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85章 北边的麻烦(八)

第285章 北边的麻烦(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由光复军派遣代表引发了的太平军高层会议,这场针对天京之变的历史问题闭门会议开了两天。会议达成的最大成果就是理清了太平军上层对天京之变的认知。天京之变是一场悲剧,起因是体制上的权力结构不合理,发展是体制内的人事与权力的大混乱,结果是太平天国的内部大火并,以至于失去了争霸天下的机会。

    关于翼王石达开离心离德的分裂主义行径,更加速了太平军的衰败。但是这件事属于事出有因,而且石达开也没有提及自己那些被迫的原因,只是坦率的承认了自己的做法不对。杀人不过头点地,把翼王石达开真的处置一番对于太平天国又有什么好处。利用石达开主动认错为契机,大家再次强调了上层对于太平天国的归属与忠诚。

    继往开来,内部问题理顺之后,太平天国上层就开始着手完成当年东王杨秀清未尽的事业。太平天国当年在永安草创的其实是一个二元制国家,天王代表的是神权,是太平天国的合法性。南王冯云山则是教皇,负责实际组织宗教体系。西王萧朝贵与东王杨秀清的联盟则代表了世俗的行政权。

    这个体制从一开始★就有大问题,天王洪秀全能力平平,不管是是经营宗教或者是搞军政,都并不出色。偏偏天王洪秀全却在教义上拥有无上地位。经过天京之变之后,洪秀全终于掌握了大权,于是整个太平天国始终动荡不安。

    现在天王洪秀全已经死了三年,即便是三年不改的孝道也到了该发生改变的时候了。基于对天京之变的共同认知基础上,诸王对太平天国的体制进行了大改。

    首先就是再定位天王,经过讨论,上层都认为现在的天王洪天富贵只是世俗君主,而不再是上帝在地上的代言人。确定了天王之后,诸王的地位也进行了平衡的调整。取消正军师的位置,设左右丞相,石达开为左丞相,林凤祥为右丞相。完全确立六部制度,实施科举。左右丞相联手实施统一军制的工作。

    太平天国大部分上层却没有接受石达开对韦泽的评价,不管当时发生了什么,韦泽的行动都很难视为对太平天国的背叛。洪秀全再有自己的苦衷,他当时都决定要杀韦泽。洪秀全动手失败之后,韦泽有能力攻破天京城杀死或者囚禁洪秀全,可韦泽没有选择这么做。这已经是仁至义尽。

    所以太平天国上层对未来战略选择进行讨论后,只能面对现实的承认,选择只剩下两个,要么就与韦泽对抗到底,要么就是最终投降。

    石达开的选择是勒令太平天国中层下层都服从对抗韦泽的政策,林凤祥自己自然要继续忠于太平天国,可他却认为强扭的瓜不甜,在做出这种选择之前要给太平军兄弟们一次机会。如果真的是非常想回故乡的人,应该让他们走。

    信息传到韦泽这边的时候,太平天国的内部讨论还没结束,不过整体上看,支持林凤祥的少,支持石达开的明显占据优势。

    韦泽没有评价这个问题,太平军里面到底多少人坚定要与新中国对抗到底,都改变不了最终结局。看完了有关太平天国的情报之后,韦泽说了一句评价,“太平天国终于消除了洪秀全的影响,变成了一个权臣主政的传统中国小朝廷。”

    这是杨秀清曾经尝试过的事情,最终失败了。后来包括林凤祥在内的不少人都在这方面进行过努力,因为洪秀全自己要努力抓权,也没有能够成功。在洪秀全死后三年,太平天国终于完成了这个进程。距离天京之变已经过去了十五年。

    尽管工作繁忙,韦泽还是写了《太平天国政治发展的极限》的文章,文章里面介绍了太平天国自身的历史局限性,这场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最终还是变成了传统的改朝换代。尽管太平天国模仿光复军的成功,也建立了总参谋部之类的近代军事组织,可这种变化并没有能够改变太平天国封建小朝廷的本质。新制度的确立宣告了太平天国革命性的终结,太平天国的统治者们也只能走这么远而已。

    韦泽觉得这篇文章很重要,但是在此时的中国没人觉得给太平天国定性有丝毫重要可言。大学的希望科学家韦泽去给那些教授教师们讲课,工业部门则期待着专家韦泽帮助他们指出解决技术难关的方向与方法,经济部门希望韦泽陛下赶紧召开更多分析会,就未来的经济方向做出更细节的判断,军事部门好一点,海军等着韦泽都督有空讨论一下海军未来战争的具体战役。地方政府则渴望韦泽陛下能够分更多的大型农用以及运输设备帮他们尽快解决土改以及深化土改时遇到的问题。

    就这么一个球毛太平天国,只要都督一声令下,各个部门立刻就能联手把太平天国碾碎了给韦泽都督看。既然太平天国已经无谓的消耗了都督很多精力,替都督省下精力无疑对大家都好。

    “听说天王已经答应我们大家可以回家看看。”

    “真的么?”

