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93章 北边的麻烦(十六)

第293章 北边的麻烦(十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

    石达开放下手中的洪天富贵写来的信,这是一封公开信,也是“退位宣布”。洪天富贵既没有声称作为现任天王,要带领太平天国投降民朝,也没有把石达开这些人打成奸佞。

    洪天富贵公开告知天平天国的这些人,基于他对民朝的看法以及对局势的判断,洪天富贵放弃了天王的地位,投奔到民朝那边。至于太平天国再选出谁当天王,洪天富贵只是建议不要再把他那些年幼的弟弟们拖进这趟浑水当中来。成年人们爱怎么干就怎么干吧。

    如果这是一篇要太平天国投降的文件,石达开大可以把这个公布出去,然后声称光复军通过早就埋伏的内线张应宸劫走了洪天富贵。现在这只是一封用词平和,内容阴狠的退位诏书,此事可就糟糕了。

    诸王们其实早就对洪家小娃娃坐江山极为不满,不少人觉得应该由翼王石达开来坐这个江山。洪天富贵的退位诏书一出,就给了这些人以希望。不过这种希望却建立在这些人承认这份退位诏书的基础之上。承认这份退位诏书那就得承认洪天富贵是依照自己的意志到了光复军那边,光复军并没有对洪天富贵实施诱拐等手段。

    其他诸王也都看了这封信,众人都不吭声。其实以洪天富贵这位“前天王”的情况,不少人挺怀疑这诏书真的是洪天富贵的文笔和真心话。大家也都看到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机会。太平天国的上层是真的可以洗牌了!

    “啪!”石达开一拍桌子,“这封信定然是假的,里面都是一派胡言!”

    没有什么人附和石达开的说法,此时的局面已经到了他们没时间玩自欺欺人把戏的地步。追击洪天富贵的追兵在路上遇到了光复军的部队,这支部队已经越过双方的“边界线”向潼关方向移动。趁着敌人混乱之时痛下杀手是军事上的惯用选择。现在太平天国的重臣们若是真的再用一些废话互相敷衍,那只是在耽误自家时间。

    在好一阵沉默之后,杨辅清打起精神,用了极大毅力说道:“我觉得就让翼王做天王!”

    他本以为这话说出来之后会引一场大轰动,可左顾右盼一番,诸王与重臣们却都没有吭声。大家都是王爷,就算是翼王地位上比大家尊贵些,可这还是一个相对而言的地位。若是让翼王石达开当了皇帝,那就对众将有着生杀予夺的大权。这变化就不是让翼王主政那么简单的事情。这是要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全部交到翼王石达开手里。除了已经明确站到石达开那边的诸王重臣之外,谁也不肯轻易做出如此决断。

    林凤祥此时已经对太平天国再没什么想法,韦泽已经派人专程拜会过他,使者告诉了林凤祥,韦泽不会给上层这些人封官许愿,但是一定会让天国下层兄弟们正常生活。愿意回老家的回老家,愿意留在西北的就留在西北。林凤祥并没有告诉使者,他会配合韦泽的行动。但是他心里面非常清楚,韦泽一定派遣部队前来进攻。所以对石达开一派的上窜下跳,林凤祥根本不在乎。

    杨辅清本来担心就是林凤祥带头出来反对,连怎么反驳林凤祥的话都准备了一些。可林凤祥却根本没有吭声,这让杨辅清感到极为意外。难道在这个危急关头,林凤祥认怂了不成?

    沉默啊沉默,沉默啊沉默,会场内就这么沉默下去。沉默到杨辅清感觉有点毛骨悚然的意思。不仅林凤祥没有吭声,其他人也不吭声。仿佛杨辅清方才什么都没说的样子。这种沉默让杨辅清明白过来,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石达开派系之外的王爷都没有要支持石达开的意思。

    光复军期待的就是这样的局面,军委讨论的时候大家的意见基本都是要利用洪天富贵来逼迫太平天国投降。韦泽的建议则是让太平天国分裂。“西北太大,强行逼迫他们投降和我们一处处的打下来又有什么分别。若是真的想以最小代价解决问题,还不如让想走的走,想留的留。”

    全部吞下西北将是一场耗资巨大的战争,财政部此时已经是哀号着,现在财政上是真的快没钱了。大规模的基础建设简直是吞金兽,大规模的教育也是耗资巨大。再来一场大规模的西北战争,财政部即便是冲到军委和军委这帮人同归于尽也不稀奇。

    单纯的等待从来不是光复军的作风,此时河南军区已经兵潼关,四川军区进攻汉中,山西军区也向西进军。三个军区的第一个目标就是现在太平天国的都长安。

    到底让谁来当天王的讨论进行不下去,沉默了好久之后,林凤祥终于说道:“这件事过两天再谈吧。”这话得到了诸王的认同,于是大家就散了。基础的问题谈不拢,其他所有讨论都没有了基础。

