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91章 北边的麻烦(十四)

第291章 北边的麻烦(十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

    “陛下,满清在前,太平天国在后。若是如陛下所讲,我在做满清的臣下时抓到了洪秀全死后登基的儿子,我必然要凌迟处死。因为若是饶了这孩子的性命,那就是承认了太平天国造反的罪孽可以不死。我身为满清的大臣,绝不能做如此判断。”沈葆桢从容的答道。

    “哦。”韦泽微微点点头。沈葆桢的道理也说得挺合情合理。

    见韦泽好像有点被说动的意思,沈葆桢趁热打铁,他继续说道:“陛下所建立的民朝不同,满清在前,民朝在后,陛下杀了小皇帝不过是举手之劳。可陛下若是不杀,前朝留下的人会觉得陛下仁厚,对陛下更有信心。且不说满清的小皇帝,若是现在太平天国的小皇帝落到陛下手中,陛下难道也要杀了不成?”

    “呵呵……,原来如此。”韦泽笑了,他终于有点明白历史书上写的舌辩之士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真的是任何事情到了他们嘴里,都能说出个道道来呢。

    左宗棠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他跟随韦泽的时候韦泽已经32岁了。这位28岁就靠一己之力割据淮河以南,成为皇帝的韦泽绝不可能是什么毫无个性的人。韦泽并不固执,他只是无比坚定。像现在这样与沈葆桢说话的态度可不是韦泽真正和人讨论的态度。左宗棠一直对沈葆桢评价很高,这才希望沈葆桢能出来为国家效力。到现在为止,韦泽还愿意和沈葆桢聊会儿天,但是当过韦泽秘书的左宗棠实在是没看出韦泽有任何想给沈葆桢机会的迹象。

    沈葆桢也不愧是儒家教育出来的,见韦泽有继续听下去的意思,他就正气凛然的继续说了下去,“陛下,满清已经覆灭,陛下不用满清旧臣也没什么不对。可在下以为,陛下不用读书人却是太苛责了一些。”

    听了这话,韦泽呵呵笑了两声,“我们新政府里面用的都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没有相应学历,是不可能得到相应机会的。”

    左宗棠心中大大叹口气,韦泽这话其实是实话,不过听到了儒家门徒耳朵里面,无疑是一种心虚的表示。面对沈葆桢这等儒家门徒说出这些话,韦泽看样子是希望沈葆桢出来跳一跳。左宗棠其实也很清楚,沈葆桢只怕是一定要出来跳的。

    新政府采取了表面上颇为类似科举的公务员制度,当左宗棠得到今天的地位之后,他当然知道公务员制度的条文里面有规定,“在满清那里当过官的人员,不予参加考试机会。直系亲属在满清那里当过官,除非在1858年前就主动加入解放区政府的,不予参加考试机会。”

    这种明确的规定可是得罪了全天下的“读书人”。但是光复党稳扎稳打,努力培育实施全民教育,也不猛烈扩大解放区。所以读书人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新政府并不缺乏足够的管理人员。读书人即不肯当兵,也不肯当工人,种地上虽然马马虎虎,却也比不过农民。这年头混不进光复党的劳动者体制,读书人地位一落千丈,连农民都看不起他们。沈葆桢一直在家待着,想来日子非常不好过。见到韦泽之后,他不说话才奇怪。

    果然,沈葆桢正色说道:“陛下,你现在不用儒家,在下觉得这大大不妥。”

    “你说的儒家是信孔子教导的人么?”韦泽问。

    沈葆桢好歹也是要点脸的人,被韦泽这么抢白了一句之后,他脸色登时就不好看了。如果韦泽把孔子那句“微管仲,吾其被左衽矣!”讲出来,现在这帮读书人们都不敢说自己是儒家信徒。从任何角度来看,满清和韦泽的民朝一比,就是彻头彻尾的夷狄。

    但是沈葆桢却也没有被完全噎住,他答道:“陛下,儒家讲的是忠君爱国。”

    “哦?忠君爱国?若是儒家忠君爱国,那现在哪里还有儒家的人,他们不是该去殉国么?”韦泽饶有兴趣的抢白了一句。

    沈葆桢这次倒是没有生气,他认真的讲道:“无道有道乃相较而言。在下的岳父林则徐大人打外国人,陛下也打外国人。在下的岳父林则徐大人禁烟,陛下也也禁烟。只是在下的岳父败了,陛下胜了。但是这份富国强兵之心,要抵抗外国入侵中国的胸怀,我不觉得在下岳父与陛下有何区别。只是陛下英明神武,有获胜之道。我等无能,心有余而力不足。原先在下之所以与陛下作战,是因为在下没有陛下这般眼界,看不清道理。但是陛下今日已经赢了,有道无道已经大白于天下,在下觉得为陛下效力乃是天经地义之事。”

