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72章 东北望(十二)

第272章 东北望(十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南京这座城市越来越繁华。新城市建设中,规模庞大的城墙体系的框架还被留下,那些具有经典造型的城墙体系被完整的保留下来。毫无特色并且对交通有阻碍的城墙被拆除,城门都被保留下来。整座城市空间变得大了许多。

    包括南京科举考试的考场在内的名胜古迹都被保留,但是少数著名的街道之外,普通建筑都被清一色的五层六层的楼房给取代,这座历史名城的历史与新时代很好的融合在了一起,让这整座城市有着一种别具一格的美感。

    中央在南京,中央的办公机构也不可能长期使用旧王府。大家都知道韦泽非常讨厌旧时代穷摆谱的恶习,把中央各个办公地设在城市中央的话,即便不搞那种出门之后封街、行人驻足的破事,对于中央安全保卫,公务方便,居民方便都起不到什么正面作用。新的中央办公地没设在城内,而是在城外新开辟的区域。

    国资委就是这片区域中独占了一栋大楼。在三楼会议室里面,国资委主任委员庞聪聪把一份报告放在了会议桌上。报告封皮上写着《1869年下半年最新国家投资追加申请》,这份报告不是光庞聪聪有,包括其他与会人员也都有一份。庞聪聪笑道:“我要求同志们面对那些声称国家不重视工业投资的家伙,什么都不要去解释,也不要辩驳,省的落人口实。”

    国资委的每个人都知道庞聪聪这话的意思,仅仅到了六月,财政预算基本就已经用光。最近追加的投资不是地方上的申请,而是中央政府的申请,申请中近九成都是铁路修建与港口投资。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中国广袤的国土上有大量的基础建设项目正在展开。

    “庞主任,我觉得铁路和港口很赚钱啊。”一名副主任委员提出了他不太理解的问题。

    “是很赚钱。我在广东的时候,铁路和港口都很赚钱,还是赚大钱。”庞聪聪答道,不等那位委员的神色轻松,庞聪聪板起脸来继续说道,“可这个投资的钱,五到十年才能赚回来。所以你就别说什么铁路当年投资,第二年完成,第三年赚钱的话了。根本不是那回事,也根本不存在那回事。”

    “可我听说广东不是有第二年就赚钱的港口和铁路么?”那位委员并没有轻易退缩,这帮委员来自五湖四海,一位女性长官压在头上,大家也未必就立刻俯首帖耳。

    庞聪聪坦然的应对着下属的挑战,她条理清楚的讲道:“广东能赚钱,广西也赚钱,那是因为当地其实早就有足够的产品要外销。可当时的封建制度阻止了这些产品顺利销售。前一段广东打黑你可以看成以前问题的再现。每个地方都有封建码头,路上到了一个地盘上就要去拜山头。拜山头空着手行么?广东广西这帮人已经被杀过一轮了。把那帮人清除干净,这才有简单的产地、运输、销售。不光是产地的产品外销方便,国家和劳动者们都赚到钱。想这些地区销售产业也没有阻力,生产、运输、销售。三个环节都做到了最小的浪费。所以码头、铁路立刻赚钱,可不是因为修起了码头和铁路,这些钱是原本大家都能赚到的钱,被层层盘剥掉了。”

    说完了之后,庞聪聪看着没人出来反驳,等了片刻她才继续说道:“不仅是广东广西,长江流域也是如此。这里本来就有大量的生产能力,铁路、码头、航运起的作用仅仅是让这些地区的生产能力变成了销售实际。你可以看看马克思的书,资本论里面讲的清楚。这是商品的惊险一跳。中国市场太大,只要取消了盘剥,降低了运输成本,大家购买力立刻就提升很多。可现在咱们追加的投资可就不是这回事了。你看最新的东北铁路,根据报告,那鬼地方人烟稀少,想把土地充分利用起来就得移民。可靠传统的方式移民效率太低,所以只能靠建成铁路来提高移民与开发的效率。这种铁路投资下去,还指望第二年赚钱,这种想法真的不符合实际啊。”

