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80章 淮军挽歌(九)

第180章 淮军挽歌(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他就是自比诸葛亮,老子也不是司马懿!”雷虎放下望远镜之后恶狠狠的说道。

    如此凶狠的态度对于雷虎来说是很少见的,这位素来被看好的军人读书不多,平素里举止甚至能称为有点文雅。让他这么恼火的原因之一是这“空城计”还真把雷虎给唬住了。一个弱鸡淮军竟然摆出了这么一副强者范儿,里面定然有阴谋。城门哪里埋伏了大量淮军?低下埋设了炸药?这可都是很不错的法子。诱入一部分光复军之后爆破城门,堵死光复军杀进来的通道,同时还真能重创光复军的士气。

    强行把视线从城门那里移开,雷虎喝道:“按照最初的计划攻城!”

    参谋长一愣,放着那洞开的城门不管,而是采取攻城墙的方式,这怎么都感觉不对劲。

    雷虎怒道:“战争手段已经确定的情况下,要的是坚定!坚定!江忠源打开城门就让我们动摇了么?他要是扔一地金元宝,咱们是不是就去先捡起来再说?”

    这比喻虽然不是太友善,可里面的意思倒是说的够明白。参谋长随即传达了命令,“按照原先的计划开始进攻,不要管城门。靠近的时候要小心,防备敌人在城门那边设有埋伏。”

    火炮隆隆的响起,特别是那门36磅的巨炮,每一发出去都有山摇地动的感觉。雷虎不是没有见过大阵仗的人,可是这巨炮每一次轰鸣,都让他觉得浑身不自在。以往光复军的炮弹打在城墙上,城墙上都会爆出一片片的动静。36磅攻城炮的炮弹砸在城墙上,雷虎感觉是有一团东西在向城墙里面钻。事实也是如此,两炮下去,城墙上就凹进去了大坑。这种夯土内芯,大青砖,糯米汁混合的灰液砌成的城墙是极为坚固的,雷虎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一门炮就能把一堵城墙摧毁的事情。

    青砖已经被炮弹砸碎,露出了里面的黄色的夯土芯。炮弹这次的效率更高,一炮上去整堵墙都出现了肉眼可见的颤抖。此时其他火炮在发射,与这门重炮造成的伤害相比,其他炮弹打在城墙上就跟挠痒痒一样。

    36磅炮打到第十炮,作为射击对象的城墙终于轰然倒塌,黄土,灰尘冲天而起,让大家根本看不到那里变成了什么模样。战场上暂时安静下来,其他炮位都停止了射击。大家都伸长脖子看向倒塌的城墙,想穿透那浓重的烟尘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烟尘过了好一阵子才散去,那段城墙的惨状终于被众人看到了。这段城墙两端的望楼在剧烈的震动下已经歪七扭八的倒下去,中间的部分完全成了散碎砖石与黄土混合成的一个斜坡,斜坡两边是狗啃过般的断墙。一个极为有利的进攻缺口终于被打开了。

    雷虎脸上露出了笑意,这就是光复军的大炮主义,管你变化万千,老子当头一棒!只要敌人没有练成炮火都无法伤害的金身,就让他们在炮火下化为齑粉吧!对于光复军这种大炮主义,雷虎也曾经私下请教过韦泽,为何要如此的不惜工本制造如此大炮。韦泽的回答很简单,“以后我们将和世界一流强国进行残酷的战争,你要是认为这就已经是可怕的火力,那我就告诉你,你想错了。与未来的战争相比,这,就是和风细雨。”

    不管这是不是和风细雨,腐朽的满清遭到和风细雨的吹拂就会彻底垮掉,这对现在的雷虎来说已经足够。

    在城内,江忠源脸色惨白的看着远处崩塌的城墙。光复军总是能够给江忠源带来全新的东西,这次也不例外。前两天他看到光复军射进来的《正气歌》,第一感觉自然是受到了极大的屈辱。文天祥一个亡国之臣,他只能用《正气歌》来抒发对正义的追求与渴望。这种正义都是汉家天下的正义,诗里面歌颂的都是汉家的铮铮铁骨。如果文天祥在世的话,对江忠源这种为异族效力的人想来是看不上眼的。

    这种认知反倒激发了江忠源的傲气,江忠源每隔一段时间就偷偷派人去徐州购买光复党的报纸。这是他唯一有机会接触外界信息的方式了。所以他知道四川巡抚骆秉章自尽前的事情,听说这位老前辈写了“问心无愧”四个字,然后从容自尽。光复党的报纸把骆秉章嘲笑的体无完肤。可江忠源却非常认同这种心态,千万人吾往矣!江忠源未必真的忠心异族,但是他忠于自己的选择。

    所以他把城内的百姓放出,对那些想逃跑的淮军江忠源也没有难为他们。此次宿州不可能守的太久,更不可能守住。江忠源就要靠自己在这里狠狠的给光复军打击,让光复军知道他江忠源不是不能打仗。

    有了如此决心,江忠源也充满了活力。他在城门那里埋设炸药,准备在光复军冲进来的时候给先头部队以迎头痛击。城内没有了百姓也是好事,淮军也能把城市改造成方便战斗的场所。

    只是江忠源没想到光复军的指挥官会如此的“憨直”,明明有夺取城门的机会,他却置之不理,还是采取了炮击攻城的战术。而光复军的炮兵更是凶猛,硬是用炮打塌了城墙。江忠源可是针对比较传统的炮击、登城战术,准备了很多防炮掩体,在里面准备了大量的伏兵,准备对登城的光复军进行反击。

    一切的准备现在看似都变得可笑起来,崩塌的城墙无疑就是最好的突破口,光复军根本不用再爬城墙,从那大口子里面直接冲进来就行。

    虽然从来不小看光复军,江忠源却也认为光复军这几年没有北上是因为以韦泽为核心的那帮首脑被金陵、苏杭、扬州等江南水乡的温软富贵给腐化了。不管光复军的报纸上怎么讲光复军搞土改,兴建工厂,兴修水利,建设铁路,看着是一派新潮气象。但是以江忠源年轻时候好赌好色的经验来看,花了十年辛苦打下南朝江山,韦泽等人若是不享受一番才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现在江忠源终于明白他实在是小看了韦泽等人,光从能彻底轰塌城墙的巨炮就能看出来光复军这几年都在干什么。他们是真的憋着劲搞生产呢!淮军也是现在中国相当先进的军队,洋教习也吹嘘过36磅炮无与伦比的火力。不管江忠源怎么想方设法套这种大炮的生产方式,洋教习都说生产这种炮得有庞大的工厂,先进的技术。且不论这种炮是不是光复军从海外购买的,光四五天时间里面就把这等巨炮从徐州运到宿州,淮军自己就绝对做不到。

    想到光复军这几年是厉兵秣马全力备战,江忠源的心中就感到万念俱灰。这种自怨自艾的情绪没有维持太久,江忠源站起身抽出腰刀,对着同样傻呆呆看着城墙缺口的亲兵们喊到:“儿郎们,跟着我杀敌!”

    也不管背后有没有人跟上,江忠源拎着单刀义无反顾的向着缺口方向冲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