    “有人说,翼王已经愿意对齐王称臣,齐王把西北封给咱们,以后就不会和齐王打仗了!”

    “能不能打仗倒没什么,我只是想带着媳妇回家看看。去祖坟那边烧烧纸。”

    “最少也让我们写信回家,看看家里面现在如何了。”

    各种各样的流言开始在太平军内部流传起来。

    在长江以南的地区,基层也开始动员起来。不管那些人是不是真的怀念当了太平军的亲人,也不管那些人是不是真的还活着。至少他们要写信给亲人,看看亲人是否还在,也希望他们能够回家团聚。

    从7月开始,通过光复军的情报系统,一部分信件就到了太平军手里。真的是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十几年没有家乡的消息,一旦看到家人的信件,那份激动难以形容。信里面说的都是家里的情况,分地了,有饭吃了。哥哥姐姐弟弟妹妹成亲了,有孩子了,孩子上学了。说的都是些家庭的琐事,说的都是家族的希望团聚的心情。看到好消息的太平军将士心里面自然是无比喜悦,得知了亲人去世的太平军,则忍不住痛哭流涕。

    石达开与林凤祥分列左右丞相,他们两个此时正在推行理顺整个太平天国的内部制度,林凤祥突然听说石达开下令处决了十几名太平军低级军官,登时大惊。

    光复军的情报工作运转起来之后,各军都受到不小的压力。林凤祥其实没什么特别的斗志,他之所以继续坚持的理由仅仅是对太平天国本身的忠诚。将近二十年的奋斗,地上天国的理想破灭了,争霸天下的理想破灭了,济世救民的理想破灭了。现在的太平天国仅仅是一个地方势力,没人真的相信他们能够打倒韦泽。顶多是希望建立起割据势力而已。

    林凤祥当过算命先生,算命先生总得装模作样的学习易经。易经是中国非常重要的哲学书,讲的就是世道盛衰,人的变化。从哪个角度看,太平军都处于一个下行的方向。若是从一个势力领导者的角度看,此时自然是奋起一搏的时候。但是从下面兄弟的角度来看,让他们寻找更好的未来是对兄弟们负责任的态度。

    石达开倒是成功团结了太平天国的上层,这些兄弟自然还是希望能够奋力一搏。所以林凤祥希望让兄弟们自己选择,留下那些愿意坚定跟着太平军走的兄弟。现在林凤祥无疑成了少数派。林凤祥也不认为石达开他们有什么错,所以他没有一定要和石达开争执到低的意思。林凤祥只是没想到石达开居然真的对“脱离份子”大开杀戒。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林凤祥思前想后暂时忍了。

    “石达开这手倒是挺果断的。”洛阳军分区负责配合情报部门的工作,所以军区政委和司令员都参加了讨论会议。政委称赞了石达开一句之后,接着笑道:“不过我觉得正面击溃太平军,我们洛阳军分区的三万人基本就够用了。”

    对于军人来说,情报操作是他们非常厌恶的一件事。对付敌人的时候或许情报工作很有助益,可军队也要面对敌人无孔不入的情报攻击。两者相比,简简单单采用单纯的军事实力击溃对方来的更轻松。

    情报部门要和洛阳军分区合作,情报部门自然就得透露一些情报给军区。负责人讲道:“现在麻烦的并非是太平军的上层,我们情报部门觉得麻烦是这几年新加入太平军的西北人,他们都是本地势力。太平军上层和我们打仗,目的是争夺天下。倒是那些西北本地人,他们多数是地方的地主之流。加入太平军的目的也是为了能给他们家族谋个靠山。这批人其实不太好处理。”

    “如果你们担心这个,那是想多了。”洛阳军分区司令笑道,“通过情报放出话去,若是我们光复军打不赢太平军,那就什么都不用谈。若是我们能打赢太平军,西北的地主还要坚决支持太平军,那就没收全家土地。这话放出去,地主们就会掂量掂量。若是太平军打了败仗,例如被我们夺下长安。这些人立刻就会做鸟兽散。其实真正该担心倒不是这些地头蛇,而是那些一直跟着太平军的老兄弟。”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