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71章 东北望(十一)

第271章 东北望(十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大同江因河床深,又受黄海潮水影响,利于航运。发源于狼林山脉的慈江道,流程蜿蜒,穿平壤城而过后向南流在南浦市注入高丽湾。中国史书汉魏时代大同江称列水,隋唐时期称浿水,后长期成为中国与高丽的界河。

    湘军在高丽北部已经大杀了一圈,曾国藩的主力驻扎在平壤,其他部队分散在高丽东北角的各个城镇。这是外来军队的唯一选择,控制核心与周边节点,这才能在当地征集钱粮。

    光复军军纪绝不亚于红军,不过群众工作水平比红军来说要差些。虽然比不上红军,可光复军比这个世界其他军队那强到没边。攻克平壤之后,光复军把守住平壤,各支部队开始北上歼灭各地湘军残部。

    每到一处,部队都寻找当地懂得汉语的当地人,让这些人暂时承担起地方官职,说服当地人帮助光复军带路追击当地湘军,抓到湘军之后就拖到当地城镇公开处决。湘军在当地干了很多坏事,看到这帮人被杀,高丽当地百姓自然是欢欣鼓舞。

    光复军不仅对当地百姓秋毫无犯,部队军医还在能力范围之内行医治病,很短时间里面就让高丽北部对新中国观感发生了极大改变。

    光复军却没有撤出的意思,韦泽把这件事暂时撂下不管。北方司令部的阮希浩对韦泽的想法颇为意外,他本以为韦泽会要求部队继续扩大地盘,或者干脆就撤出高丽。没想到韦泽的选择居然是就这么保持现状。

    韦泽的回答非常傲慢,“保持现状意味着我们掌握着主动权,现在我们若是主动寻求达成目的解决问题,高丽人一定会给咱们摆谱。这时候哪里有精神头和这帮高丽人折腾。北上也好,移民关外也好。哪件事不比和高丽人闲扯淡来的重要。”

    阮希浩对此深以为然,他出身广西,亲自到了关外之前根本不知道地广人稀是个什么意思。关外广袤肥沃的黑土地就这么荒着,阮希浩眼都看直了。中国海军为了造舰还专门从关外买桦树,阮希浩曾经认为那两人合抱的桦树是极为罕见的。到关外视察之后他才知道,这种树在关外根本不算事。漫山遍野都是这等大树。他赞同的说道:“陛下,移民却不太好办啊。强行征发当地百姓我觉得百姓们也不肯答应。”

    韦泽对此早就有想法,他对阮希浩说道:“所以才要赶紧征兵。部队到了这些地方之后可以设置部队农场,大家退役之后愿意留在农场工作的,我们欢迎。如果他们愿意回老家带着老家缺地农民到关外生活的,我们会全力支持。强行征发的话,大家对未来一无所知,加上干部又吹的云天雾地,这中间落差那么大,群众若是没怨气才怪了。只有亲眼见过的人才知道这地方不错。”

    阮希浩连连点头,部队有纪律,让部队开到哪里部队就会开到哪里,这比强行征发地方上的群众更有效率。

    “铁路也得赶紧修,若是没有铁路,物资运输,部队运输可就太辛苦了。”韦泽叹道。

    阮希浩更是赞成,去年冬天他冒雪前去沈阳视察。生平第一次乘坐了狗拉雪橇。在很多时候韦泽的选择给人一种天马行空,却又极为高妙的感觉。例如在外来生物的引进上,韦泽早早就在海关上有所规定,严禁私人引进外来动植物。可不管是来自美国的小龙虾,或者是油棕,又或者是不远千里弄来的龙猫,都是以前闻所未闻的生物。大洋马更不用说。针对东北的则是韦泽弄来的“哈士奇”雪橇犬。

    第一次瞅见这些眼睛碧蓝,黑、白、棕、灰等毛色,体量中等的狗,阮希浩还很讶异,韦泽都督弄来这么多看的狼是要做啥?亲自乘坐着狗拉雪橇在雪原上飞驰起来之后,阮希浩恍然大悟。狗除了用来吃,用来看家护院之外居然还有这种用法。可不管什么样的狗都没有铁路来的有用。在关外这起码半人深的雪原上进行大量物资的运输,除了铁路别无他途。

    “我们的目标是和俄国人重申尼布楚条约的边界,我倒是真不是特别想在这个时候打仗,不过我估摸着,以俄国人的性子,不打一打是不行的。铁路修的越快,我们打的就越轻松。”韦泽讲述着自己的看法。

    “那我们是不是直接进军齐齐哈尔?”阮希浩问。黑龙江将军这都沉默了快一年了,此时沈阳以南基本肃清,也该继续向北大步推进了。

    “嗯,动手吧。韦泽说道。”

    黑龙江将军德英此时并不知道湘军覆灭,他已经是满清最后一支军队的指挥官。当然,德英也根本没把湘军这支汉人武装看成清军。满清同治皇帝、两宫太后、恭亲王奕欣联名的“圣旨”早就发到了德英这里,德英对手下的说法是“如果我等不降,粤匪就不敢杀害皇上和太后。哪怕是咱们只有齐齐哈尔,这让粤匪知道咱们大清没有灭亡。咱们若是投降了,大清可就真的完了,那时候粤匪定然会杀了皇上和太后。”

