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70章 东北望(十)

第270章 东北望(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 =”('')” =””>

    平壤的夏天风景不错,山花、河流、古城,还有那些虽然带着恐慌但是总算恢复了一些秩序的城内百姓,他们穿着高丽化的汉服,比长袍马褂显得更加飘逸。

    曾国藩正在与部下们饮宴,高丽的酒没有江南的黄酒醇厚,也没有北方的烈酒辛辣,那寡淡的味道与此时占据高丽半壁江山湘军局面颇为类似。来自中国的军队占据了半个高丽,高丽人打了大大小小十几仗之后打不过,干脆就认了。在南方的高丽人只是守住险要,阻止湘军继续南下。而湘军此时也没有继续南下的能力,只能盘踞在已经占据的地盘。这其实是非常危险的局面,用中国的成语来说,湘军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

    曾国藩已经知道满清小朝廷覆灭,两宫太后、同治小皇帝、恭亲王奕欣此时都落入光复军手中。光复军进入关外之后开始扫荡地方,清除地方上的满人残余武装。湘军与其他汉人军队总数不过四万,得不到高丽地方上的支持,又断绝了武器弹药供应,覆灭只是迟早的事情。

    湘军的悍将鲍超喝的醉醺醺的,他冲着也参加了酒会的满清高官富明阿喊了一声,“你,过来斟酒!”

    富明阿好歹也是个旗人将军,被鲍超这么吆来喝去的,他脸上露出了不快的表情。可不快又能如何。此时的湘军实在是一支很怪异的军队。理论上他们也是满清最后成建制的军队,蒙古八旗的主力随着僧格林沁的覆灭基本完蛋。满清逃到关外之后,蒙古王爷一点都没有为满清陪葬的想法,所以根本不响应满清小朝廷的命令。直属于盛京的军队中,湘军无疑是最能战最善战的一支。

    可满清从来没有把汉人当作可信赖的对象,湘军在满清的可靠度排序甚至得放到早就不靠谱的蒙古八旗之下。可满清朝廷覆灭了,皇帝、太后、王爷全部被抓,此时满清残余的最强军队只剩了湘军。由汉人军队撑起满人的旗帜,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都是无比滑稽的事情。

    此时满清同治皇帝、两宫太后、恭亲王奕欣联名的“圣旨”已经发到了平壤。要求湘军解除武装,向光复军投降。富明阿还能清楚的记得鲍超是怎么一刀砍了太监小德张的脑袋,他还能清楚记得鲍超狞笑着喊“这个死太监假传圣旨,骗我们去死”的时候,脸上的血迹。

    富明阿是满清派来的监军,以前的话他是地位尊崇,鲍超哪敢大声对他说话。现在真的是掉毛的凤凰不如鸡,每次酒会的时候鲍超都会把富明阿强行叫来,叫来之后就把富明阿呼来唤去的如同杂役般使唤。几个月前,富明阿还试图反抗过,鲍超立刻叫人把富明阿拖出去打了三十军棍,打完之后的第二天继续把富明阿叫来使唤。富明阿只恨自己没勇气自尽,可他是真的不想自尽啊!

    见富明阿有些迟疑,鲍超吐了口酒气,醉醺醺的喊道:“富明阿,你就别装了。你虽然是个旗人,可谁不知道你祖宗是明朝的袁崇焕。当了大明的官,投了满清。你以为你是旗人,你祖宗还是个汉人而已。摆个球毛的谱啊!”

    鲍超不是读人,袁崇焕毕竟没有直接投降满清,倒是袁崇焕的儿子高高兴兴的投了满清,摇身一变就成了旗人。富明阿当然知道祖上的事情,可此时他也不想再辩解。满清完蛋了,富明阿可以依仗的一切都没了。现在他身在湘军,湘军大将鲍超想弄死他跟捏死个臭虫一样。与他祖宗一样,富明阿低下头过来给鲍超斟酒。

    整个湘军里面,可能唯一忠于满清的就是曾国藩,其他将领见到鲍超拿富明阿出气,就跟没看见一样。曾国藩倒是看见了,可他此时也真的没有心情去管这些事情。这位满清的大忠臣此时头发几乎全白了,刚到高丽的时候他头发还是花白而已。为了想办法去复兴满清,曾国藩竭尽脑力。但是人力有时而穷,面对根本无法挽回的局面,曾国藩除了徒生白发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

    逃回关外试图返回老家么?就这些人的口音半路立刻就会被认出来。留在高丽么?湘军现在的装备,特别是武器弹药根本不足再继续打打仗,最后几仗完全是湘军靠了自己的经验,采取了奇兵背后包抄的办法才打赢了战争。看着战果辉煌,打得高丽人根本不敢在挑战湘军。其实这不过是回光返照而已。

    当然,还有个办法,就是再次回到关内,不是向南而是向北,到齐齐哈尔与黑龙江将军的部队汇合。齐齐哈尔是否已经被光复军拿下尚未可知,当曾国藩稍微提出这么一个构想的时候,湘军上下包括曾国藩的弟弟曾国荃一起反对。理由很简单,湘军根本不想离开高丽。在高丽还能靠威逼地方索取物资,到了黑龙江将军那里,湘军立刻就再次变成了低于满人的存在。

