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60章 权力与资本(二十)

第260章 权力与资本(二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韦书记,我一定会把工作干好!”胡成和的侄子胡志坚语气坚定的说道。

    韦昌荣看着胡志坚那满是干劲的表情,心里面忍不住有点失望。他并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而是鼓励的说道:“胡志坚同志,到现在以来你的长处就是能够完成工作。我希望你能发扬自己的长处。”

    “那是我没办法。”胡志坚有点不好意思的答道,“我看不惯那些人的做派,可我也没办法。他们人多,我一个人说什么都不管用。人家还嫌我没事找事。”

    胡志坚开始叙述着自己以前遭到各种打击的事情,韦昌荣静静的听着。不平则鸣,坚信自己走正道的人遭到走邪路的人打击,心里面当然是极大的不爽。现在得到了韦昌荣的认同,胡志坚就把之前憋在心里的很多事一件件说出来。

    对于韦昌荣来说,听下属抱怨也是他的工作内容之一。不过随着胡志坚一直在抱怨,韦昌荣对胡志坚的评价也开始逐渐降低。倒不是说韦昌荣不理解或者不支持胡志坚说出不爽的往事。只是韦昌荣见过的人太多,一个只知道抱怨过去的人其实挺可怕的,他们往往会沉溺在过去中不可自拔。就算是不能超越时代,领先时代,好歹也得和这个时代同步吧。思想总活在过去,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之所以决定让胡志坚当省长,韦昌荣看重的是胡志坚之前的隐忍。工作不是出类拔萃并不可怕,出类拔萃的人总是少数。作为一名合格的指挥官,基本要素就是坚定。在军事装备与训练手段已经确定的时候,只有坚定不移的充分利用现有条件完成战役战术目标,才能称为合格的指挥官。

    韦昌荣就是在痛苦中逐渐成长起来的。战局瞬息万变,即便是整体战局能按照预计发展,而各种不可预料的的消息接踵而来。在这种局面下,“如果能用上某种武器的话……”“如果能够针对现在的地形进行专门训练的话……”“如果部队能够更勇敢些……”“如果带队的队官能够更机灵点……”“如果……”逃避现实的想法很容易就占据了那些不合格的指挥官的头脑。

    即便是韦昌荣这种身经百战,刺刀见红,迈过无数次生死关卡的人,即便是早就听说过韦泽反复强调“任何人都只活在当下,也只可能活在当下”的说法,他同样不自觉的产生过大量试图逃避现实的冲动,经历过大量对自己错误选择的痛苦反思。

    当军事指挥官是如此,当民政官也是同样的道理。有多大锅做多少饭,痛骂下属,埋怨上司,责备同级,把一切不如意的事情都归咎于偶然事件。正因为永远不希望活在当下痛苦中,这种人还会固执的希望偶尔出现的完全成功永恒不变的停顿下来。让成功、荣耀、得意,永恒的停顿在他身上。

    组织部要从组织中剔除的就是这类人,组织部试图找到并且提拔是那种承认未来不可知,承认自己不全能,在这种认知中还能继续不断前进的人才。能够在各种不看好甚至是诋毁中坚持自我的胡志坚当然会被组织部看好。

    除了组织部的选择之外,胡志坚背后是真的有人。胡成和曾经专门找到过韦昌荣,把胡志坚本人的优秀,以及他遇到的外部压力讲述了一遍。胡成和并没有隐瞒自己的私心,他对韦昌荣说的清楚,“现在我绝不会招惹那些有问题的人,我护着他们就是在害我自己。不过胡志坚这种同志,我也绝不会放弃。昌荣,我只求你重点观察他一下,给他一个机会。”

    韦昌荣观察了,韦昌荣也有认同。不过胡志坚若是继续这么把旧事喋喋不休的讲下去,韦昌荣就不得不考虑放弃胡志坚。整肃广东绝不需要只懂得抱怨的人。

    看着胡志坚,韦昌荣不得不赞赏韦泽的眼光。王明山与庞聪聪的确是很出色的同志。听了庞聪聪坦然承认自己的努力源自担心被淘汰。王明山也说了自己的努力基础,“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对我来说,参加革命本来就是沈心拉了我一把,这是天意。都督就是大人,就是圣人。所以我就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

    孔子当年怎么想的,韦昌荣没兴趣知道,也没气力去考证研究。他在意的是王明山引用孔子的话表达出的意思,那是敬畏与服从组织,敬畏与服从韦泽,忠于党的理念。这本身就是优秀的同志才有的态度。

    就在韦昌荣心里面想着其他事情的时候,就听胡志坚说道:“韦书记,我会服从组织决议,听从党委指挥,把党委交给我的工作干好!”

