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06章 中英矛盾(三)

第206章 中英矛盾(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如果你们能够让我们得到西澳大利亚的探矿权,我们就可以支持萨长联盟。”左志丹说着一些他自己都不太明白的话。

    韦泽交给了左志丹一个任务,就是在外交谈判中提出矿产开发权的讨论。如果英国人肯答应,那么中国也可以同意英国人在日本的立场。

    英国大使听完之后眨巴着眼睛,这个要求未免太出人意料。英国大使甚至都没有怀疑中国要入侵西澳大利亚,澳大利亚是个大荒漠,西澳大利亚地域广袤,更是个鸟不生蛋的鬼地方。仅仅没水源这一条就足以让所有入侵的可能等于零。中国人真的到了西澳大利亚,他们难道能靠喝海水为生么?

    至于矿产就是个扯淡了,从西澳大利亚到中国有几千公里的距离,除非是运送的黄金白银,否则的话这种矿产的运输消耗就足以让任何有利可图的买卖变成赔本买卖。英国公使心中想到的只有一件事,中国肯定要从矿产买卖中得到无比巨大的利益。

    不管是中文的“月亮”和英文的“Moon”之间天堑鸿沟般的差距,但是天上的那轮月亮不会因为人类的称呼分歧而受到丝毫影响。英国人说不出中文的“攻守之势异也”,英国人却知道新中国与满清统制下的中国完全不同。满清是尽力抵御外国对中国的渗透,新中国则全力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英国伦敦方面对此非常难受,派遣几千甚至几万军队到中国来就是送死,根本无法让中国屈服。

    克里米亚战争已经证明一件事,幅员辽阔的大国只要还能战斗,英国就无法取胜。英国现在的实力无法让一个幅员辽阔的大国屈服。如何应对中国这样的大国突然崛起是个全新的课题。

    “那贵国想开发什么矿产呢?”英国公使试探着问道。

    “铁矿。”左志丹回答的极为干脆。说完这话之后,左志丹与英国大使都有种极为扯淡的感受。铁矿石在这个时代不是特别珍贵的玩意,英国自己就有铁矿,欧洲的铁矿也不少。中国现阶段更不缺乏铁矿。海南岛的石碌铁矿,马鞍山的磁铁矿,都足以让中国的钢铁企业全力开工。且不说西澳大利亚有没有铁矿,就算是有,千里迢迢的从西澳大利亚运输铁矿到中国,怎么看都是无比离谱的选择。

    与英国方面的震惊相比,中国外交部长左志丹的感受更有神秘主义因素。

    光复军里面最近十年来一直有一个“玩笑”,那就是洪天王创立了拜上帝教,实际上真正的天王转世不是洪秀全,而是韦泽。这是一个不算玩笑的玩笑。平心而论,如果不是韦泽从一开始就把大量的基础知识在光复军中普及,大家会觉得包括电报在内的很多东西都是法术。即便是大家知道这不是法术,而是韦泽所说的“科学”,但是能够创立这样科学的体系,这件事本身就有一种浓厚的神秘主义感受。

    为什么只有韦泽一个人才能看到并且创造出中国的科学体系,这是“例外”,这是“孤例”。想解释这种“孤例”,神秘主义往往是最好的解释。“受命于天”“天授”“星宿下凡”,中国特有的解释在中国科技发展以及工业化建立上有着莫名的说服力。越是强调韦泽的与众不同,就越有说服力。越有说服力,就越强化了韦泽的与众不同。

    从韦泽的角度来说,西澳大利亚的铁矿对中国极为重要。那鬼地方的铁矿无比精纯,铁矿越纯,炼钢成本就越低。最重要的是,精纯的铁矿能够让生产工艺变得简化,钢材的品质可控程度提高。21世纪韦泽在钢铁业的朋友们说过此事,中国21世纪的钢铁炉子都已经“极为娇嫩”,用中国自产的铁矿只怕会炸炉。

    如果能用上澳洲铁矿,中国1870年的钢产量只怕能够轻松突破三百甚至五百万吨的规模。这就完全凌驾在英国之上。从更长远的视角看问题,只要有利可图,中国的航海业就会以可怕的速度膨胀起来。

    最近两年军舰的建造就极大促进了民用船只的发展,广东造船厂就提出了一种万吨轮的设计方案。传统的铁骨木壳遭到了颠覆,一种钢骨架钢壳的运输船设计被提了出来。只有这种设计才能实现快速建造万吨轮的理念。而这种万吨轮无疑能够让远洋运输成本大大降低。

    左志丹并不清楚这种变化,他只是觉得韦泽的跳跃性思维已经让他无法跟上。他对一脸不可思议的英国大使问道:“英国方面能接受么?”

