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46章 资本与权力(六)

第246章 资本与权力(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被人苦苦哀求的事情恭亲王奕欣遇到的多了,但是被一位母亲如此绝望的哀求,倒是他人生中的第一遭。作为一名主事的王爷,恭亲王奕欣完全感觉到了慈禧的情绪,他知道慈禧的能耐,也自认为自己是个杀伐果断之人。哭哭啼啼从来不是他认为自己和慈禧会真心做的事情,慈溪这个人会流血,但是却不会流泪。

    或许是对慈禧发自内心的不信任,恭亲王奕欣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怒气,他想一把推开慈禧,然后痛斥慈禧不知进退,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口竟然想让皇帝先逃离盛京。就在他瞪起眼睛准备开口的时候,看到慈禧那哭红的双眼,看到慈禧那绝望的表情,还有那发自内心的哭声。恭亲王奕欣只觉得自己浑身力气都被抽空了,他鼻子一酸,眼泪也夺眶而出。

    满清的覆灭是一个持续了十几年的过程,自打太平天国起事之后,满清可控制的疆土就在不断收缩。太平天国分裂之后,崛起了更胜太平天国的光复军。满清朝廷被撵出北京,上层已经是感觉到穷途末路。

    现在最后的大城市盛京也被围困,国破眼看就要变成现实。恭亲王奕欣上要应对太后,下要领导朝堂。这个沉重的社稷压在肩头,他不能哭,甚至连哭都没想过。可此时的局面已经看不到丝毫希望,面对痛哭的慈禧,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恭亲王奕欣竟然也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

    “我对不起祖宗,我对不起皇上!我对不起祖宗,我对不起皇上!”痛哭中,恭亲王奕欣跟复读机一样哽咽着反复说出同样的话。

    慈禧没想到恭亲王奕欣竟然在此时出现了精神崩溃的迹象,她本来就是个极为有心机的人,方才的哀求固然是面对亡国的危机,面对自己亲生儿子面对死亡的命运,所以哭的情真意切。可在她内心的深处,一小块根基所在的思维始终保持着绝对的冷静。说服不了东太后慈安,那就只能说服恭亲王奕欣。

    可慈禧敏锐的发现,恭亲王奕欣此时的表现不是因为他被说服了,而是因为他的内心在重压之下崩溃了。此时的恭亲王奕欣很可能会同意慈禧的请求,但是那个人同意的人却不是以往精明强干的恭亲王奕欣,而是一个心理因为绝望而崩溃的恭亲王奕欣。如果那样的话,盛京只怕是真的守不住了。

    在恭亲王奕欣痛哭失声的时候,慈禧已经收住了哭泣,她看向恭亲王奕欣的目光中不再是哀求,而是一种震惊。

    “恭亲王,你若是觉得对不起祖宗,对不起皇上,那就打起精神,守住盛京。你要弄清楚,太祖的坟就在盛京。粤匪已经挖了先帝的坟,难道你还要眼看着太祖的坟也被挖了么!”一个冷静中带着怒气的声音在门口响起。那是东太后慈安的声音。

    按照现在满清小朝廷的地位排序,立于权力顶峰就是东太后慈安。恭亲王奕欣与慈禧也是性子坚毅之辈,一时情绪不能自控有些失态,可经由慈安这么一喝,两人也很快就恢复了起码的常态。

    慈安见两人还算是得体的给自己行礼,她径直走到主位上坐下。看着垂手侍立的两人,慈安凤目圆睁,语气是相当严厉。“我等满人起家以来,历经困苦夺了天下,你们这么哭哭啼啼,只会丢了祖宗的颜面。至于此时局面,哭管用么?”

    恭亲王奕欣此时已经擦干了眼泪,他连忙说道:“太后说的是。”

    “至于皇上的事情,此时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我等若是此时就让皇帝去齐齐哈尔,那盛京人心浮动,能守住的城也守不住了。”慈安不满的训斥着两人。说完之后慈安停顿了片刻,盘算了一阵之后她继续说道:“恭亲王,你挑选一支精兵,也探好道路。有个后备却也不是坏事。”

    慈禧眼睛一亮,她最担心的就是慈安不顾一切的死守盛京,北京都没能守住,难道这盛京就能守住么?只是几次明着暗着的与慈安提及此事,慈安都是一通训斥。现在见慈安终于松了话头,慈禧一颗心终于放到了肚子里面。只要早做准备,安全离开盛京想来也是有希望的。

    恭亲王奕欣也有同样的想法,既然这天下已经没戏,就得努力谋取东山再起的机会。想东山再起的前提是至少保住自己的性命。命都没了的话,那什么都没了。

    从宫里面出来,恭亲王奕欣就开始准备精锐,等着明天白天之后就想办法找到光复军包围圈上的缺口。此时的事情繁多,恭亲王奕欣忙到深夜才算能躺下休息。天色微明,震天动地的炮声就响了起来。恭亲王奕欣一个激灵就从床上爬起来。此时王府的家丁也跑进卧室,“王爷,外面开炮了!”

