劳动者代表会议”。这个就是后来被称为三会的固定机制。

    第二个则是国号。自打始皇帝废分封设郡县之后,传统中的“国”其实是很不上道的行政单位。到了唐代之后,国中之国更是直接与叛乱形成了文化认知上的紧密联系。后来哪怕是大分裂时代,各个割据政权也以朝自称。而光复党最终敲定了自己的国号,名叫“中华民朝”。而简称中则称呼为“中华”。与以往区别,文书方面将中华民朝称为“新中华”,以前的时代统称旧社会。

    第三个则是光复党做出了决议,委托光复党中央委员会承担《中华民朝宪法》的制定工作。在宪法中确立主权在民,光复党领导的中国劳动者作为统治阶级。而宪法更是将一部分国家权力渡让给皇帝韦泽。在法理上,皇帝韦泽同志拥有了宪法最终修订权,司法、行政的最终决定权。

    在后世看来,1862年政治大讨论的真正结果就是这部宪法。这是中国从旧时代迈入新时代的真正先端。可在当时的讨论中,这部宪法完全是韦泽依靠个人威望与政治号召力强行通过的内容。与会者们只觉得韦泽都督有点吃饱了撑的,弄出这么些个幺蛾子。与会者们真正在乎的并不是这个。

    光复党本身正在快速滑向传统的封建权力分封,韦泽面对着巨大的反抗。在这个决定时代的三岔口,韦泽利用这些泥腿子出身的同志们尚且存在的那点对社会正义的本能追求,利用了深厚的文化传统,更是利用牢牢掌握在韦泽手中的组织与权力。韦泽与这帮开国功臣达成了有点类似于“杯酒释兵权”的妥协。

    这份被后世戏称“丹书铁券法”的法律规定,所有开国功臣,如果在解放全国之后愿意放弃行政权力,每人根据退休时候的行政等级,级别最高的可以得到1862年银本位货币制度下400万的“退休金”。退休金是在正式退休之后分20年发放。如果退休后20年内死亡,那么尾数将一并支付给开国功臣的合法继承人。

    不触及重大刑法的话,开国功臣即便牵扯到了官司,他们开国功臣的待遇抵一次刑法。但是只能抵消一次。

    没有记载进“丹书铁券法”,但是在光复党中央会议秘密决定中,不采取直接的荫官制度,不过公务员体制里面对开国功臣的子女有相应的优厚待遇。

    开国功臣们得到了“丹书铁券法”的保障,作为接受这丰厚报偿的回报,也是出于中国人的文化道德的深厚积累,大家接受了韦泽提出的,“包括韦泽在内的全体中华民朝人民必须依法守法”的要求。

    光复党全国代表会议此时兼任了“全国劳动者代表会议”的权力,也就是拥有立法权。这种“妥协”也的确让这帮开国功臣们得到了安全感。连韦泽都要守法,而立法权又在光复党全国代表会议手上。不管皇帝韦泽同志异想天开的搞出多少幺蛾子,只要那帮大家弄不明白的文书工作由韦泽都督亲自带队去干,而不是让大家一切陷入麻烦,大家就任由韦泽胡搞。毕竟,依法治国的话,这帮开国功臣们的实际权力是强化了。

    譬如总理类似旧制度下的宰相,旧制度下的宰相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是货真价实的二当家。而新的制度下,新政单位没有立法权。在依法治国的制度下,没有立法权的行政单位权力表面上是大大降低了。这是韦泽用尽了说服力让大伙接受的理念。

    由于行政单位的降级,这帮大佬们不再为自己的派系争夺总理职位,于是选出了主持广东土改的广东省委书记毕庆山出任了国务院总理。而国务院总理的第一个五年任期,光复党、光复军、政府,三方达成的统一观点就是要在解放区全面实施土改。

    在尘埃落定之后,韦泽把人事部部长韦昌荣叫到自家吃饭,他问道:“昌荣,你觉得如何?”