    “哦……,有点意思。”韦泽一点都不讨厌沈葆桢的说法,能被左宗棠看重的人的确不是个腐儒。

    “我听季高兄说过,陛下曾言道,人不能活在过去,不能活在将来,只可能活在现在。在下听了之后极为佩服,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陛下所言与孔圣所说的无丝毫不同。儒家里面的确败类极多,读书人里面自然是各种混账居多。可在下在乡下所见,陛下政府里面的人员,其实也未必就比读书人强到哪里。既然如此,在下就不明白,以陛下的聪明,为何硬要舍了读书人。陛下有雅量,能听在下说这么多。还望陛下不吝赐教。”沈葆桢说的从容不迫,没有怨天尤人,看样子还是真心话。

    对于真正讲道理的人,韦泽顶多会厌恶对方的道理,但是从来不会厌恶这种人。所以他慢悠悠的说道:“我们民朝讲科学,所以正在普及进化论。当然,这是非常复杂的一个科学体系,里面有太多需要研究的内容,现在也缺乏很多论据支持。科学就是民朝的基础,简单的说,科学就是可以证伪的。例如,我们的教科书上写,月亮绕着地球转,地球与月球组成的地月体系又围着太阳转。而且我们也有一套支持我们理论的测量方法,如果你能证明我们的测量方法是错误的,我们的数据是错的。你就可以证明我们的理论是错误的。科学与否不是正确或者错误,而是提出这种观点的方法。我这么说你能明白么?”

    韦泽这话虽然简短,但是包含了很多基本性的原理。沈葆桢能听懂每一个字,但是他完全不能理解这是什么意思。科学的本质就是承认自己能够被推翻?那费心的建立一个能被推翻的理论目的何在?搞科学的人能把事情弄到这么复杂,想来也该是读过书的。读过书的人不该追求万世之师么?

    听韦泽最后一问,沈葆桢摇摇头,“在下愚钝,不明白。”

    “很好,沈先生很诚实。”韦泽赞道。“我也没求你现在立刻明白,但是这乃总纲,若是不讲在最前面,后面的内容就讲不下去了。那么我说一下满人的事情,满人其实血统上大部分都是汉人。当年努尔哈赤造反,他在极北的地方夺取了城池之后干了一件事,就是把对当地的大姓和读书人都给杀了。那帮根本就不认字的汉人百姓懂什么,他们被教育说自己是满人,然后他们就自认满人了。于是满人就被这么创造出来了。而我们要推翻满清的最大理论就是反对民族压迫,民族压迫就是不同民族有人为划分的高下之分。在满清时代就是满人尊贵,汉人低于满人。现在的民朝当中,所有人都是中华民族,或者都叫汉人。这个汉人是你对政府的自我的认知,与别的毫无关系。你祖上是干什么的,从哪里来的,我们不在乎。我们只在乎大家是不是承认自己是中国的一员,愿意不愿意接受政府的领导,能不能遵从法律。某种意义上,这就是大同世界了。”

    这话不牵扯理论,沈葆桢倒是明白了。听到大同世界四个字,沈葆桢眼睛一亮,忍不住连连点头。

    “现在满清的小皇帝认为他是个前清皇帝。求仁得仁,他既然要活在过去,我就送他上路。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也。”韦泽谈起杀前清皇帝的理由时语气很轻松,在这种语气的影响下,沈葆桢现自己竟然忍不住有些莫名认同韦泽的理论。

    “至于我们的政府里面,我承认问题很多。相当一部分公务员懒惰,没经验,完不成工作。这等事我们也很头痛。我们也在努力纠正。”韦泽用他惯有的从容不迫的语气继续说道。

    听韦泽竟然没有强辩现在的公务员比以前的文人要好,沈葆桢也有点意外。等韦泽说完,沈葆桢忍不住说道:“陛下,比做事,这些人的确强过满清官员不少。方才是我孟浪,说的过了。”

    韦泽摆摆手,让沈葆桢不要插嘴,他继续说道:“但是读书人想出来当官,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我们的公务员受到的教育中,最核心的认知就是我们是要为人民服务的。做得到,做不到,信或者不信,但是公务员系统一直受的就是这种教育。我们不仅对我们的队伍这么讲,我们也向全国群众这么讲。但是读书人呢,他们或许也会被迫要为人民服务,可是这帮人想要的,他们无论如何都会去努力争取的,是要当人民的老爷。从政治营运的角度来说,没有他们,对我们毫无影响,可有了他们,我们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所以我不会允许以前的读书人再出现在公务员体系里面。”

    听韦泽说的斩钉截铁,完全断了读书人出来做官的可能性,沈葆桢几乎是本能的蹦出一句话,“为何?为何一定不要读书人。”

    “因为百姓不在乎我们的理论,只要看到旧文人重新出来做官,他们就会觉得旧世道回来了。旧文人老老实实种地,百姓们的子女则能上学,当兵,进工厂,考公务员。只有这样才能让百姓知道新政府就是和旧朝廷不同。这不是文人的道理,这是老百姓的道理!”韦泽说着冷酷的判断,神色无比平静。

    可在沈葆桢眼中,韦泽的神情比阴曹地府的鬼怪看着更加狰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