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04章 中英矛盾(一)

第204章 中英矛盾(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最近去找老毕的人越来越多,他家是门庭若市啊。”韦昌荣带着一种怪怪的笑容说道。

    知道这笑容意味着什么,在军中整肃的时候就反复强调不许拉帮结派。韦泽这些年也恶补传统化,荀的《强国篇》里面讲到:

    应侯问孙卿曰:入秦何见?

    孙卿曰:其固塞险,形埶便,山林川谷美,天材之利多,是形胜也。入境,观其风俗,其姓朴,其声乐不流污,其服不佻,甚畏有司而顺,古之民也。及都邑官府,其吏肃然,莫不恭俭敦敬忠信而不楛,古之吏也。入其国,观其士大夫,出于其门,入于公门;出于公门,归于其家,无有私事也;不比周,不朋党,倜然莫不明通而公也,古之士大夫也。观其朝廷,其朝闲,听决事不留,恬然如无治者,古之朝也。故四世有胜,非幸也,数也。

    这种记述让韦泽大吃一惊,他对封建社会了解不多。在韦泽的想象中,封建社会应该是像说书里面的那样,门庭若市,高朋满座。他没想到这时代真正推崇的竟然是“观其士大夫,出于其门,入于公门;出于公门,归于其家,无有私事也”。

    在光复军的建军实践中,凡是那种私下里“交游广泛”的家伙基本都不是什么好鸟。荀的土地韩非在《五蠹》猛批过“儒以乱法,侠以武犯禁”。在这方面上,中国民间说法是“利刃在手,心生杀意”。交游广泛的家伙们一般都会“不觉技痒”,他们的交游99%以上都用在私下勾结,聚众惹事上了。这种人见得多,清理的多,执掌组织部的韦昌荣早就懒得再评价。反正一旦有要清理的对象,这种人都是要首当其冲的。那种不喜欢交游,性格直率的家伙,即便是说话不中听,组织上反倒会更加重视。

    韦泽也没有去评论毕庆山总理,他身为总理,总是别人去找他,类比法在此不合适。韦泽喝了口茶,然后说道:“昌荣,最近咱们要强化组织生活。这件事一直提,不过总是没有办得好。今后这种组织生活一定要强化起来。”

    组织生活是很重要的事情,这种组织生活其实很类似公司里面的那种活动。就是在方方面面都组织起各种活动,读书会,运动会,拓展训练,朗诵会。一方面是在公开场合让大家正当接触,另一方面也是让每个人的每一方面都能公开展现在大家面前。

    从光明正大的角来看,这些组织生活能让大家充分体会各种方面,看到别人的优点,看到自己的不足。从德智体美劳各个方面都能得到提升。从不那么光明的角来看,组织上也能从每一个角来观察组织成员,在人事安排上能够任人唯贤。

    “我知道了。”韦昌荣作为组织部的领导者,这些事情早就听韦泽说的明白。最早搞起作战训练的时候,韦昌荣就是负责人。从那时起,韦昌荣就很清楚这些公开的活动意义所在。有了组织生活之后,至少就没有时间用在私人的闲事之上。在这点上,组织生活对于整个组织与组织成员都是一种保护。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会也是如此。韦泽没想到在会最后的几天,政府会议里面竟然提出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提案,“在南海各省建立各省自己的棕榈园与橡胶园”。

    凡是牵扯到竞争的事情,韦泽都是欢迎的。社会主义制与资本主义制本质上都是对于资本的营运。区别则是资本主义制下,资产阶级处于主导地位。韦泽觉得一人一票的选举制最可笑的地方是,把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都弄成一人一票。结果统治阶级就开始被逼着说瞎话了。于是乎好好的一个政治就成了千奇怪的谎言的混合体。

    理论上社会主义制应该是作为实力超过资产阶级的劳动者们主导的制,算是资本营运制的一个升级版。某种意义上就如同中国通过科举摧毁了血统贵族政治一样,资本营运与血统继承最终分家。

    但是这种发展基础大概得是整个劳动阶级的觉醒,如果竞争没有发展到一个高,这种制营运上肯定会有很大问题。

    如果各省都能在南海建立自己的种植园,这其实不是坏事。这本身就是竞争,为了能够得到更廉价的原材料,大家肯定会拼命采取先进技术。虽然此时各省的打算中根本没有考虑到这点,韦泽能想象的到,这种做法不过是各省希望能够圈定自己的原材料供应地,如果种植园开辟成功,原材料供应就能得到保证。既然出发点已经是这样,事情的发展未必能够变成一场真正的竞争。

    “表决的时候我会同意这个议案。”韦泽最终做出了表态。某种意义上这也是地方上的同志第一次真正提出“国家政策”,韦泽也不想打击大家的政治觉悟。这个国家并不是韦泽这么一个孤家寡人的国家,各个省都有理由提出自己的看法。这种看法能否通过是一码事,有没有让大家提出来的制则是另外一码事。

    得到了韦泽的认同之后,各省官员都是为兴奋。他们中间大部分人都没有从理论上认识到这是对“生产资料”的争夺,这种争夺在工业社会里面可以说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不过有些事情只要进入了工业社会,大家就会根据社会营运有着自己的感悟。

    会结束之后,国家就开始按照在会上制定的政策方案开始营运起来。外交部部长左志丹将新的普鲁士大使带到了韦泽面前。在双方见面之前,左志丹就把普鲁士大使的意图告诉了韦泽。普鲁士希望能够与中国“建立友好关系”。

    普鲁士属于理论上属于神圣罗马帝国的一个地区,这个“帝国”版图由超过300个大大小小的独立邦国组成,帝国整体事务则由邦中最强大的奥地利掌控,奥地利大公弗朗茨兼任帝国皇帝,称弗朗茨二世。1805年8月9日,奥地利英国俄国那不勒斯和瑞典结成第次反法同盟,向拿破仑宣战,最后反法同盟大败收场。战败使奥地利在帝国中威望扫地,伴随着弗朗茨二世于1806年8月6日退位,各邦宣布解散,神圣罗马帝国正式灭亡。

    现在普鲁士以为务实的态决定建立排除了奥地利的“小德意志”,结束不久的普奥战争中奥地利战败,奥地利将威尼提亚省割让给意大利,永远不得干预德意志一切事务,失去对原德意志邦联内成员国家的影响力。

    普鲁士建立起北德意志同盟,法国则希望吞并莱茵河地区的南德意志,双方的矛盾已经没有调解的可能了。

    普鲁士大使见到韦泽后,直接提出了一个请求,“我们想购买贵国的1865步枪的生产技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