    韦昌荣答道:“我觉得挺好。四叔你总算是安了大家的心。”

    韦昌荣虽然是韦泽的侄子,却比韦泽还大了三四岁。这两人与其说是叔侄,其实更像是兄弟。掌握着人事部的韦昌荣是韦泽权力体制的三根支柱之一。另外两根支柱中比较显眼的则是在永安时期就跟着韦泽的全国政法委书记林阿生。韦泽没有使用三权分立的理念,他敢提出依法治国的理念,就是因为政法委同样牢牢掌握在韦泽手中。

    至于第三根支柱,则是韦泽非常看好的沈心,以及韦泽放出去负责淮南土改的王明山。这两个年轻人只是代表性人物,还包括了庞聪聪在内的一众的年轻人,他们或者从事政治,或者从事军工企业。曾经极为庞大,权势看似一手遮天的军队派系,此时被韦泽很巧妙的束缚在军队范围之内。如果沈心这些年轻人能够快速成长起来,韦泽就能在党务上拥有压倒性的优势。整个权力的构架也逐渐完整了。

    “不过四叔,你提出的这个主权在民,倒是有意思。”韦昌荣对宪法的兴趣比其他人高很多。

    “我要是说主权在我,很多政策一推行,我就没办法处置人了。”韦泽答道。韦泽原来觉得政治制度就是扯淡,因为所有强大的国家无一不是有着强大的政府。行政权居于社会主导地位是所有强大国家的共同点。美国那种联邦制,遇到29年大萧条的时候,照样联邦权力极大扩张。

    美国公务员是指,除政治任命以外的政府部门所有工作人员,人数为2403万人。法国公务员是指,政府、公共机构、公立医院工作人员以及中小学教师,数量为505万人。日本公务员是指,政府系统的公职人员以及国会、法院、国立学校与医院、国营单位所有人员,人数为449万人。英国公务员是指,非经选举产生和非政治任命的常任文官,人数为46万人。

    新中国公务员有两种统计口径。狭义的公务员是指,各级行政机关工作人员,数量为500万人;宽义的公务员是指,行政机关、政党机关和社会团体的工作人员,数量为1053万人。

    依据各国公务员定义的范围,上述各国的国家公务员与其总人口的比例,即“官民比”为,美国1∶12;法国1∶12;日本1∶29;英国1∶125。中国有两种情况:狭义公务员的“官民比”为1∶256,而宽义公务员的“官民比”为1∶122。

    强大的官僚体制乃是世界强国的共同点,而这就牵扯一个问题。如果是主权在韦泽,那么这个强大的官僚体系只用向韦泽负责。按照传统的中国文化,被处置的官员不怕死的指着韦泽大骂“老子干了xxx,全是为了你啊!”然后韦泽立刻就居于人情上的被控告地位了。

    所以韦泽答道:“昌荣,你搞作战训练。如果谁为了争荣誉,往死里练兵。练出了人员伤亡的时候,他敢说这都是为了你韦昌荣么?”

    韦昌荣听了这话,已经是大概明白了韦泽的意思,他笑道:“当然有人说过,还有人骂过呢。”

    韦泽笑道:“就是这么回事。如果是兵为将有,那就是主权在皇帝。如果是总参谋部制度,那就是主权在民。我这么说你能理解么?”

    有着丰富实际工作经验的韦昌荣用力点点头,“明白了。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那是对所有官兵一样的制度。士兵们承担的牺牲总量其实更多。”

    韦泽见韦昌荣完全明白了这点,他松了口气,却不再继续谈这个很让人头痛的问题。如果是主权在民,韦泽对于胡作非为的官僚体系的说法那就大不相同了。虽然肯定有民粹这种玩意出现,但是韦泽却能用科学来对抗官僚与民粹。这是有本质性区别的事情。

    幸好此时大家想要的是建国之后的权力,而且更值得庆幸的是,这帮同志们到现在为止一直在努力工作。捣蛋的,无能的,被前面好几次整顿都给清洗掉了。剩下这帮干事的同志还没有堕落到认为不劳而获天经地义的地步。只要许给他们一个稳定的未来,这帮人正义感尚在的前造反者们总算没让韦泽失望。毕竟是受过旧时代欺负的人,大家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我要鱼肉百姓,我要横行不法的话来。甚至不少人到现在为止,是真心反对鱼肉百姓,真心敌视横行不法的。

    庆幸于开国者下层者的单纯,韦泽对韦昌荣说道:“你也要把人事部工作做好,接下来肯定会有大事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