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18章 吸血 9

第118章 吸血 9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热门推荐:、 、 、 、 、 、 、

    慈安太后接见了曾国藩是1865年10月2日。八天之后,10月10日,曾国藩就抵达了宿州。江忠源惊讶的看着曾国藩风尘仆仆的从外面进来,他连忙起身问道:“涤生兄,你不是该在京城么?”

    曾国藩一直赶路,累的够呛。这位十几年来写日记,反复锤炼自己品行的人也顾不上体面,在江忠源对面坐下之后,曾国藩催促道:“给我倒些水!”

    江忠源连忙给曾国藩沏茶,曾国藩口干舌燥,他率直的说道:“凉水!凉水!”

    看曾国藩渴成这样,江忠源只好给他倒了些凉水。连喝两盏,曾国藩才缓过劲来。也不等江忠源问,曾国藩就把京城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对江忠源讲了。

    听到京城的王爷与八旗军如此不堪,江忠源气的都有些咬牙切齿起来。听到光复军有可能在与朝廷做买卖,江忠源又紧皱眉头。在败退到淮河以北之后,曾国真曾经预言过,光复军短期内不会继续北上。形势发展果然如曾国藩所言,光复军在淮河以南休生养息,养精蓄锐。

    这可不是光复军胸无大志,不思进取,安逸的享受着南朝的富贵。在光复军阴险毒辣的调动下,名面上,太平天国与捻军毫无顾忌的在河北、河南、山东、山西肆虐。暗地里,光复军的买卖都做到了京城。

    光复军这么做自然有自己的盘算,现在看整个天下的态势也正在按照光复军的剧本演下去。无论四省乱战由谁胜出,这四省定然会打得一塌糊涂。江忠源懊恼的问道:“我们难道不能现在南下,击破淮南的光复军么!”

    曾国藩无奈的摇摇头,对于这么有骨气的建议,他实在是不想去批判了。江忠源说这话也仅仅是为了发泄,他自己很清楚,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极大可能就是渡过淮河的淮军与湘军全军覆没,整个局面立刻全面恶化。当下能够维持满清存在的办法只有击破四省的所有逆贼,先解了燃眉之急,重整这四省。

    只是朝廷即便消除了燃眉之急,被战火糟蹋到一片狼藉的四省之地难道真的能挡住养精蓄锐的光复军雷霆一击么?江忠源丝毫没有这样乐观的想法。所以现在就成了一个令人绝望的局面,朝廷若是不竭尽全力取胜,那就是现在死。可撑过眼前的危机之后,还是个死。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太糟糕了!

    为了从这沉重的压力下挣脱出来,江忠源就与曾国藩谈论起左宗棠来。楚军先是败给了捻军,遭到苗沛霖的出卖的同时,老巢徐州又被光复军攻克。现在再也没有楚军的名号了。三支湘军的主力如此彻底的覆灭了一支,这让江忠源感到非常不安。

    无论是江忠源或者曾国藩,都认为左宗棠已经“殉国”。两人也没有避讳这个问题,江忠源性格刚烈,对死早就看淡。曾国藩是要坚守自己的忠诚,死或者投降之间他是不会苟且偷生的。

    但是整体来看也不是没有好消息,曾国藩本人被任命为河南巡抚,这让江忠源觉得慈安太后倒也英明。湘军与淮军都挤在狭小的淮北根本施展不开,如果曾国藩能够成为河南巡抚,光复军又放任各方乱战,那淮北的淮军就能与河南的湘军联手作战。

    江忠源谈起了最近的大胜。不久前在河南的捻军想回涡阳老家,就从河南那边南下。捻军行动再飘忽,可进入到淮北之后就遇到了麻烦,遍地都是围子,堡垒。捻军的攻坚能力没办法短期内硬攻下这些据点。在他们试图稍作停留准备攻坚的时候,湘军与淮军就猛扑过来。

    捻军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老家涡阳的几十万人口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他们按照以前的作战策略,避开淮军与湘军的主力,继续向南挺进,试图回到捻军的核心地区。可无论捻军怎么突进,怎么巧妙的甩掉湘军与淮军的逼近,却找不到自己的亲人,找不到任何可以让他们落脚的地方。

    湘军淮军从容进军,他们依靠围子驻扎,休息,补充粮草。最后在野外人困马乏的捻军被迫与湘军与淮军正面作战,最终大败。

    斩首三千是第一波统计出来的战功,之后的追杀战中,陆陆续续斩首五千。加上被围子里面的守备队杀掉的捻军,还有死在野地里头的捻军,估计捻军的精锐死掉了一万到一万三千之间。这可是近几年最大的战功。而且捻军在河南的兵力硬生生损失了这么一万多人,在整个河南的兵力也被削弱了不少。

    有了这次与捻军正面作战的经历,江忠源对捻军的战斗力评价不高。他对曾国藩坚壁清野的保甲制度评价自然是一路水涨船高。曾国藩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在淮北与河南都如此行事,定然能够诛灭捻匪。”

