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63章 东北望(三)

第263章 东北望(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明治维新最激烈的战争大概有三场,或者说四场。英年早逝的奇兵队头领高杉晋作指挥的四境战争,伏见鸟羽之战。因为光复军的介入,伏见鸟羽之战又分成了第一次伏见鸟羽之战与第二次伏见鸟羽之战。第四场就是会津战争。

    头三次是德川幕府与倒幕军之间的战争,会津战争则是北方的奥羽列藩同盟与明治政府之间的战争。明治政府用武力击败德川幕府之后,就确立了废藩置县的政策。这是北方的地方领主们绝对不能接受的未来。以会津藩为首的北方大名们联合起来对抗明治政府。

    1868年年底彻底击溃德川幕府军,逼迫江户开城之后,因为冬季大雪封山,明治政府暂时没有北上。1869年4月,幕府军开始北上进攻会津藩。

    4月29日,明治政府军突破了公武联合防线最薄弱的部分,突破母成峠、奇袭会津藩藩主居城若松城。在城外的远山上,十几名少年看到若松城内冒起的滚滚浓烟,登时都傻了眼。他们是会津藩少年士官组成的白虎队。自幼就接受要守卫会津藩,守卫幕府的教育,这帮孩子们一个个傻了眼。

    这些白虎队的少年们是在负责驻守山路的时候迷失了方向,在山里转悠着,突然看到了若松城浓烟滚滚,他们脑中想到的只有一件事,若松城失守了,他们的藩主已经切腹自尽,而他们在城中的家人也被攻入若松城的明治政府军杀害。

    “妈妈!”有少年痛哭流涕的跪倒在地,对着若松城的方向重重的叩头。

    其他少年们也纷纷跪倒,从现在的位置出发返回若松城起码得半天。而且即便是回到若松城又能如何,他们能见到的只是熊熊燃烧的城池而已。绝望、无助,自责,种种情绪冲上了这帮少年兵的大恼。为首的队长突然站起身喊道:“诸君,此时既然如此,我们就勇敢的切腹自尽吧!”

    话音未落,一名少年却大声反驳道:“不要,战争还没结束,我们的敌人是长州藩与萨摩藩。我们要和他们战斗到底!”

    “可若松城都不在了,我们又能去哪里?”队长悲愤的喊道。

    “我们去函馆。此次出发前我听说函馆已经被幕府军拿下,他们要在那里继续和长州藩作战。如果连一战都没打过就这么死去,这是武士的耻辱啊!”反对的少年大声喊道。

    这些白虎队的少年们自幼接受的就是武士精神,武士的生命就如樱花,璀璨盛开,然后迅速凋零。这怒放与凋零的所在就是战场,就是为了藩主为了幕府战斗的战场。少年们很快就达成了一致,他们开始向北走。

    走到了傍晚,他们却发现若松城冒出的浓烟不仅没有猛烈,反倒是火势被扑灭的模样。少年们开始觉得事情不对头,性格冲动的队长此时也清醒过来,他带着自己的小部队尝试向若松城靠近。

    城外的确有明治政府军的存在,他们也在猛攻若松城,但是此时的若松城依旧在激烈抵抗。看到这些的少年们立刻绕路到了城外,看到是白虎队的少年兵,守城的部队打开了小门放他们进来。

    看到自己的孩子归来,看到自己的父母都还在,这种喜悦是发自内心的。不过这喜悦却没有能维持太久,幕府军的后续部队不断开进,若松城陷入了重围。幕府军以猛烈的炮火轰击若松城,外城,市町失守。藩主松平容保召集了守城的部队,他声音沉痛,却又坚定有力。“若松城已经守不下去了,我不会离开若松城。但是诸君却不用留在若松城。”

    会津战争打得极为惨烈,伏见鸟羽那种数万人规模的大会战中,死亡也不过几百。可会津战争进行到现在,死者数量超过了六千。震动奥羽列藩同盟的就是二本松城之战。二本松藩主逃窜之后,其家老丹羽一学组织二本松藩60岁以上的老人和12~18岁的小孩组成二本松少年队。由木村铳太郎担任队长的少年队在城南大坛口布防。29日早晨,东边的供中口首先被新政府军击破,大坛口也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战斗中少年队队员基本上全部战死,丹羽一学在城中放火后剖腹自杀。

    明治政府军不仅没有就此罢手,反倒是继续在二本松城纵火屠杀。大火熄灭之后,整座城内完全没有了任何生还者。会津藩藩主松平容保既然表示自己不离开若松城,那就是下了与若松城同归于尽的打算。藩主都做了如此的打算,守城部队的首领们都是悲愤莫名。不少人已经忍不住垂泪,如果不是要在藩主面前保持起码的礼貌,或许有人就会放声痛哭了。

