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04章 捻军 16

第104章 捻军 16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等穷出身的人,在这个世道里头若是不能混出的名堂来,那就只能一辈子受穷!所以还请诸家兄弟跟着我干了这一票。”一个中年男子带着阴恻恻的表情说话,虽然表情阴暗,可他的声音里面有着难以扼制的激情,而这种激情无疑鼓动了旁边一众人等的情绪。

    “捻军尚且能打下如此地盘,我等该怎么做才好?”旁边的人问道。

    那中年男子满是激情的说道:“光复军几年来一直没有北上,只是左宗棠战败,眼看捻军就要对徐州动手,所以光复军才北上夺取了徐州。我已经派兄弟前去与光复军联络,只要光复军答应把济宁给了我们,我们就起兵反了大清!现在徐州丢了,捻军眼瞅着就能占据河南,大清自顾不暇,哪里还有能耐管我们。咱们这几万人马就能占了微山湖以东的地盘。那时候兄弟们各个都能当个县令,知州、知府。咱们也开疆建国。”

    这个未来的蓝图虽然构架的很激动人心,不过这位中年男子的手下明显没有这样的信心,他们很是担心的问,“大哥,咱们也要争天下么?”

    中年男子自信的笑道:“济宁在大清和光复军之间,咱们现在只要能拉住光复军,他们不打咱们,咱们就能在这里称王。以后若是光复军能赢,咱们投奔了他们,怎么也能混个功臣,吃香喝辣。若是大清气数不尽,能挺过来,那咱们就接着跟大清。但有一条,我们若是没能占住这济宁,那谁都不会把我们当回事。只要我们能占住济宁,占住微山湖以东,这个王爷跑也跑不掉!”

    “那还得等多久才能知道光复军那边的消息?”中年男子的手下问。

    “快了,就这几天了。”中年男子答道,“这几天咱们加紧准备,只要消息一到就动手。”

    左宗棠并没有确定受否加入光复军。黑成刚说的清楚,他此行的目的不是劝降,而是邀请。如果左宗棠肯加入光复军,那楚军就不是投降,而是起义。这种尊重的态度也得到了左宗棠的欣赏。这位今亮有着出常人的自尊心,他可没有把自己看做是什么蓬蒿之辈。哪怕是看到满清覆灭的命运,左宗棠也不认为随着这个朝廷而死是比丢失名节更可怕的事情。

    但是左宗棠对黑成刚很客气,这个穷苦出身的男子没有显赫的出身,也没有无与伦比的才气,但是这位男子有着左宗棠都不能不欣赏的正气。两天来,与左宗棠谈及天下的事情,谈及中国的命运。黑成刚的态度始终如一,国家制度的理念必须是让老百姓能够过上好日子。

    左宗棠原本根本看不起造反者,见到了黑成刚之后,他终于改变了自己的观点。一个能够秉持着最正常的理念,并且把这个理念贯彻到由己及人的地步。这本身就是一种正义。更何况这种正义并不是以要别人为光复党卖命,而是呼吁有同样想法的人跟着光复党一起向前走。这与满清的制度真的完全不同。

    黑成刚对没能说服左宗棠也没有什么失望的态度,他和气的与左宗棠告别,踏上了回徐州的道路。临行前,黑成刚最后留给左宗棠的话是,“左先生,满清解决不了当下中国的问题,这是被事实证明过的。若是左先生想为中国百姓解决面临的困苦,那就请来我们这边。”

    看着黑成刚的背影,左宗棠突然有种想叫住黑成刚的冲动。那并不是想与黑成刚一起前往徐州,而是想问问黑成刚是否愿意投奔左宗棠。孔子说过,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谓士矣。现在虽然不是春秋时代,没有统一在周天子之下的诸侯。然而这个男人即便出使敌营,也能不卑不亢,把自己的使命,想法,理念,完全贯彻在行动之中。如此人才,实在是让左宗棠非常欣赏。

    但是左宗棠没有这么做,因为他相信,既然自己在满清大厦将倾之时尚且不愿意当了二臣,那黑成刚也没有任何理由投奔左宗棠。左宗棠看得出,黑成刚对韦泽的忠诚甚至在左宗棠对道义的坚持之上。

    直到完全看不到黑成刚的背影,左宗棠才回营。此次黑成刚前来,楚军只有极少数军官才知道此事。但是楚军被撵出浙江,现在又丢了徐州,此时已经完全成了孤军。那些军官们最初也不是没人吆喝着要杀了黑成刚泄愤。不过吵吵归吵吵,等他们冷静下来之后,军官们中间也出现一些投降的意向。即便是不投降,也有人觉得没办法给满清再继续效忠下去。

    去年大批江南地主士绅逃到淮河以北,他们都提高光复军实施了土改,夺了地主的土地分给百姓。地主士绅们的经济基础被连根拔起,固然让地主出身的军官万分仇恨。可那些普通人家出身的军官与士兵的抵触就没有那么大。不跟着满清打仗,回家之后若是还能种地,他们并非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左宗棠已经严厉不许泄漏徐州失守的消息,但是左宗棠败退到济宁的时候说过,在这里休整几天就乘船回徐州。现在徐州是回不去了,若是一直留在济宁,那这件事迟早得有个说法。怎么向楚军解释此事,可是个极大的问题。

    济宁守将苗沛霖不许左宗棠在济宁城内驻扎,楚军的大营只能设在城外。因为没带辎重,楚军只能露天住宿。现在是夏天,在外住宿也还能接受。可这以后该怎么办呢?

    左宗棠回到营地外的时候,却见到营外竟然有不少骡马挑夫运来了酒食。酒坛没有打开,可那些山东特产的驴肉的香气已经是隐约可闻。这些天苗沛霖不许楚军进城,所以楚军只能到城外的集市购买粮食。楚军此时根本不想花钱,所以与当地百姓冲突很大。左宗棠心想,这位苗沛霖团练总兵看来也是受不了百姓的投诉。准备先用些酒食安抚一下楚军了。

    果然,带队的把总恭恭敬敬的对左宗棠说道:“左大人,我家总兵命我们送这些酒食来犒劳兄弟。只是请大人还能稍微约束一下楚军的兄弟,若是这么闹下去。大家面子上都不好过。”

    虽然知道未来相当一段时间里头得依仗苗沛霖,但是此时可不是示弱的时候,左宗棠冷笑道:“那就多谢苗大人了。”

    打走了苗沛霖的人,看着微皱将士们眼馋的表情,左宗棠命道:“晚上把这些酒食都给大家分了。”

    这个命令引了一阵欢呼,楚军好久没吃过酒肉,战败后心情极为低落。此时终于能够再享受一番,大家是衷心高兴。

    左宗棠心中有事,所以只是稍微吃了些肉,喝了点酒。其他人是放开了吃喝。一两个时辰之后,全军开始集体跑肚拉稀。

    第二天凌晨时分,楚军那连围墙都没有营地外突然杀了上万人马。楚军并非弱旅,可好汉架不住三泡稀。此时楚军手软脚软,加上骤遇突袭。根本无从抵抗,突袭的军队砍瓜切菜般的屠戮着楚军。

    左宗棠得知全军拉稀的时候就知道苗沛霖送来的酒菜里面有问题,可这个暗亏也只能等天明之后再找苗沛霖算账。他完全没想到黎明时分就遭到了突袭。

    在这一瞬,左宗棠突然想明白了,“大难来时各自飞”。左宗棠愿意坚守道义,那是左宗棠的事情,其他人在这等选择面前可没有非得要为大清去死的道理。

    忍着腹内的难受,左宗棠从牙缝里面挤出几个字,“苗沛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