    光复军的参谋部几乎是一夜没睡用来选定计划。早上四点多部队全部起床,吃了热乎乎的早饭之后,进入攻击阵地。黎明时分,观测气球率先升空。阳光投向沈阳城的时候,炮击开始了。

    “这帮鸟人真的当过兵么?”炮击进行完第一个小时的时候,观察员都忍不住问旁边的战友。

    “管他呢,这次命令下了,抵抗者杀无赦!”战友答道。

    八旗兵们跟飞蛾扑火一样被炮火消灭一批,下一批在军官的驱使下继续往城头靠。气球上的观察员们视野广泛,看着这种单纯的送死,他们也不得不有些震动。但是战争就是如此残酷,为了贯彻自己的理念,无数人被驱使着踏入这被屠戮的战场。既然八旗兵们要顽抗到底,光复军也没有任何放过他们的理由。

    “关内的满人都不在了,盛京失守之后咱们的家人会有什么下场?当年咱们八旗入关杀了那么多的汉人,他们会放过我们么?”八旗军官们声嘶力竭的喊道。

    八旗兵们听着历史的回忆,也都清楚失败的下场。八旗靠屠杀夺取了天下,那么失败的报应就是遭到同样的命运。江宁、福州、西安,这些八旗聚集的大城到现在还剩下什么?至少不剩下满人了。汉人们生生不息,但是顽固拒绝汉化的满人自然不可能如汉人一样。

    但是血肉终究是敌不过钢铁的,上午十点,光复军终于占领了城墙。接下来的就是残酷的巷战。八旗军本以为依靠着坚固的院墙可以抵抗到底。可他们却不知道“未来”的历史上有过斯大林格勒战役,斯大林格勒战役中有着巷战的应对,那就是穿墙战术。

    当八旗军重点防御院门的时候,光复军在围墙上用简易支架固定了炸药包,伴随着巨响,“坚固”的院墙顷刻就被炸开一个缺口,从缺口中飞进来的是手雷,一通爆炸之后,光复军从缺口中一拥而入,步枪快速射击之后就是刺刀战。

    下午两点左右,战斗就到了沈阳故宫之外。听着猛烈的爆炸声,小皇帝同治被吓得哭喊起来。慈禧抱住自己的亲生儿子,母子两人都在瑟瑟发抖。

    金殿上此时再也没有了大臣,他们或者派去前线,或者跑回家里做最后的抵抗。五万光复军的包围圈没有留下丝毫的缝隙。为了“向都督献礼,向中央报功”,部队不急不缓的层层收缩。进攻可以放慢速度,却不能让沈阳任何一人逃脱。战争能力天差地别的距离使得光复军有机会实现战役目的。一处处的歼灭敌人,光复军的包围圈越收越紧,兵力密度也越来越高。

    就在慈安与慈禧觉得满清的文武大臣抛弃了满清的时候,负责守卫皇宫的侍卫禀报,“太后,睿亲王求见!”

    慈禧看向慈安,却见慈安脸上浮动着一丝怒气。到了这个时候,睿亲王前来求见的目的只怕是想到皇宫来避难吧。但是这怒气稍纵即逝,慈安命道:“让他进来!”

    没过多久,本代睿亲王连滚带爬的冲进了金殿,扑倒阶前,本代睿亲王就喊道:“太后,守不住了,咱们突围吧!”

    诸王府从布局上是拱卫着皇宫,慈禧并不想责怪睿亲王一开始死守自家王府,能守住自家王府,就能屏蔽敌人对皇宫的进攻。但是睿亲王能跑到这里,想来睿亲王府只怕是已经失陷。可这时候睿亲王不说战死在亲王府,而是腆着脸跑到皇宫请求逃命,这就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的程度。

    但是慈禧此事并不敢说话,东太后慈安才是现在满清小朝廷的真正主人。她看向慈安,却见慈安凤目微闭,朱唇轻启,“你此时还有脸来过来?”

    睿亲王一愣,他万万没想到东太后慈安竟然说出这样冷酷无情的话来。没等睿亲王辩解,慈安命道:“把睿亲王拖下去斩了,悬人头于宫门。告诉八旗,后退者,睿亲王为戒!”

    在杀猪般的嚎叫声中,睿亲王被侍卫拖下去了。慈禧紧张的看着慈安,这样的处置只能说是破釜沉舟了。慈安没有丝毫逃窜的意思,杀了睿亲王之后,满清小朝廷已经断了最后逃生的机会。

    当侍卫回禀已经斩了睿亲王之后,慈安脸上没有丝毫的波动,她就稳稳的坐在金殿上,仿佛钢打铁铸的一般。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