    松平容保继续说道:“但是诸君却不用留在城里,你们突围吧,到仙台去。到了仙台之后,你们就继续北上到函馆。现在幕府志士们正在向仙台集结,只要到了那里,你们就能够继续和长州与萨摩藩继续战斗下去。”

    “殿下,你和我们一起走吧。”立刻有藩士喊道。这话在家老家臣中引发了一阵应和之声。

    松平容保苦笑一声,“长州藩与萨摩藩要的是我的脑袋,若是我不在城内,他们破城之后就会大开杀戒。如果我在城内,由我松平容保亲自投降,他们也只会砍下我一个人的脑袋。还有机会让整个若松城的百姓活下性命。”

    家老、家臣们愕然的看着松平容保,他们没想到藩主已经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日本也的确是这样的传统,如果藩主以及藩主一家能够“勇敢的承担起责任来”,那么下面的人就能够活下性命。如果藩主他们死了,下面的人会按照地位高低“勇敢的承担起责任来”.

    失败投降之后反正是个死,这是日本的规矩。天下艰难唯一死,藩主们正因为知道这个规矩,他们有逃窜的,有自杀的,却没几个敢勇敢的投降,然后让敌人砍了自己的脑袋。松平容保坦然的接受了这个命运,这是极为罕见的事情。也是让他的部下们在感动之余,却没办法接受的事情。

    松平容保却没有让情绪继续发酵,他说道:“你们知道赤报队么?”

    家老、家臣、藩士们都摇摇头。这年头奇兵队、白虎队、二本松少年队,这种非正规军都冠以各种队名。其他各中队是要多少有多少,赤报队是他们真的没有听说过的组织。

    松平容保正色说道:“赤报队是去年成立的倒幕部队,他们一路上宣传幕府被打倒之后,租税只收五成。长州藩与萨摩藩用过他们之后就把赤报队都给杀了。城外的长州藩与萨摩藩的部队里面有亲近赤报队的部队,我们和他们联络过。他们答应若是遇到我们突围的人时会装着交战。你们就趁着这个机会逃出去,去仙台。”

    “殿下!”人想说服松平容保和他们一起冲出去。

    松平容保一挥手,用不容辩驳的语气喝道:“这是我的命令,你们现在就服从命令,马上准备突围!以上!你们下去吧!”

    白虎队作为士官少年队,按照后来的名词可叫做“少年军校”。在这个讲出身讲地位的时代能到这里上学的都是忠于藩主的人。见到藩主准备慷慨就义,却让手下先行脱离。白虎队的队长抢前一步跪伏在殿中,“殿下,请您和我们一起走吧!”只说了一句话,少年就已经失声痛哭。

    看到是白虎队的少年出来说话,松平容保站起身走到那少年身前,他弯下腰扶起少年,“如果我走了,你们白虎队的父母要怎么办呢?”

    少年当然说不出让父母被杀的话,他哽咽着抓住松平容保的手臂,“殿下,你不走,我们也不走。”

    松平容保拍了拍少年的肩头,他尽力挤出一个笑容来,“如果你们不走,谁又能延续我们会津藩的旗帜。”说了这些,松平容保再次拍了拍白虎队少年的肩头,“为了我们会津藩,为了我,为了你们的父母,请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白虎队的少年再也说不出什么,他只能跪下来痛哭着给松平容保叩了个头,然后摇摇晃晃的站起身,退回到了他的席位上。

    突围果然如同松平容保所说的那样顺利,包括大鸟指挥的旧幕脱走军500裕仁,会津藩若年寄田中源之进指挥的会津藩兵500余人,二本松藩家老丹羽丹波指挥的二本松藩败残兵百余人,大鸟属下的土方岁三,山口二郎(斋藤一)指挥的旧新选组残党50余人。另外还有仙台等东军各藩兵100人左右,以及白虎队少年兵80裕仁,总计1300余人左右的混合部队向着北边的仙台开始进发。

    终于逃离了明治政府军的追击范围,白虎队的少年兵们先停了下来。大家以为是这些少年气力不足,因为疲惫支撑不住。却也没有太在乎。

    然而少年们集结在一起说着些什么,然后在白虎队总队长的带领下,少年们突然齐齐面向会津藩居城若松城跪下。在总队长的带领下,少年们拔刀割下了自己的发髻。

    左手高举着代表着自己头颅的发髻,白虎队的少年们在总队长的带领下高声喊道:

    “我等今生绝不屈服长州藩与萨摩藩!”

    “自今日起,见长州藩与萨摩藩之兵,拔刀就斩!”

    “若遇战斗,决不退缩,死而后已!”

    发下了誓言之后,少年们把刀插回刀鞘,把代表着自己头颅的发髻抛向若松城的方向。接着扭头跟着队伍一起行动起来。少年神色严肃,眼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仿佛一瞬间就成长起来。那锐利的眼神以及严肃的表情让成年人看到后都感觉到相当的压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