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66章 东北望(六)

第266章 东北望(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这是中国的军舰,我还记得这炮击的模式。”甲铁号上已经萨摩藩军官黑田清龙带着异样的冷静说道。身边的人此时都陷入了激动的情绪,没人注意黑田清龙的表情,只要黑田清龙没有喊出“这是虾夷的船”,大家就不会感到惊讶。对面灰色军舰的桅杆上日章旗在海风中猎猎飞舞,这艘军舰的主人或许是英国人、或许是法国人、或许是中国人、或许是美国人、或许是荷兰人,甚至有可能是被明确告知已经被从西太平洋撵走的西班牙人。不管真正的主人是谁,明治政府海军舰队司令增田虎之助很清楚,这艘恐怖的军舰绝非是属于日本的任何一方。

    “敌舰在靠近我方。”日本了望哨的声音里面充满了绝望。甲铁号舰艏有一门阿姆斯特朗300磅炮,这是日本海军的杀手锏。阿姆斯特朗炮的极限射程有4公里之多,但是大家都很清楚,四公里外那已经是神的世界,人类现阶段的炮兵根本没有在那个距离上控制落点的能力。

    现在比较靠谱的距离是在400米左右,灰色军舰最初是从2000米靠近到春日号1000米的距离。现在他们正在继续靠近,一旦到了500米左右的距离,灰色军舰本身就已经显得无比精准的炮击精度还能再度得到提升。

    理论上敌人靠近对甲铁号也是一个机会,这个距离也进入了甲铁号火炮的有效射程。除了舰艏有一门阿姆斯特朗300磅炮之外,甲铁号上还有2门阿姆斯特朗70磅炮、2门6磅炮和2门4磅山炮。两阿姆斯特朗70磅炮安装在船舷两侧,至少有一门炮能够发挥出威力来。日本海军只能祈祷是这艘灰色军舰能够一时浪起来,进入日本海军舰炮的射击角度之内。

    可灰色军舰就阴魂不散的把位置保持在这门炮的射角之外。此时几乎所有甲铁号上的成员都开始祈祷起来,有些是嘴里念念叨叨,有些则是举目望天,心里面默念,更多的是用手紧紧攥住携带的护身符,希望能激发护身符中蕴含的力量。天照大神、寺庙供奉的各种菩萨,山神、河神、狐狸、狸猫、狗……,不同种类不同法力的守护者们被祈祷了一遍。

    也许是祈祷起了作用,灰色军舰被击中了一炮。逃窜的甲铁号上所有人下意识的想欢呼,欢呼的声音又卡在脖子里头发不出来。那是老军舰电流号上面的12磅炮的炮弹,炮弹击中了灰色军舰的船头,接着被弹开,12磅炮在灰色舰体上连个痕迹都没能留下来。

    这发炮击引发的唯一结果就是灰色军舰后面两门炮从瞄向甲铁号的方向转向了瞄向电流号。

    “请让各舰分散突围吧!”黑田清龙再次对舰队司令增田虎之助冷静的说道。增田虎之助此时整个人都懵了,黑田清龙的冷静倒是让他此时也稍微清醒了一点。增田虎之助迷迷糊糊的问道:“向哪里分散突围?”

    说完这段话之后,增田虎之助如同回光返照般清醒了不少,他问黑田清龙,“对方只有一条船,我们何来突围之说?!”

    黑田清龙心中很是失望,若是带队的是萨摩藩的大山岩,以大山岩的理解力与决断力是根本说不出这样的傻话。从不久前中国军舰杀过来的时候所展现的那种航速,还有日本明治政府海军的舰艇航速。一艘中国军舰“包围”一个日本舰队并非难事。

    “请让各舰分散撤出吧!”黑田清龙换了个更合理的词,此时的时间比黄金钻石都要珍贵。方才中国军舰展现出来的炮击速度令人胆战心惊,不用太久,只要多说几句话的功夫,中国下一轮炮击就开始了。