    鲍超欺压富明阿看着是跋扈的胡为,其实也是想彻底断了曾国藩去投奔黑龙江将军的可能。若是带着富明阿到了黑龙江将军那里,富明阿能不试图借用黑龙江将军的力量报仇么?若是杀了富明阿再去齐齐哈尔……,杀了富明阿这位监军,曾国藩也就根本没有理由让众将去齐齐哈尔。

    莽汉做事或许鲁莽,却不等于莽汉就缺心眼。当莽汉看透事情关键的时候,他们的应对手段往往可圈可点。

    湘军众将不提满清、不提光复军、不提战争、不提和平,大家就这么努力喝着寡淡的高丽酒,聊着自己最近弄到的女人。不管酒多么寡淡,对没有未来的人来还是一种抚慰。即便不能让人沉醉,喝多了也会烂醉。

    鲍超已经起身去了四趟厕所,其他湘军将领也差不多,喝到这个地步,再喝顶多半个时辰,将领们就能烂醉如泥。昏昏睡去。光复军一直没有任何进攻,这种大醉已经是湘军将领们最近的常态。

    站在厕所里面哗哗的方便着,鲍超突然听到外面响起了炮声。鲍超不耐烦的对厕所外面的亲兵喊道:“去看看谁吃饱了撑的放炮。”

    亲兵听完之后立刻去了,鲍超继续小解起来。最近每日就是聚会吃、喝、回家玩女人,鲍超觉得小解也变得很不顺畅,仿佛总是有一种尿不完的感觉,可怎么控都没办法爽快的一次尿净。

    此时却听的外面的炮声响的越来越密,鲍超倒是想到或许是光复军打过来了。可他又觉得不对,光复军怎么都不可能这么长驱直入。难道是高丽军队打来了?想到屡战屡败的高丽军,鲍超的紧张感立刻飞到了九霄云外。他闭上眼睛,一手扶着丁丁继续控,一手揉着因为喝酒太多而感到昏昏沉沉的太阳穴。就在此时外面传来脚步声,鲍超觉得应该是自己的亲兵,他大着舌头喊道:“外……外面是谁在放炮?”

    亲兵跑近鲍超身边,鲍超觉得左肋下一痛,冰凉与火热的感觉混着酥麻同时传来,他整个人力气仿佛被这种感觉给抽空了。睁开眼睛一看,映入鲍超眼帘的是富明阿那因为过于兴奋而狰狞扭曲的脸孔。鲍超低下头,见到富明阿双手紧握刀柄,而短刀的前半截已经从鲍超左肋下深深刺入了鲍超的身体。

    鲍超想大声喊,可没了气力。鲍超想用力推开富明阿,可没了力气。此时富明阿放开刀柄,把鲍超用力推开。一阵眩晕和天旋地转之中,鲍超觉得自己投入了一块软软的地面,而且向里面陷进去。一片黑暗中,鲍超的所有感觉都迅速消失了。

    看着羞辱了自己几个月的大仇人的倒栽葱的进入了粪坑,毫无挣扎的缓缓下沉。富明阿的脸上露出了发自肺腑的满足笑容。富明阿不想死,至少在他报了大仇之前不想死。在厕所刺杀鲍超是富明阿策划大半个月的事情。

    城外意外响起的炮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根本没人看到富明阿偷偷跑出来直奔鲍超所在的厕所。富明阿本来还担心自己打不过鲍超的亲兵,可鲍超的亲兵竟然主动离开了厕所。亲眼见到鲍超上厕所前喝的醉醺醺的模样,富明阿根本不担心厕所里面有诈,他直接冲进来。

    一切都如同上天安排好的一样,富明阿终于报了大仇。他本想多看看倒栽葱在旱厕粪池的里面的鲍超。不过人类求生的本能却在提醒富明阿,若是再看下去,等被人过来,富明阿就死定了。

    再次盯了一眼以倒栽葱体态浸在粪坑中的鲍超,富明阿向着厕所外跑去。

    进攻平壤是光复军而不是高丽君,几个月来光复军已经私下派人测量了大同江的水深,至于湘军上层现在糜烂的也打探的清楚。近海的薄皮铁甲舰正好能够到平壤,光复军就这么一路杀了过来。

    事情比想象的还顺利,湘军根本就没能组织起反击。在光复军的猛攻下,湘军的防线直接崩溃。部队轻松攻破城墙攻入了湘军盘踞的前王府。在一片混乱中,前王府里负隅顽抗的湘军很快就杀了个干净。

    部队发现了院子一个湘军高级军官胸口插了一把短刀,看样子应该是被人杀死的。令人奇怪的是,这名高级军官一身粪便,气味难闻。大家对此深感怪异,可因为那恶心的味道,谁也不想过于接近调查。

    在正堂中趟着的是曾国藩的尸体,他的右边太阳穴上有一个子弹打出的洞,从洞口附近黑乎乎的火药喷射痕迹来看,大概是自杀的。曾国藩尸体干干净净,直挺挺的躺在大厅中央,脸上带着一种解脱般的怪异微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