    能进到国资委的人都不是菜鸟,很多干部对这个问题并非不清楚,而是非常清楚。他们不主动来说话,一是抢了庞聪聪的风头不合适,二来也是想看看庞聪聪的能耐。其实现在新政府的财经界里面逐渐出现了一类观点,那就是集中资源建设主要城市。这种观点与韦泽提出的经济带理论结合,就变成了着力建设珠江经济圈、长江经济圈、京津经济圈,资源全部向这三个地区倾斜,如果投资有利于这三个经济圈的,就优先,如果投资对促进这三个经济圈的贡献不大,就靠后考虑。至于和三个经济圈毫无关系的投资,那就能省则省。

    国资委副主任周郜明忍不住说道:“我看东北的开发计划里面很多都是与铁路没有关系的部分,其他好几个项目也是如此。现在很多项目的目的都是打仗,那先建设主要项目,也能省下不少钱。这些钱投资在更需要的地区岂不是更好。”

    忠于韦泽不等于是要对韦泽俯首帖耳唯命是从,更合理更有效的推动中国发展是韦泽的目标,也是光复党和新政府的目标。这话不是下面的同志提出的,而是韦泽提出的。下层怎么看不好讲,可上层都知道阿谀奉承对他们的晋升有害无利。官僚系统就是这样,只要制度让他们干好事干正事,并且提供了这样的环境,他们就一定会干好事干正事。反之亦然。

    庞聪聪在国资委上任之后,很快就发现了国资委内部的特色。大家近期都希望能够尽快取得拿得出手的成绩,在这样的一个部门,没成绩就没地位。所以这些人无疑都是道德经里面所说的“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把核心经济圈建设的更强,这是最容易出成绩的工作。也不能说持这种态度的同志的观点就不对,庞聪聪当广东省长的时候绝对能拿出更多的理由强化珠三角的投资,强化珠三角的主导性地位。

    庞聪聪当广东省长的时候可以只考虑广东的利益,现在庞聪聪当了国资委主任委员,她就必须从全国的角度看问题。道德经后面那句话在此时就显得更有意义,“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道者。”

    面对一群聪明人,在大家思路相同的时候很容易,每个人都知道那么做的基本规律,合作起来可谓行云流水般顺畅。在大家思路不同的时候,工作就非常困难。越是聪明人,就越坚持自己的理念,那真是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

    庞聪聪让工作人员把一份图贴在了会议室的大黑板上,她起身指着图上的线开始讲述,“大家看这些线,我们的财政收入最快的时候实在扩大地盘的两年后,当然前提是这个时间并没有继续扩大解放区。这里面最快的阶段就是打到淮河以南后的两年。这两年的财政收入增加最快。为什么,因为棕榈油、橡胶、椰子周边产品开始大量进入市场。当然了,同志们也看到打下北京的当年收入飞速提高,那个与其他波动不同,那是我们在北京缴获了太多的东西。”

    听到这里,不少同志忍不住笑了几声。从国家角度来看,直接大规模的获取战利品的确是最好的财政盈余手段。所以国资委的同志对与一鸦的态度只能用恨之入骨来形容。

    “我前面说过,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分三块,第一块是我们把新解放区的生产能力充分释放出来,国家主导的外销让我们的税收增加。第二块是土改之后,农民生产积极性增加,也有了财力购买老解放区工业企业生产出的产品,国家在这部分销售上的税收自然增加了。第三块则是海外国土的扩张与投资回报。这块的因素很多,包括移民降低了我们南方各省的人口压力,包括很快开发出的当地资源迅速融入国内的经济体系造成的整个经济体系膨胀。”庞聪聪看着一众干部们神色轻松听的认真,她抛出了相当震撼性的发言,“我现在要讲的是,根据数据汇总,三方面的红利都到了瓶颈,短期内不可能出现大规模增加。有些部分的红利只怕能维持现状就不错了。”

    这种震撼性发言的确起到了作用,不少同志脸色或愕然,或疑惑,或不爽。既然知道了大家会有这样的表现,庞聪聪也并不在意。她继续讲道:“工业社会的特点就是社会的每一个成员都要有社会交易,每个人都要生产出更多东西出来卖,而整个社会上的成员还得有那么大的购买力把生产出来的东西买走。现在的局面是生产能力到了一个顶峰,而购买能力也到了一个顶峰。大家当然很多购买意愿,可没有那么大的购买力,这种意愿只能想想而已。”

    这话听着惊悚,甚至有种不祥的味道,庞聪聪却也毫不在乎。在国资委这样的部门采取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工作方法是根本没用的,庞聪聪如果不能直接指出最真实的问题,并且提出解决思路与解决办法,她的地位就根本没办法稳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