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90章 河南之变 9

第190章 河南之变 9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热门推荐:、 、 、 、 、 、 、

    头几天攻城,陈玉成还大量使用了火炮。三天之后,陈玉成的炮兵就很少大规模攻击。时不时的打几炮,这个还是必须的,总不能让李鸿章那么舒服的守城。但是动用十几门炮一通猛轰,如此规模的炮击消耗太大,太平军承受不了。

    李鸿章的洛军主力出身淮军,对于炮战颇为熟悉,水平比陈玉成所部只高不低。对方没有炮击,李鸿章立刻稳下心神。他整天在东城门那边盼星星盼月亮的等着光复军的救兵。

    8月19日,救兵终于等来了,光复军先头部队的一个骑兵连出现在城东门外,李鸿章亲自前去迎接。骑兵连长和指导员用狐疑的目光看着洞开的东门,以及东门外以李鸿章为首的一众穿着淮军军服的清军。以往大伙见到清军立刻就打,即便是面对俘虏不能打杀,可那时候也是我众敌寡。此时一个骑兵连面对几十倍的降军,总感觉不对头。

    只是大家也只能想想,骑兵连的最大任务不是针对李鸿章。部队穿城而过,没多久城头洛军的旗子倒下,一面光复军的军旗在西门上迎风招展。而城门一开,光复军的骑兵部队开了出去。

    太平军此时暂时没有攻城,探马把最新的变化告知了陈玉成。陈玉成听了之后心里面觉得极为不爽。他能理解李鸿章投降了光复军,李鸿章即便投降了太平军也只有死路一条。可眼看有可能到手的洛阳变了煮熟的鸭子,心中的闷气自然是可想而知。

    “英王!不能放过李鸿章啊!”部下纷纷建议。

    陈玉成也是花费了极大的气力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说道:“对面光复军出来了,我们先去会会他们,看看是不是李鸿章搞鬼。”

    双方一碰头,陈玉成就知道这不是李鸿章搞鬼。对面几十名骑兵都骑着罕见的高头大马,那军装,那马刀,以及他们背上背的步枪。若是李鸿章能够凑起这样的骑兵部队,他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被打得龟缩城内。

    交谈之后,陈玉成了解了光复军的要求,既然李鸿章已经投降了光复军,太平军还是回陕西去吧。

    这个要求刚说完,陈玉成的部下们就大骂起来。“李鸿章的人杀了我们英王府的人,你们说让我们走我们就走么?”

    “你们想让我们走,把李鸿章交出来!”

    “交出李鸿章,再说让我们走的事情!”

    陈玉成其实已经决定撤退,但是他也没有阻止部下这么吆喝,他的英王府上下被杀了个干净,虽然家属在天京城长安的英王府驻扎,给洪秀全当人质。可现在的英王府里面的不少人也是跟了他很久,若是不能报仇,陈玉成心里面也有根刺。

    骑兵连长倒也没有生气,在李鸿章与太平军之间,光复军对太平军更有好感。连长说道:“你们不能再进攻洛阳,若是大家有什么想法,等我们军长过来之后再谈。这样可好?”

    光复军没有立刻把脸撕破,太平军诸将也就坡下驴,解了对洛阳的包围,在西边的营地严防有可能遭到的突袭。

    突袭却没有,军长与政委倒是来了。双方在约定场所谈了一次,陈玉成得到了一个令他几乎不敢相信的条件。杀光洛阳英王府的是白帽军,光复军同意让太平军对白帽军动手,包括清洗白帽军的家属。但是李鸿章手下的汉人军队却不能动。

    陈玉成与参加会谈的几名主要将领看着光复军的代表,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们为何要如此做?”他们绝不相信光复军会如此好心,这里面一定有光复军自己的打算。

    “英王,我问你个问题,你觉得你先是汉人,还是先是个信拜上帝教的人。”政委笑道。

    英王陈玉成根本不信拜上帝教,所以他那秀丽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快,然后没好气的说道:“我当然先是汉人!”

    政委正色说道:“我们光复军区分敌我的首要之事就是是否自认汉人。咱们都从广西出来的,广西当地壮人、瑶人、苗人、黎人,你问他是要当汉人还是要当其他名号的人,他们肯定要说要当汉人。只要他们是要好好过日子的,这就是自己人。起冲突是一码事,咱们广西土客之间有仇的还相见就杀呢。但是,有些人,他们顶多说我是信xxx的,这就不是自己人。你们要找他们报仇,我们支持啊。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都是中华民族,但是新中国只有一个中华民族!”

