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49章 资本与权力(九)

第249章 资本与权力(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中华民朝的三会是国家权力机构的会议,首先召开的是国务院工作会议。国务院要向光复党党中央汇报工作,确定去年的执行情况。接着召开的是光复党全国代表会议,除了党内每五年一改选的制度会有更多操作内容,其他时间就是决定未来政策层面的内容。对于去年政府工作的审核,对去年制定的政策的反思讨论,制定未来一年的政策。除此之外还有对国务院工作的审核,包括一些重要的人事安排。民朝党政一体的体制本身就只能这么召开会议。

    接下来召开的就是人大会议,全国人大代表都是光复党体系内的工人农民组成。理论上他们是最高权力机构,是民朝法理基础。不过现阶段人大的工作只是听政府制定的具体执行政策,人大代表们负责讨论这个政策。只要他们能够理解了政策,然后把橡皮图章一盖,政策就通过。人大承担的其实就是个帮助政府宣传的工作。

    韦泽制定的要求很简单,也很明确。对于政策向人民解释的工作,得由人大承担。如果政府觉得人大解释的有问题,那就需要开会根据全国人大当时的解释内容进行再讨论。不管是政府还是人大,韦泽讲的清楚明白,还专门进行了考试。就是要让这帮人明白,“不许把政策内容和解释封闭起来,人民必须有知情权,而且必须知道政府的政策。人大代表有义务把人民的反应与政府沟通。”

    所以最先集结在南京的是高级官员,接下来集结在南京的是各省负责的中级官员,最后来的人大代表都是基层人员。河北中级人员前来的时候,民政局的人员直接去见了王明山。在民政人员背后是一个带着个小丫头的女性。虽然穿着没有领章的光复军六五式军服,可从举止上看,这位女性绝非军人。

    王明山此时忙的很,韦泽宣布王明山不久后出任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之后,各路人马都知道他要高升,前来找他谈事情的排长队。相当一部分都是希望王明山能够对各省进行财政帮助,或者是希望王明山能以个人来影响一下他的老搭档庞聪聪的国资委的政策。河北民政局同志的求见根本就排不上号,民政局是在王明山办公室门外坐着等,王明山出来办事的时候上前说句话。

    见到民政局的同志,王明山毫不在意。民政局的同志赶紧说道:“王书记,您认识这位女同志么?”

    王明山看了一眼民政局同志背后的女子,他停下脚步盯着那女子,眉头皱了起来。女子也盯着王明山,神色逐渐激动起来。王明山向前走了两步,仔细打量着女子,最后颤抖着声音问道:“你是明秀么?”

    “哥……我就是明秀啊!”女子声音里面已经有了哭音。

    王明山双手抓住他妹妹的肩头,泪水已经模糊了他的双眼,“明秀,明秀!我终于找到你了!好几年了,我都以为你不在了!”

    王明秀保住她哥哥哭起来,边哭边说,“哥!我也以为再也见不到你啦!”

    大家万万没想到现在竟然闹出个兄妹重逢的事情来,办公室走廊里面登时就聚起了老大一群人。王明山毕竟当了这么久的省委书记,他很快恢复了情绪,他转过头对警卫员低声说道:“你带他们去广东省的招待所,到了招待所之后你就在门口等我,我一会儿就赶去。”

    说完之后王明山赶紧跑去见韦泽,把自己妹妹的事情说清楚之后,王明山请求先请半天假。韦泽也为王明山高兴,“明山,你妹妹终于找到了。这太好了!半天假够不够?”

    王明山此时情绪也已经恢复过来,想起见到跟在妹妹身边的那个小女孩,王明山叹口气,“我妹妹还在,我本来也就没什么可抱怨的。不过却见到我妹妹带了个孩子……哎……”

    韦泽笑了,“明山同志,我们光复党致力于建立全新的道德观念。有些人说我们在摧毁传统,可我是这么想的,一个社会的道德,总得让人有活路吧。对那些没有办法好好活下去的人,社会的道德也不能把人逼死吧。”

    王明山一直被认为是韦泽的铁杆,在妇女解放工作上也素来态度鲜明。但是听了韦泽的话,他却第一次发自内心而不是理性的认同这种态度。如果是旧时代,女性被卖,终于被家里面给解救出来,很多人都会对此持一种嘲笑的态度。不仅嘲笑女性,更嘲笑女性的家族。在新的时代,光复党的理念是要打击犯罪份子,保护女性。这种基本理念对王明山的妹妹无疑是有利的。

