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17章 山海关内外(三)

第217章 山海关内外(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陛下若是一定要去北方,那就让监国吧!”祁红意皱着眉头对自家丈夫说道。

    韦泽登时就目瞪口呆了,这种失态维持了十几秒钟,韦泽才开口说道:“亲!我现在难道生活……,因病生活不能自理了么?”

    “没有啊!”祁红意坦率的回答了自家皇帝丈夫的问题。

    “那咱们家孩长大成人了么?”韦泽继续问道。

    “没有啊!”祁红意继续坦然答道。

    连续问完两个问题,也得到了非常符合事实的答案,韦泽最终问道:“那兼的球毛国啊!”

    “不,陛下。你得先立了,才能有监国这一说。”祁红意用一种母亲才会有的那种实事求是的态说道。

    至少在这一瞬,韦泽突然理解了当年穷酸人捣鼓出“纲五常”的心情,面对一个有认识的老婆,有时候丈夫真心想获得绝对主导权。因为从母亲的角,或者从对家务事情有绝对发言权的妻角,韦泽都不能否认自家老婆祁红意的正义性。

    但是韦泽毕竟是韦泽,他还是恢复了一个领导者应有的≡≧冷静。沉吟片刻,韦泽问道:“我可以不可以这么理解,你希望长册封。”

    长自然是祁红意生的儿,听了丈夫的话,祁红意冷笑一声,“陛下,按照传统,现在早就该册封了。”

    还没等韦泽想出任何回应,祁红意挑起漂亮的眉毛,“哦,对了,我必须说明,蛮夷满清不这么做。但是传统的中华王朝都是这么一个模式。”

    面对这么理性的说法,韦泽一时无言以对。自家老婆是位历史家,如果几年前韦泽还有能力辩一下历史,现在祁红意的历史知识根本不是韦泽能够比拟的。她已经把二十四史给通读了几遍,这问之深,根本不是整日里忙着现实工作的韦泽可以项背的。

    看着韦泽那无言以对的神色,祁红意噗哧一笑,“陛下不会想着说臣妾落后吧?”

    现在新政府的风格语言就是“先进”“革命”,保守落后是负面的用词。被这么抢白了一番,韦泽想了一阵,突然说道:“我现在觉得我比你差,所以想把推倒在床上来一发!”

    “哈哈!”祁红意笑起来,“臣妾马上就要四十岁了,赶紧生个闺女也是不错的事情。那还得陛下劳累一下喽。”

    男女平等就这点不好,女性可以完全不在乎男性的感受,把男生视为个播种工具,毕竟女性到了十岁之后有很强烈的生育冲动,这等事是写在dna里面的自然程序,韦泽这种工科狗想去无视都办不到。

    “我说亲啊……”韦泽准备和自家老婆讲讲道理。

    “你要说亲爱的!”祁红意纠正道。

    韦泽登时为之语塞,过了十几秒,他才开口说道:“……我说亲爱的,你就这么着急让孩当么?你觉得我会搞封建继承么?”

    “封建制完美的符合了人类以自己血缘,以亲疏远近为标准的关系。有什么不好。你瞅瞅欧洲那群封建君主,继承优先权还不一定是本国人呢。”祁红意坦率的说道。

    欧洲君主就这个鸟德行,继承权靠计算。各国君主之间通婚,外国王往往比本国大贵族有更高的继承权。就如现在的普鲁士国王和他的俄国皇帝堂兄弟一样。韦泽看过《俾斯麦传》里面有一段是这样的,威廉一世90岁了,俾斯麦写了一篇有关皇同盟的说明,威廉一世,威廉一世以非凡的毅力强行强行背诵下来。在接见亲外甥,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二世的时候,威廉一世条理清晰,从容不迫的把这个皇同盟的关系讲述的透彻无比,让亚历山大二世无比钦佩自己的亲舅舅。

    “你这意思,我还得再娶个奥地利公主呢!”韦泽忍不住嘲讽道。

    不过这嘲讽明显没起到作用,中国与欧洲那种天主教一夫一妻制不同,祁红意不理解娶个奥地利公主的意义。更不理解韦泽用了拿破仑一世强娶奥地利公主当老婆的梗。

    祁红意当然感受到了丈夫那点调侃的恶意,她笑道:“你若是一定要娶,我有什么办法。”

