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48章 基本原则 2

第148章 基本原则 2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身为韦泽的秘书不是个轻松的工作,韦泽的工作繁忙,即便是党政军都有自己的一套班子,韦泽依旧能够对国政有着绝对的指导权。韦泽配备了六个秘书,这里面地位最特别的就是左宗棠。其他五个秘书都是人事部决定的,只有左宗棠一个人是韦泽动用了他的人事特权决定的人选。

    左宗棠读过韦泽自己牵头起草的宪法,宪法第一条规定中华民朝是光复党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国家。同样,在此时代理人大职权的光复党中央委员会通过了一条决议,中华民朝向皇帝韦泽本人渡让一系列的权力。只要韦泽愿意,他可以完全无视所有党政军以及司法的决议,做出他个人的决断。

    在两个决断出现抵触的时候,韦泽只需要签署一道“皇帝令”,任何部门的决议都必须以韦泽的个人决断为最终决断。但是韦泽从来都是以组织原则为上,只有在任用左宗棠当秘书这件事上,韦泽利用了他在党内的人事决断权。跟着韦泽越久,左宗棠越感觉到让韦泽做出这样的决断是如何的罕见。

    这一段时间,韦泽每天都把大量时间用在写东西上,有时候韦泽能够坐在那里一写就是一天一夜。10月2日晚上是左宗棠当值,他到了韦泽书房外的时候放轻了脚步,这是大家的习惯。影响韦泽的工作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不合适的。

    “老左,进来。我给你看样东西。”书房里面传来了韦泽高兴的声音。韦泽武艺高强,这是大家都知道的。虽然秘书人都没见过韦泽领军作战的英姿,可每一个人都听那些高官谈及过他们亲眼见到的韦泽立于阵头率领部队破敌陷阵的故事。每个人也都见过韦泽锻炼时露出的毫无赘肉,漂亮的肌肉,练起长枪的时候,即便是没有练过武艺的人都能看出那是无比高明的枪法。

    每次看到这些的时候,左宗棠都忍不住摸摸自己由胸到腹的融会贯通并且高高鼓起的“腹肌”,人比人就是气死人。精于武艺的韦泽耳力极佳,即便是大家放轻步伐,韦泽也能从细微的声音中分辨出外面的到底是谁。

    走进书房,左宗棠接过韦泽递给他的一叠文稿,文稿开头写着文稿的名称,《光复党人的基本理念》。

    向下读去,第一条就是对社会的认知,“生产力发展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根本动力。”

    基于韦泽提出的社会发展阶段分析,韦泽把生产力在社会发展过程中的作用做了归纳总结。当年商人派遣王后妇好西征,一气杀了几千俘虏。把周人吓得提起妇好的名字,小儿不敢夜哭。等到纣王时代,周人伐商中就指责商朝纣王“收容逃奴”。在商人主力远征徐州一带的时候,商朝就能组织奴隶组成军队与诸侯联军作战。这无疑是一个社会生产力变化的证明。

    商朝的生产力发展没有演化出更强的社会制度,当然也可能是纣王试图让社会制度有所改变,才导致了商奸背叛商朝前去投奔周国。

    之后的中国发展无疑可以用生产力发展来解释,左宗棠读着读着就读进去了。这位今亮边看边把自己读过书与韦泽所写的相印证,有些部分他不同意,可更多的部分让左宗棠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当他揉着酸涩的眼睛放下文稿的时候,发现此时天已经亮了。韦泽还在伏案疾书,偌大的书桌上已经放满了写满了字的文稿。

    听到左宗棠的动静,韦泽停下笔,他靠在椅子上闭目揉着眼睛,同时问道:“看了感觉如何?”