    “都督,我知道了。”王明山感激的说道。

    韦泽上前拍了拍王明山的肩头,“明山同志,你要是真的知道了,那就抬起头来。你没有什么不对,你妹妹没有什么不对。好好生活下去,人要对的起自己。”

    “是!”王明山站直了,认真的答道。

    韦泽掏出钱包,抽出二百块钱塞在王明山手里,“你妹妹的事情我早就听说了,现在还有个小家伙。我工作忙,实在是去不了。这是见面礼,请你带给她们。我再次恭贺你们家庭团聚。”

    “都督,这钱我不能要。”王明山下意识的拒绝。

    韦泽笑道:“公事是公事,私事是私事。我们反对旧道德,我们也反对什么狗屁冰炭孝敬,可礼数是另外一回事。这件事我不知道那就算了,既然我知道了。该表示的礼数也不能让我不表示啊。拿着,这是单纯同志们之间的意思。”

    王明山听了这话之后也不再推辞,他心里面牵挂妹妹,就向韦泽告辞了。对于韦泽的情意以及其中蕴含的尊重,王明山心里面暖暖的。不过他毕竟是省委书记,对于韦泽的话也有着思量。韦泽那句“这件事我不知道那就算了”的意思仔细品味起来,只怕是不想让王明山公开宣扬此事。现在想到王明山这里走关系的人可不少,借着这个事情送上“单纯同志们之间的意思”,王明山可真不敢就这么收了。若是王明山敢公开宣传,敛个几万十几万只怕不是难事。到那时候王明山估计就得吃不了兜着走啦。

    思忖片刻,王明山就有了决断。他只要把韦泽给钱的事情当挡箭牌,“这件事都督知道了,若是收了大家的钱,我没办法向都督交代。”是不是和王明山私交好,王明山知道,送礼的人也知道。那些纯粹来送礼的人自然不敢用“面子”来向王明山施压,没人敢和韦泽比面子。

    暂时解决了外部的麻烦,王明山就赶紧去见自己的妹妹。王明秀现在还不到30岁,经历了这么多人生变故之后看着甚至比三十多岁的庞聪聪更衰老。庞聪聪也不是一个特例,因为解放区营养程度远比其他地区高很多,现在的孩子们长的都挺高大,成年人气色也远胜过其他地区。见到自己的妹妹如此,王明山实在是感到心痛。

    兄妹两人说起这几年的变故,王明山也收集到湘军崩溃前的情报。却对王明山的远房亲戚把他妹妹卖给湘军将领当老婆之后的变故一无所知。王明秀慢慢的说起,湘军先是跑去了淮南,接着从淮南败退之后到了淮北。后来因为打仗,湘军退到了北京。最后又从北京跑去关外。

    后来湘军进入高丽打仗,他们的家眷被留在盛京。这也是一个传统,总得有家属当人质才算是有个交代。光复军攻克沈阳之后,那帮抵抗的满人被杀了个干净。湘军家属们因为都是女人孩子,激烈的战斗中枪炮齐鸣,女人们都被吓得够呛,躲在几处大院子里面不敢出去,反倒没遭到杀戮。

    在光复军甄别俘虏的时候,王明秀鼓起勇气说了自己的哥哥是光复军的王明山,早在1854年就加入了光复军。她当时只是因为害怕,所以想竭尽全力抓住最后一根稻草。距离王明山加入光复军都过去了快15年了。她根本不能保证哥哥王明山是不是还活着。

    没想到甄别的干部却把王明秀提出去专门询问。包括王明山的出身、长相、特点,问询的非常仔细。换了几波人询问,看着官也越来越大。最后王明秀和她女儿就被一路送到了南京。

    整个过程对王明秀来说就跟做了一场梦一样,她完全没想到自己的哥哥王明山竟然已经成了光复军的大人物,地位之高甚至到了光复军中都知道他有个失散的妹妹。

    王明山心里面万分感动,雷虎曾经说过会对他妹妹的事情关注一下。这种话是被王明山当作一种安慰来看的,没想到雷虎说到做到,如果雷虎没有相应的关注,王明秀即便说了自己的出身,估计也不会有中高层会对此有兴趣。更重要的是光复军的军纪里面不许虐待俘虏,特别是绝对不许虐待女性。当成政治工作宣传的时候,负责宣传的同志或许觉得这是沉重的工作。可没有那些同志的宣传,按照这时代军队的德行,他妹妹王明秀定然是活不下去的。

    “咱们兄妹能再见面,都是托了都督的福啊!”王明山发自肺腑的感叹道。而王明山对面的王明秀看着自己哥哥的感动,完全不解的眨眨眼。她与哥哥分离了十四年,此时竟然完全无法理解他的哥哥到底在想什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