    “如果真的只是铁矿的话……”英国大使差点就要说出“NoPloblem”两个字。但是处于外交的技巧,英国大使把这两个人咽回了肚子里头。他思忖了片刻答道,“我会向国内汇报此事。不过日本的问题还得先确定才行。”

    “铁矿的事情不确定,日本的事情就不能确定。”左志丹也想把这件事给弄成死循环。毕竟如此的商业讨论未免太离谱了,中国根本就没去过澳大利亚,韦泽怎么都不太可能知道澳大利亚的矿产分部。与其信誓旦旦的谈论之后的事情,还不如把这个当作一个筹码来堵住英国人的要求。此时左志丹突然怀疑韦泽也是这么想的,外交上的确要说实话,但是有时候实话却完全要当作瞎话来说。讨价还价就是如此。

    “我认为左部长把中英的贸易与日本问题联系到一起并不合适。”英国大使也明白了左志丹的想法,他立刻提出了抗议。

    左志丹白了英国大使一眼,他说道:“中国和日本作为邻居几千年,不论英国是不是插手,我们都是邻居,我们也会继续做生意。英国要求中国在日本内战上和英国站到一起,我不认为英国有理由命令中国。我们本来也没有介入日本内战的打算。”

    这话让英国大使无言以对,英国现在距离日本最近的地盘就是大马,这个近距离差不多等于西澳大利亚到中国广东的距离。正如左志丹所说,中国与日本的贸易不可能中断,这是地理所决定的。就如同英国与法国的贸易不可能中断一样,一条窄窄的英吉利海峡不可能改变英国与法国的关系。

    正在想该怎么谈判此事,英国大使就听到左志丹继续说道:“高丽是中国的属国,最近高丽就承认了新中国zheng府是高丽的宗主国。基于这样的关系,我们不接受任何国家介入高丽。”

    韦泽要求左志丹搞定与高丽的问题,外交部派人去和高丽联络,高丽国王最终不情不愿的承认了新中国的宗主地位。虽然还得敲打高丽一下,但是在敲打之前,中国总得对其他国家表明态度。

    英国大使登时就不爽了,高丽与英国的贸易基本等于零,中国才是西太平洋与英国最大贸易国。但是这不等于英国就老老实实承认中国对高丽的所有权,在承认中国在远东的统治权之前,英国无论如何都要尝试一下。“我们要求高丽对我们英国实施开放!”英国大使表明了态度。

    “我们并不阻止你们和高丽做生意,但是我们不接受你们对中国的属国实施任何军事行动。”左志丹也表明了中国的立场。

    这些谈完之后,左志丹向韦泽做了汇报。韦泽的评价只有三个字“干的好!”

    左志丹询问道:“陛下,高丽的事情有些麻烦,他们想得到鸭绿江以西的地。”

    “让他们洗洗睡吧。”韦泽嘲讽的说道,“只要湘军还在,就不至于让高丽打过鸭绿江。”

    说完之后,韦泽脸上突然浮现出一种相当强烈的恶意。这种恶意让左志丹感觉很熟悉,在韦泽想出些别出心裁的念头时,他总会有这种表情。左志丹忍不住问道:“陛下准备让满清出兵高丽么?”

    韦泽冷笑道:“原本中国与高丽的分界可不是鸭绿江,只是到了明朝时候才把鸭绿江以东的地盘给了高丽。我倒是想联络一下湘军,他们若是能保证占据汉家旧地,我们打进高丽的时候他们还能维持那样的地盘,那我就可以考虑饶了湘军的性命。”

    以湘军的罪恶,光复军不太可能放过他们。这点甚至连外交部长左志丹都能理解,他万万没想到韦泽竟然能因为汉家旧地而放过湘军一马。左志丹几乎是本能的提出了反对,“陛下,我觉得不妥。高丽虽然谈判的时候诸多借口,但是他们好歹答应了……”

    韦泽乐了,“咱们不能亲自打进高丽,高丽人是不会真的服气的。不过这件事我们姑且看高丽的态度吧。就我所知,退到关外的满清日子可不好过呢。”

    左志丹还真的不太清楚退到关外的满清日子有何难过一说,关外地盘广大,据说退出去的满清总共不到20万,还是所谓的精锐。20万人到了关外有什么难过的呢?要知道在关内,一个县也得有20万人口。而关外地盘之大岂是一个县能比拟得了?

    “反正我不会接受高丽现在任何的领土扩大。这是我们的底线。宁饶家贼,不予外国!”韦泽给了底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