    “这……”增田虎之助还犹豫起来。

    看着舰队司令的丑态,黑田清龙心中更是失望。几年前萨摩藩的海军与中国海军激战,一部分舰艇还能逃回萨摩藩,就是因为在战争中萨摩藩看到局面不对立刻就拍屁股分散撤退。可看增田虎之助的意思,他或许还希望其他军舰能够过来帮甲铁号一把,让其他舰艇来承受中国军舰的火力,以给甲铁号逃命的机会。可就甲铁号那个速度,这明显是痴心妄想啊。

    黑田清龙想告诉增田虎之助,铁甲舰甲铁号是对虾夷共和国威胁最大的军舰,中国人既然有机会击沉甲铁号,他们就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所以甲铁号上的众人就死了能逃窜的心思,奋力与中国一战吧。如果没有这种尽忠的勇气,那就老老实实投降。

    可黑田清龙并没有把话说出来,他心中冷静的算计着。既然增田虎之助已经完全失去了冷静的判断力,那说什么都是没用的。现在黑田清龙需要考虑的是自己的安危,而不再是徒劳无功的去试图拯救这支即将覆灭的舰队。

    刚想到这里,就听到大炮的轰鸣声。船上的众人都把视线转向了外面。方才勇敢的电流号向灰色军舰开炮,还命中了一炮。现在灰色军舰在600米的距离上开始对电流号射击起来。电流号命中的的那炮很有可能是蒙中的,灰色军舰的炮击却不是蒙的,头两炮近失,第三炮命中,接着电流号就被连中三发。因为炮弹是从斜前方击中的,所以没有完全穿透舰体。过了那么半分钟,电流号内部突然爆炸起来。从甲铁号上看得清楚,电流号甲板上的人在这种震动下站立不稳,在甲板中间的摔倒,靠近甲板边缘的甚至直接落入海里。

    由电流号充当主角的悲剧还没演完,灰色军舰前三个炮台已经开始向甲铁号开火,现在甲铁号正式成为了舞台上新的悲剧主角。

    “现在的高爆弹还是不稳定啊。”青岛号的指挥室里面,舰长与同志们谈起了这个问题。战斗到这个时候已经没有舰长需要特别指挥的需求,敌人的火炮无法击穿青岛号的装甲,青岛号则可以充分利用军舰的机动能力与火力优势逐个击沉任何敌人。大家此时关心的就是炮击威力的问题。

    “穿甲弹尾部带了定时起爆装置,只要能打进去,能爆炸就行。高爆弹主要是洗甲板用的。”参谋长声音不高,虽然他和舰长已经不用担心战斗的胜利,但是他们尽量还是不要印象炮击指挥官与机轮长的工作。

    “日本这个破船,一发高爆弹上去,立刻就完蛋。”舰长对现在的战斗有自己的看法。

    “遇到英国人的船后怎么办?英国的铁甲舰数量还是很大的。”参谋长也有自己的看法。

    两人讨论着海战的时候,头三座炮台已经开始对甲铁号猛烈开火。开火的一方心中渴望的是能够击中敌人,打沉敌人。挨打的一方所想的则是不被击中,不被击沉。可双方装备差距太大,不管甲铁号上众人的心中是如何的向各种日本神灵祈祷,虚无缥缈的神灵都没有办法干涉物质世界。就在电流号因为弹药舱被穿甲弹内带的炸药引爆,开始缓缓从悲剧舞台上沉没的同时,一发150穿甲弹击中了甲铁号。这发尖锥弹轻松的破开了140毫米的锻铁甲,从侧后方射入了甲铁号的内部。

    金属之间强烈的碰撞产生的剧烈震动在甲铁号的指挥室内都能清楚的感觉到,就在青岛号的观察员兴奋的大喊着“击中了,打穿敌人铁甲”的同时,增田虎之助听到甲板上不少人惊恐的喊道:“我们被击中了!”

    增田虎之助脸色惨白,他对着手下喊道:“去看看怎么样了!”

    损管是一个很专业的职务,英国海军、法国海军、中国海军都有专门的损管人员。日本海军却没有这样的职务,增田虎之助的命令下达之后,晕头转向的日本海军军官们你看我我看你,根本不知道该由谁去完成这个任务。甲板下想来已经是一片混乱,跑去看损失的时候恐怕还会被敌人的炮弹击中。这危险实在是太大了。

    就在此时,黑田清龙带着极度冷淡的语气自告奋勇,“我去看!”