    韦昌荣立刻回过神来,他其实真心想听的就是这么一个表态。胡志坚被打压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如果胡志坚当上了省长,组织上对胡志坚的要求仅仅是他把现在的工作完成。如果胡志坚不能完成,或者根本没考虑过现在的工作,他就没资格成为省长。

    “很好,胡志坚同志。你方才所说的就是党委对你的希望。近期的工作除了维持广东现有的工业规模与生产能力之外,就是建起更有效的组织体系,让党员与公务员清楚身为党员与公务员的基本要求,让大家明白党员与公务员第一要务就是遵纪守法。我们在建立这个制度与体系的过程中,谁试图抵抗与破坏,我们就要做出处理。你能明白这些么?”韦昌荣问。

    “我明白!”胡志坚一脸兴奋的答道。

    韦昌荣知道自己没有读心术,所以他不知道怀疑胡志坚这种兴奋到底是因为得到了重用,或者是他自己有机会对打击过他的人进行处置。不过韦昌荣也不想在此时追究了,人总是要成长的,是骡子是马得拉出来溜溜。胡志坚如果做的不好,那就只能让他让位,由那些有可能做好的同志当省长。

    决定省长不是韦昌荣现在的职权范围,经过广东省委讨论投票之后,胡志坚与另外一名叫做温长春的同志被包给中央组织部。经中央组织部审核之后,这个名单就会递交给包括国务院总理在内的政治局同志讨论。那时候才能做出最后决定。

    也就是在报告提交上去的时候,王明山率先离开广州,北上南京。中央人事安排决定下来后,庞聪聪同样会北上南京。广东省的人事局面就会尘埃落定。

    当然,这个尘埃落定只是暂时的,一五计划执行后两年,全国范围内的人事安排会出现大规模的调整。韦泽希望人事大调整在五年计划的第二年结束之后开始,那时候各个省的党政领导是否合格也能看出个端倪。

    王明山卸任之后只觉得一身轻松,他全家早就准备好北上,与同志们做了个告别茶话会之后,王明山立刻上了火车北上。在抵达南京之后,他很“幸运”的赶上一场大规模的处决。

    满清的重臣们此时已经在南京关押了几个月,法院已经判处他们死刑。妇孺的死刑要顾及点影响,没有公开进行。公开进行的是成年男性贵族的部门。

    曾经吊死西班牙人的绞刑架被拉出来安放在大规模吊死被俘的西班牙人员的场地上。因为人数众多,绞刑持续了三天才全部搞完。某某王爷,某某大臣被拖出来的时候,大牌子就会挂起,上面贴了写着这些人名字、爵位、地位,以及他们罪行的纸。

    围观的群众们中就会爆发出一阵呼喊,直到亲眼看到这些满清的王爷大臣如同死狗般被拖出来,送上绞架吊死,民众才真正确定了了满清王朝的覆灭。

    王明山对这种大张旗鼓的政治宣传并没什么兴趣,在光复党的认知中,满清早在1861年就已经“覆灭”了,唯一的不同只是有没有实际发生而已。公开处决仅仅是一场戏码,对政治感受程度越低的人,就对这种戏码越有兴趣。

    与颇有观赏刺激性的绞刑相比,处决妇孺的枪毙更血腥,更有效率,看客们偏偏不知道几十里外正在进行着残酷的处决。王明山去看的是枪决,与满清高官们在最后时刻演戏般的摆谱相比,歇斯底里声嘶力竭的哀号声,哭泣声无疑是极端真实,这种真实给他了极大刺激。只看了不到十分钟,王明山就离开了现场。

    此时韦泽已经北上去了北京,王明山其实很想知道没有在处决名单上的满清小皇帝、两宫太后,还有满清的大梁恭亲王奕欣是个什么下场。韦泽不在,根据保密制度,王明山也没资格得到这方面的情报。尽管好奇心很盛,王明山也只能忍着等消息了。

    对于韦泽来说,这些情报都不是机密。他在4月15日抵达北京入住了圆明园之后,北方军区司令阮希浩就告诉韦泽,黑龙江将军德英此时接到了以满清皇帝、两宫太后、恭亲王奕欣下达的命令,要求德英率军投降。而到现在为止,德英不仅没有任何回应,甚至根本没派人到沈阳看看局面。这种反常的局面让阮希浩有些意外。

    “你们有没有探听到德英与俄国人勾结的消息?”韦泽的语气中竟然有些期待。

    阮希浩没想到韦泽居然会提出这个问题,他挠了挠后脑勺,“这还真没有听说过。”

    “现在已经开春了,我们就去打听一下吧。”韦泽命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