    没等江忠源说话,闻讯赶来的李鸿章听了一阵,他起来提出了反对意见,“老师,此次大胜还有个缘故,捻匪到了他们的死地。天时地利人和,他们一个都没占。而捻匪却觉得他们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而已。”

    这话一出,江忠源有豁然开朗的感觉。曾国藩也微微点头,表示对李鸿章的看法非常赞赏。江忠源与曾国藩都是从自己的角度看问题,所以他们看到的都是他们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付出了什么准备。所以认为只要简单的复制这种付出,就能成功。

    李鸿章则是从捻军,从整体的胜利角度来看,那高度立马提升了一截。在捻军的想法中,他们此时风头正,此乃天时,涡阳乃是他们的老巢,这是地利。至于涡阳的百姓么,定然是会坚定的支持这支打回老家的子弟兵,此为人和。

    而现实中,湘军与淮军准备停当,以逸待劳,这是天时。涡阳围子提供了大量支撑湘军淮军作战的据点,这是地利。杀光了涡阳百姓,建成了湘军主导的保甲制度,这是人和。捻军失去了天时地利人和,若是不失败才是怪事。

    讲完了这些之后,李鸿章提出了自己这些天来的想法,“老师,若是你没能当上河南巡抚,我这法子还施展不开,可既然老师当上了河南巡抚,就有了能在河南与淮北聚歼捻匪的机会。”

    曾国藩知道自己的弟子李鸿章性格有些轻浮,却是个极聪明的人。看李鸿章如此有自信,曾国藩示意李鸿章说下去。李鸿章眼睛发亮,大声说道:“修建围子,保甲制度固然得大力推行,可对付捻匪还是得以‘让出险僻之地,一鼓围歼’的法子。捻匪自以为能跑,我们就让出些不产粮的地方让他们占领。捻匪没见识,自然觉得夺了县城之后,周围都是穷人,容易受他们鼓动,拉起更多兵马。可那恰恰是他们的死地。只要捻匪在险僻之地汇集,官军直接围过去就行。再也不用追着捻匪跑。”

    曾国藩与江忠源都打了这么多年仗,李鸿章的看法立刻得到了两人的赞同。一旦捻军真的集结在险僻之地,天时地利人和,根本没有一样站在他们那边。捻军让官军最头痛的是他们流动作战,官军经常会被捻军利用机动能力杀个回马枪。不久前的战例证明,没有了机动能力优势的捻军,湘军与淮军可一点都不怕他们。

    “如此甚好!”曾国藩说道。

    江忠源也赞道:“真是名师出高徒!”

    曾国藩一路鞍马劳顿,此时得到了办法,解了心中重担,他就去休息了。江忠源心中郁闷,就把李鸿章并没听到的有关京城的消息给李鸿章讲了。李鸿章的神色越来越凝重,最后木然坐在那里。

    江忠源为人侠义,从不是一个爱抱怨的人。只是到了此时他也忍不住了,“京官逃散,八旗京营出兵时推三阻四。半壁江山不保,逆贼都祸害到了京城之下。这……这简直是……”

    正因为性格侠义,所以江忠源硬生生把“亡国之相”四个字咽回肚子里头。可这番努力也让江忠源憋了口气在胸口,剩下来的话竟然说不出。

    “这就是亡国之相吧。”李鸿章倒是把这层窗户纸给捅破了。

    江忠源恨恨的低下头,不愿意就此再多说什么。可李鸿章却没有停下,他说道:“江公,我们派一支部队过了淮河试探一下光复军的虚实可好?”

    “你也这么想?”江忠源有些惊讶的问道。李鸿章这个人比较滑头,江忠源对此深有体会。曾国藩那样坚持己见。把定好的方略执行到底。例如曾国藩在涡阳屠戮地方百姓,江忠源其实也很是不以为然,可真遇到捻军试图杀回涡阳老家,曾国藩之前的准备就显出了威力。滑头的李鸿章却不会像他老师曾国藩,李鸿章是那种总是会想办法尽可能收集到更全面的资料,找到一条相对轻松的道路的家伙。当下的危急已经是迫在眉睫,江忠源已经弄明白若是不能击败光复军,满清朝廷只有死路一条。现在唯一可能就是确定光复军的水准,若是光复军现在不堪一击,至少是淮军能够对付的,那以后朝廷才有希望。不然的话,就只能等光复军如同太平军一样自己闹天京之变了。

    “江公,若是不打一下,我实在是不甘心。既然光复军此时准备坐山观虎斗,我们即便打过去,想来他们也不会一定要打过淮河。要是打过淮河,他们早就打过来了。所以我觉得打一下试试看,还是能行的。”李鸿章先把最后的算计拿了出来。

    听了李鸿章的分析,江忠源咬了咬牙,“好!就先打一次看看。”r1058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