    增田虎之助此时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他连忙点头,“赶紧去!”

    黑田清龙从容走出了指挥室,他此时看到的是远处那艘中国军舰猛烈开火的模样。甲板上空无一人,只有那五座双联炮塔喷吐着长长的火焰。甲铁号不停的震动着,铁甲被击穿后发出的难以形容的金属碎裂声。甲板上的水兵们恐慌的叫喊着,用力抓住能够绳索,栏杆,或者干脆保住桅杆,以求在这么剧烈的震动中稳住身体。黑田清龙以不错的平衡力径直走到船舷边,他把一个在行走过程中看准的刷洗甲板用的木桶扔进海里,自己随即扒住船舷,利用甲铁号被击中时的冲击翻过船舷跳进了海里。

    也有甲板上的水兵看到黑田清龙的动作,甚至有人在试图通告高喊让这位军官小心颠簸的船体。在这些水平看来,那位在一众慌乱的人中以出人意料的冷静而显得格格不入的军官有点太离谱。到了这个时候,他居然还在关心甲板上是不是够整洁。要清理掉看着碍事的木桶。

    甚至黑田清龙翻过船舷的动作,在水兵们混乱的脑海中留下的印象也更像是在查看舰体的时候不小心落水。有些水兵为这位看着非常称职的军官落水感到遗憾,也有人对这摆谱的家伙落水感到一阵阴暗的欢喜。当然,也有水兵觉得这位军官的动作像是想投海自尽。不过他们的注意力很快就从方才那一幕转移开来,因为又有两发炮弹击中了甲铁号,让这艘船再次剧烈的震动起来。更大恐惧顷刻弥漫在日本水兵心头,与这巨大的恐惧相比,落海了一个军官算个屁啊。

    从水下浮上来的过程中,黑田清龙已经踢脚了脚上累赘的鞋子,他边踩水边在海面上旋转着身体,片刻之后就找到了木桶的方向。游过去抓住木桶,利用倒扣的木桶里面积存的空气带来的浮力,黑田清龙向着远离甲铁号的方向游去。

    此时的甲铁号内部已经传出了爆炸的声音,黑天青龙加快速度,努力的远离着即将完蛋的甲铁号。爆炸声时断时续,就在黑田清龙逃离甲铁号十分钟之后,这艘铁甲舰开始下沉。下沉的速度越来越快,黑田清龙仿佛听到了一声什么,接着就看到甲铁号断成两截迅速消失在海面上。海上随之出现了个大漩涡,那些来不及跳海逃生却又暂时活着的人位于这个大漩涡上方,身不由己的被水流带向海面之下。能否从这里面挣脱出逃出条性命,这完全得靠运气。

    冷静的背过脸,黑田清龙继续努力向南边游。此时前面飘过来一根也不知道是哪艘被击沉的战舰上断裂下来的木料。黑田清龙扒住了木料,感觉这比木桶用起来顺手多了。炮声并没有终止,黑田清龙知道中国军舰正在歼灭其他明治海军的舰艇。背对着残酷的战场,黑田清龙奋力游开。或许自己回去之后会遭受惩处吧?黑田清龙想。那惩处只怕还不会轻。但是一个人若是连自己的生命都无法保护的话,那就失去了所有。所以他排除了脑海里面所有想法,只是在为自己的生命开始尽力划水。

    战斗打到下午五点正式结束,甲铁号为首的舰队全部被击沉。明治政府军的海军战斗力所剩无几。相对的,虾夷共和国的铁甲舰“开阳号”在中国海军的帮助下已经经过简单修理之后拖往中国开始修复,顶多两个月后就能重回虾夷共和国的海军战斗序列。在开阳号重回虾夷共和国海军战斗序列之前,中国舰队也会继续在津轻海峡继续巡视。不过大家都很清楚,这种巡视的象征意义大过实际意义。明治政府军根本没有海军能够来作战,即便是有海军,经过这场一艘军舰围歼一支舰队的战斗之后,他们也没有胆量再来这里送死。

    虾夷共和国迫在眉睫的危机终于被化解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