    “陛下,我有点明白毕总理白天的话了。他称赞陛下开辟了橡胶、香料、棕榈油。我现在想,这其实都是促进生产力的大举动。陛下主导开发了这些东西,竟然是真的让烂地变了好地。”左宗棠答道,说完了之后,他停顿了片刻,进行了一阵思想斗争,左宗棠终于羞愧的说道:“陛下,我本以为政治局的同志都是在拍马屁。现在想来,是我自己见识浅薄。可笑我以前还敢看不起这些同志,却是我比这些同志的见识差的太远。”

    韦泽闭着眼睛笑道:“他们跟了我十几年,天天学的都是这个。他们能看明白要点一点都不稀奇。倒是老左你靠自己就看明白了这些,那是更加不容易的。”

    “那也是陛下教诲,若是陛下对我不闻不问,我不可能看到和政治局同志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左宗棠羞愧的答道。说完这些之后,左宗棠心情激动,他忍不住开口问道:“只是我有一个疑惑,陛下从不担心有人试图从陛下手中夺取江山么?”

    “想夺取江山的人多了,怎么想怎么做那是他们的事情,我自有我要做的事情,可是没有精神要把别人的事情抢过来强加在自己身上。”韦泽依旧闭着眼睛从容答道。

    如果不是对韦泽有相当的了解,左宗棠都不敢相信这是一位皇帝对某朝篡位的回答。韦泽可是一点都不为别人要夺取皇帝大权而动摇,这份气度之大让左宗棠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是韦泽对皇帝这个位置根本不在乎?或者是韦泽心胸大到连谋逆者都能接受的程度?

    左宗棠对这位君主的内心世界是越来越感兴趣了,试探君主内心世界的真正想法是非常危险的事情,那一小块基本是每一个君主的逆鳞,谁试图去碰触都是死路一条。正因为如此,看到自己有机会去窥探的时候,左宗棠就忍不住生出无比强烈的好奇心。这好奇心甚至战胜了对死亡的恐惧。

    “陛下,你就不怕失去皇位么?”左宗棠斟酌着词语说道。

    正如左宗棠所想的那样,韦泽先是嘲讽的笑了一声,接着慢悠悠的说道:“我想到有人想夺走我现在手中的权柄,心里面自然不会高兴。我也会恼火,也会感到不安。我是不会放弃我现在手中的权力,这不是因为我害怕,因为即便是我能与全天下的人对抗,保住全力到我生命最后一息,那时候我也会因为死亡而失去权力。很多人觉得死亡是老天爷的事情,自己做不了主,不过老左你觉得我会是一个乖乖向老天爷屈服的人么?”

    左宗棠只是笑了笑却没有接腔。皇帝们即便是自称“天子”,这些上天之子们也都不会轻易向所谓的老天爷屈服。炼丹、修道、信佛,这些行为在某种意义上证明了皇帝们不仅不想向老天爷屈服,他们甚至想把老天爷的权柄也夺来为他们所有。在这点上,左宗棠并不认为韦泽与那些天子们有什么不同。

    “老左,你肯定能看得出,我走到今天靠的不是什么仁德,甚至不是我每战必胜。贩卖人口,借刀杀人,阴谋诡计我干得多了,甚至缺德的事情我都干了不少。其实我不想干这些事情,不是我没能力做,而是我真的不喜欢干这些。”韦泽闭着眼睛平静的说道。

    左宗棠沉默不语,韦泽绝非是一个鲜廉寡耻没有正义感的人,他亲眼见韦泽最终毫不犹豫的这么做了,他同样亲眼见过韦泽下达那些命令之间心理上的挣扎。

    韦泽继续说道:“我能坐上今天这个位置,因为我代表的是很多人的利益。他们未必喜欢我,也未必真的对我个人有什么忠诚心。他们只是很清楚,脱离了我所代表的这个利益集团,他们就什么都没有了。即便是为了自己,他们也会与我一起向前走。”

    左宗棠依旧沉默,不久前韦泽的老岳父祁玉昌提起韦泽不肯立储君的事情就恨得牙痒痒,但是这可不等于有人要推翻韦泽的时候祁玉昌就会袖手旁观。只有韦泽是皇帝,韦泽的法统依旧存在,祁玉昌的外孙才有机会继承韦泽的皇位。韦泽无疑代表了祁玉昌的利益。哪怕是退一万步,祁玉昌的外孙没有能够登上至尊的宝座,只要新朝还在,祁玉昌家族就迈过了以前向他们关闭的权力的大门。