    陈玉成没接受过光复军的现代民族国家教育,对最后几句不是很清楚。可他非常清楚的明白了两件事,光复军对绝大多数人是接纳的,光复军对某些人是不会接纳的。就此延伸来看,太平天国的绝大多数人都属于光复军可以接纳的对象。尽管心里面颇为忐忑,陈玉成也认同了光复军提出的条件。

    李鸿章就更简单了,他连前任东家都能弃若敝履,对于一部分纯粹是利用的手下自然没有什么感情。于是一部分人的命运就被决定了。

    作为正牌二甲进士,李鸿章对光复军的理念,或者说韦泽的理念理解的更透。韦泽可以接受内部的纷争,不同的理念。但是韦泽绝不能接受任何人把其他理念凌驾在“我首先是中国人”这个理念之上,谁把其他认知凌驾在我首先是中国人之上,韦泽就不会放过这种人。

    了解了这个理念之后,李鸿章觉得极为庆幸。之前的太多事情终于能够串起来有了一个结论,原本韦泽对满清的宣传在李鸿章看来是一种纯粹的为了打倒满清而进行的宣传,现在看这仅仅是韦泽所坚持的理念的一个针对性阐述而已。一位未来的皇帝竟然有如此强烈的理论坚持,这让李鸿章忍不住陷入了深思。

    满清的朝廷并不知道自己的“三等公爵”已经完全抛弃了满清,当然满清让李鸿章从洛阳出兵向东侧击黄河以北的光复军,目的也是让李鸿章送死而已。

    8月22日,曾国藩的湘军居然就距离北京城只有不到一百里了。根据跑回来禀报的密使言道,曾国藩的湘军并没有试图与光复军决战,而是在河北稍加休整就向京城撤退。恭亲王奕訢听了之后心里面大不高兴,他觉得曾国藩这么不战而退实在是说不过去。

    慈安却评价道:“曾国藩若是全军覆没,只怕光复军就一路打到北京。这对我等有何好处?既然他已经到了,那就让他在京城西北驻扎。”

    北京西北是通向承德的方向,见慈安完全做好了前往承德的准备,恭亲王奕訢也只能听从了慈安的安排。

    曾国藩虽然退的快,光复军进军速度也不慢。只是见到曾国藩大有退到北京城参与防御的迹象,混编军也觉得有些头痛。此时最好的战略自然是在黄河以北歼灭曾国藩以及其他满清地方武装,然后集结兵力攻打没什么战争经验的北京。一旦有实战经验的湘军与京城的八旗汇合,在防御上就会遇到很大问题。混编军数量毕竟只有两万人,这支军队在北京旁边骚扰一下戳戳有余,可真的投入攻打北京城就完全不足。

    混编军的同志们都在南京的陆军学院进修过,大家知道南京有着中国最大的城墙体系。北京比南京稍差。见识过南京之后大家就知道两万人想占领这么大的城市到底有多难。想把敌人在北京城一举尽歼更是难上加难。

    所以部队暂时停下了脚步,他们用信鸽传送消息的同时,期待着后续的部队能够早点上来。兵力超过五万之后差不多就能实施围死北京的作战方法了。

    拜了光复军混合通讯体系,韦泽只比在开封的雷虎晚了大半天就知道了情况。韦泽对满清亡国有印象,这个强盗集团的成员不愧是天生的贼骨头,对于危险感知远超常人。在那个只要走错一步就是被杀尽的时刻,他们比谁都能放软身段。咸丰逃离京城,慈禧与光绪逃离京城,这帮人从来不以北京为意。

    所以韦泽赶紧下令,要求雷虎加快向北京进军的速度,尽可能的堵住满清逃脱的可能。经过通讯系统的努力,六天后雷虎的第一道军令才到了混编军那里。9月6日,混编军连续两天急行军赶到了北京城下。然而两天前,也就是9月4日,满清的两宫太后、小皇帝、恭亲王奕訢等核心成员已经在匆匆赶到的文祥带领的五万八旗军以及曾国藩三万多湘军护卫下前往承德去了。

    混编军此时也没有打探到这个情报,他们只是封锁了北京各城门,等待着后续部队赶来。

    在9月6日,光复军海军没有受到任何阻挠,轻松的在天津登陆后把头一批三万人的部队送上了岸。部队直接杀进了已经无人防御的天津,接着不顾疲劳向着北京进军。r1058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