    这也是韦泽稍微不爽的事情,如果他娶的是21世纪他能中意的女,估计对方一定能理解韦泽这话里面的为丰富的“恶意”,但是19世纪的妹,让她有21世纪妹的特点,实在是难了。至少在21世纪,韦泽和妹开玩笑,说起“其智可及,其愚不可及”的时候,妹还能和韦泽讨论一下论语里面的真意。虽然现在想起来,21世纪的韦泽与妹都是半瓶水咣当的水平。

    虽然自家老婆没有那么闻弦知意,但是把实话说实的时候,还是没问题的。韦泽坦率的对祁红意说道:“我如果让儿继承了全部的权柄,不是因为他是我儿。我不在乎继承人是男是女,首先要达到的是他们有这个能力。未来的世界不是无能者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世界。无能本身就是罪过,有能力当一个普通人,那就去过普通人的生活。有能力当一个专业人才,就去过专业人才的生活。如果有能力成为领导者,我也不会对有能者视若无睹。但是我绝对不会把权力交给一个无能者。”

    对于韦泽的傲慢,祁红意比别人更清楚。在她和韦泽成亲的时候,韦泽就已经展现出这方面的诸多迹象。例如,祁红意很清楚韦泽的人生目标绝非是东王杨秀清的一个能干小弟,而是要成为中国的领导者,成为中国的皇帝。

    夫妻两人也不止一次的明确或者含蓄的讨论过继承人问题,韦泽当时的说法是这样的。靠自己创业的人往往看不起自己的孩,不是因为他们不爱自己的孩,而是他们不能理解,失败为什么那么容易的就把一个人击垮了。

    祁红意这么多年来也逐渐理解并且把握了韦泽的傲慢,失败在韦泽看来一点都不可怕,失败是常态。但是如果失败让一个人对自己失去了信心,失去了继续进取,失去了战胜困难的信心,那种人是韦泽不会看重的。

    在这个时代,这种看法是为稀有的,也正是有了这种信念,韦泽才能最终成为中国的皇帝。

    所以祁红意敢和韦泽说实话,因为说实话不会让韦泽不高兴。祁红意问道:“那陛下到底会中意什么样的人?”

    “不是咱们儿没希望,如果咱们儿有能力的话,我一定会优先选择他。但是他现在才几岁啊。我不认同把皇位强行加诸在他身上,我认为一个人想不想当皇帝,首先是他能理解皇帝的意义所在。或者生而知之的那种人,他本能的就理解了为了当这个皇帝,他要付出什么。现在一个劲的说,皇帝的地位是得到了什么,这不是在害人么!那是害人害己啊!”

    为了自己的儿,如果哀求能管用,祁红意一定会哀求。但是对韦泽这样的家伙,哀求只能适得其反,所以祁红意压住不快,勉强用平和的语气问道:“那陛下觉得谁能继承皇位?”

    看着自家老婆秀丽的面容,韦泽心里面还是有些不忍,他缓和了口气,慢慢说道:“我得到这个皇冠,是我要求别人把皇冠戴我头上么?不,是大家为了自己的利益一定要我当皇帝。而且不少人还很失望呢,他们本来觉得我当了皇帝,他们就能封王封侯,得到一众特权,我可是真的让有这等想法的人失望了。皇位一旦成了自己要求别人给自己的,那自己就成了皇帝的奴隶,而不是我这样,成了皇位的主人。老婆啊,我不知道你是觉得一个人当皇帝重要,还是觉得一个人成为自己的主人更重要。我是觉得一个人成为自己的主人更重要。哪怕是成为了皇帝,如果成为了皇位的奴隶,那人生还有什意思呢?”

    祁红意最不能接受的就是韦泽的这种态,一个人傲慢到如此地步,会让很多人感到非常不爽。至高的皇位都不能让一个人满足,一定要做出让大家为之臣服的功业。祁红意突然颇为疑惑,难道开国之君都是这样傲慢的角色么?或者只是韦泽这个人有着与众不同的想法?

    和自家老婆谈完之后,韦泽也觉得突然放松了。不管中央这帮家伙是什么态,韦泽已经决定要去北京一趟。韦泽自幼接受的教育是这样的,人最高境界就是活到问心无愧。虽然问心无愧本身的细节部分还有得商讨,但是问心无愧本身却是不容质疑,不容动摇的。

    如果不能去北方四省主持工作,韦泽觉得心里面会跟插了根刺般难受,这就是他的想法。北方四省的工作不容忽略,而迁都的事情他也暂时不能接受。毕竟这代时不同了,南方的重要性不容置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