    “当然,这也不是我一个人才能做到这个程度,历史上那些聪明的皇帝们都办到了这点。”韦泽说道。

    左宗棠很认同韦泽的话,这的确是皇权的基础所在。不过韦泽的语气中有着不屑,左宗棠能够很明确的感到受到。那么韦泽接下来估计就要谈到最重要的部分,也就是韦泽认为自己能够超越历代皇帝的部分。

    “那些皇帝们为了维持自己一家的天下,可以说是苦心孤诣,但是一个个都失败了。短的几十年,长的几百年,没有一个人能够让他们的功业千年不朽。”韦泽嘲讽的说道。

    “那陛下准备怎么做?”左宗棠问道。

    “那些皇帝有能力开辟一个朝代,却没有继续推动社会向前继续走。所以他们就止步于他们所开创的朝代,不仅自己围着这个结果瞎转,更让子孙们围着那些注定倒掉的王朝瞎转。我觉得我比那些皇帝强的地方在于,我不仅仅代表了很多人的利益,我更走在社会发展的先端。而且我能够指出未来社会发展的方向。”韦泽睁开了眼睛,他没有去看左宗棠,而是神色凝重的看着桌上的那些文稿。那目光是如此沉重,仿佛承受着万千的重量。可那神情又是如此坚定,丝毫没有面对巨大压力而自然而然产生的那种畏惧或者不安。

    “老左,我没有如同那些皇帝一样对手下封王封侯,我也不在乎大家现在为了争夺功绩而想尽办法。很多人对我肯定很不满。我觉得大家都是有眼光的,只要我还掌握着权柄,只要我还按照我所想的去做,新的中国就注定不会回到旧时代去。他们所想的很多东西就注定不会实现。”韦泽说完之后拍了拍文稿。

    “那陛下就不怕那时候不代表很多人的利益了么?”左宗棠忍不住问道。

    即便面对如此尖锐的问题,韦泽的回答依旧平静,“我曾经说过,满清的制度是逼着人说瞎话。其实这对满清也不够客观,因为一旦牵扯到社会发展,绝大部分朝代都是在睁着眼说瞎话。我写这些东西就是为了让同志们看清楚时代发展的脉络,让同志们看清楚一个国家如果不想灭亡,就必须让社会向前发展。那时候一定会有一些人妄想让时代停步不前,好让他们已经获得的利益千秋万载的永恒不变。但是也一定会有更多的人希望能够从社会的发展中得到更多收益,所以他们主动或者被迫的跟着我走。只要跟随我的是大多数,那么我就不用担心谁会想推翻我,夺走我的权柄。”

    左宗棠还理解不到韦泽所说的时代进步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可他能够感受的到韦泽内心的那股力量,所以左宗棠忍不住问道:“如果那些进步已经到了进无可进的地步,那又该如何处置?”

    “进无可进么?”韦泽终于笑了,“如果真的到了那个地步,也不坏啊。我顶多让皇权就这么继续存在下去。韦家的天下千秋万代,那我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听韦泽居然这么讲,左宗棠觉得无言以对。这不是自嘲,更不是无奈。这只是韦泽对那种情况的一个预备案,至少左宗棠是如此感觉的。

    “这个时代的进步只是刚开始而已,这点还请老左你铭记在心。你现在或许已经觉得变动如此波澜壮阔,可这只是拉开了一个序幕罢了,距离终结还远着呢!”韦泽语气坚定的说道。

    “就是说我还有机会建功立业么?”左宗棠忍不住用完全不是玩笑的玩笑表达着自己的想法。

    韦泽拿起笔,用非常漂亮的行书在纸上写了起来。写完之后他把纸递给左宗棠,然后起身出门去了。

    左宗棠仔细的读着,眼神越来越越锐利。那是一首词,词牌是沁园春。词名是雪。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r1058

    最快更新,阅读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