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90章 捻军 2

第90章 捻军 2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10月,天色已经是晚上长过白昼,天气也凉了下来。√∟頂點說,..刁德贵与刁汉三父子两人被军号声唤醒的时候,只觉得很凉。他们以前听过北方冷,但是到底有多冷,在到了淮北这个“北方”之后终于有了体会。若是在永兴老家,此时还能穿单衣。现在早上时候不穿两件衣服都觉得有些冷。

    匆匆吃完了早饭,父子两人就拿起了兵器,赶到了自己部队所在的地方。营官扯着喉咙用湖南话道:“大伙知道今天我们要做什么了么?”

    “知道!”不仅仅是刁德贵刁汉三父子奋力呐喊,其他湘军官兵也都怀着强烈的激情在呐喊。

    营官大喊道:“知道便好!既然知道了,那大伙儿就好好干,只要干得好,大伙可是人人都能吃饱,都不缺钱花。”

    很快,湘军的部队就出动了。刁德贵虽然也四十岁了,按照这时代的标准,属于半截入土的年岁。可他此时意气风发,行动上竟然丝毫不亚于年轻人。三年前,刁德贵还是湖南永兴附近湘阴渡的首富。因为勾结官军袭击光复军的一支分队,刁德贵带着他儿子刁汉三不得不先逃进了永兴城,在湘军从永兴逃往长沙的时候,刁德贵父子也跟着逃往长沙。

    刁德贵并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上了光复军的战史,成了历史上的一个代表性人物。他只是觉得逃到了长沙就安全了。可没想到光复军竟然先夺取了岳州,关门打狗。长沙很快就被光复军拿下了。

    拿下长沙之后,光复军第一个大行动就是报复。光复军里面有一个永兴出身人叫周金国,周金国的家人在长沙当湘军。这个消息被湘军得知之后,湖南巡抚因为签署了砍头的命令,所以从毛鸿宾开始,上百的官员就给周金国的家人抵命。那是一场公开的处决,毛鸿宾等人被在高台上吊死。

    吊死那帮人的时候,他们还有裤子穿,但是有裤子没裤带。这帮官员好歹也讲体面,绑在后面的手用力提着自己的裤子。等绳子逐渐勒紧,这帮人就跟垂死的鱼一样乱弹腾,裤子就这滑落下来。

    人吊死,还得砍脑壳。这可是把刁德贵吓得够呛。毛鸿宾只是签署了处死的命令,杀的也不是光复军的人,而是毛鸿宾手下的湘军。这就遭到了如此残酷的对待。可他刁德贵是货真价实的出卖过光复军的人,导致光复军死了几十号人呢。他落到光复军手里,只怕得被千刀万剐吧。

    在极度恐惧中过了一段时间的俘虏生涯,好在光复军从来不为难百姓出身的兵。编了个瞎话的刁德贵父子很快得到了释放,他们就一路向东,前去寻找湘军。光复军控制的湖南太可怕了,父子两人根本就不想在湖南多待一天。

    离开湖南,父子两人吃了无数的苦头,因为没什么钱,在渡口磕头如捣蒜,这才好不容易找到了过江的船只。他们在庐州撵上了湘军。而湘军正好在大撤退期间,父子两人就跟着湘军撤到了淮北。

    撤到淮北一年多,日子越来越艰苦。不久前,曾大人却告诉大家一个消息,以后的日子会好起来了。曾大人要求“恢复井田制”。刁德贵并不知道什么是井田制,不过湘军里面的读书人,还有后来投奔湘军的湖南地主士绅告诉大家,那是上古的一种非常好的制度。

    按照刁德贵的感觉,这个井田制就是建立起了一个田庄,田庄里面除了地主就是佃农。地主们拥有武装,打仗的事情地主以及地主手下的军队给包了。干活的事情这些佃户包了。

    结合当下的情况,刁德贵认为曾大人是准备在淮北弄出若干的此类田庄,田庄的地主自然是湘军,地方上的百姓们当佃农。田庄的粮食与银钱就由湘军使用。

    这做法无疑符合了所有湘军的期待,大家出来当兵卖命,求的不就是成地主,至少是成为地主团的一员么?整个湘军的地主团无疑极大满足的大家的需求。

    即便是行军艰苦,刁德贵与刁汉三两人依旧没有任何不满。父子两人跟着队伍迈开大步向前走,地平线上逐渐出现了一个村子的影子。湘军随即停了下来。

    “我再给大家一次,曾大人过了,占领淮北,打回湖南。大家都清楚吧!我们还是要回家的!”营官对众人喊道。

    “占领淮北,打回湖南!”“占领淮北,打回湖南!”湘军们一遍一遍的吼叫着。

    每个人都想打回湖南,彻底干掉那些让大伙有家不能回的光复军。现在只有先据有稳固的地盘,才能拥有打回湖南的实力。占领淮北,在淮北建起一系列的田庄就是第一步。

    看湘军的情绪已经激发起来,营官挥动手臂,干净利落的下令,“出发!”

    湘军分为五队,四队步兵分四个方向围向了村子。第五队则是骑兵,他们利用机动能力绕着村子转圈,准备随时堵住有可能的疏漏。

    一个时辰之后,刁德贵父子拎着刀在一家民房中查看。因为年纪的原因,刁德贵虽然也参加了军事行动,却不用在第一线冲锋陷阵。再,对手只是淮北的百姓而已,根本也不用弄到所有人都得上阵的地步。

    村子里面的道路上已经有不少尸体,屋子与院子里头也都有尸体,湘军以前对乱民就没有过宽容,在江西、安徽等地杀乱民如割草。曾国藩绰号曾剃头,就是他杀人如剃头隔断的头发一样。而最近一两年中,如同刁德贵这般的人大量加入湘军,湘军对与乱民只有杀戮一念。

    刁德贵与儿子刁汉三挨家挨户的搜索着有没有没被发现的人,因为刁德贵搜索的太过认真,好一阵子也没有搜完三家。刁汉三毕竟年轻,没耐性,他忍不住劝道:“爹!咱们看看就行了,我觉得兄弟们办事不会这么马虎!”

    听了儿子的话,刁德贵怒道:“搜索乱民是咱们自己的事。既然是咱们自己的事,那就别着急,好好搜了!”

    训斥完儿子,刁德贵扭过头,继续一的搜索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