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08章 捻军 19

第108章 捻军 19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京城变了。那些提笼架鸟的旗人不见了,那些曾经懒洋洋的城门洞下晒阳的京营也总算有了点当兵的样。虽然能看到一些当兵的打着长长的哈欠,或许是大烟瘾发作。但是能够真正紧张起来应对当前的危局,总不能说是坏事。

    不过曾国藩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不知道这种表面上的振奋能够维持多久。八旗的战斗力实在不值得恭维,至于绿营兵们的战斗力么,如果绿营真的能战,曾国藩也不用费尽心思组建湘军了。至于京营么,理论上应该是最精锐的部队。不过他们就没出过北京城,所以能否真的派上用场,只有天知道。

    马车驶过京城的街道,除了尘土与便溺的气味依旧,剩下的就是萧条的感觉。街上行人稀少,店铺前面门可罗雀。不少店铺干脆就关门大吉。至于是因为没有客人,或者是因为收税收的狠,这就不是曾国藩能够知道的事情。

    曾国藩的上千卫队被拦在京城外,只有官员引着他前往皇城。随便聊了两句,曾国藩就确定前来引的是旗人出身的官员。因为他的名字叫额图海。

    副总兵额图海大人腰围粗壮,脑袋油光发亮。用鄙视的眼光看着曾国藩,额图海副总兵先把那帮从京城逃窜的汉人官员大骂了一番。面对这指桑骂槐的态,曾国藩根本不为所动。满清的制在快速崩溃,曾国藩比谁都清楚。至少在淮北当地,官员们已经开始快速武人化。从安徽巡抚江忠源开始,安徽当下所有官员基本都是武人出身。经过一系列战场上的失败之后,人官员逃跑了十之五六。剩下的这些在淮军与湘军的反扑时一去了淮南,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兵荒马乱的时候,失踪几十上的人再正常不过。特别是那帮官员还带着多从当地刮到的财物。

    但是额图海副总兵看来并不在乎这些为现实的问题,他骂完了这帮逃走的京官,有大声说道:“曾大人,你觉得剩下的汉人官员可靠么?”

    曾国藩面不改色的说道:“国难之时还能留到现在,还有什么不可靠的?”

    额图海摇摇头,“我是说他们打仗可靠么?”

    面对这样的质询,曾国藩的眉头终于忍不住皱了皱。

    而额图海一点都不在乎曾国藩的态,他大声说道:“人说满人不过万,过万不可敌。这等时候,还得靠我们老满人才行啊!”

    曾国藩久历官场,各种人性的大暴漏看得实在是不要多。这位额图海副总兵的官职其实不算什么,以前更没听说过有这一号。此时就这么一个籍籍无名之辈前来接曾国藩,加上额图海重点强调的“汉人指望不上”的发言,曾国藩能够确定,现在的京城里头旗人势力已经完全压倒了汉人。

    满清的统治者是旗人出身,旗人在中国人口中比例很低,所以满清格外的要用旗人压制汉人。满清官制中的中央政府官员有“官缺”,分为“满缺、蒙古缺、汉军缺、汉缺”,原则上官缺由本族人担任,实际却是满缺不能任汉人,汉缺则旗人当然可以担任。重要部门及职务的官缺,满缺占大多数。八旗之人不及汉人分之一,八旗之京官多于汉人数倍。

    这位额图海副总兵所说汉人京官开始大量逃跑,眼下的京城里头到底还能剩下多少汉人官员呢?曾国藩感觉非常不乐观。至于朝廷召见曾国藩,想来是要重用,至少会非常重视曾国藩的意见。这种重用大概就是额图海副总兵敢“敲打”曾国藩的根本原因。

    一个小小的副总兵竟然敢“敲打”曾国藩,从道理上看十分荒谬。但是从制上,这个到还真的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满清这个朝代就是旗人的利益至上的朝代。所有的看似温和的政策只是满清为了收买人心而已。满人用言语稍微敲打一下汉人官员,那也就敲打了。汉人官员是不可能用这个“不敬”的罪名来惩处旗人滴。因为旗人是皇帝的奴才,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曾国藩认为这有两种可能,一个自然是满清官员的本能反应。在汉人军队纷纷崩溃瓦解的时候,理论上应该成为军队主力的八旗即将承担起当年组建八旗的本意,负责打仗。八旗军此时心中为不安,所以用这方式发泄一下心中的压力。