    黑龙江将军手下的人哪里有机会介入两大势力之间的政zhi斗争,黑龙江将军这“深谋远虑”的解释让他们觉得将军就是将军,能够把前因后果的弄得如此清楚。齐齐哈尔的那点部队也因此团结一致,更对自己肩负的重任有了全新的认知。

    可黑龙江将军德英却很是清楚,他的一切说辞都是建立在光复军不会进攻齐齐哈尔的基础之上。只要光复军挥军北上,齐齐哈尔城里面满打满算两三万人,绝对坚守不住。德英之所以不去投降,只是知道投降之后必死无疑。反正都是个死,与其送死不如等死。

    “将军,罗刹人又来了。”亲兵向德英禀告。

    “让他们进来。”德英命道。最近德英好像有了新的出路,北边的罗刹国人一直派遣使者劝说德英向罗刹国投降。并且许下诺言,假如德英投降,就封德英为罗刹贵族,黑龙江总督。罗刹人早就图谋黑龙江的土地,满清清楚的很。

    俄国使者进来之后笑嘻嘻的对德英说道:“将军阁下,却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和我们签约了呢?”

    看着俄国使者的笑容,德英冷笑道:“我怎么知道你们罗刹国会信守承诺。”

    听德英如此讨价还价,俄国代表得意的笑道:“将军阁下,我们反复和你讲,我们一定会信守承诺。如果你认同我们,等南边的中国军队打过来之后您又会被如何对待?我们支持您,而中国人却要杀您。我们在南京的大使可是告诉我们,南方的中国军队把俘虏满清的满清王爷和将军大臣都送到南京,统统吊死了。您如何能够相信他们会对您网开一面呢?”

    “什么?”德英是第一次得到这个消息,他完全愣住了。

    俄国使者拿出一份《人民日报》递给德英,“将军阁下,这是南边的中国zheng府的报纸,可不是我们编的,您自己一看就知道。”

    接过报纸,德英很快就瞪大了眼睛。报纸上清楚的写到公开处决的满清王公贵族高官的名单,用了整整三版的版面才列完这几千人的名字。开头一拉溜都是德英极为熟悉的名字。而且报纸上还印了照片,虽然照片模糊不清,不过被反绑双手,脖子上挂着牌子的人,依稀可以辨认出的确是那些大人。

    看着德英震惊与恐惧的表情,俄国使者好整以暇的笑道:“将军,到底是与我们合作,成为俄国的贵族,还是等南边的中国zheng府军打过来,最终被杀死,请您自己做出英明的选择。”

    7月12日,俄国特使赶到了北京求见韦泽。见到韦泽之后,俄国特使拿出了一份文件,是黑龙江将军德英签署的有关度让黑龙江将军控制的土地的文件。文件由中文与俄文写成,读起来也不麻烦。

    韦泽看完之后把文件扔还给俄国特使,他嘴角挂着冷笑,慢悠悠的说道:“现在我要对你讲,从现在开始,我说,你听。没有你发言的权力了。”

    俄国使者素来蛮横,听到韦泽蛮横的要求,他内心反对,却也知道不是说话的时候。韦泽继续慢悠悠的说道:“从现在开始,只要俄国没有退出尼布楚条约中规定的中国领土,那么我们不与俄国进行任何谈判。这就是我们的唯一底线。任何想讨论中国国土归属的谈判,我们都不会与你们谈。用放弃黑龙江来换取我们承认北方领土归你们的想法,就别给我做这种美梦了。”

    俄国方面倒是真的有这种打算,他们自己也知道中国无论如何都不会承认黑龙江将军欠下的文件。如果一个俄国贵族签署了把俄国领土割让给中国的文件,俄国定然不会答应。之所以这么做,目的就是要用黑龙江一带为条件,逼着中国zheng府做出在北方领土上的让步。韦泽上来就揭穿了俄国的意图,倒让俄国使者大吃一惊。

    见俄国使者正准备说话,韦泽板起脸喝道:“我方才说了,现在你已经没有发言的权力。所以你就夹着你niang的蛋给我滚出去。”

    俄国翻译一愣,他大概能懂这话,可韦泽这通中国特色的怒骂他却没办法立刻找出合适的翻译。不过韦泽的警卫员们可很清楚这话的意思。他们围上来要求俄国使者赶紧滚蛋。这下俄国使者忍不住想吆喝两句,刚喊出一句俄文,警卫员们立刻上来架住俄国特使把他往外拖。随行人员当然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乖乖的带着愤怒的表情主动离开了。

    韦泽不懂俄文,他也不在乎俄国使者叫唤了些什么。倒是陪同的阮希浩被韦泽这种暴怒的举动给惊呆了,韦泽都督从来没有这么干过呢。

    没等阮希浩提出问题,韦泽看向阮希浩。阮希浩一愣,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韦泽脸上露出了如此深刻的仇恨。尽管声音中充满了令人感到深入骨髓般的寒意,韦泽的声音却铿锵有力,“接下来对对俄国的战争不仅仅是军队与军队之间的战争,而是我们要消灭侵略者的战争。所以对俄国只有一个字,杀。男女老幼,绝不放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