    已经不用在说什么,各个派系都自动的到了各自领那里开起了小会。林凤祥一系的人聚集到彰王府,大家等着林凤祥给出未来的判断。林凤祥也没有让大家就等,他直截了当的说道:“我不会离开天京城。兄弟都可以按照所想的行事。”

    “那光复军打过来怎么办?”陈玉成提出了这个挺没意思的问题。

    “打过来,我就和光复军谈。”林凤祥也给出了挺没意思的回答。

    诸王都沉默了,现在的关键就是走或者降。陈玉成身为太平天国第一战术家,他忍住继续问道:“若是我们固守汉中与潼关……”

    林凤祥答道:“那又能守多久?天王出逃的事情咱们不讲,光复军也会大肆宣讲。到时候你觉得兄弟们中间还有多少人真的还肯打仗?”

    林凤祥一系的王爷们都沉默了,这才是当下最大的问题,如此局面下以长安为中心与光复军决战,是个必败的结果。

    看着欲言又止的陈玉成,林凤祥继续说道:“你们有人想带兵走的话,到也可以去找找翼王,他估计准备的很充分。”

    光复军的情报部门此时全力开动,天王洪天富贵跑到光复军那里,并且宣布退位的事情已经在下层传开。当然会有太平军的人大骂光复军绑架太平天国的天王洪天富贵,这件事做的不地道。不过更多的人对此的反应却没有这么义愤填膺。光复军连太平天国的天王都能给弄走,那还有什么人是光复军弄不走的?

    太平军的战斗意志不仅没有因为光复军的“胡作非为”而被激起来,反倒是因为太平军的重大失败而降到了新低。潼关守将是吉文元的部下,他十几年前被韦泽从河北救回来。光复军打到潼关外,双方私下商议了两天,这位守将干脆就带着毫无斗志的部下投降了。

    潼关乃是关中门户,潼关一破,关中立刻就暴露在光复军面前。石达开其实早就知道长安守不住,杨辅清公开要求选石达开为太平天国的天王,诸王嘴上不吭声,心里面各自有各自的打算。而石达开此时也不与诸王们说什么废话,而是带领着自己的派系做着西进的准备。

    长安城占据优势的乃是林凤祥一系与张应宸的御林军,石达开因为有以前的问题,他的嫡系在甘肃宁夏的居多。石达开该走的时候倒也走的爽快,一声令下之后带着部队和家眷辎重走了个一干二净。他那一派的人马也走了个干净。

    临走之前石达开向林凤祥索要太平天国的玉玺,这是太平天国最高权力的象征。洪秀全死后,洪天富贵就逐渐被剥夺了用玺的权力,玉玺保管的权力被林凤祥与石达开控制下来。

    看着石达开冷漠的目光,林凤祥忍不住问道:“翼王,你已经下定了决心么?”

    石达开冷冷的答道:“生死有命,彰王不愿兄弟们多造杀伤,我一点都不觉得彰王有什么不对。只是我所图与彰王不同,哪怕日后战场再见,大家各为自己就好。”

    林凤祥苦笑一下,“我只想回家种地,想来是绝对不会在战场上与翼王相见。”

    说话间,两人的亲卫已经各拿了两人的钥匙开了锁,取出放玉玺的盒子来。林凤祥先拿过盒子,在石达开手下警惕的目光中打开,然后把盒子交给了石达开。石达开取出玉玺看了看,果然是他熟悉的玉玺,并没有被人掉包。

    让部下盖章验章。石达开转回头来问林凤祥,“齐王不会对洪家不利吧?”

    “我觉得不会。”林凤祥答道,“再说翼王带了洪家人又有什么用处?”

    方才交接玉玺也算是个小仪式,正式代表了洪秀全家族对太平天国控制权的彻底结束。两人再也不提什么天王的说法,对洪秀全家族的称呼也变成了“洪家”。

    石达开也本想带一个洪秀全的儿子走,万一事情不对头的时候也有个凭借。可他也看得出林凤祥坚决反对的态度,张应宸跑路之后,御林军立刻转投了林凤祥那边。石达开一定要抢人,只怕也很难得手。对于这位并不太爱说话的林凤祥,石达开再次认识到了他的厉害。这让石达开不禁怀疑起来,林凤祥在张应宸带着洪天富贵出逃里面到底充当了一个什么角色。

    正在考虑是不是开口问一下的时候,石达开的部下禀报道:“翼王,玉玺是真的。”

    这话一出,就意味着石达开正式接掌了太平天国的权柄。石达开个性里面对决定的事情也没有什么恋恋不舍的因素,他也不想再多说什么,只是对林凤祥拱拱手,“彰王,就此别过!”

    “翼王,一路保重!”林凤祥也平淡的答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