    另外一种,就可能使朝廷里头某些官员对此时朝廷准备重用曾国藩不满,额图海无疑就是这个派系的成员之一。

    运起涵养的功夫,曾国藩仿佛完全没有听到这些会影响他心情的话。额图海副总兵自己说了一通之后,见曾国藩完全不理不睬,他虽然敢说这些,却也只是敢说而已。让他拽住曾国藩质问,他还是不敢的。说完了这些话之后,他也只能闭上嘴。

    此时的咸丰小皇帝还不到十岁,这位小皇帝最初的年号是祺祥,是顾命八大臣拟定的。1861年慈安慈禧后联合恭亲王发动辛酉政变后铲除了肃顺八大臣集团后,就改为同治。意思是君臣同治大清,也有人说是两宫后(东西后)同治大清的意思。

    从年号上就能看出这位小皇帝的权力,接见曾国藩不是朝会,所以同治小皇帝根本就没有登场。慈安、慈禧、恭亲王奕訢人为首的小团体坐在主位上。曾国藩上前叩头。慈安后赏了曾国藩一个座位,等曾国藩按照官场的规矩,半边屁股坐在凳上之后,慈安就询问应该如何应对的肆虐。

    “后,当今之计,在于保甲。捻军往来如风,官军若是,他们立刻就跑。而捻军的粮草都是就地抢掠。若是各省地方上能够采取保甲之法,各村各镇皆能自保,捻军得不到粮食,官军才好追缴。”曾国藩给出了自己的策略。

    “要让捻军没有粮食吃?”慈安后若有所思。

    看着慈安的这个表情,曾国藩心中忍不住想到了“何不食肉糜”这句话。虽然指望一名后懂得行军打仗的确是比较扯淡的要求,不过就算不是战争,普通人每天也得吃饭吧。

    只是想到这里,曾国藩就强行把思收回来。曾国藩知道,此时任何对朝廷的不信任都是不合适的。在得知光复军在包括湖南在内的地盘上开始了全面土改,实施了土地国有制下的均分土地政策之后,这位地主阶级的杰出代表人物就确定了与光复军不死不休的立场。

    左宗棠知道光复军大力兴办校,曾国藩自然也知道。左宗棠相对认同光复军兴办教育的行动,曾国藩看到的却是光复军在完全无视地主士绅,用自己教育出来的这批人担任了地方上的各级官员。

    满清好歹还能用地主士绅作为他们统治的基础,虽然新官到了地方上之后也会与当地的地头蛇斗争一番,但是从长远来看,双方却不是势同水火的关系。从光复军校里面毕业的人,当了地方上官员之后行的是光复军的意志,对地主士绅是从来没有任何善意。

    既然光复军要摧毁地主士绅,那么曾国藩就没有了任何选择,只有与光复军不死不休。在此时,任何对满清朝廷的质疑都只会动摇曾国藩的决心,这是曾国藩不能接受的。不管慈安在军事上的表现是多么外行,曾国藩都要求自己不能有丝毫对慈安的不认同。

    就在此时,慈禧对慈安说道:“姐姐,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曾国藩所说的也很有道理。”

    听到了慈禧这么通俗的解释,慈安倒也恍然大悟,她答道:“原来如此。”

    慈安又问了些别的问题,曾国藩也一一回答。问答结束之后,慈安就让曾国藩暂且退下。恭亲王奕訢问慈安,“后,你看曾国藩此人如何?”

    慈安从容答道:“此人很是恭谨,看来是个忠臣。”

    恭亲王奕訢一愣,他没想到慈安竟然给曾国藩如此高的评价。不过慈安是个从来不爱多说的人,正在恭亲王奕訢想着怎么进一步询问的时候,慈禧开口说道:“恭亲王,后不可能不懂曾国藩的话,只是后想试探曾国藩一下。若是那种心中对朝廷并不服气之人,那定然会有所表露。曾国藩此人却只有恭谨。这才是忠臣的模样。”

    恭亲王奕訢才恍然大悟。他其实方才也有些奇怪,慈安后不可能不理解断了捻军粮食的作战方法。可慈安那表现仿佛她理解不了这点。听慈禧这么一解释,恭亲王奕訢才算是明白了慈安的意思。有了思之后,恭亲王奕訢心中忍不住大大佩服起慈安来。此次征召曾国藩,目的就是想大用曾国藩。若是普通的权力者,首先考虑的是曾国藩的能力。慈安不懂军事,那么她就先测试曾国藩的忠诚心,测试曾国藩对君主的态。在这个危急存亡之秋,若是让对朝廷有不敬心思的人掌握了大权,结果只怕就是悲剧。

    “那后要不要用曾国藩?”恭亲王奕訢问道。

    慈安没有直接回答,她反问恭亲王奕訢,“八旗也整顿了这么久,他们可否还能打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